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三十二章 斩月剑法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在孩子们惊叹的眼神中,飞舟缓缓降落下来,最终停在了一片烟波浩渺的大湖边。

    如今正是深秋时节,周围的草色却不见枯黄,绿树也不见落叶。水面上,还漂浮着不少黄绿色的浮萍,以及一种如荷花般露出水面,却形似兰花的灵植。

    炼气期一层已经可以修习观灵术,不仅能探出同一个大境界之人的具体修为,还能发现灵植和灵兽身上的灵息。此时,江蓠将些微灵力灌注到眼睛上,便惊讶地发现,周围许多灵植上都散发着微薄的灵息。这时候,这些灵息交织在一起,随着风起起伏伏,就像是一片五彩斑斓的轻雾。

    “这里是斩月湖!千余年前,我们谢家有一位真人,在此地见月而做剑舞,那剑光斩落了天上月辉。并由此一悟,顺利突破结丹期的桎梏,进阶元婴期。”谢珩等孩子们都离开飞舟后,方一拂袖,将硕大的飞舟收了起来,继续说道:“这位真人名叫谢明瑛,是我们谢家的第一位元婴期真君。她是剑修,天生的变异冰灵根资质,也是碧云宗剑锋的第一位峰主,独创了斩月剑法。”

    “夫子,奕剑阁的牌匾,可是这位真君所题?”江蓠忽然问。

    谢珩眼中透出一丝讶异来,笑了笑,说道:“不错,那块牌匾的确是这位真君亲笔所书!你的那场顿悟若是不被打断的话,说不定就有机会得到她老人家的认可,继承明瑛真君的传承!”说到这里,面上添了些落寞神色,说道:“自明瑛真君之后,斩月剑法便不知所踪,好些人猜测,那一部剑典就藏在斩月湖中。我这次带你们过来,也是想让你们碰碰运气,看能不能有这个造化。”

    谢子俊歉疚地看了江蓠一眼,江蓠回之以一笑,低声说道:“我姓江,而不是姓谢,便是有这个机缘,也应该是落在谢家人头上。”

    谢珩自然听到了这一番说辞,微微摇了摇头,指了指水面上灵花,说道:“那是碧水兰花,有安神静心之效,是清心丹的主要材料之一。接下来,你们的任务便是采摘这种兰花。两人分作一组行动,要小心水里的妖兽。”

    “是!”众弟子眼中露出跃跃欲试的神色,齐齐应声。

    “别以为水面上的碧水兰花数量不少,就当这个任务很简单!”谢珩指了指旁边一簇与碧水兰花模样相似,但花瓣中多了不少血丝的灵植,问:“你们可知道,这种灵植叫什么名字?”

    “这难道不是碧水兰花吗?”有个冒冒失失的小胖子惊讶道,说完这番话,他猛然回过味来,如果这是碧水兰花的话,夫子为什么还要问出这么多余的一句话呢?当下,苦着脸,恨不得把舌头吞进肚子里。

    谢丹站出来,说道:“夫子,这是不是血剑兰?血剑兰模样与碧水兰花相似,药效却大不相同。血剑兰有毒,还有迷幻作用,若是不小心误食,会使人行为癫狂,神智昏沉,甚至走火入魔!”

    “不错!”谢珩赞许的点了点头,说:“除了血剑兰,你们还要小心的灵植还有很多。”谢珩指了指脚下一种乌叶小草,说道:“比如说,这是乌涧草,能在短时间内禁锢一个人的灵力,当然,仅对炼气期初期的修士有作用。除了此物,你们还能想起来什么?”

    就在这时候,江蓠忽觉脚下的泥土里传来轻微的蠕动,忙拉着谢子俊退后一步,惊呼道:“小心!”

    就在两人退后的刹那,一条泥鳅一样的,三寸来长的小家伙跳了出来,猛地朝着江蓠扑来。江蓠什么都来不及想,反射性地从储物袋里取了弦月剑,一剑当空斩落。这一招,却正是春水剑法的第一式,“分花拂柳”。

    未经炼化的灵剑,发挥出的作用其实很有限。但这一剑却正好挡在了那小家伙的身上,将小家伙和江蓠各自逼退了一步。

    谢子俊也反应过来了,飞快掐了一个火球术,向着那小家伙打去。

    拳头大小的火球飞落到小家伙身上,很快点燃了那黑不溜秋的小东西。火焰灼灼燃烧了一瞬,最终化作一片飞灰,而空气里,则开始弥漫着一种难闻的焦糊味。

    “原来是地蜈蚣!”谢丹恍然说道,忽然脸色一变,惊叫道:“不好,地蜈蚣是群居的。”这话一落,就见不远处的一个小弟子蹭地跳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扔了一张火焰符箓,将蹦到膝盖前的一只地蜈蚣燃成了灰烬。这时候,其他人也反应了过来,则纷纷检视起脚下。

