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七十二章 幸福

作品:《枕上婚姻

    萧宴忱是真的累了,这一觉,一直到日薄西山,醒来的时候,只有天边的一线晚霞,透过窗帘的缝隙映在怀里人的脸上。

    金红色的光芒晕染在女孩白皙的面容上,安静柔和的美好气氛让人不忍心破坏。

    一直被枕着的手臂已经麻木了,萧宴忱却没有动,女孩的呼吸平稳轻柔,显然正在熟睡中,让他怎么忍心叫醒她。

    自从外婆离世,这还是沈凉夏第一次睡得这么安稳。

    “我怎么会有事呢,我不能成为你的负担的。”

    之前她说过的话在他的脑子里回响,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这丝异常却好像是一道闪电,快得让他根本抓不到什么。

    恍然觉得自己可能是想多了。

    酸麻的滋味并不好受,男人到底是没忍住,略微动了一下,哪里知道下一刻怀里的人就已经有醒了的趋势。

    长而密的睫毛鸦羽一般轻轻煽动,缓缓的睁开眼睛,还带着刚刚清醒的茫然。

    “大叔?”

    熟悉的称呼,不确定的语气,让萧宴忱的内心微微一颤。

    两两相望,萧宴忱心中千百个念头转来转去,到底还是没敢问出口。

    你记起我了?

    微微一笑,捏住她并不丰腴的面颊:“终于醒了,该起来吃晚餐了。”

    被捏住面颊的人鼓着嘴表达着自己的恼怒,却并没有做出任何反抗,反而猫一样在他的怀里蹭了蹭。

    “嗯。”

    软软的声音,十分的乖巧,真的像是一只小猫,让萧宴忱觉得他的心脏,已经不仅仅是塌方这么严重了,简直是地陷了一般。

    所有的疲惫劳累瞬间散去,所余下的只有内心最深处的柔软和奇妙的幸福感。

    “我只有你了。”

    怀里的人一声喟叹,一句不知道算不算告白的告白。闷闷的声音有那么一点不真实的感觉。

    “我也是只有你啊!”

    萧宴忱将人搂在怀里,像是给小猫顺毛一样,一下一下的轻抚着她的后背。

    他们两个还真是,除了彼此以外,没有半个亲人。

    他的手掌向前,盖在她的小腹上,微笑道:“我们把他忘记了。”

    彼此的存在,弥补了他们缺失的幸福,这颗已经发芽正在努力出土的小种子,就是他们幸福的见证。

    多好!

    沈凉夏的手覆在了男人的手上,静静的感觉着身体里那个正在逐渐完整的新生命,轻声道:“是啊,还有他!”

    沈凉夏开始吃东西了,晚餐照顾她的身体状况,没有太油腻的东西,全部清淡为主。

    她吃的不算多,却也比以前输营养液要强多了。

    只是这样的状态,萧宴忱就已经很满足了。

    晚餐之后,两人在院子里散步,花园里一簇蔷薇花开得正艳,粉红色的花朵在月光下美的冷艳,沈凉夏在花前矗立良久,方才挪动。

    花前月下不复以前的浓情蜜意,可是,这样温情脉脉似的渗透,依然让萧宴忱满足。

    电视里播的正是时下火热的综艺节目,一群俊男美女明星在不到两个小时的时限里尽可能的努力闹腾。

    管家站在两人的身后,看着沙发上互相依偎的两个人,内心老怀安慰,沈小姐能慢慢的走出亲人去世的哀伤,挺好的,这样先生那里也才能雨过天晴。

    萧先生这样的人只能冷眼旁观,完全看不明白里面所标注的莫名其妙的笑点。

    反倒是沈凉夏,常常会跟着电视里的笑声弯起了唇角,笑容不是很大,却能明显的感觉到她的心情似乎正在好转。

    萧先生终于忍不住内心已经满屏的弹幕,开口吐槽:“这是猪么,这么简单的几句话都记不住,猪都比他们聪明。”

    正在微笑的女孩转过头来,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你的确比他们聪明。”

    萧先生:……

    是在骂他是猪吗?

    啊? 啊? 啊?

    萧先生默默无语,回头去看管家想要寻找共鸣,却在看到管家板着脸抖动肩膀的时候,再一次默默无语的转过了头去,继续忍耐电视里刷下限的智商。

    十分钟过去了。

    萧先生默默皱眉。

    二十分钟过去了。

    萧先生继续皱眉。

    三十分钟过去了,萧先生忍无可忍。

    “这么弱智的游戏,他们究竟是怎么玩下去的?”

    沈凉夏:……

    “喝点什么?果汁,牛奶,白水?我去拿。”

    萧先生差不多是落荒而逃,一转身,就看见管家继续抖动的肩膀,浑身顿时僵硬起来。

    管家默默地停止了肩膀的抖动,尾随着萧先生走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鲜牛奶,加了一下热。转而好心的指示萧先生陪爱人看电视的正确方法。

    “不能一直吐槽,您要让她找到共鸣的感觉。”

    萧先生:……那是什么鬼?

