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五章 魑魅魍魉徒为尔

作品:《枕上婚姻

    中年司机先生重重的哼出一声来,渣男,老婆带球跑了,才知道后悔,晚了,早干嘛去了,活该,就应该让你找不到人,急死你。

    孕期出轨,真丢男人的脸,看看那小姑娘,那可怜样,就应该让你找不到,急死你。

    叶羡情在床上睡了一觉,醒来已经是下午了,洗了一把脸出了门。

    怪不得这里超市小吃店什么的这么多,原来这里是a大附近。这个点,也有大学生一对一对的出门,张扬肆意的青春,实在让人羡慕。

    叶羡情看看自己的腹部,好吧,差不多的年纪,人家还在读书,她已经在带球了,再过不久,她就要成为孩子妈了,估计现在能有的追求也就是让自己以后成为超级辣妈,而不是颓废奶妈。

    收回艳羡的目光,散发的思维,叶羡情先去附近的手机店买了一部手机,国产机,不是最新款,也不贵,却功能齐全,之前房东就已经将她家的wifi密码告诉她了,没有身份证,办不了sim卡,弄一个手机挂wifi上网还是可以的。总不能与世隔绝,而且,她真的有好多事需要了解。

    她是普罗大众中的一员,不能被人圈固在象牙塔里。

    然后又去超市购买了生活必需品,好在她本来出身也就一般,虽然过过一段富贵日子,可是,骨子里却并没有那么娇气,不是真的什么都要用最好的,即使是失去记忆了,也知道,过日子还是要节省的。花钱自然有了成算。

    月份大了,做什么也不方便,厨房用品自然也就省了。

    在楼下吃了一碗馄饨,又买了一点水果,肚子里的孩子总要补充一下营养,这个道理她还是明白的。拎着东西上楼的时候,刚好碰见了房东和另一个一起出去买菜的老太太,看到她挺着个大肚子爬上爬下的不方便,两个人很自觉的将她手上的东西拎了过去,又以过来人的身份叮嘱她许多怀孕事项。

    唠唠叨叨的,倒是不烦人。

    叶羡情发现,她倒是挺喜欢这一切的,满满的全是烟火气。

    不像以前的容家,虽然全家人都住在一个大宅子里,可是,一家人,各有心思,互相算计,哪一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富贵人家的生活,也不是谁都能过的。

    灰姑娘的水晶鞋虽然漂亮,可是,它质地坚硬,冰凉板脚,穿起来实在是不舒服。

    相比起来,她倒是宁愿在萧宴忱那里待着,虽然那栋别墅也大的吓人,可是,最起码的住在那里的人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当然了,前提是大叔不能口口声声的强调她是沈凉夏。

    很快到了家门口,叶羡情笑着对两个人道了谢,又被好一通絮叨,无外乎是那些她一个孕妇肚子居住的注意事项。岁数大的老太太尤其能唠叨,大概是真的将她当成了自家经常见不着面的晚辈。

    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叶羡情也不觉得不耐烦,只是看着那个老太太张张合合的嘴唇,忽然间觉得这场景似曾相似,印象中,似乎也有一个这样的老太太,每次看到她,都会不厌其烦的一直唠叨。

    唠叨她该怎么做人,该怎么处事,该怎么寻找生活的目标,对抗生活的压力和那些无用的流言蜚语。

    脑子里的画面一闪而过,等她真的想要去抓住的时候,已经消失不见了,面前站着的,仍然是陌生的老太太的絮絮叨叨。

    叶羡情维持着表面的平静,微笑着送走了老太太和房东阿姨。

    转身关上门之后,神情间却带了一点点疲惫。

    她还在为自己的记忆片段烦恼,殊不知这个城市正因为她的失踪而翻天覆地。

    电视上的新闻发布着一条临时加入的寻人启事,照片上的人和她长得一模一样,不过那个时候她正在洗澡,所以很不巧的错过了这条新闻。倒是看到新闻的其他人坐不住了。

    梁钰看着电视里的那条新闻,那双狐狸眼泛起了危险的光芒。他倒不知道萧宴忱什么时候这么不靠谱了,人才带回来一天,居然就被他搞不见了,早知道当初就不那么帮着他任由他将人带走了。

    真真是个废物。

    梁狐狸心里是对随随便便就将人弄丢的萧宴忱的嫌弃和厌恶,可还是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一边向外走去,一边拿出手机讲电话拨了出去。

    要赶紧将人找到,要不然的话,小妖精一个人,身体还是那样的状况,万一出点什么事,就不仅仅是后悔两个字能解释的了。

    萧宴忱,估计又要死去活来了。

    他不心疼萧宴忱,只是心疼被萧宴忱折腾的普罗大众!

    哼!

    “失踪?怎么回事?居然还有这一茬,你不是说白天看见她了?”

