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十五章 火中取栗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谁?”江云天的身子僵住了,扬手洒出一把符箓。他唯一的一件法器在攻击白月容的时候失落了,如今身上只有符箓能防身。

    “江云天,你倒是生了个好女儿!若不是我提前在你身上留下了追踪暗记,还不知你们居然有这样的好本事。”一点银色辉光亮起,那是长明烛,一种不怕风吹雨打的灯火,寻常修士很难弄到手。烛火里,一个面色苍白的消瘦男子出现在辉光里。

    “林轩前辈?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江云天的声音有些颤抖。

    江蓠方记起,这个林轩就是抓了自家爹爹的护卫。此次来云阳城,轩辕墨身边一共带了两个护卫,一个是白月容,另一个就是林轩。

    原著中没提过白月容,倒是提起过林轩。他是埋伏在轩辕家的邪修,后来背叛了轩辕墨。想起邪修的手段,江蓠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小篱儿,你真的知道冰月莲花的下落?”林轩的容颜在烛火里明灭,看着格外阴森。

    “是!”江蓠定了定神,小声嚅嗫道:“只是,白前辈那里,还请林前辈代为周旋几句。”

    “白月容吗?那个女人背着我行事,想吃独食,现在已经道消身殒了。”

    林轩阴柔一笑,轻飘飘说:“小篱儿,好生听话,跟着我,日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他对白月容用过搜魂之术,知道这小丫头有过人之处。此时观其根骨和相貌,长大了定然是个少见的美人,留在身边也是一桩美事。

    “我不要离开阿爹!”江蓠看懂了林轩的眼神,故意做出惊慌和乞求的表情来。现在,最重要的,是安抚好跟前的大魔头,只要命还在,一切都好说话。

    “只要你听话,我就不把你们分开。”林轩说。江蓠唯唯点头,一副纯善无害的白兔子模样。

    在长明烛的柔辉里,一行人再度出发。林轩显然吸取了白月容的教训,没有把江蓠交给江云天,而是亲自抱着她,让她指路。

    江蓠暗道了一声“老狐狸”,面上却不敢显露出来,只是装出一副乖巧模样,老老实实指路。

    小半个时辰后,他们来到了一处天然溶洞前。就要走进去时,一股腥风乍然迎面袭来。

    “小心!”江蓠故意大喊了一声,就见一条水桶粗的巨蟒从溶洞里探出身子,向着声音的来处扑去。

    林轩迅速结了一个金盾诀,招手祭出一柄折扇应敌。江蓠被他夹在腋下,见他无暇理会自己,悄悄在指尖聚起了一簇雷光,瞅准了他的丹田,一指弹出。

    “啊!”林轩只觉丹田一痛,一股子极为阳烈的气息就钻了进去。江蓠一击得手,再次掐诀,凝聚出雷球,直指林轩的肩井穴。

    “雷灵力?”林轩吃痛,又惊又怒。

    本来,刚进入炼气期的江蓠是绝对伤不了一个筑基期修士的。但林轩是邪修,而江蓠的雷灵力格外纯正,下手的地方又是丹田要害,由不得他轻忽。

    然而,还不等他动手收拾江蓠,那巨蟒见他后院起火,口一张,喷出一大蓬寒意凛冽的冰针来。

    林轩大骇,惊觉那入体的雷灵力游走全身,灵力也不听使唤了,根本来不及抵挡这冰针。心中一横,把江蓠当成肉盾,直接扔了出去。

    江蓠暗道一声不好,拼尽全力,回忆着功法中的雷网术口诀,将所有灵力都祭出来,终于在身上罩上了一层细弱的雷网。

    雷网撞上了冰针,很快纷纷溃散。江蓠没了别的招式,只能尽可能地护住要害,希望能侥幸保下一条小命。忽然感到手腕上一热,一层浅绿色的光罩笼住了全身。

    紧接着,身上一紧,却是江云天不顾危险地扑了上来,扬手甩出一道火龙。

    甩出去的肉盾到底还是挡下了漫天针雨。林轩知道自己的情况不妙,来不及关心江蓠的死活,匆匆飞身后退,向着黑暗中处逃去。

    碧玉镯的防御护罩不仅保住了江蓠,也保住了江云天。父女两个被巨蟒一尾巴扔了出去,竟是砸穿了溶洞洞壁,落到了一池寒水里。

    还没落进水里,江蓠就看见了不远处的一朵冰蓝色莲花。她想也不想地加了把力气,顺手把莲花摘了下来,收进储物袋里。然后,将江云天为她准备的几张巨石符撕碎,掷到寒潭边。

    只听轰然一声巨响,潭水卷起了一个大漩涡,水里的江蓠和江云天打了个旋儿,没进寒潭水底,再也没有浮上来过。

    混蛋啊,还我的宝贝莲花来!

    巨蟒气急败坏地游到水边,只见水底的漩涡一个翻转,拖着那两个偷花的小贼,还有它的宝贝莲花,转眼就消失不见了。

    该死!

    巨蟒发出一声愤怒的嘶吼,尾巴一扬,重重落下,砸穿了一边的溶洞洞壁。

    对了,还有那个逃走的筑基期小贼!要不是这个可恶的人类横插了一杠子,它的宝贝莲花怎么会丢?

    真该死!

    挟着一腔愤怒,巨蟒吐了吐蛇信子,追着林轩的气息,向着黑暗里游走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