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四十四章 红尘炼心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飞舟停在谢府门前,谢家各处的长辈们来了大半,显然,都是来接自家孩子的。

    江云天和谢玉娘夫妻俩都在,见着小女儿,一直悬着的心才松懈下来。谢玉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把抱起了江蓠,唏嘘道:“只要安然回来了就好,这比什么都强。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放你出去历练的!”

    江蓠没来由一阵心虚,低声嚅嗫道:“阿娘放心,女儿一切都好。不止没受什么伤,还得了些机缘,能够正常修炼了!”

    “什么?”谢玉娘讶异道:“你的神魂之伤没事了?”

    “已经全好了!”江蓠只得继续圆谎:“进入秘境的时候,我摔在了一株灵植上,一朵奇怪的花恰好塞进了口中。然后,我就觉得识海处一阵冰冷,等缓过来后,就能够继续修炼了。”

    “居然还有这等奇事?那莫非是安神花?篱儿,你遇到的那一株灵植生得什么模样?”谢玉娘惊喜之余,慢慢沉吟道。

    “当时只顾得担惊受怕了,忘了看那朵灵植究竟长什么样了!”江蓠低头笑了笑,却给若有所思的江云天使了个眼色。

    江云天干咳了两声,方才道:“玉娘,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好事。这里人多,咱们回家再说怎么样?”

    “正该如此!”谢玉娘应了一声,与身边的谢家人打了个招呼。而后,在小女儿控诉的眼光下,把江蓠放到地上,一家人向着奕剑楼走去。

    离开人群时,江蓠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却已经找不到谢子俊的踪影了。

    回到自家的院子后,江云天在房间里摆上了可以隔绝神识探查的阵法,方才听江蓠详细说起此行的经历。听到萧雪婷偷袭了她和谢子俊时,蹙眉道:“狱火的确有灼伤识海的作用,如此看来,子俊这孩子的情况只怕不妙!”

    江蓠问:“难道比女儿当初的情况还严重吗?”

    江云天惋惜道:“怕是要严重得多,你的识海只是被自身的气机伤到了,那时候,你也只是个炼气期一层的修士,能被反噬到什么程度?他却是被天下奇火灼伤了,就算是有养神花那种稀罕物,也未必能救治得了。算了,我让人去留下打听着些,若是能帮上忙,总是要帮一把的。”

    “如果谢家当真没有办法呢?”江蓠凝神问。

    江云天叹了一口气:“天意如此,人能奈何?”

    江蓠道:“那么,雷灵髓,再加上我手里的那一份劫雷炼神功法呢?”

    江云天眼中闪过惊讶之色:“这只怕是九死一生的办法。且不说雷灵髓难寻,就是找到了,他谢子俊未必能将雷灵髓炼化入体,就算是炼化了,也不一定能修炼那卷功法。”

    “据说,雷灵髓可以从雷属性材料中提取。如今,我的手里便有紫金竹。”江蓠嘴上这般说,心中却在想,也许,程芳菲的手里就有雷灵髓。

    “紫金竹这种炼材很是独特,只能天地奇火谱上排名前一百位的异火,或者是雷火熔融。而你如今只有炼气期一层的修为,等到炼气期四层时,才能修出真火。在这之前,我们根本拿紫金竹没有办法。”江云天说道:“更不必说,子俊有可能因为炼化雷灵髓而丧命。与其如此,还不如就此舍了修行大道,安安心心做个盛世凡人。”

    “也罢,子俊哥哥的伤说不定还有救,这种事情还是由他自己决定吧!”江蓠笑了笑,又道:“萧雪婷伤了子俊哥哥,谢家应该不会就这么放过吧?”

    “若是仔细检查得话,还是能发现狱火残留的气息。”江云天不甚抱希望道:“萧家必定是要保住萧雪婷的,顶多也就是送点儿灵药过来,意思意思而已。如今的碧云城里,谢家的实力已经比不上萧家了。这一辈的萧家孩子里,已经有了两个双灵根和一个单灵根,而谢家就只有一个双灵根的谢子玉。”

    江蓠轻轻点了点头,又道:“父亲,碧云宗的人甚是霸道,我们这些人的收获,一下子就收走了五成,剩下的四成则落到了世家手里。如此算下来,女儿手里就只剩下了一成东西。”

    “人家没有杀人夺宝,就算是看在两大世家的面子上高抬贵手了!”江云天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平平安安得最重要。”

    江蓠狡黠一笑,说道:“所以,他们检查储物袋的时候,女儿悄悄再附近的石头下藏了几个玉盒。那玉盒里,装的是枯骨花的果实。您若是得了空,最好去斩月湖边取来。一共五枚,女儿留下两枚自用,剩下的正好给你和阿娘,还有姐姐。”

    江云天失笑,摇了摇头,嘴上却斥责道:“你倒是胆子大,若是让外人瞧见了,还不定会生出多少风波呢!宝物虽好,却也不值得你这般冒险!”

    “所以,女儿就只藏了塑骨果一样宝贝啊!”江蓠笑道:“再说了,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地焰花上,谁会来关心一个小孩子究竟做了什么呢?”