    眨眼间,无数的地蜈蚣从泥土里钻出来,与这些半大的孩子们斗作一团。谢珩倒是没有帮忙,只是在一边负手看着。地蜈蚣本身无毒,就算是被咬一口,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正要给这些半大孩子练手。当然,前提是不要碰上地蜈蚣王。

    江蓠苦于无法使用法术,只能用未经炼化的长剑抵挡。她的弦月剑虽然锋利,此时也只能做凡铁使用,没多会儿,身上的衣服便添了几个窟窿。还有些地方被咬伤了,火辣辣得疼。

    她不敢分心,尽力让自己忘记那疼痛,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到剑法和地蜈蚣身上,春水剑法的十八剑式一剑剑使出,每一次出剑,都在心中记下所得和所失。

    渐渐地,她发现,这种小型妖兽的攻击以扑跃为主。而每一次扑跃前,地蜈蚣必须蜷起身子,如同弹簧一样,借力弹起。弹起之后,它们的速度很快,甚至还能在半空中随意调转方向。这就使得地蜈蚣发动攻击后,很难被她的弦月剑准确刺中。

    所以,攻击的最好时机,不是在攻击发动之后,而是在攻击发动之前。江蓠这样想着,便选了十八剑式中的第三式“春水碧连天”。这一招是以快剑进攻,长剑贴地扫过,再放缓收手的速度,以滴水凝露的姿式缓缓收尾,一眼看上去,就如同春水漫涌过地面。

    如此一来,一来是的时候,江蓠免不了要被地蜈蚣围攻,谁让她只攻不守,不做半点儿防御呢?可片刻之后,大多数地蜈蚣还来不及发动攻击,就先在她的剑下染血了,不少地蜈蚣开始逃命。攻守之势瞬间转换,变成了她一人虐杀地蜈蚣。

    这时候,因为地蜈蚣着实太多,几乎所有的孩子都开始自顾不暇。谢子俊也是如此,他的火球术一开始效果不错,但随着灵力的流逝,越来越难以施展出来了。没办法,他只能拿出春水剑来,用剑法抵挡。

    但他却没有江蓠的悟性,施展起剑法来的时候,方才发觉,春水剑的反应速度总是比不上地蜈蚣,明明就要刺中了,那妖兽的小身子一折,一剑就刺偏了。

    下一剑,他吸取了教训,特意调整了一下出手的角度。可结果呢,还是刺偏了。他的想法不错,可手里的长剑却跟不上他的大脑,总是“差一点儿”!这种感觉让他抓狂,心里一乱,剑法就愈加凌乱起来。

    这时候,江蓠已经掌控住了己方的战局。只是因为用的是长兵刃,不敢和谢子俊太过接近。两个人都可以算是菜鸟剑客,谁知道挨得太近了,究竟会发生什么!此时只是扬声提醒道:“别盯着一只妖兽死磕,掌控住大局就好!”

    谢子俊略一思忖,很快领会了江蓠的意思。不再想着怎么刺中某一只妖兽,而是想着怎样尽可能多的击杀妖兽。换言之,不再执着于某一个点,而是把注意力放在了某一个面上。这下子,虽然还是时不时被妖兽咬上一口,却很快控制了局面,许多地蜈蚣还没有来得及动作,就已经溅血身亡。很快,局面便开始好转起来。

    谢珩负手站在一边,看着这些小弟子如同八仙过海般,用尽了一身神通。有人用法术,有人用符箓,有人用法器,还有如同江蓠和谢子俊那样的,用剑法或者掌法应敌。没有哪一个被眼前的场面吓哭,一味地向别人求救。看来,这一辈的弟子都还不错!他在心中说。

    大概小半个时辰之后,甭管用了什么办法,地蜈蚣终于被众弟子打压下去了。这些半大孩子一个个鼻青脸肿,却也都勉强站住了,面上颇有喜悦之色。

    谢珩点了点头,赞许道:“不错!我给你们护法,现在,你们可以先运功疗伤了。”话落,他的衣袖里飞出了几面阵旗和几十块灵石,以一种奇特的规律,排布在孩子们周围。而后,他双手掐了一个印诀,江蓠等人便觉得有什么无形的屏障升起来了,覆在了他们的头顶上方。

    这应该就是阵法吧?江蓠在心中想。因为不能在人前运功疗伤,她只能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回春丹,服下后,感受着药力融化开来,弥漫到各处的伤口之上。就像是冬日的阳光,洒落在冰冷僵硬的皮肤上。低头一瞧,手背上的伤口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长好痊愈。

    “天地造化之神奇,真是神鬼莫测!”江蓠在心中暗暗惊奇道。

    忽听哗啦啦一阵水声,江蓠迅速抬头,看向屏障之外。只见那斩月湖上,一个一人高的巨大地蜈蚣露出了水面。那妖兽有着黑色的身体,红如鲜血的眼睛,张开嘴的时候,露出的门牙如锯齿,在日光下,闪着森寒之光。

    “四阶妖兽?”江蓠听到不远处的谢丹讶然开口。

    四阶妖兽,相当于筑基期修士的战力。这一次,谢珩该出手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