正文 第五十五章 日了汪了

作品:《枕上婚姻

    “凉夏是我的未婚妻,什么时候她和别人订了婚,我怎么不知道呢?”

    沈凉夏觉得这两天的日子过得实在是太神奇了,真是,那种感觉就是所有刁民都在害朕。

    先是和南城的纠葛让南园找到机会想要收拾她。

    结果未遂。

    然后是好心给室友过生日,又被下药陷害。

    算是成功了一半,她毕竟还是被人给睡了。

    现在,亲生父亲因为得罪了不敢得罪的人物,所以把她甩锅给别人,在她不知道的情况下居然和别人达成了协议。

    如果这拍成一部电视剧,那她就是风中摇曳的小白花楚楚可怜无依无靠到最后只能任人宰割。

    好一出标准的苦情剧。

    只可惜,遇到了酷炫狂霸拽的萧先生。

    这部戏,生生的变成了狗血言情小白文。

    萧先生眼似钢刀,一寸一寸的刮着沈建国的骨头,那句“凉夏是我的未婚妻,什么时候她和别人订了婚,我怎么不知道呢?”说出来的时候,沈建国有很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

    紧接着就是看了一眼私生女,像是要确定这件事的真假。

    沈凉夏冷冷的瞥他一眼,轻笑出声:“您还真是个好父亲,这种情况下都能把我卖了。”

    都他妈的想要她的命了,还要在她临死之前换一个大好处。

    沈凉夏觉得自己不做点什么都对不起这个好父亲。

    她那杯咖啡被沈建国喝进去了。索性直接抡起杯子就向沈建国砸了过去。

    距离太近,出手太快,沈建国整个人还在一副日了狗的状态里,就被沈凉夏砸中了。

    杯子砸在额头上,很快就有红色的鲜血流出来。

    鲜血流进眼睛,沈建国才意识到是怎么回事,他手指着沈凉夏,却说不出话来,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吓的。

    沈凉夏却并没完,她看着亲生父亲的目光里,没有一丝一毫的温度,嘴角轻挑,笑容邪肆又危险:“沈建国,你们想玩,我就陪你们玩,大不了一拍两散,谁也别想好过。”

    她站起来走了出去,没有搭理萧宴忱。关门的声音倒是很大。

    萧宴忱也并没有立刻追出去,只是在听到关门声的时候嘴角扯出一个笑容,是无奈又是预料之中,眼睛里盛满了让沈建国害怕的宠溺温柔。

    “萧……萧先生……”

    沈建国还就没有完全消化这个事实,身体里却还保持着趋利避害的本能。

    “我想我是有必要郑重说明一下的,沈先生,凉夏是我的女人,我是打算跟她过一辈子的,不要做一些让凉夏不高兴也让我很不高兴的事情来,那样的后果,你承受不起。”

    沈建国茫然惊惧,连回话都顾不上,萧宴忱已经站了起来,出去追沈凉夏去了。

    沈凉夏站在咖啡厅外面将电话,远远地听不到在说什么,只能看到一脸的愤怒,萧宴忱心里微微颤了一下,慢慢的走过去,沈凉夏却已经夹着电话叫了出租车。

    小猫生气了,小猫想溜。

    萧宴忱不和她吵,却也不能放任她就这么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

    一来是对她现在的状态不放心,二来是不相误会。

    赶紧走过去,抢在她开车门的时候将人拦住:“你一直不出来,我不放心才进去的,碰上沈建国是意外,我实际上只是在走廊里来回溜达。”

    他既然想通了

    小妖不喜欢他接触沈家的原因,自然不会轻易去触雷。

    他三十二岁了,不是二十岁的毛头小子,一冲动之下,什么也不顾。

    遇上沈建国的确是意外,沈建国当时怒火中烧的样子让他十分担心是小丫头出了什么事,所以,沈建国找他搭话,他才选择了将计就计。

    没错,还是冲动了。

    他急于让沈凉夏身边的人都知道他的存在,所以,才着急接触的。

    他光明正的给自己找借口,看吧,他是迫不得已的。

    将一切算计藏了起来。

    沈凉夏出奇的很冷静:“萧宴忱。”

    电话还没挂,电话那头的人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大声诘问:“你和萧宴忱在一起?”

    萧宴忱听不出那个声音是谁,却看到小姑娘一点一点变化的脸色。

    沈凉夏的目光很平静,已经看不出刚才的激动,她说话心平气和:“这两天别来找我,我不想还没撕别人先把你撕了。”

    萧宴忱要说话,她阻止了:“你别逼我!”