    江云天也知道这孩子一向有分寸,只是笑笑,又说问起了后来的事情。

    江蓠想了想,还是把幻境里的一切都略过不提,只说了程芳菲:“没想到,她竟是二舅母家的人。看她的模样,可是和二舅母一点儿都不像呢!阿爹,你可知道,程家是个什么样的人家?”

    “程家?”江云天想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二舅母是十几年前嫁到谢家来的,那时候,她只是碧云宗的普通弟子,出身俗世,在修真界里没有娘家。程芳菲能走上仙途,应当也有她自己的机缘!”

    “她的性情与二舅母很不一样呢!”江蓠嗔道:“二舅母的喜恶都写在了脸上,勉强能说是表里如一,她的脸上却只有柔弱和良善,分明就是表里不一。”

    江云天笑道:“篱儿,你该不会招惹了人家吧?还说人家表里不一,你自己不也是这样!只要她不主动来招惹咱们,咱们也犯不着和她一个无父无母的孩子一般见识!你资质绝佳,前程不可限量,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不相干的人劳心劳力。”

    停了停,感叹道:“将来,你根本不需要做什么,他们也只会离你越来越远。要知道,绝对的实力之下,一切阴谋算计,都是纸老虎。到时候,你屈指一弹,便可移山填海,他们穷尽一生,终不过是一句笑谈。古往今来,修仙路上何曾缺过狡诈小人?可最终能以阴谋诡计成就大道的,从未有之!”

    江蓠从中听出了一种豪阔的心境,轻轻颔首:“阿爹说的不错,阴谋诡计终是小道。不过,那却是很好的心劫试炼石。女儿一直以为,修行一道,出世可俯仰天地,超脱物外,坐视芸芸众生;入世则能以红尘炼心,以七情破障,以海枯石烂,沧海桑田证道长生。所以,不需拘泥于出世入世,也不需拘泥于大道小道,甚至也不用拘泥于前人后人,只要进得去,出得来,参得透,悟得出,足以!”

    “说得好!”江云天长笑一声:“我的女儿果然看得透彻,管他前人如何,后人如何,只要追求自己的道,足以!”话落,又感叹道:“只是,进得去,出得来,这六个字说的容易,做起来却是千难万难。仅仅悟之一字,就不知让多少人捶胸顿足,徒呼奈何了!”

    江蓠却笑道:“可若是从一开始就畏缩不前的话,岂不是就更没有破障悟道的机会了?归根结底,还是被名利富贵、盛世荣华绊住了道心,不敢向前罢了。”

    也许,这就是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吧?江云天在心中想道,坐在名利富贵外的时候,看一切虚名虚荣皆幻影,可若是真正坐到了那锦绣繁华堆里,当局者迷的时候,还有几个人能真正跳出来呢?而能跳出来的那些,也多半不是主动出来的,而是被无常的命运逼迫着,不得不离开那富贵温柔乡。

    江云天没有把这些话说出口,怕打击了小女儿的信心,只是怜惜道:“小篱,如此一来,你的这一条修行之路,只怕是要比绮儿辛苦太多!”

    江绮轻轻点了点头,郑重道:“可是,女儿甘之如饴!”

    她忽然想起了自己从幻境中修成的那一式剑法,先舍后得,绝处重生,不如就叫“天绝”吧!

    天绝!

    苍天有恨,绝地长生!

    江云天只见小女儿眼中掠过一抹恍然,而后,周身忽然甭出一股强劲的气势。他一个筑基期修士,竟然也在这股气势面前觉得心胆俱寒。

    然这股气势转瞬即逝,江蓠只觉得周身灵力自发运转起来了,缓缓流过周身九九八十一处要穴之后,又从丹田中溢出,向着一个不曾标示在脉络图谱上的方向而去。

    她只觉得身体中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紧接着,像是洪水终于冲溃了堤坝,灵力沿着那个方向倾泻而下,开辟出一条全新的脉络来。

    一般来说,普通人体内内一百零三处窍穴,大部分修真功法只能从中选出一部分来修炼。功法的等级越高,修炼的窍穴就越多。下等功法只能修炼不足五十处窍穴,中等功法能修炼五十到七十个窍穴,上等功法则能修炼七十以上个窍穴。她所修炼的《寂灭心经》,则是一气贯通了八十一处窍穴,这已经是上等功法中的珍品了。

    但是,关于人体的经脉和窍穴,还有显隐性之说。众所周知的一百零三处穴位,指的是显性可见的穴位。人体之中,还有大量隐蔽的,不为人知的隐性经脉。这些经脉和窍穴的分布因人而异,以至于没有人能在图谱上表示出来。

    而一些罕见的极品功法,则能在明经之外,再开辟出隐性经脉来。这样的功法通常都不易修炼,若是找不到门径,只能当做一般的上品功法来用。

    江蓠运转了一圈灵力,缓缓从修炼状态中退出来时,上述信息就莫名地出现在了识海中。

    她张了张口,想寻江云天印证一番,却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

    难道这也是不能外传的机密?江蓠想了想,似乎还真不曾在哪本书上见过这样的说法,遂歇了去印证一番的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