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四章 带球跑了

作品:《枕上婚姻

    你一个大肚子,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顾着自己还是顾着你肚子里的那块肉。

    “不了,我还是不去了。”

    叶羡情眼中的光亮褪去了,有点遗憾,有点委屈的看着对方:“今天出来太久了,我累了,咱们约一下,改天我请你吃饭。”

    好诡异的感觉,像是在照镜子,看着那张

    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叶羡情开始散发思维。

    不知道如果有一天,她,沈凉夏,还有面前的这个女人,她们三个聚到了一起,会是一种什么样的场景。

    太惊悚了,叶羡情忽然间头皮发麻。

    那个女人走了,这个位置又剩下她一个人了,刚才结账的服务生正在和前台的收银员小声的八卦着,14号桌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位小姐是什么关系。连带着其他桌的客人的目光也若有似无的落在这里。

    叶羡情不去理会别人的目光,还在想那个女人临走的时候留下的叮嘱。

    “不要让宴忱知道我们见过了,不然的话,他又该多想了。”

    “这是我现在的手机号,如果有事,就打这个电话给我,只是别和别人提起我,我现在,只想安安静静的过我自己的日子,真的不愿意再掺和这些事了。”

    “我现在的名字叫傅忘初,你能明白这个名字的真正含义吧?”

    好复杂,比容恩那边还复杂。

    大叔实在是太没节操了,一只脚究竟踩过几艘船啊。恨恨的将杯子里的果汁喝干净,叶羡情又忽然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

    窗户外面有两个男人一边看手机,一边透过玻璃窗望着咖啡厅里的人。最后目光落在角落里。

    叶羡情若有所感,抬起头来,正对上那两个人的目光,然后就看见那两个人说了些什么,还对她这个方向努努嘴,然后一个离开了,一个迈进了咖啡厅里找了个位置坐下了。

    位置就在门口,倒是方便。

    叶羡情抬了抬眼皮,站了起来,主动走向那个男人。

    那人看见叶羡情动了,有点坐不住了,想要站起来,又是一副怕打草惊蛇的样子。一时间脸色十分纠结。

    叶羡情没理会他的纠结,直接走到那人面前站定,问道:“钱包带了吗?”

    那人站起来点点头,将钱包掏了出来,神色恭敬小心。

    叶羡情也不客气,直接将钱包拿了过去,打开了,将里面厚厚一沓的钞票都拽了出来。

    没办法,她昨天在容家出来的时候就没带手机,钱包自然也没带在身上。

    这个城市,她还真是人生地不熟的,总要有钱傍身,看了一眼身份证上。

    “李国斌。”

    那人点点头,看着那一沓红色的钞票十分的不舍,要知道,那是昨天程三爷刚刚发给他的奖金,他是要上交女友的,不然的话,这个月又要睡沙发了。

    “钱先借我,以后会还给你的。”

    面对眼前这个美丽的孕妇十分诚挚的目光,李国斌犹豫的点点头。

    没关系,不要紧,只要他们将人带回去,这钱就又回来了,而且很可能程三爷还会多给一笔奖金,再说了,萧先生那样的人物,总不会一点表示也没有吧。

    他这边正打着如意算盘,哪想到叶羡情将钱放起来之后,忽然翻脸了,一巴掌就甩在了他的脸上,哭骂道:

    “李国斌,你太不是人了,当初山盟海誓花言巧语的骗了我,现在想要攀高枝了,娶那个李董的女儿,就想抛弃我,抛弃我们的孩子,我告诉你,别以为有几个臭钱就了不起,老娘不要你的臭钱,自己养孩子,行不行?”

    李国斌童鞋完全懵逼了,不知道这是唱的哪一出,正想说话,对方却直接将钱包甩在了他的脸上,一起甩过来的还有几张绿色的票子。

    “算我看错你了,我告诉你,从现在开始,我们一刀两断,我也好,孩子也好,都和你没有半点关系了。”

    叶羡情捂着脸飙着泪就跑出去了。剩下的李国斌还在持续懵逼中。

    我靠,你的孩子和我有什么关系,你跟我也没有关系啊,又不是嫌自己活的命长,这话要是让萧先生听到,他还有一点活路吗?

    还有,三爷,您说的,美丽乖巧可爱的小姑娘呢?就眼前这位么?

    为什么和您描述的一点都不一样?

    是您的语文不好,还是我的阅读理解能力不强?

    还有还有,我真的和那个女人没有关系啊,你们都围着我干什么,还骂我是渣男,渣男和你们又有毛线关系?还有,那个混球,你打我干什么,不是说这里是什么cbd,出出进进的都是高级白领么?