    她可以在咖啡厅里和他一唱一和的配合,却不代表是真的认同他的做法,她不明白为什么这出戏萧宴忱想要唱,她就真的陪着唱下去了,而且还配合的天衣无缝。但是事情并不算完,就像萧宴忱想的那样,沈凉夏极度的反感任何人搀和到她和沈家的纷争里,哪怕是萧宴忱也不行。

    两个人都明白的道理,似乎不用刻意强调什么,也不用浪费口水做过多的解释。

    萧宴忱道了一声:“好。”

    他打开车门,看着沈凉夏上车:“我让人跟着你,不然的话我不放心。”

    昨天的事情让他心有余悸。

    “好。”小姑娘同意,却也有条件:“别让他们跟的那么明显,我可不想走哪都成为焦点。”

    完全没察觉出这里面那点恃宠生娇的味道,还一脸的正义凛然。

    电话里的人在骂她:“沈凉夏,你就是一个矫情的绿茶婊。”

    萧宴忱脸色阴沉下来。他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谁打电话的那个人是谁。

    沈凉夏没注意到他的神色,直接坐上了出租车。

    萧宴忱看人离开,直接挥了挥手,立刻就有四个黑衣保镖走了过来,他如此这番的吩咐下去,又是反复叮嘱一遍,对自己的安全都没这么上心过。

    保镖们心中有数,越发不敢怠慢,连忙上了车追着前面的出租车去了。

    他转身,沈建国刚从咖啡厅里出来,似乎没想到这人竟然还在门口,顿时有点腿软,没办法,只能靠着墙站住了。

    萧宴忱心中憋闷,看见他,怒火倒是有了发泄的地方,他走过去,君临天下一般的看着沈建国。

    “你是不是不喜欢我给你当女婿?”

    沈凉夏没等走出咖啡厅就接到了沈蕤的电话。

    电话里的沈蕤完全撕去了平时的伪装,幸灾乐祸的说起南城的事情。

    沈凉夏才知道原来把自己卖了的那个计划是沈蕤提供的主意。

    沈蕤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觉得沈建国应该也已经和她说清楚了,所以迫不及待的打电话来刺激她。

    沈凉夏正生气的时候萧宴忱过来了,所以,沈凉夏才故意叫了男人的名字,果然,电话里的沈蕤听到这个名字就不淡定了,沈凉夏满意的听到电话那头又是找药又是倒水的声音,还有沈蕤非常不稳定的呼吸声。

    迷之娇喘,简直是最对她胃口的。

    尤其是听到她对萧宴忱说出那几句话的时候,电话里的沈蕤简直是气急败坏的。

    沈凉夏更得意了,可是得意过后,心里又有了不舒服。

    沈蕤居然还敢惦记着大叔,她也不想想,就凭她,配么?再说了,人家大叔根本也没相中她,好么。

    沈蕤终于缓过来了,呼吸平稳了许多,说话却很刻薄:“沈凉夏,就凭你,也相配萧宴忱,你也不想想你是什么身份,你有多少日子好活,你们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相差那么大,怎么可能会天长地久,他萧宴忱也不过是贪新鲜了,和你玩玩而已,玩过之后,你还不是被人像垃圾一样的扔掉。”

    沈凉夏比她心气平和多了,只是冷笑一声,随即说道:“沈蕤,悲哀的是你,我虽然随时可能成为垃圾,可是,你连当垃圾的机会都没有,萧宴忱压根就没看上你。”

    沈蕤险些再一次被刺激过去,她死死抓住身下的床单,咬牙切齿的说道:“是,我没有当垃圾的机会,那是因为我是沈家大小姐,身份比你高贵,就算是真的和萧宴忱在一起,也只会是永光明正大堂堂正正的身份陪伴在他左右,而不是像你这样,见不得光没有未来,只是一个玩物。”

    “沈家大小姐?”沈凉夏毫不客气的戳破她的强势:“沈蕤,我后悔了,为什么我要老老实实的遵守那个协议让你活下去呢,原本我也觉得没什么,我今天才知道,我自己真是傻透了,命都卖给你了然后还要再被你卖一次,沈蕤,你们这么做就是真的过分了,我很生气。”

    “你生气?你生来命贱,能卖个好价钱,你还应该感激我呢,沈凉夏,南城不差,你做不成南家的媳妇,做南城的床上人应该也不错的,毕竟他对你死心塌地,你应该感激我。给了你这么个机会。”

    “那可惜了,我没想过做南城的床上人,我现在唯一感兴趣的是萧宴忱,我只有心思陪他玩,怎么办呢?”

    “你配不上他。你们也没有未来。”电话那头的沈蕤只要一听到萧宴忱的名字就特别的激动。

    “没有未来?沈蕤,我们有没有未来不是你说了算的,我忽然发现我过去真的是傻透了。我也是沈建国的女儿,不管我是不是私生女,我的身上都流淌着和你一样的血液,我为什么要为了区区几个医药费就把自己给卖了,作为沈建国的第三顺位继承人,沈

    蕤,我们来玩个游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