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荒极地 第一百五十八章缘分天成(4)(第1/2页)

作品:《重生女修要转运

        她没有等男子说话,轻声开始背诵千草文,这千草文是中级医者必修的,不说里面含纳了几乎人间所有的药草,其外形、口感、对应症状,就连与何物相辅相克都含纳其中,更涉及了些民间偏方以及一个医术不错的前辈整理的医理,甚至是案例。

        有些拗口难以理解,一共有厚厚的上百册,楚芸齐虽没有从头到尾背诵,但却是从医馆里医徒抓药吆喝的药草名字一个个地快速地接着,等一个完整的背完,继续背医徒刚念出来的药草。她声音有着南方特有的软濡,虽然特意压低了些声音,不似女子的娇,可也悦耳动听。

        男子还真有些吃惊,这小乞儿倒真的有些本事,就瞅着她水洗的眸子,他也愿意给他们兄弟俩一条能够攀爬的活路,这与他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难得他一次次顿足,没有离去。

        楚芸齐觉得自己还算幸运,她因为男子的举荐,成为千延堂的学徒,不过要有一个月的考察期,若是这期间她能够不出错,就能够将自己和祥儿的名字在衙门里备案,成为真正的京城人士。她给祥儿好好洗了澡,用了四盆水才将祥儿洗得干干净净,楚芸齐一直都知道祥儿长得不错,没了厚重的污垢覆盖着,露出来白皙精致如同瓷娃娃的男孩儿,她当真是捡了宝贝的欣喜。

        她一向对美好的事物来者不拒的,这般颜色,加上祥儿腰间用破布缝制的裹着极品羊脂玉的玉佩,恐怕这小家伙身份不简单呢。她自顾不暇了,也没想着给祥儿寻亲,名门望族又如何,还不如俩人相依为命来的自由幸福。再者他若真的过得好,也不会被其生母托付给自己了。等他大了有选择了,再告诉他也不迟。

        楚芸齐也用了五桶水将满身的恶臭洗掉,浑身的汗毛都舒服的张开,她喟叹口气,现在自己对生活的要求越来越低了,什么时候泡个热水澡都幸福的冒泡了呢?她以前身上的破衣服还是逃亡时,她从一户人家投来的汉子穿的衣服,宽大的样子让她有些傲然的胸没怎么显现,如今望着这对莹白,她将寻来的白布狠心地将其缠绕其中。

        她想变换了性别,名字也有所不同,又有了正当的身份,总能够从逃亡中挣脱出来了吧?从今往后,她只能是楚云齐!胸口被缠的紧了,她有些微的喘不过气来,一件件地将衣服套上,望着水里雌雄莫辩倾城的模样,她还得寻些东西做个假喉结,这样就没人怀疑她的性别了吧?

        恩,反正她还不足十七岁,女子身量本就较小,让人更觉得她年岁小,等凑齐了变声药,更能真假莫辨!

        当她从浴房走出来时,坐在院子里喝茶的沉起心猛地跳动一下,看着这比桃花还要烂漫的颜色,耳边不知为何响起下山时师父无奈的那句,心有所牵,劫数难渡!他眉头蹙了下,师父的话里应该指的是情劫吧,他刚刚怎就差点入了魔?

        楚芸齐此刻心情不错,不吝啬地露出洁白的牙齿,更让小脸熠熠生辉。沉起站起身,看不出什么面色来,他轻声道:“我同这医馆的大夫有些交情,替你说了话,能否留下来就看你的表现了。”说完他大步往外走去,到了拱门时声音有些冷然补充道:“我四处游历,以后帮不上你忙了。”

        楚芸齐张张嘴,口里含着的谢谢没得说出来。祥儿有些切切地瞧着她,试探地喊了句:“哥哥?”

        楚芸齐笑着道:“怎么,不认得哥哥了?”

        祥儿嘿嘿笑了笑,迈着小短腿跑过来扑到她身上,软软道:“哥哥真好看!”

        楚芸齐蹲下身子,刮了刮他的鼻子,“你也好看,等哥哥这个月领了工钱就给你买纸墨笔砚,祥儿要开始念书了,好不好?”

        祥儿蹭着她的肩膀,嗅着她身上的香气乖巧地点头应下:“祥儿会好好念书的,给哥哥考个状元回来。”这般说着,他抬起小脸有些小心翼翼地问:“哥哥,能让小虎哥哥跟我一起念书吗?让小虎哥哥也考状元。”

        楚芸齐揉着他的头发,笑道:“自然可以,”虽然赵家夫妻俩有活干,可还没在衙门开户,赵小虎想进学堂也不行,不过她现在能够教着他们,等过几年自己有本事有能力了,就帮着他们家开户,也不是不可以的。

        不一会一个年级不算大的医徒穿着米黄粗布快步走进来,连看都没看他们就急急道:“还愣着干什么,外面忙着呢,有沉起先生推荐你也是个医徒,你弟弟不小了让他在院子里玩,丢不了。”

        楚芸齐交代了祥儿几句,便往前堂走去。这会医馆里人很多,挂号的、看诊的、抓药的、交钱的,让那十来个医徒忙的脚不沾地。她是新来的,就先安排病人挂号。

        千延堂很大,里面的大夫各有专长,有的擅长妇科,有的对小儿各种症状很有专攻,有的专研疑难杂症,等等,而她则跟着几个医徒粗略询问来医者的大体情况,判断该由哪个大夫看,然后拿出那大夫的序号,引着病人排队。楚芸齐只是听了一遍就记下来了,她手里拿着一堆几个大夫的序号,一一询问着病人,有的时候病人尚未说话,她抬头看一眼问了几句,病人讶异答是,她便塞入其手里对应大夫的牌子,指指位置让其排队。

        她的速度很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