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四章 只想吃你……

作品:《枕上婚姻

    萧宴忱调转手中的筷子,轻轻的敲了回去:“吃饭,再这么不老实就继续惩罚!”

    火气压住了,男人的眸子却幽深了,明显是想到了刚刚的所谓的惩罚。

    沈凉夏这回识时务了,惊愕过后,连忙和仓鼠一样,赶紧吃东西。

    “吃慢点!”小仓鼠什么的好可爱啊,尤其是那两只咕噜咕噜转的眼睛还有那鼓鼓的面颊,怎么办,好想现在就惩罚啊。

    “乖一点,有福利!”

    摸摸头,最喜欢这头柔软的黑发了,好想摸摸再摸摸。

    小仓鼠抬起头看他,眼睛瞪圆了,刚想要问清楚是什么福利,就看清了那双眼睛里隐藏的暗火。

    连忙撇撇嘴,毫不客气的再奉送回去一个大白眼。

    额头被成功地啃了一下。

    男人的笑容邪肆而危险:“你这个眼神,让我已经不想吃饭了。”

    只想吃你……

    管家:年纪大了,老眼昏花,什么都看不见!

    佣人:我不是摆设,只是布景板!这样才不会碍事。

    补习老师。

    萧宴忱的心中既有了决定,下午就将这件事吩咐下去了。

    第二天一早,全市所有正规的补习老师名单就出现在了他的办公桌上。

    都是名校毕业的,有着资深的教学经历,专业课教出来的学生都是拔尖的。

    作为全能助理,车助理的办事能力绝对是一流的,速度而全面。

    一切力求让boss满意为止。

    名单被留下了,还有每个人上课的视频资料。

    车助理又不禁暗暗吃惊,boss对那位沈小姐还真是……

    这就是他们招聘员工,也没有这么严格吧。

    “学校那边的寝室楼工程已经开始了吧?”

    这件事情萧先生已经全权交给了手下人去办。他倒是只管出钱。

    学校那边其实想和他多联系联系的,无奈人家不care。

    他出这个钱又不是为了沽名钓誉,目的已经达成,倒是懒得和学校的人打交道了。

    他一天,忙得紧呢!

    车助理点头:“已经开始了。进展很顺利。”暑假,正是动工的好时机,寝室楼已经就成了那个样子,不光是学校领导,就算是学生,都是巴不得赶紧拆了重建的。

    “工程紧着点,赶在人家开学之前必须要完工,而且不允许偷工减料,知道么,你让他们看的严一点。”

    这是不敢大意的,车助理连连保证,倒是心头始终有个疑问,见boss心情好像不错,试着问了出来。

    “那个图书馆?”

    “图书馆怎么了?”这个老头有点猥琐,不能用。萧先生将那张资料扔了出去,这个竟是直接pass了。

    车助理的眼皮跳了跳:“校长是有那个意思的,只是不好直接开口,他问过我,为什么想着盖寝室楼而不是图书馆?”

    读书人说话,哪怕是欲望很明显的,说的也会很委婉,校长的话自然是说的隐晦极了。

    遇上这么大个金主,当然是希望连着图书馆也重新建设一下了。只是不好直说而已。

    萧宴忱不傻,自然听出来了这背后的含义,一声轻笑:“图书馆有计划的,不过要等两年以后,目前只管寝室楼。”

    原因很简单,寝室楼是自家小丫头以后会住着的,当然要改善条件了,至于图书馆,当他没读过大学吗?进去的人有一半是去谈恋爱的。

    他为什么要改善图书馆的条件,改善的舒服了,小丫头岂不是要经常过去,他为什么要给学校里的那些毛头小子创造便利条件。

    自然是要等两年以后,小丫头毕业了再说。

    只是这些事情没必要对别人说,更不用费心去编造其他理由。

    得了这么一句,车助理也就不再多问。

    所有事情汇报完毕,退出了办公室。

    萧宴忱看着关上的门发了一会呆,随即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刘秘书的电话,那个在boss眼中一直以第三性别存在的女人在boss面前说话的声音一向是刻板制式的。

    这个女人很聪明,虽然她拥有天然的美貌与大胸,但是,很早就看出来了boss对她是完全没有兴趣的,而且,boss那种冰山系的人,她倒是也真是招惹不起,三伏天板着一张脸,都不用吹空调了。

    还是兢兢业业工作,老老实实赚钱才是硬道理。

    这个女人还被放在外婆那里,高薪高酬劳养了个高级护工,萧先生不心疼钱,只是在意过程和结果。

    知道老太太目前挺好的,也就放心了。

    “只是老太太最近一个劲的念叨凉夏小姐,还问我为什么都放了暑假了她还不回来看看她。”

