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正确的背锅方式

作品:《枕上婚姻

    高学历就是高学历。吵架的气势都与别人画风不同

    有理有据,让人不得反驳,沈凉夏眨眨眼睛,凑过去观摩,却看到了熟人。

    梁钰。

    狐狸看到她,眼睛就亮了:“小妖精,过来。”

    沈凉夏挑挑眉毛,不过去,直觉告诉她这并不是什么好事,站在原地摆摆手:“怎么了?”

    一脸的好奇,加纯良。

    穆漾见到她,气势没有半点收敛,嘴巴仍然凌厉:“他刮了我的车。”

    很简单的一件小事,穆漾要将车开出去,梁钰要将车倒进去,两个人都急了一些,谁也没注意到对方的行动,所以,车子刮了,沈凉夏看过去,好么,穆漾的后视镜都撞掉了,难怪会这么生气。

    沈氏的地下停车场里出现的车,不用想了,只可能是沈氏的员工,尤其是这女人对着小妖精说话的这副嘴脸,梁钰自然会分辨,见此,摊手辩解:“话不能这么说,这事不能怨我一个人,你不是也一样把我的车刮坏了。而且我都不计较了,一直是你在不依不饶的。”

    梁狐狸何其冤枉,他一向花名在外,遇到女人,只要他想,就没有拿不下来的,现在倒好,这个高竹竿似的女人居然不吃他那一套,还一直在喋喋不休。

    哦,对了,那里还有一个完全不买他账的,梁狐狸看向沈凉夏的方向,小姑娘已经上了自己的车。开着车离开了,遥遥的冲着两人摆摆手:“你们自己解决,那点子破事,我才不感兴趣呢!”

    话音一落,已经开车出去了。

    梁钰笑骂一声没良心的,亏他还特地来找她,结果就这么把他抛下了。

    他回头去看神色冷漠的穆漾,已经没了争辩的心情,打开皮夹去拿钱:“说吧,多少钱,我拿给你,你自己去修。”

    真是的,和一个女人一般见识做什么呢?他这不是犯傻么。

    “不用了

    。”对方语气生硬,没有给他再说话的机会,直接上车离开了,剩下一只狐狸拿着皮夹里扯出来软妹币立在原地。

    看着那辆车消失的方向,狐狸原地哈了一声。还真是,现在的女孩子越来越难搞了,怎么一个两个都是这样。

    终于不用再受大叔管制了,自从受伤以来,那男人就一直在看着她,不让她吃这个不让她吃那个,今天好不容易得了自由,沈凉夏跑去吃了水煮鱼,去常吃的那家餐厅里,一个人要了四斤水煮鱼,坐在餐桌前吃得直流汗,却愣是连一口米饭都不肯吃,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吃个痛快的。

    餐厅外面萧宴忱派来的保镖一直跟着。

    沈凉夏全然不加理会,只是埋头吃。

    有多长时间没吃到这个了,真是馋死她了。

    正吃得欢,电话响了,是梁钰打过来的。接起来第一句就是问她在哪。

    这人现在是她朋友,关系都明确了,也就没有什么必要再躲着藏着的了,扭捏矫情反倒不好。

    沈凉夏报了餐厅地址,那人果然很快就找来了。

    这种普普通通的水煮鱼餐厅,来往的都是普通的白领阶层或者学生什么的,梁钰进惯了高级餐厅的,不过他倒也没什么好嫌弃的,以前追女孩子路边摊也是跟着吃过的,和那个比起来,这些,自然算不得什么。

    在门外看到萧宴忱的保镖,挑了挑眉毛,不予置评,走进去,第一眼就看见了在那埋头苦吃的沈凉夏。

    简直猪一样。

    走过去,敲敲桌面:“注意一下形象,好赖现在你也是拥有那么大的一家公司的老总了,怎么像是几年没吃过饭似的?”

    “不是几年没吃过饭,只是好长时间没吃过这个了,你不知道,抹那个祛疤的药,他们不让我吃这个。”

    她的脸上还有着长长的一条疤,没有完全消除,只是颜色淡了许多。

    用那个,要忌口的太多,萧宴忱将她看得严着呢,好不容易今天牢头不在,外面那些人又不敢管她,她怎么能不吃个痛快。

    明明是靠脸吃饭的,现在却为了吃饭不要脸了。

    梁钰微微一笑,打了个响指,叫来了服务员,又添了几斤的水煮鱼。

    “我舍命陪美人,到时候萧宴忱说你,你就说是我拐你过来吃这个的。”

    眨眨眼睛,再眨眨眼睛,小妖精实话实说:“梁舅舅,如果说是我自己硬要偷吃的,我是不会受什么责罚的,可若是说是你拐我过来的,你认为你能承受萧蜀黍的怒火吗?”

    “……”梁舅舅石化ing。

    沈凉夏一脸“你好天真!”的看着他。

    萧宴忱打过电话来,问她在哪。小丫头捧着电话异常乖巧的答道:“吃粤菜,和梁钰。”说这话的时候梁舅舅正坐在她对面吃水煮鱼里面的豆芽。

    电话那头似乎有一声低咒,男人随即嘱咐道:“不要让他带着你去乱七八糟的地方,吃过饭赶紧回去,知道吗?”

