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九章 说好的不见面呢?

作品:《枕上婚姻

    沈凉夏目光凉凉的看着管家大叔。萧宴忱就算是真的怕她不痛快也不会和别人说的好么?那个男人那么闷骚……

    管家大叔您内心戏这么丰富真的好么?

    事实证明,管家大叔内心戏不仅丰富,而且强大,这种被揭穿的情况下依然能神色不变保持礼节的告辞。

    沈凉夏默默地说了一句:是在下输了。

    不过好在萧宴忱确实是个闷骚性子,有那么严肃,沈凉夏心下认为这一点还是挺好的,只要她不找萧宴忱,萧宴忱应该就会听她的也不会主动来找她了。

    顶多也就是向现在这样,开着车过来了然后自己不露面。

    虽然真的有一种作天作地的感觉,但是沈凉夏仍然是不想见人。

    她说不出具体原因,只觉得沈建国的那个德行真的让她无地自容了。所以,她吃完早饭就老老实实去上课了,上午一节课,沈凉夏将要办的事情挪到中午,已经耽搁了这么长时间的课程,沈凉夏自觉再不去上课,今年的学分是不要想着修够了,虽然她堂堂一个学渣是不怎么在乎成绩的,可还是要点脸的,总不能太丢人不是,真的所有学分都修不够,她会上所有教授的黑名单的,那绝对不是她想面对的事情。

    只是沈凉夏到底还是错估了萧宴忱的深沉。

    她以为萧先生的心思似千年寒潭,理应藏得很深,可是,当着她的面,萧先生竟然将这份心思败在了明面上。

    下课了她正准备回寝室,就看到某个说好了听她话的人正众星拱月一般站在宿舍楼底下。

    整个脖颈呈现四十五度仰角,十分良好的仪态,恰到好处的弧度,即使是那张脸是万年冰山,此时被阳光一照,也让人觉得和缓了许多,更别提那张黄金比例脸在阳光下呈现出来的艺术感让多少人心生感叹。

    一大群人围着他,校长手指着宿舍楼也不知道在对着他说些什么,旁边的助理正在飞快的做着记录。教导主任副校长也都是一副恭恭敬敬的模样。

    沈凉夏停下了脚步,她想直接进寝室楼,可是,那些人就堵在门口,她不能若无其事的走过去。尤其是她们俩之间的那点破事差不多全校皆知的情况下。

    去食堂吃午饭,拜托,现在才九点多,再说了,她还有事呢,得回去求资料。

    到底该怎么办?沈凉夏眼睛一闪,人也准备闪了,这些人不能一直守在这就是了,她怕的啥,大不了等一会他们走了她在绕回来就是了。

    至于去哪,她混了两年的校园,自己再找不到去的地方,干脆死了得了。

    人算不如天算,她闪得再快,也架不住有人眼尖。

    “诶,那不是沈凉夏同学?沈同学,萧先生来了,你要去哪里?”

    教导主任的高音好难听。

    沈凉夏好想装死,她可不可以当做没听到。

    事实上好像是不行。

    教导主任这一声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多都到她这边来了,沈凉夏不用回头,都能感觉到自己究竟吸引了多少目光,这其中,还有两道目光是和别人不一样的。

    麻蛋,这种被打追光的感觉实在是不好。

    沈凉夏好想逃。

    她逃不掉,校长已经开口了。

    所谓人老奸马老滑是绝对有道理的。

    因为那个小老头笑眯眯的冲她摆摆手:“凉夏过来,萧先生可能还不知道吧,沈同学可是难得品学兼优的学生,学习刻苦认真,成绩优异,最重要的是人品端正。”

    刻苦认真?

    她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学习对她来说只是这个年纪该做的事情而已。

    成绩优异,如果所有成绩都是勉强跨过补考线也算是成绩优异的话那么校长的确是说对了。

    人品端正?

    好吧,对比睁眼说瞎话校长,她的人品的确还算不上很坏。

    这种情况下,沈凉夏再想走已然是不可能的事情了,她能把萧宴忱晾在那,却不能当着这些人的面把他晾在那。

    多没面子啊?作天作地也不能是这种作法。

    所以,沈凉夏只能一边在心里咒骂校长的奸猾一边咬着牙微笑:“校长,您叫我?”

    呃——事实上即使沈凉夏转身了,萧先生的目光仍然是冷的,甚至还在微微皱眉。

    原因无他,主要是那丫头穿得太清凉了。

    短裙,吊带,透视装。

    又是这般打扮,不知道吸引了多少目光,萧先生皱着眉向四处望去,恨不得将在场所有雄性的眼睛全部挖下来。

    看什么看?是你们能看的么?

    看什么看?姑奶奶都已经转身了,你还想怎么样?

