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五十七章 你走吧

作品:《枕上婚姻

    “开始的时候,你很乖巧,容乐欺负你,你也不会说,只会乖巧的跟在容敬容恩的后面,再大一些,就慢慢的跟容敬划开了距离,只跟在容恩的身边,教养越来越好,一直到张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温柔大方,知书达理,那个时候,我就在想,这个孩子,跟在容恩身边也挺好的,我们这样的家庭,也不需要什么联姻来稳固地位,容恩是那么个臭脾气,你能包容他服从他,这就足够了,那孩子太孤僻,需要别人温暖他,可是,我看错了,没想到你会背叛容恩,竟然跟容敬不清不楚。”

    容老太爷久居上位,积威甚重,哪怕这番话并没有用凛冽严肃的语气说出来,也让袁清舒不由得心生胆颤。

    这个家里,她怕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容恩,那个人太霸道,控制欲太强,从来不允许她说一个不字,另一个就是容老太爷了。

    事实上容老太爷从来不会插手她的事情,相反的,在很多事情上,容老爷子都会给她自主选择的权利,甚至她和容恩之间的感情,老太爷也并没有过太多置喙。哪怕是后来她和容敬在一起了,容老太爷也并没有多说什么,除了那一次因为叶羡情而将她和容敬赶出家门。

    可她就是怕他,这种害怕是没有缘由的,究其原因,可能是因为容老太爷是一家之主,对她,始终有生杀大权。让她在他的面前,始终小心翼翼的。

    袁清舒想要辩解,她想说她还喜欢容恩,她以前并没有意识到容恩对她有多重要,是叶羡情的插入,迫使她真正的看清了自己的心意,她想说,她其实是被容敬给蛊惑了,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对不起容恩的事情,甚至她还可以说,因为容恩一直以来所表现出来的,太不看重她的意见,完全不尊重她的人权,但是,此时此刻,在那双不甚明亮的眼睛的逼视下,她什么都说不出来。

    “爷爷,我错了……”诸多的辩解只剩下简简单单的三个字。

    对此的答复是容老太爷的一声冷哼。

    “所以,你想做什么?”

    “我……”

    “你从容恩那里,跳到容敬那里,现在后悔了,又想从容敬那里,跳回容恩那里,你把我两个孙子当做是什么,你鼓掌之中的玩物么?”

    “你以为之前我不插手你们的事情是为什么?我以为你是真心喜欢容敬,看在你去世的长辈的面子上,我不难为你,给你自由选择的权利,现在,你又出尔反尔,真的以为我会眼睁睁的看着你毁掉我的孙子么?”

    “我……”

    “我不想再听你说话,我已经让他们订了机票,今天已经晚了,我不让你走,明天一早,你去祭拜一下你的父母祖父吧,然后会有人送你出国,以后,你就在国外待着吧,别回来了。”容老太爷一直很平静,哪怕是刚刚那样激烈的言语,他的气息都不见半点严厉。

    袁清舒却不能接受这样的安排,如果这样,那么她就真的是一败涂地了,不管是容恩也好,容敬也好,谁输谁赢都和她没有半点关系。

    她想做上容家女主人的位置,已经心心念念很久了,要让那些一直看不起她的出身,践踏她的尊严的人仰视她,她倔强的看着容老太爷。

    “我不走……容恩他现在很伤心,他需要我……”

    她终于表现出来她的强硬,然而并没有用,容老太爷只是一抬眼,就让她的倔强强势戛然而止。

    “容恩他是很伤心,可他需要的人并不是你,早就已经不是你了,不走,那你就只有真正的消失!”

    “……”

    一个女人,一个没有记忆的女人,一个怀着孕的傀儡,他的初衷,也仅仅是利用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打击容敬袁清舒,站稳自己的脚跟。

    她什么都不是。

    什么都不是。

    就只是有一个女人,而且很呱噪,很烦人,不知进退,得寸进尺,又娇气又矫情,总想让他为她做这做那,嫌弃自己不够爱她,和他顶嘴,完全不将他放在眼里。

    多么可笑。

    他本来就不爱她,又怎么会惯着她那么多毛病。

    就算她怀孕了,又怎么样,那又不是他的孩子,她们母子俩于他来说不过是一对棋子而已,他最大的让步也就是等一切尘埃落定以后,他出钱,送她们去国外居住。

    他可以承诺,会保障她们所需的一切费用。

    毕竟一个失忆的女人,没有文凭,就连所谓的专业护理知识,都是编造的,她根本就不懂。

    她怎么就不乖呢?