    沈凉夏受伤的事情一直瞒着老太太。所以,老太太问起这个事来的时候,刘秘书虽然找了借口搪塞过去了,心里却还是有些发虚的。

    这种谎话,不好说,老太太虽然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如以前清醒了,但是耐不住她这些天一直琢磨这件事啊,尤其是那个二舅母和大舅母还会时不时的在老太太面前念叨,说是凉夏好久没回来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老太太拎的清,知道她们是另有图谋,毫不客气的骂了回去,让她们吸了那份不该有的心思,不许给凉夏找麻烦,骂的两个舅母灰溜溜的。可是,人一走,她自己又开始想了。

    “其实——老太太的情况,不是乐观。”这句话是刘秘书斟酌再三才说出来的。

    而且她觉得老太太也是心里明白的,所以,才会经常念叨相依为命十五年的外孙女。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老太太典型的嘴硬心软,看起来刚强,实际上对亲情,真的是很看重的,毕竟是年纪大了,儿子孙女外孙女,都是自己的孩子,自然是看得极重的。

    听到这个消息,萧宴忱不禁重重的吐出一口浊气:“不是有专家在坐镇!”

    “是有专家啊,可是,那又能怎么办?老太太年纪大了,又是这样的一个病,这些年的治疗本身就对她的身体已经留下了或多或少的危害,身体里各项机能下降,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电话挂了,究竟会怎么处理这件事,萧宴忱没说,只是让刘秘书好好照顾老太太,看紧了那三家人家,不要让他们玩出花样,捅了篓子。

    他想到刘秘书说的那句话:“老太太能坚持这么多年,已经是个奇迹了。其实谁都知道老太太不一定哪一天就会——只是凉夏小姐在自欺欺人而已!”是啊,自欺欺人,可是不这样做,她还能怎么做呢,她只是个不够强大女孩子,从小孤苦无依的,就这么一个亲人。

    外婆就是她最重要的人,那个孩子,有时候傻兮兮的,钻起牛角尖来,很可怕的。

    刘秘书还有话没说出来,她就曾经无意中听到老太太的另外两个孙子辈的在议论,说是沈凉夏究竟有多傻,老太太的病明知道是好不了的,还一个劲的砸钱下去。有这个钱给他们这些能活着的人花不是更好么?

    刘秘书听了这个,也只是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又觉得那个傻兮兮的小姑娘其实是挺让人心疼的。

    萧宴忱的心里莫名的压抑。

    即使是工作,也不能让他的心情有半点的缓和,总有那么点心不在焉的状态。

    即使是对着电脑,也总会不由自主的去想若是没了外婆的沈凉夏,会是怎么样的一种悲伤。

    心里也会笑自己是杞人忧天,毕竟外婆现在还是活着的,能呼吸,能说话,好好的在病床上躺着。

    不应该想的那么长远。

    可是,情不自禁,四个字就是在画地为牢。

    让你根本挣脱不出来。

    扔下手中的笔,靠在后面的椅背上,男人闭着眼睛用力的揉了揉额头。

    他想到了自己。

    他的父母是考古学家,十七岁那年,两人在工作中遇到了意外,双双身亡。

    当时他以为自己不会怎么悲伤的。

    毕竟常年来的聚少离多,已经让他习惯了父母的消失。

    办完两人的葬礼,一切如常,他住在学校里,早中晚三餐,没有一顿是落下的,打球,学习,还有心思玩电动。

    没心没肺的让自己都齿冷。

    可是后来呢,究竟是多长时间之后才意识到的,父母是真的已经不在了?

    大概是一直等一直等也等不到两人回来,每天都要去他们的房间里转上许多次,很希望两个人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会经常去书房,一坐就是一天,父母都是喜欢读书的人,在家的时候,他们最长待的地方就是书房。

    父亲曾经开玩笑的说,那是他们的军机重地,即使是亲儿子,要进去也是要获得他们批准的。

    那里是有好多古籍的,还有许多珍藏本图书。

    并没有父亲说的那么夸张,他还是会进去,也可以随意翻阅那些书。

    曾经也是有过愿望的,要去走父亲母亲走过的路,做一名出色的考古学家,走遍名山大川,见识五千年的璀璨文明。

    后来就没有愿望了。

    父亲母亲不仅没有出现在卧房,也没有在书房突然出现,即使那里是他们的军事重地,可是他们已经不在乎了。

    甚至连他都不在乎了。

    他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几天几夜水米没沾牙,若不是梁钰出现的及时,他可能就真的要去另一个世界和父母见面了。

    亲人,在心里占据的位置总是最重要的,谁也取代不了。

    小丫头,对外婆的在乎应该比他对父母的在乎更多一些吧?

    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