    沈凉夏自然是不知道老男人为什么用那种冷冷的目光看着她,她只觉得浑身都不舒服,偏偏校长还一直用慈爱的目光看着她,而且,再一次提起她的成绩。

    这暗示不要太明显,摆明了是她要是肯配合,学分那边就可以开红灯。

    反之。沈凉夏忽然发现,人家学校都不用做什么,她就可以去死一死了。

    这个学期的课程耽误的太多,又马上要到暑假了,她若是真的想把成绩修上来,简直是他喵的天方夜谭。

    所以,沈凉夏只能硬着头皮顶着那两道目光不怕死的走过去。

    只是沈凉夏还没等说话,身上就已经多了一件衣服。

    高级定制的手工西服带着男人身上那种特有的浅淡气息,将她的上身牢牢的包裹住。

    沈凉夏:“……”

    围观群众:“……”

    某只醋王:裙子太短,衣服只有一件,怎么办?他总不能将衬衫脱下来就是了。

    小助理看到老板的目光在他身上扫过,脑子里灵光一闪,连忙脱下自己的外套递过去。看吧,他很聪明的,自然看出来了boss是不想看着女孩在别人面前露的太多。

    那这个时候,就到了他忠心为主的时候,虽然只是一件简单的外套,但是解了boss的燃眉之急啊。

    只可惜,这外套被人嫌弃了。萧先生嫌弃的很明显,皱着眉头冷冷淡淡的看了那件外套一眼,没说话,却也没接手,而是自己转换了一个位置,站到沈凉夏的身后,隔绝住了外面一半的视线。转而看向学校领导:“我可以进里面去看一看么?”

    沈凉夏的额头上此时完全是大写的一个“囧”字。

    学校领导也好不到哪去。

    围观群众表示:就一件外套而已,您介意成这样,真的好么?

    只是萧先生要进去看看咱也不能拦着不是,却也不能就这样放人进去,毕竟是女寝,这里从来都不放男生进去的,所以,还是要管理阿姨上去通知大家一声。

    校长尽量说得委婉,萧先生表示不介意。他可以等。

    沈凉夏却觉得浑身都难受,这么热的天,身上披着外套,身后还贴着一个大活人,虽然那人不做什么吧,但是,也觉得热得慌啊。

    她想拉开一点距离,却被男人不动声色的又拉了回去。

    开玩笑呢,他靠过来为什么,还不就是帮她遮着点,君不见,那些毛头小子的眼睛都恨不得黏在那双白皙修长的腿上。

    那双腿究竟有多美,别人不知道,他也不想让别人知道,这小人儿,从头到脚都是他的,全部都已经刻上了他萧宴忱的专属印章,又如何能让别人觊觎。

    沈凉夏又想挣脱了,那只握着她胳膊的手隔着一层衣服还能感觉到灼热的温度,又是闹哪样啊。

    好在管理员阿姨还是很有速度的,这么一会,已经摆平了里面的事情,说得简单一点,各个楼层喊一声,校领导来检查了,那些小丫头都自觉自动的规矩了。

    校长恭恭敬敬的让财神先走。

    财神不客气,带着自己的所有物就上楼了。

    进了寝室楼,沈凉夏趁着上楼梯的功夫想要挣开他的手,再一次以失败告终之后,只能认命的被人拉着。

    萧先生一路走上去眉头都打结了:“你就住这种地方?”

    沈凉夏很想回呛他。可是一回头却看见两人身后跟着一群人,索性默默地将那句话咽回去了。

    “寝室楼是老旧了一些,可是供电供暖什么的还是能跟得上的。”

    她很想说大叔,其实这种地方没什么不好的,冬天有暖气,夏天有风扇,是,条件简陋了些,可人活着,哪来那么多讲究啊,再说了,学校这方面确实是没资金,不然的话也不会放着寝室楼不管了。

    转而想想这话应该用不着自己说,自然有人会去给他说去。

    果不其然,校长那边已经开了口。讲话头接了下去,从百年校史昔日辉煌说到现在励精图治却缺少经费,不然的话,也不能放任寝室楼和图书馆旧城那样他们都不管啊。

    事实上他们也着急,可是没钱啊,能有什么办法。

    还有图书馆,有钱了谁不想高大上,没钱的时候就只能先将就着。

    萧先生不置可否。只是问沈凉夏:“你住哪个房间?”

    沈凉夏回头看他,他回头看着身后的围观群众:“都是女学生,我就不随便乱走了,去凉夏那里看看就行了。”

    好长的一句话。校长迷之感动。自从萧先生进了学校大门,这还是他一口气说的最长的一句话,当然了,前天帮女朋友撑腰解释什么的那个不算。

    不过话说回来了,感情您绕了这么大一个弯子原来为的就是这事,您倒是早说啊。

    这回不用校长说了,管理员阿姨就直接将沈凉夏的寝室说出来了。

    萧先生点点头,记在心里,目光再一次看向围观群众:“图书馆也是年久失修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