    “她笑,您就跟着笑,她说女演员不漂亮,您就说她长了一张心机脸,她说男演员长得帅,您就说……”

    管家大叔说不下去了,因为萧先生的脸色很不好看。

    “她夸别的男人长得帅,我还要附和?”

    萧先生一脸“我有病吗?”的样子,让管家大叔默默擦汗。

    “我们家小女儿的男朋友就是这么哄她的。”

    脑残粉不就是这样吗?管家大叔也很委屈的好不好,他只是尽可能的为雇主提供宝贵意见,希望能让两人之间的相处更和谐。

    “要不,您还是去看财经新闻吧?”明明哪个才是您的

    style,坐在电视机前面看着一群人装疯卖傻,真的不是萧先生适合做的事情。

    萧先生蹙眉,一时间看不出来他究竟在想什么。

    管家大叔将热好的牛奶放在托盘里,正准备离开,被萧先生叫住了。

    “你的小女儿,我记得才十几岁吧?”

    “二十岁了她已经。”

    “啊?”

    “和凉夏小姐差不多大。”

    果然代沟这个东西还是存在的,三年一个代沟,他们之间的距离虽然没有银河系那么远,可还是不能忽略的。

    萧先生在厨房反省了好一会,再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想得很明白了,管家说得对,他本来就是为了陪凉夏才在这里看电视的,那么当然要配合她了。

    镜子里那个鬓角有白发,眼角有皱纹的男人某种程度上来说的确稍显成熟,他要做的,就是让自己年轻一些。

    染头发什么的还是放到明天去吧,首先,学会做一个快乐的脑残粉。

    电视里让萧先生看不懂所谓笑点的游戏还在继续,沈凉夏的唇角一直微微翘着,萧先生衡量了一下,还是觉得陪着凉夏看这么个综艺节目利大于弊的,心里的排斥感又减轻了不少。

    托盘放到茶几上,萧先生在沈凉夏的旁边坐下来,想了想,指着刚刚完成的游戏环节道:“哈哈,这个游戏好高端!”

    ……

    最怕的就是空气突然安静,萧先生伸手摸了一下牛奶,温度正好,端起来放到了沈凉夏的手里。

    眼前的牛奶拦住了沈凉夏望向萧先生的视线,萧先生默默的吐出一口浊气来。

    牛奶有安眠的作用,沈凉夏没有拒绝,只是慢悠悠的动作让萧先生觉得莫名的煎熬。

    生怕自己再说出什么不适当的话来破坏气氛,好在沈凉夏似乎并没有难为他的意思,接过牛奶之后就又专心看电视了。

    只是电视大概看得太专心,牛奶杯竟然直接压住了上嘴唇,差点洒出来,还是萧宴忱用手拦了一下,她才反应过来。

    接下来的节目依然没有什么太大的亮点,不过萧先生摸到了规律,只要跟着电视一起笑就对了。

    沈凉夏并不熬夜,看完这个综艺节目就去了楼上的卧室,萧先生洗完澡之后,人已经睡着了。

    她的状态似乎真的在慢慢恢复,可是,灯光下女孩柔和安静的睡颜却让萧宴忱的心里多了一丝不确定。

    至于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萧宴忱却说不明白。

    为了验证自己的直觉是否正确,萧宴忱这一晚上并没有熟睡,隔一段时间就要起来看一下沈凉夏,见她依然睡得安稳,才放下心来。

    一夜没睡好,一直到天边晨曦初绽,他方才睡个回笼觉。

    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过了八点,女孩依然靠在他的怀里,不过已经醒了,正在对着他发呆,见他醒过来,也是缓了一会才开口。

    “醒了?”

    她的眼底有轻微的黑眼圈,明明昨天晚上睡得很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状况,萧宴忱的指尖轻揉着她的太阳穴,疑惑的问道:“怎么,昨晚做噩梦了么?”

    她摇头否认:“没有啊,睡得很好。”

    萧宴忱认真审视,她只是含着笑望着他,没有发现什么状况,只能罢休。

    早餐很正常,一碗粥,三个水煎包,还有一个鸡蛋,她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的食量。

    吃过饭之后,捧着水杯坐在位置上,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

    萧宴忱今天是要去公司的,这些日子,有两个大案子推进,虽然枝节末尾都有智囊团去忙活,萧宴忱仍然要跟进一下。

    知道他要去上班,她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只是跟他挥手,说再见。

    慢悠悠的语气,慢悠悠的动作,能看出来情绪不是很高昂,萧宴忱心思一转,回身将人搂在怀里,轻声耳语道:“怎么办,不想让你离开我的视线,和我去公司?”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点不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