    高级白领就是这个素质,好啊,打老子,真拿古惑仔不当黑涩会啊,看老子不打死你个球。

    从咖啡厅里出来,叶羡情就看到了之前和那个李国斌一起的男人正在街角那里打电话,当下也不犹豫,直接喊了最近的出租车。

    司机先生对整个城市都很熟悉,在听到她要找房子之后,直接给了最稳妥的建议。

    那里是离市中心有点远的单身公寓,交通还算方便,附近就有公交车站,而且,租金不算贵,小区的安保也不错。

    如果叶羡情想要租,他可以帮着问问,也就不用再找房产中介了,能省下一笔钱。

    毕竟一个孕妇,很多事情都不方便。

    司机先生是个很爱操心的中年男人,看到叶羡情这种情况,难免心生同情,不免问起了她的丈夫。被叶羡情以孕期出轨搪塞过去了,果然,司机先生更同情她了,此外还有对那个不道德的丈夫和第三者义正言辞的谴责。

    叶羡情抽抽嘴角,她现在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也已经对孩子的亲生父亲的真正身份产生了怀疑,如果她真的是沈凉夏的话,那么,不道德的那个是她才对吧。

    毕竟傅忘初和萧宴忱之间的关系可是因为沈凉夏的介入才变坏的。

    哼哼,傅忘初,究竟是提醒自己忘记当初的种种,还是一直对以前的事情耿耿于怀,谁说的清。

    司机先生真的是个好人,很靠谱。

    单身公寓自然比不上萧宴忱的山顶别墅,也比上容家占地宽广的豪宅,一室一卫的简单构造,连设计都谈不上,不过环境清幽,小区绿化做的不错,附近有大型超市,也有各种小吃餐馆,公交车站就在附近,司机先生人很好,给了她一张名片,告诉她如果出行实在不方便的话,也可以给她打电话,毕竟孕妇坐公交车,的确不太稳当。

    房东是个胖乎乎的中年女人,笑起来一团和气,很好说话,见她空着两只手就这么搬进来了,又是个孕妇,在听到她老公孕期出轨之后,也就不那么计较了,屋子里有一台电视,一个小容量冰箱,都可以无偿给她使用,还拿过来一只热水壶,一只电锅,据说是上一个租客留下的,不过很干净,再三保证,上一个租客没有任何传染病。又免费赠送了一套新的床上用品,当然了,免不了顺便狠狠的把孩子他爹好一通骂。

    叶羡情领了她的好意,笑着将人送出了门,不过关上门之后她的脸就立刻垮了下来。

    之前抢来的那点钱交完房租就没啥了,还真是捉襟见肘,其实不应该这么冲动就跑出来的,她的所有东西还留在容家,现在想回去取也是不可能了。

    真是一件让人郁闷的事情,现在想起来,自己重打清醒过来之后,就像一只寄生虫一样,一开始是在容家不事生产,后来被萧宴忱带回来,更是什么都不做。

    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好啦,现在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生存下去了。

    容恩说她以前是护士,可是,她根本不记得自己以前学过的那些护理知识。

    其实真的应该早一点从容家搬出去的,至少那个时候肚子里的这个球没这么大,还能做点什么。

    现在,该怎么办?

    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没带身份证,没有手机,身上的钱也不多,对这个城市完全没有任何记忆,当然也就谈不上熟悉,每每想到这些,程三就觉得萧宴忱可能要抓狂。

    实际上萧宴忱没有抓狂,他只是想要杀人而已。

    程三的那两个手下此时战战兢兢的缩在一边,恨不得附近有个地洞可以让自己钻进去,特别不想面对萧先生的目光。

    两个大男人,竟然让一个孕妇就那样从眼目前溜走,甚至还被人把钱全拐走了,说出去,忒丢人。

    自己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跟着程三爷混的。

    程三爷更丢不起那个人。

    他没有这样没用的手下。

    两个人没敢做过多辩解,被当成渣男挨了一通好打的小李童鞋顶着青鼻肿脸喏喏开口。

    “有人看到沈小姐上了一辆出租车。”

    程三眼睛一亮,萧宴忱已经有所行动:“给出租车公司打电话,,问他们究竟是谁载走了凉夏,送去了哪里。”

    程三爷答应着,电话连忙拨出去了。

    萧宴忱也已经将电话拨了出去,因为不确定出租车到底是哪家的,自然是要一家一家仔细的找,不过好歹有个范围,应该是经常停靠在这一带的出租车。

    两个人的人脉地位在那里,出租车公司的老板接了电话,自然不敢怠慢,连忙一层层的下达命令,又将发到手机里的照片转发出去,萧先生程三爷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平日里想要攀上点关系都特别难,现在,有这么个机会,自然要好好利用。

    “有提供线索者,必有重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