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三十三章 悲伤就像一道疤,想要愈合,总是需要时间的。

作品:《枕上婚姻

    这个男人完全的沉浸在自己的哀伤之中不能自拔,无论他们说什么做什么都无济于事。

    生命一下子就失去了光彩,再大的刺激都不能让他清醒过来。

    他们只能去找梁钰,没办法,兄弟几个当中,对这两人的事情知道的最多的就是梁钰了。

    他们去了几次,梁钰都不肯过来。

    这一次来了,却没想着要劝人,更多的是一种自己都说不出来的感觉,只觉得看到萧宴忱这个样子,心里就特别的痛快。

    他说的保护,他说的一生一世,原来就是这样子的,凉夏为了救他,中了枪,杳无踪影。

    两个月过去了,人还是没找到,那么大的风浪,摆明了人是凶多吉少。

    谁也不能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人还活着,人没有死。

    当初的萧宴忱是多么的意气风发啊,爱情,家庭,似乎唾手可得。

    可是,不过转瞬间,一切似乎就成了浮光掠影。

    女孩就这样消失了,消失的干净利落,干净利落到他们只能给她立一个衣冠冢,连尸骨都找不到。

    痛快过后,心里又忽然很不舒服。

    眼前的这个人是萧宴忱,是和他有十几年兄弟情义的人,他们的感情比亲兄弟更深。

    可是,现在,就是这个他曾经以为强大到无所不能的男人,他看的和亲人一样重要的兄弟,竟然颓败成这样。

    像一具行尸走肉,活在自己的世界里,没有别的思维,禁锢着自己的精神,不肯让自己解脱。

    梁钰想安慰,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话到嘴边,几次都是欲言又止。

    要怎么安慰呢?

    逝去的人不会因为几句安慰就在活过来。

    悲伤就像一道疤,想要愈合,总是需要时间的。

    上一段感情,萧宴忱尚且用了那么长时间才走出来。

    沈凉夏?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魔障吧。

    “你不能光想着自己,你还要想想别人,对凉夏来说,还有人是她看得比生命更重要的,你应该照顾她。”

    沈凉夏签下的那纸协议早已经算不得什么秘密,他在背后也曾嘲笑过小丫头的天真愚蠢。

    可是,现在想起来,倒是佩服她的。

    她把一个人看的究竟有多重要,从来不会说出来,她只会去做。

    为了顾潮汐撞车,为了外婆卖掉自己的生命,为了萧宴忱挡枪子……

    真是个傻丫头,有些事情光说说就行了,没必要去做的,为什么她不说只做呢?

    多傻的姑娘啊!笨到家了。

    凉夏,惦记,外婆……

    男人的神色终于有所变化,说出的话却让人好想揍他一顿。

    “我还有脸去见外婆么?我要怎么样才能还给她一个外孙女?”

    “你不一定要去见她。”梁钰试图让自己冷静下来:“你总要为她以后的生活负责,凉夏——”

    他自己也是最不愿意提起这话的,每每说到这个,总会觉得很痛苦:“她已经不在了,老人家那里还需要大笔的医药费和治疗费。还有,你还要考虑一下这件事到底要不要让她知道,我个人是倾向于瞒着她的。”

    这不是没有道理的事情。

    老人家那么大年纪了,病得又那么重,是肯定受不住这个打击的。

    梁钰是这么想的,大舅妈和三舅妈也是这么想的。

    回老家的只有她们两个人,姜颖早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沈凉夏出事之后,她就急急忙忙的收拾行李离开了,从三舅妈的手里借了钱,说是要和同学一起去旅行。

    去哪?不说,和谁一起,也不说,问得多了,干脆直接发火。三舅妈没有给她钱,都出了那么大的事,凉夏生死未卜,她居然还有心思去旅游。

    当时这个侄女看三舅妈的眼神让人颇为害怕。

    不过本来就是别人家的孩子,又是个翻脸无情的家伙,妯娌之间的关系也并不是多和睦,也就没人关心她那么多。

    没想到人到现在都还没回来。

    后来才知道,原来她是亲眼看着沈凉夏被抓走的,萧宴忱来问她绑匪的特征的时候,她还在装傻说自己不知道。

    这是亲表姐妹,就算是两人之间有诸多龌蹉,也不至于凉薄至此吧?

    大舅妈三舅妈想起来就不免唏嘘。也怪不得急急忙忙的就走了,原来是怕被秋后算账。

    二舅妈自始至终没有因为女儿的失踪来找她们闹过,三舅妈和大舅妈心中就已经有了数,看来应该是知道自己的女儿去哪里了,不然的话,也不会不吵不闹的。

    到底还是瞒着老太太了。

    不能说实话,说了实话会刺激到老人的。

    至于能瞒到哪一天,谁也不知道,只能听天由命。

    老太太不糊涂,迟早有一天会知道的。

    全家人想起这件事来就不免胆战心惊。

    总害怕这个谎言随时会被戳破。

    老太太到底还是聪明的。

    那一天是大表哥大表嫂在跟前照顾。老太太忽然开口了:“你们都去参加他们两个的婚礼了?”