    沈凉夏再次乖巧的回答:“知道了,你不少喝点酒,知道么。那个伤身。”

    梁钰侧目,心中不免有点酸酸的,吃进去的豆芽都像是沾了醋一样。

    又温柔又乖巧,和小猫似的,只是这个小猫是别人家娇养的,和他没关系。

    电话那头的人听到这个嘱咐,心情瞬间好多了,又是温柔的叮咛嘱咐,方才挂了电话。

    电话挂掉了,沈凉夏继续吃她的水煮鱼。

    梁钰撇撇嘴角:“他最讨厌别人骗他了。”

    沈凉夏看着他,一脸的“你是白痴!”的鄙视。

    “这不是粤菜么,哎呀,我记错了,还以为这个是粤菜呢,这可怎么办,点都点了,总不能浪费吧。”继续吃。

    梁钰再次石化:“你的演技,能再浮夸一些么?”

    他的电话响起来了,萧宴忱的打来的,梁钰抽抽嘴角:“你们两口子真行,一个找我背锅,一个找我别扭。”

    电话接起来,果然和梁钰想的一样,萧宴忱的通话是简短明了的:“吃完饭就送凉夏回去,不许带她四处乱逛知道么?”

    梁舅舅心里苦啊,他比窦娥还冤,刚要辩驳两句,对上沈凉夏递过来的目光,只能懒懒的应声:“知道了,弄不丢你的宝贝。”

    他自己被这句话肉麻到了。

    电话里的人却被这句话愉悦到了:“知道她是谁的就好,行了,别把她带坏了。”

    那边挂了电话,狐狸吐出一口血来,指着电话看着沈凉夏:“他怕我把你带坏了!怕我把你带坏了!他是不是忘记了,你才是那个不良少女?”

    “你是诱拐不良少女的怪蜀黍!”沈凉夏怡然自得,看吧,她就说这个锅他是背不了的,他自己不信啊。

    梁钰生无可恋脸:他要是真的诱拐了也就算了,偏偏没诱拐成,现在还要背锅,狐狸心里苦啊,狐狸说不出来。

    梁钰来找沈凉夏,当然不是专门为她背锅的,是来打听她公司的事的。

    没有瞒着他的必要,沈凉夏将大概情形与他说了一下。

    梁狐狸给她吃颗定心丸:“放心吧,这里面的事,真的不算是个事。”

    吃过饭,各奔东西,梁钰要送她回去,被她拒绝了:“我自己也开了车的,哪里要你送?”

    “你的腿?”

    她的腿伤还没好利索,虽然现在扔了拐杖了,可是走路还是一瘸一拐的。

    沈凉夏看看自己的腿,再看看他,眼睛依然是亮晶晶的:“没有那么严重,再说了,还有他们呢。”她伸手指着那群保镖,随便叫过来一个人给她开车就好了,哪里用得着他跟着,再说了,她有自己的事情要办,他跟着也不方便啊。

    指出去的那根手指跟水葱似的,上面的钻石卟呤卟呤的闪着光。

    梁狐狸道了再见,转身离开了。

    硬是将心里的那点孤寂落寞藏了起来,对着沈凉夏挥挥手,看背影依然是潇洒的一比。

    人走了,沈凉夏去办她的事情。

    想起自己的腿,再看看那群保镖,果断叫来一个开车,这个,保养还是必须的。

    她可不想一直拖着一条瘸腿走来走去。

    她的车开出去,一辆出租车随后跟上,戴着鸭舌帽的年轻司机看着前面的那辆车,眼睛里尽是阴霾。

    她身边竟然是总有人跟着,想要下手,实在是有点难,可是,要是让他就此放弃,又怎么会甘心。

    沈凉夏,你终究会是我的,我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

    沈凉夏回去的时候,萧宴忱已经回来了,正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

    沈凉夏一进门,就看到了那个人冷着一张脸,迅速分析事情的轻重。

    不用想也知道,看电视是假,等她才是最终的目的。

    对着给她一个劲的打眼色的管家比了一个安心的手势,走过去,从男人的身后将人搂住,小狗一样闻了有闻:“还是喝酒了,老实交代,喝了多少,和谁喝的,宴会上是不是美女如云?”

    男人的脸色不开晴,抓住女孩的胳膊,将人带到沙发上来坐着:“不是说让你早点回来吗?怎么现在才回来?和梁钰去了哪里?”

    沈凉夏眨眨眼睛,大叔的另一个可取之处,会派人跟着她,却不会私自询问那些保镖她去了哪里,这算是尊重她的隐私吧。

    挨着蹭着没骨头似的靠在男人的身上,一伸手,就搂住了男人的脖子:“我自己去办了一点事,不过你放心,不是跟梁钰一起去玩,我们就只是吃了一顿饭,我知道分寸的,绝对不会和他单独出去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