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四十四章 红尘炼心(第1/2页)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飞舟停在谢府门前,谢家各处的长辈们来了大半,显然,都是来接自家孩子的。

        江云天和谢玉娘夫妻俩都在,见着小女儿,一直悬着的心才松懈下来。谢玉娘擦了擦眼角的泪水,一把抱起了江蓠,唏嘘道:“只要安然回来了就好,这比什么都强。早知道如此,就不应该放你出去历练的!”

        江蓠没来由一阵心虚,低声嚅嗫道:“阿娘放心,女儿一切都好。不止没受什么伤,还得了些机缘,能够正常修炼了!”

        “什么?”谢玉娘讶异道:“你的神魂之伤没事了?”

        “已经全好了!”江蓠只得继续圆谎:“进入秘境的时候,我摔在了一株灵植上,一朵奇怪的花恰好塞进了口中。然后,我就觉得识海处一阵冰冷,等缓过来后,就能够继续修炼了。”

        “居然还有这等奇事?那莫非是安神花?篱儿,你遇到的那一株灵植生得什么模样?”谢玉娘惊喜之余,慢慢沉吟道。

        “当时只顾得担惊受怕了,忘了看那朵灵植究竟长什么样了!”江蓠低头笑了笑,却给若有所思的江云天使了个眼色。

        江云天干咳了两声,方才道:“玉娘,不管怎么说,这终究是好事。这里人多,咱们回家再说怎么样?”

        “正该如此!”谢玉娘应了一声,与身边的谢家人打了个招呼。而后,在小女儿控诉的眼光下,把江蓠放到地上,一家人向着奕剑楼走去。

        离开人群时,江蓠悄悄回头看了一眼,却已经找不到谢子俊的踪影了。

        回到自家的院子后,江云天在房间里摆上了可以隔绝神识探查的阵法,方才听江蓠详细说起此行的经历。听到萧雪婷偷袭了她和谢子俊时,蹙眉道:“狱火的确有灼伤识海的作用,如此看来,子俊这孩子的情况只怕不妙!”

        江蓠问:“难道比女儿当初的情况还严重吗?”

        江云天惋惜道:“怕是要严重得多,你的识海只是被自身的气机伤到了,那时候,你也只是个炼气期一层的修士,能被反噬到什么程度?他却是被天下奇火灼伤了,就算是有养神花那种稀罕物,也未必能救治得了。算了,我让人去留下打听着些,若是能帮上忙,总是要帮一把的。”

        “如果谢家当真没有办法呢?”江蓠凝神问。

        江云天叹了一口气:“天意如此,人能奈何?”

        江蓠道:“那么,雷灵髓,再加上我手里的那一份劫雷炼神功法呢?”

        江云天眼中闪过惊讶之色:“这只怕是九死一生的办法。且不说雷灵髓难寻,就是找到了,他谢子俊未必能将雷灵髓炼化入体,就算是炼化了,也不一定能修炼那卷功法。”

        “据说,雷灵髓可以从雷属性材料中提取。如今,我的手里便有紫金竹。”江蓠嘴上这般说,心中却在想,也许,程芳菲的手里就有雷灵髓。

        “紫金竹这种炼材很是独特,只能天地奇火谱上排名前一百位的异火,或者是雷火熔融。而你如今只有炼气期一层的修为,等到炼气期四层时,才能修出真火。在这之前,我们根本拿紫金竹没有办法。”江云天说道:“更不必说,子俊有可能因为炼化雷灵髓而丧命。与其如此,还不如就此舍了修行大道,安安心心做个盛世凡人。”

        “也罢,子俊哥哥的伤说不定还有救,这种事情还是由他自己决定吧!”江蓠笑了笑,又道:“萧雪婷伤了子俊哥哥,谢家应该不会就这么放过吧?”

        “若是仔细检查得话,还是能发现狱火残留的气息。”江云天不甚抱希望道:“萧家必定是要保住萧雪婷的,顶多也就是送点儿灵药过来,意思意思而已。如今的碧云城里,谢家的实力已经比不上萧家了。这一辈的萧家孩子里,已经有了两个双灵根和一个单灵根,而谢家就只有一个双灵根的谢子玉。”

        江蓠轻轻点了点头,又道:“父亲,碧云宗的人甚是霸道,我们这些人的收获,一下子就收走了五成,剩下的四成则落到了世家手里。如此算下来,女儿手里就只剩下了一成东西。”

        “人家没有杀人夺宝,就算是看在两大世家的面子上高抬贵手了!”江云天笑了笑,说道:“不管怎么说,你们平平安安得最重要。”

        江蓠狡黠一笑,说道:“所以,他们检查储物袋的时候,女儿悄悄再附近的石头下藏了几个玉盒。那玉盒里,装的是枯骨花的果实。您若是得了空,最好去斩月湖边取来。一共五枚,女儿留下两枚自用,剩下的正好给你和阿娘,还有姐姐。”

        江云天失笑,摇了摇头,嘴上却斥责道:“你倒是胆子大,若是让外人瞧见了,还不定会生出多少风波呢!宝物虽好,却也不值得你这般冒险!”

        “所以,女儿就只藏了塑骨果一样宝贝啊!”江蓠笑道:“再说了,当时,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地焰花上,谁会来关心一个小孩子究竟做了什么呢?”

        江云天也知道这孩子一向有分寸,只是笑笑,又说问起了后来的事情。

        江蓠想了想,还是把幻境里的一切都略过不提,只说了程芳菲:“没想到,她竟是二舅母家的人。看她的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