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五十六章 天命之人(第1/2页)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赵东来临谢家,谢家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也有人惧怕。但没有哪一个人的心思,像是程芳菲一样复杂。

        当看到跟在赵东来身后,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时,她只觉得脑中轰然一震,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颊上。

        她在斩月秘境中看到的那位尊贵仙尊,还有如今这个初露风华的少年,那两张轮廓相仿,气质不同的容颜叠加到一起,最终融合成了同一个人。

        这个翩翩如芝兰玉树,温润如春山烟雨的少年公子,就是她的天命之人吗?

        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少女的脸颊上晕开了朵朵红霞。程芳菲只觉得,自己像是饮了一杯琼浆玉露似的,全身都轻飘飘的。

        上天果然厚待她,不是吗?冥冥之中,她有那样一种感觉。这个人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好像是注定了会傲视众生,问鼎长生。而追随于她的人,似乎都有可能得到一场大机缘。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时常生出这种预感来。正是凭着这种特殊的感应能力,她在俗世里,以一介父母双亡的孤女之身,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和尊荣,又从祠堂里得到了先祖遗留的宝藏,知道了修仙这回事儿。再之后,又顺顺利利进入修真界,来到碧云城中。

        她相信,自己若是想在修仙之道上出人头地,就要想方设法地抓住那个人,站到他的身边。

        “晚辈恭迎东来道君!”

        礼拜声响起,程芳菲猛然一惊,一丝清醒自心间翻涌出来,忙咬了咬嘴唇,借着那一点儿刺痛回过神来,略有些机械地跟着姑母行了一个晚辈礼,迎接这一行远道而来的贵客。

        然而,低头行礼的时候,她又忍不住悄悄掀起眼角,如同见了陌生人的小鹿似的,含羞去看那少年郎。

        他好似也发现了她的目光,勾起嘴唇笑了笑,像是春风一夜吹开了万树桃花,她的脸上更红了,忙深深低下头去,一颗心却像是那高飞的风筝似的,飘啊飘啊,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太玄门赵东来道君,内门亲传弟子轩辕墨到!”

        却听一声唱名响起,程芳菲敛了敛心神,这才跟着众人站起身,抬头看向那一行贵客。

        领头的是个中年道人,穿了一身锦蓝色云纹长衫,头上戴着紫金如意冠,一身打扮很是华贵,只是那尊荣着实不敢让人恭维。只见他生着一张白的大饼脸,眼睛细长如柳叶,下颔上的肥肉叠出了个双下巴,肚子鼓成了一个球,还是个凹凸不平的球。

        谢家老祖和谢晋安却不敢怠慢地迎上前去,口称:“东来道君远来辛苦,晚辈等略备茶点,还请您移步府内!”

        原来,这就是赵东来,太玄门三位元婴期道君之一。

        程芳菲恍惚间记起,太玄门的另外两位元婴期道君,一个是秋水峰的韩少初,另外一个就是九霄峰的君羽。

        韩少初从少年时,就是九州内有名的美男子,人称“仙骨天成,秋水华章”。九君羽虽然以剑术成名,其姿容绝逸也是天下少有,人称“剑骨冰心,九霄倾城”。

        而赵东来,似乎就朝着和韩少初、君羽的完全相反的方向生长了。

        据说,赵东来幼时练功出了岔子,致使根骨错位,面容扭曲,纵然日后用尽了手段,又修习了有养颜美容之能的《大自在心经》,也只能把自己的尊荣调整到这种程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人的心性之暴虐无人不知。当今存世的元婴期道君不足十人,太玄门有三个,天剑宗有两个,璇玑阁有一个,魔门有三个,还有一个是白云山庄的邪修。这其中,君羽是战力最强,最不好招惹的一个,白云山庄的那位是最狠辣血腥的一个,而这位赵东来呢,无疑是其中最为乖戾善变的一个。

        “冲和真人客气了,本君初来乍到,便听说了谢家老家主谢世之事,心中甚为遗憾,还请节哀,节哀啊!”赵东来扫视了一眼阶前恭恭敬敬的下人,这些下人的表面功夫都做的不错,至少,没有哪一个对他的尊荣感到奇怪。

        冲和二字是谢家老祖的道号,他忙上前客气了两句,又笑着地看向轩辕墨,嘉许道:“这便是道君新收的亲传弟子轩辕墨吧?如此小小的年纪,便已经筑基有成,这般天资绝艳,真是可喜可贺!”

        “冲和真人果然有眼光!”赵东来听到眼前的这位谢家老祖的夸赞,心里头还算是满意。他最忌讳旁人谈论自己的容貌,就算是夸赞别人的容貌也不成。因此,谢家老祖只说轩辕墨资质绝佳,不提仪容之事,也算是对了他的胃口。

        程芳菲却是暗暗留了心,原来这个人名叫轩辕墨!

        说话间,谢家老祖和谢晋安亲自陪着赵东来一行人进了门。

        程芳菲和程嫣身份不够,还要留在外面迎客。但程芳菲的心里却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开始寻思吸引轩辕墨注意力的办法了!

        “芳菲,你身体不舒服吗?若是觉得累了,就先回自己房里歇着吧!”二夫人程嫣见自己这侄女有点儿魂不守舍,怕她捅出了篓子,蹙眉说道:“今日来的客人都是贵人,我们万万得罪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