    一点都不乖。

    让他都已经很厌烦了,厌烦那种不受控制的感觉,他更厌烦的是自己越来越容易被他牵动的情绪,以及投注在她的身上越来越多的关注。

    他不爱她,甚至连喜欢都谈不上。

    从她离开的那一刻开始,他就一直在分析自己为什么会不想她走。

    其实很简单的原因,她是他的棋子,现在,棋子要脱离棋盘,下棋的人当然不愿意,更何况自己精心谋划这么久,怎么会甘心让她毁掉自己所有的计划。

    多明了的道理。

    看吧,他就知道没有那么多的弯弯绕绕。

    他不想吃东西,是气的,是被她气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就和别的的男人一起走了,他能不生气么?还有那个夏明爵,明明是他的表弟,竟然偏帮外人,要不是他领着人来,她又怎么会离开呢!

    他不想出门,是为了面子,多没面子啊,既定的婚事就这样无疾而终了,内定的未婚妻就这样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别的男人走了,他当然没面子。

    他不想见人,是为了逃避,不是为了逃避现实,只是为了逃避家人的安慰,他不喜欢被安慰,那样会让他觉得自己是一个无能为力的弱者,一个什么都没有的女人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和别的男人走了,这么点事他都控制不住,他当然是弱者。

    姑姑已经敲了十几次的门,容伯也一直守在门外,他知道,他都知道,他甚至在白天的时候看到了容敬和袁清舒在园子里爆发的激烈争吵,期间两人一直看向他这里,他当然知道他们是在为了他而争吵,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呢?

    容敬也只不过是一个跳梁小丑,不管他们究竟要做什么,他都不会让他们得意太久的,要不是容敬那次的事情做的实在太隐秘,他又怎么会一直放任他们在他的眼前晃悠。

    至于袁清舒,那个他曾经以为会共度一生的女人,最终还是辜负了他,竟然选择了容敬。他并不觉得自己有多爱她,这一切只不过是因为被背叛之后的愤怒,才让自己一直耿耿于怀。

    曾经年幼时的袒护,不过是作为容家继承人的风度而已,真的说爱,其实并没有多少,只是觉得她够温柔,够安静,教养也不错,比起那些不了解的女人,她还算适合做容家未来的女主人,这样想着,他也就将她真的当做未来妻子对待了。

    可惜,她不知足,居然是觉得他控制欲太强,不够尊重她

    幼稚的可笑,他是容家未来的继承人,不将一切掌控在手里,难道看着手底下的人各种翻天作妖么?

    至于她所说的尊重,就更加的可笑了。

    他让她做上容家女主人的位置,自然有很多人尊重她,他又不会在外面拈花惹草,整出私生子小老婆来,还不够尊重她么。

    他并不是爱情至上的人,当然不明白那种待爱人如珠如宝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他能给予她的,只是一个丈夫该有的担当与责任。

    她又不是叶羡情,让他不得不多一点关注,多一点让步。

    可是,就这多一点的让步,多一点的关注,也没有留下那个女人,她还是和别的男人走了,她就那么走了,那他呢,他又成了什么,两个人之间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又算什么?

    母亲的项链,他的让步,他的关注都成了一场笑话,更可笑的是就在昨天的晚宴开始之前,他甚至还曾经想过,以后好好的照顾她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如果她愿意,他会将那个孩子当成自己的亲生子一样对待,给他最好的教育,哪怕是不能让他成为容家的继承人,也会扶持他创造出属于自己的商业王国,他也会对叶羡情好,只要那个女人愿意。

    他想了很多关于婚姻关于未来关于家庭的畅想,那些都是和袁清舒在一起的时候不曾考虑过的。

    只是,叶羡情的一个转身,就将这一切都打破了。

    她走的那样决绝,不曾为他停留,甚至她都不知道那个男人的真实身份。

    白眼狼,养不熟的白眼狼,早知道当初就不对她那么好了,就不就她回来了。

    手上的触感温润柔和,绿色的碧玉水头很足,质量却不是上乘,唯有上面刻着的篆字十分刺眼,容恩静静地看着它,仿佛透过它看到了一张眉眼秾丽的面庞,只是她的眼神不在他的身上,好像始终在看着别处。

    “啪嗒!”甩出去的玉佩轻而易举的碎了,同样破碎的还有那张可恶的脸。

    敲门声再次响起。容伯的声音带着小心翼翼的试探。

    “少爷,刚才看新闻,叶小姐失踪了,现在那边正在满城找她,名爵少爷也打电话过来了,问叶小姐回没回来,我……”

    容伯的话还没讲完,就被忽然打开的门给打断了。

    即使是坐在轮椅上,容大少爷的气势半点不减,只是眼中的焦急出卖了他:“容伯,备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