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二十一章 不行

作品:《枕上婚姻

    毕竟曾经梁钰曾经是有过那种心思的,她知道他介意,自然也知道要和梁钰划清界限。

    朋友就是朋友么,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大概是没想到她会这么坦白,男人的脸色有所缓和,伸手捞住她的腰直接将人整个带到怀里来。奖励似的低下了头去。

    佣人已经早早的退散开了,室内一片宁静温馨。

    一吻过后,男人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粤菜?当我没吃过水煮鱼么?嗯?”

    最后的那个字被他说得悠扬百转,颇为渗人。

    小姑娘湿漉漉的眼珠转阿转,说出早就准备好的说辞:“那个水煮鱼,我以为是粤菜。”

    萧先生一脸嫌弃:“是你智商不够还是我的能力不够,以至于让你这样的怀疑我?嗯?”

    又是一声百转悠扬,威胁意味十足。

    微凉的手指正捏着她腰间的软肉,仿佛随时可以进入下一步。

    “我没说你不行!”小丫头急于辩解。

    “我不行?”这这个疑问句根本掩藏不住背后的危险含义。

    沈凉夏无知无觉:“没有啊,我说我没有怀疑你能力不行。”

    这个说话大喘气啊 !

    但是好像还是越抹越黑。

    男人根本就不买账:“你怀疑我能力不行?”

    又是疑问句,只可惜那双眼睛里闪烁着让人心悸的火焰。

    沈凉夏后知后觉的想了起来,数以万计的言情小说告诉了她一个道理,那就是说起“男人不行”这个话题,后面的剧情通常都是少儿不宜的。

    只是这时候再想说些什么来给自己辩解,已然是晚了,男人眼里的火苗已经开始燃烧了。

    “小妖,你要知道,有些话题是男人永远的禁忌,现在,我就给你上一课。”

    这一课,混合着淡淡的酒精味和水煮鱼的味道。

    少儿不宜的剧情果然是上演了,沈凉夏欲哭无泪,她根本什么都没说好么,萧先生根本是有意在误导她。

    她的抗议说出来的时候,男人得意一笑:“还行,不是很笨。只是,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她吃水煮鱼,那他就吃水煮小妖好了。

    味道不错,果然是鲜香无比。

    似乎比记忆中的更美味一些。

    沈凉夏再一次后知后觉的想到,这是她和大叔的第二次,比起上一次的神志不清,这一次的感觉似乎更加清晰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三十二岁的老男人身体力行的让她明白了男人和不行两个字是绝对不可以放到一起的。

    那的确很危险。

    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腰酸腿疼就是最好的证据。

    至于男人,吃饱餍足,自然是精神焕发的。

    沈凉夏瞪他一眼,却丝毫起不到任何的威慑作用,相反的,眉梢眼角透着春情的妩媚,看的男人不由得呆了去,忽然的伸出手来盖住了那双眼睛,在人耳边小声说道:“不要这样看我,不然的话,今天咱们两个都出不了门!”

    这句话说完,沈凉夏就感觉自己的耳垂被湿热温暖包裹住了,待要挣扎,想起了男人方才说过的话,万般无奈的放下了手去。只能急急地唤了一声男人的名字,耳垂上只觉得一痛。

    男人的手挪开,眼前恢复了明亮,沈凉夏看过去,对方的唇上还有红色的血迹。

    沈二姑娘脸黑了:占她便宜她已经不说什么了,为什么还要咬破她的耳朵?

    男人对此的回答只是微微一笑,然后拿着纸巾擦干净她耳朵上的血迹,满意的看到那里清晰的牙印,轻轻点了点头。

    “留个记号。”

    小姑娘水目圆睁:“记号?”

    她身上的记号还少吗?她为什么要穿高领衣服,为什么要将自己遮个严严实实,还有,手上这么大的钻戒,又不是摆着玩的,就算是把这些都抛出在外,现在又有谁不知道她身上已经打了萧宴忱的标签,别的不说,全学校的人都知道新宿舍是怎么回事,现在,需要多此一举么?

    “你根本就是想占便宜!”她指责他的无耻。

    男人挑挑眉毛:“自己的未婚妻,做什么好像都是天经地义的吧,怎么谈得上占便宜呢?”