    斯文俊秀的男人摇晃着杯中的红酒,看着那张和电视里的照片上有着一模一样的面孔的女人。虽然在笑,那副眼镜后面的双眼却不含半点笑意。

    “我知道她当时没几句实话,可是,我没想到她连这一件事都是骗我的,我本来也起怀疑了,可是,她身边没带钱包,没带手机,我就真的以为萧宴忱很快就会回来,而且,当时我离开的时候,还特意在外面观察了好一会,她是真的很悠闲的坐在那里,不像是——”

    女人按压住内心想要逃避的欲望,硬着头皮为自己辩解,天知道,他究竟有多么的想要摆脱这个毒蛇一样的男人,可是,日子越长,她的胆量就越小,她好害怕,自己会还没等到报仇雪恨的那一天,就已经将所有的胆量都消磨得一干二净了。

    “离家出走!”

    酒杯放在茶几上,男人嘴角的笑纹又深了几分,眼神也越发的冰冷。俯下身子,缓缓靠近那个女人,在她想要逃离的那一刻,一手抓住了他后脑的长发,将她的脸向自己压近。

    “多完美的一张脸,多愚蠢的一个灵魂,连一个失忆了的沈凉夏都弄不过,沈蕤,你太让我失望了!”

    “啊……”

    “你真的是——白白的浪费了这张脸。”

    男人的另一只手重重的捏上了女人的鼻尖,近距离的观察着女人那张因为痛苦而扭曲的面孔,挑起的嘴角笑得邪魅阴狠,斯文全无。就在女人以为他会做出什么更变态的事情来得时候,他忽然放了手,自兜里拿出一方手帕,轻轻地擦拭着每一根手指,缓缓说道:“沈蕤,你的愚蠢真是令我倒进胃口,你真应该学学沈凉夏,她虽然也愚不可及,可是,还是比你聪明了那么一点点。”

    沈蕤——傅忘初,离开男人的遏制,她心中生出一种劫后余生的幸福感,两人之间长时间的相处,让她已经忘记了该怎么样去反抗眼前的这个男人,只是心中一直疯狂滋长的恨意却完全压制不住,电视上的新闻还在继续,却已经不是先前的那一条,可是,那条寻人启事却在脑子里挥散不去,忽然间拿起了茶几上的酒杯,直接砸向电视,没喝完的红酒瓶子砸在液晶电视上,红褐色的液体喷散开来。

    玻璃碎片混合在血一样的液体里,有种血腥弥漫的美丽。

    沈蕤望着那一堆东西,目光逐渐疯狂。

    为什么萧宴忱不爱她?

    为什么即使是她已经换了一张和那个女人一模一样的脸,萧宴忱还是不爱她。

    究竟要怎么样,他才能抛下沈凉夏,爱上她?

    沈凉夏,真的应该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尽快的消失才对。

    包括你肚子里的那个野种,一切和你有关的人,都应该尽快的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听到声音的男人回过头来,看着沈蕤眼中的疯狂,微微笑了。

    笑容依然斯文,面孔依然俊秀,眼神逐渐温暖起来。

    “你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可取之处的,不枉费我帮你找了全美最权威的整形医生来帮你做出这张脸。”

    ……

    虽然没有了宣布婚讯这一环节,容老爷子的寿宴依然圆满结束,毕竟是大家族,应付起这样的突发事件还算得心应手。

    只是寿宴结束之后,容家大宅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

    袁清舒不顾男友容敬的反对,一直滞留在容宅不走,她执意留下,虽然找了各种理由来试图说服容敬,两个人还是闹翻了,容敬拂袖而去。

    蒋方仪来到她的房间,看着她的眼神意味深长,说出来的话直白冰冷:“回头路不是那么好走的,尤其是在你做过那么多的事情以后,你真的以为,容恩会容得下一个曾经背叛过他的女人。”

    袁清舒与她针锋相对,已然保持着笑容:“阿姨,我没有做什么,我也没有想要做什么,我和您一样,都只是一个女人,甚至我只是一个无依无靠的孤女,远远比不上您容夫人的身份,您以为,我能做出什么事情来?”

    一句话说的向来雍容的蒋方仪变了脸色,良久方才冷笑道:“你到是挺聪明,只希望不要聪明反被聪明误,珍惜真心对你好的人,不要到时候竹篮打水一场空。”

    “谢谢您的忠告,我也劝您一句话,机关算尽,也不见得就能事事如意。王氏财团的小姐出身纵然比我高贵,可是,只要容敬不喜欢她,您以为,她能进得来容家的大门?”

    袁清舒笑容不变:“说到底,咱们两个才是一样的人,都不想把宝随随便便的押在一个人的身上而已,之前的事情,是我糊涂了。”

    她站起来,不理会蒋方仪越发冰冷的眼神,笑道:“您请自便,我现在,要去把握我的另一个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