    两夫妻对视一眼,还是表嫂反应快:“是啊,奶奶,我们都去了。”

    “那婚礼怎么样啊?囡囡的性子,有没有在婚礼上闹得不耐烦啊?你们也是的,回来以后一直都不跟我讲这些事情。”

    “我们还以为三婶给您讲了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三婶天生一张巧嘴,那多会说啊,什么事她要是说起来,跟听评书似得。”说话的还是表嫂。

    表哥拿起水壶说是去打水,实际上躲出去了。

    “得了吧,就你三婶,说话跟倒豆子一样,还听评书,你可别糟蹋那个评书了,要是所有的评书都讲成她那个样子,哪里还有人会听啊。”

    表嫂笑得十分尴尬。

    “你还没说凉夏的婚礼究竟是怎么样的呢?”

    又绕了回来。

    表嫂只能按照自己印象中的所谓豪门婚礼来描述:“来了好多人,都是电视上会看到的,场外的豪车排成几排,还真没见过那么多有钱人,那场面,真的是不小,我们都不怎么敢说话了,生怕给凉夏丢人……”

    “有什么好丢人的,你们是她亲戚,说不说话你们还不都是那个样子,不过现在不是都流行那个婚礼录像么,凉夏也录了吧,你们怎么不把那录像拿回来给我看看呢?”

    “我们忘记了……”

    “你们啊……去和他们说说,把录像给我拿回来看看,这样我就算是没去过现场,也没什么遗憾了。”

    “……”表嫂额头上的汗珠一层一层的往外冒,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心中只希望老公能快点回来,偏偏表哥还真的就是一去不复返了。

    事情是刘秘书解决的。

    一盘录像放到老太太的面前:“这个,是他们照婚纱照的时候拍摄的,婚礼的录像因为涉及到各种原因已经被销毁了。”

    “涉及到什么原因,他们两个又不是什么名人,结个婚还不能录像了?”

    “怎么不是名人?boss的身份远比您知道的拥有着更大的能量,参加婚礼的自然都是政商名流,那样的录像哪能随便流出来。”

    一本正经的编织着谎言,一个老太太,又好几年不接触外面的事情了,她还真就不信骗不到她。

    冷着脸作严肃状,给自己所说的事情增加更高的可信度,事实上从病房出来之后,就灌下了一瓶矿泉水。

    这样的谎话真的折腾人。

    简直是一种折磨。

    再想想自己去取那个拍结婚照的录像的时候,那种压迫也不比现在的小,boss那个样子,简直让人不敢相信那是堂堂萧宴忱。

    情之一字,果然害人不浅。

    可是,话又说回来,这一辈子,要是能遇到这么一个肯为了自己奋不顾身的人,也算是圆满了。

    沈凉夏,还真是勇敢的让人敬佩呢,那个没心没肺,那个她曾经以为有点配不上boss的女孩。

    现在想想,她配不上,又有谁配呢?

    她叫叶羡鱼,是个孤儿,职业是护士,她爱上了自己的雇主,并且在他被人袭击的时候帮他挡了一枪,才会一直昏迷不醒。

    缓缓地睁开眼,入眼的是陌生的环境。

    不过倒是挺豪华的,那个吊灯是水晶的吧?地板,墙上挂着的画,虽然她不懂艺术,直觉这些东西也应该是价格不菲的。

    身下躺着的大床,地上铺着的长毛地毯。

    还有眼前的那个歪果仁。

    容恩是个什么样的人?为什么他会这么有钱?

    心中想的不知不觉的就问了出来。

    耳边听着有什么动静,很快,一张陌生的面孔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睡一觉竟然把我忘记了,该罚。”

    菲薄的唇翘起一个弧度,一双细长的凤眼弯起来很漂亮。

    男人皮肤白皙,五官精致到完美,让她不免有惊艳的感觉。

    “是好像有点忘记了,记忆中你好像不是长这样的。”

    她歪着头,神色间全是困惑。

    对方的微笑更好看了一些:“那我应该是什么样子的?”

    摇摇头,水润的眸子像一只懵懂的小动物,什么动物呢?鹿吧?

    单纯可怜又不谙世事。

    可不就是鹿么。

    “不知道,想不起来,我也记不清是不是真的应该是这个样子了。”蠢兮兮的,自己都说不清究竟该是什么样的。

    男人还是笑:“一觉醒来,就把我给忘了,我要看看,你到底是没有那么爱我,还是打麻药把脑子打坏了。不然的话,怎么会连我都忘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