    无耻,还无耻的如此光明正大,正义凛然的,沈凉夏还能说啥,小丫头嘟着嘴,一百个不服气,却也找不到反驳的话。

    吃过早餐,她上学,他上班,开着车先送小丫头去学校,沈凉夏终于想起了自己要说的正事:“我觉得谨诚很快就要有订单了应该。”

    沈氏改了名字,现在改成了“谨诚建材”,为的就是给外界人士表个决心,谨慎行事,真诚做人。

    谈不上多有含义和气势,沈凉夏自己选的,名字定下来的时候,少不得接受高冷姐淡淡的嘲讽,沈凉夏却不以为意。

    她自己喜欢这个,就是了。

    萧叔叔可是告诉她了,谨慎无小错,真诚才做人,不管背后有多龌蹉多无耻多卑鄙,一定要藏起来,设计对手的时候可以用,对客户,对老百姓,却是不能用的。

    要负责任。

    没错,就是负责任,沈建国为什么会做那种以次充好的事情,说到底就是他的责任感太低了,不会去想这些建材卖出去,消费者是哪些人,他们又会面临什么样的后续风险。

    萧宴忱自然是一贯宠着她的,对这个自然是没什么异议,boss同意了,boss背后的大boss也同意了,穆漾就算是再鄙视,也只能屈服,顶着这么一个名称去办事。

    说起梁钰这个事,沈凉夏揣测着是八九不离十的,因为昨天梁钰实在是问了她太多关于公司的事情。

    “他给你,你就接着,不用去想那么多。”

    意料之中的事情,没有太多意外,梁钰不递这个订单才是奇了怪了,那人虽然花心滥情不靠谱,但是,对朋友,还是没得说的,不然的话,也不会自己一脑袋官司的时候还在帮他想辙追女孩子了,当然,后续结果不如他意就是了。

    不过这些也不能否定梁钰的兄弟义气。

    “在商言商,和梁氏合作,对谨诚来说,是一个很好的契机。”

    萧先生不去说梁钰的好,只是分析利弊。那人固然是兄弟,可也是沈凉夏曾经的追求者,那个“小妖精”的称呼,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改呢。

    萧先生自然是心怀芥蒂的。

    沈凉夏哪里会想到他心里的纠结,听他这么说,也就点点头:“你说可以那就可以呗。”

    脸上是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只是两只眼睛亮闪闪的,又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着实是让人手痒的紧,捏住她滑滑嫩嫩的脸蛋,萧先生毫不客气的戳破她的目的:“小丫头,越来越贼了啊?是不是一开始就知道我一定会同意的。”

    “我不知道你会不会同意,我只知道如果不先和你说,你一定会打翻醋坛子的。”

    打掉那只爪子,小丫头笑得像只小狐狸。萧宴忱轻轻一笑,是无奈是宠溺,最后断言:“果然是学坏了。”

    都知道反过来算计他了。

    沈凉夏才不承认这个呢:“我现在是学好了。”

    看吧,她的生活都规律了许多,好久没有去盘山公路飙车了,也不出去打球了,身边就这么一个男人,其他的男性朋友都很少来往了。

    学校,公司,萧宴忱,三点一线,多规矩啊。

    可不就是学好了么?

    “……”

    这一次,轮到萧宴忱无言以对。

    梁钰果然是那个心思,当天就打了电话谈合作的事情,对此,沈凉夏心里感激的,不过还是和梁钰说定了,这些事和穆漾接触。她是挂名总裁,还在学习阶段。

    宿舍楼是新盖的,不过住进去还是按照之前的编号住进去的,老二已经不在了,据说是去了外地,宿舍里又多了个新人,不是一个系的,和其他三人也没有太多的交流。

    发生了那样的事情,就算是老大老三不知道事情的真相,每次几个人碰面的时候都免不了会有些尴尬,沈凉夏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总觉得在她们眼里看到了别的东西。

    已经不复之前的亲密了。

    多少让人有些意兴阑珊。

    想起来之前沈蕤交给她的钥匙,索性找出来,找了时间过去看了一下。

    还不错,一百多平的小公寓,说不上多大,贵在地段好,小区干净整洁,沈家经过了这么多事,这些东西很自然的落在了她的名下,她也就不用和谁客气了,换掉里面之前的家具,收拾收拾直接退了寝室搬了过去。

    离学校也不远,五百多米的距离,愿意开车,就开车过去,不愿意开车,就当是锻炼身体了,可以直接走过去。

    独属于自己的地盘了,总是有不一样的感觉。

    从家乡走出来,虽然姓沈,沈家也有她的卧室,可是,总有一种在流浪的感觉,说得酸一点,像是浮萍一般,说得实际一点,才差不多,铺盖卷一个,衣服几多,收拾收拾人走到哪,哪里就是她家。

    至于沈家的那个大宅子。

    她回去了一趟,她自己回去的,身后跟着萧宴忱安排给她的保镖。这些财产的手续律师都已经办好了,早已经落在了她的名下,她原本以为自己回去了,会有扬眉吐气,志得意满的感觉。

    因为那个宅子,对她来说,更多的都是不好的回忆,签那个协议书,被佣人排挤,受尽这个家所有人的白眼,以前每次走进来,她都会告诉自己,这里不是你家,这是别人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