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四章 断她仙途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对了,紫水晶呢?

    江蓠此时方惊骇地发现,那一颗紫水晶居然还好好地系在她的手腕上。

    “小妹妹,别伤心,我轩辕墨一定会帮你找到家人的!”少年清朗的声音响起,江蓠不由苦笑了一下,抬头,看清了那少年的模样时,心神不由为之一荡。

    他不过十三四岁的年纪,眉如远山,眸若寒星,尚显稚嫩的五官已见日后的倾城艳色,唯独身姿稍显单薄,很容易让窥见这张天人之脸的好色之徒,生出“公子易推倒”的错觉,像极了耽美小说里不爱异性爱同性的男主角。

    “小妹妹,我先送你回家好不好?”轩辕墨看见了这小姑娘眼中一闪而逝的惊艳,觉得有点儿“奇怪”却也没多想,抱起身体冰凉的小姑娘,轻轻一个腾跃,落到泥坑边的地面上。

    “正北,一百二十丈处,有一座茅草屋。”江蓠回回过神来,本能地说。

    “闭上眼睛,莫怕!”少年的声音低低响起,很快,江蓠又感觉到了那种腾云驾雾的飘飘然。

    “小妹妹,你叫什么名字?”路上,轩辕墨哄孩子般问。

    江蓠笑了笑,不自觉地把前世的名字说了出来:“江蓠!你可以叫我小篱。”

    江蓠,将离,据说,她被孤儿院院长捡到的时候,衣服上就写着这个名字。后来,她常常想,也许,她的亲生父母早就知道,她被生下来的那一刻,就注定了要与亲人长别离。

    “小篱儿!你这颗紫水晶真漂亮。”轩辕墨的目光不经意落到了紫水晶上,那一粒水晶被雨水洗得玲珑剔透,反射着炫目的柔光。他的眼中不自觉地现出一抹痴迷,梦呓一样,喃喃低语。

    真奇怪,轩辕墨在心里说,看到这一颗紫水晶的时候,他的心中就出现了一种莫名地冲动。

    似乎有一个模糊的声音,在召唤着他上前,驱使着他,不择手段地得到这一粒漂亮的水晶珠子。

    江蓠却没有答话。

    轩辕墨仔细一瞧,这才发现,小姑娘全身脱力,已经昏迷过去了。这也正常,在暴雨里担惊受怕了这么久,不管是身体上还是心理上,她都疲惫到了极致。

    要不要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一颗紫水晶据为己有呢?

    这个念头油然而生。

    “不行,不问而取是为偷,他轩辕墨好歹也是名门之后,怎么可以这般下作!”

    “这有什么不行的!自古以来,宝物都是有缘者得之。在修真界里,不杀人夺宝就算是仁慈了。再说了,也许,这就是一件凡物呢!大不了,再给些补偿就是了。”

    两个念头在心里纠结,不知不觉间,江家已经近在眼前了。

    江宅就在村头,附近没有几户人家。现在,这个寒酸的家里一片狼藉,各种破烂扔得到处都是,显然是被人彻底翻过。

    轩辕墨皱着眉来到卧房,从自己的储物袋里,取出了一套被褥和衣物,把小姑娘湿透了的衣服脱下去,又从储物袋里选了一套自己的衣裳,替她换好,盖好被褥。

    当那一颗紫水晶落到他的手里时,他忍不住向着水晶中里输入了些许灵力。

    瞬间,紫水晶瞬间光华大作,化成了一粒紫芒璀璨的珠子,倏然没进了他的识海里。

    轩辕墨大惊,忙寻了个地方入定调息。片刻后,一脸狂喜地睁开了眼睛:“居然是虚空界石!世上竟然还有此等宝物。”

    看了一眼仍旧昏迷不醒的江蓠,轩辕墨无声说了一句“对不起”。

    虚空界石是天然的空间法宝,可以无视空间壁障,装入活物。危险的时候,还可以当成保命的利器。是以,在修真界中,一向有价无市。

    他不由想到了自己的处境。身为天元城轩辕世家的少主,却只是最普通的三灵根资质。几日前,父亲闭关,一个堂兄为了少主之位,企图灭杀了他。只因为堂兄的资质高,实力强,家族中族老就偏袒堂兄,不愿意出手维护他。说来也算他命大,侥幸逃出了家门,却不敢回家,狼狈地躲到了凡俗界。

    但是,凡俗界里的生活同样不太平,因为偶然间得到的一张藏宝图,他又成了三个江洋大盗的追杀目标。

    炼气期初期修为的他并不比凡人武者强上多少,这些日子,他尝遍了辛酸,吃尽了苦头。因此,见到这保命底牌的时候,才更舍不得放手。

    那种惶惶不可终日的感觉,他说什么也不想体会第二次。

    “这样珍贵的灵宝,对于可能一辈子都无缘仙途的你来说,是祸不是福,是不是?我带走它,也是为了你好。”轩辕墨自欺欺人似的在心中低语,原本还可惜这女孩子容貌尽毁,打算引导着她走上仙途,现在却歇了这一番心思。

    下意识地,他希望,日后再也不要见到她。

    犹自觉得不放心,他从储物袋里取出一块透明的紫色晶石,仿着那一颗水晶的模样,像模像样地重新雕了一颗,串好后,戴到了小姑娘的手腕上。

    停了停,又从储物袋取出一粒丹丸,塞到小姑娘的口中。

    这种丹药名叫“隐灵散”,凡人服下后,不会伤害身体,却不能再被测灵尺测出任何灵根。

    而没有灵根,就意味着不会有机会走上仙途,也不可能发现这个龌龊的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