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五十六章 天命之人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赵东来临谢家,谢家有人欢喜,有人忧愁,也有人惧怕。但没有哪一个人的心思,像是程芳菲一样复杂。

    当看到跟在赵东来身后,那个眉目如画的少年时,她只觉得脑中轰然一震,似乎全身的血液都涌到了脸颊上。

    她在斩月秘境中看到的那位尊贵仙尊,还有如今这个初露风华的少年,那两张轮廓相仿,气质不同的容颜叠加到一起,最终融合成了同一个人。

    这个翩翩如芝兰玉树,温润如春山烟雨的少年公子,就是她的天命之人吗?

    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少女的脸颊上晕开了朵朵红霞。程芳菲只觉得,自己像是饮了一杯琼浆玉露似的,全身都轻飘飘的。

    上天果然厚待她,不是吗?冥冥之中,她有那样一种感觉。这个人和所有的人都不一样,好像是注定了会傲视众生,问鼎长生。而追随于她的人,似乎都有可能得到一场大机缘。

    她不知道这种感觉是怎么回事,从很小的时候,她就时常生出这种预感来。正是凭着这种特殊的感应能力,她在俗世里,以一介父母双亡的孤女之身,保住了自己的性命和尊荣,又从祠堂里得到了先祖遗留的宝藏,知道了修仙这回事儿。再之后,又顺顺利利进入修真界,来到碧云城中。

    她相信,自己若是想在修仙之道上出人头地,就要想方设法地抓住那个人,站到他的身边。

    “晚辈恭迎东来道君!”

    礼拜声响起,程芳菲猛然一惊,一丝清醒自心间翻涌出来,忙咬了咬嘴唇,借着那一点儿刺痛回过神来,略有些机械地跟着姑母行了一个晚辈礼,迎接这一行远道而来的贵客。

    然而,低头行礼的时候,她又忍不住悄悄掀起眼角,如同见了陌生人的小鹿似的,含羞去看那少年郎。

    他好似也发现了她的目光,勾起嘴唇笑了笑,像是春风一夜吹开了万树桃花,她的脸上更红了,忙深深低下头去,一颗心却像是那高飞的风筝似的,飘啊飘啊,浑然不知身在何处。

    “太玄门赵东来道君,内门亲传弟子轩辕墨到!”

    却听一声唱名响起,程芳菲敛了敛心神,这才跟着众人站起身,抬头看向那一行贵客。

    领头的是个中年道人,穿了一身锦蓝色云纹长衫,头上戴着紫金如意冠,一身打扮很是华贵,只是那尊荣着实不敢让人恭维。只见他生着一张白的大饼脸,眼睛细长如柳叶,下颔上的肥肉叠出了个双下巴,肚子鼓成了一个球,还是个凹凸不平的球。

    谢家老祖和谢晋安却不敢怠慢地迎上前去,口称:“东来道君远来辛苦,晚辈等略备茶点,还请您移步府内!”

    原来,这就是赵东来,太玄门三位元婴期道君之一。

    程芳菲恍惚间记起,太玄门的另外两位元婴期道君,一个是秋水峰的韩少初,另外一个就是九霄峰的君羽。

    韩少初从少年时,就是九州内有名的美男子,人称“仙骨天成,秋水华章”。九君羽虽然以剑术成名,其姿容绝逸也是天下少有,人称“剑骨冰心,九霄倾城”。

    而赵东来,似乎就朝着和韩少初、君羽的完全相反的方向生长了。

    据说,赵东来幼时练功出了岔子,致使根骨错位,面容扭曲,纵然日后用尽了手段,又修习了有养颜美容之能的《大自在心经》,也只能把自己的尊荣调整到这种程度。

    也正是因为如此,此人的心性之暴虐无人不知。当今存世的元婴期道君不足十人,太玄门有三个,天剑宗有两个,璇玑阁有一个,魔门有三个,还有一个是白云山庄的邪修。这其中,君羽是战力最强,最不好招惹的一个,白云山庄的那位是最狠辣血腥的一个,而这位赵东来呢,无疑是其中最为乖戾善变的一个。

    “冲和真人客气了,本君初来乍到,便听说了谢家老家主谢世之事,心中甚为遗憾,还请节哀,节哀啊!”赵东来扫视了一眼阶前恭恭敬敬的下人,这些下人的表面功夫都做的不错,至少,没有哪一个对他的尊荣感到奇怪。

    冲和二字是谢家老祖的道号,他忙上前客气了两句,又笑着地看向轩辕墨,嘉许道:“这便是道君新收的亲传弟子轩辕墨吧?如此小小的年纪,便已经筑基有成,这般天资绝艳,真是可喜可贺!”

    “冲和真人果然有眼光!”赵东来听到眼前的这位谢家老祖的夸赞,心里头还算是满意。他最忌讳旁人谈论自己的容貌,就算是夸赞别人的容貌也不成。因此,谢家老祖只说轩辕墨资质绝佳,不提仪容之事,也算是对了他的胃口。

    程芳菲却是暗暗留了心,原来这个人名叫轩辕墨!

    说话间,谢家老祖和谢晋安亲自陪着赵东来一行人进了门。

    程芳菲和程嫣身份不够,还要留在外面迎客。但程芳菲的心里却已经暗暗打定了主意,开始寻思吸引轩辕墨注意力的办法了!

    “芳菲,你身体不舒服吗?若是觉得累了,就先回自己房里歇着吧!”二夫人程嫣见自己这侄女有点儿魂不守舍,怕她捅出了篓子,蹙眉说道:“今日来的客人都是贵人,我们万万得罪不起,你再这么下去,可不怎么像话!”

    “姑母说的是!”程芳菲也不想在站在这里了,认识各路的贵人固然重要,可如今,回去想办法攀上轩辕墨更重要。当下就做出来一番柔弱神色,身子摇摇晃晃道:“许是昨夜没睡好,侄女有点儿头晕。姑母,芳菲先告辞了,还请您见谅!”

    “算了,你先回去吧!小姑娘家家的,一碰上正事儿就每个分寸!”程嫣挥了挥手,不大耐烦地说道。她这个侄女资质不怎么样,但模样生得好,性情也柔顺乖巧,很容易讨得男子欢心,用来联姻最好不过了。程嫣今日带着程芳菲出来,本就是存了结交贵人的心思。她的儿子谢子玉即将拜入太玄山,如果恰好有一个侄女在太玄门高层中说得上话,那将来肯定是如虎添翼。

    可看赵东来方才的神情,却是根本没有注意到程芳菲的存在。而后,程芳菲自己又是一副心神不定,神思恍惚的模样。程嫣心下不悦,越发淡了心思。若是硬把这个小家子气的侄女退出去,只怕反而得罪人。

    程芳菲没去理会程嫣的心思,又告了一声罪,便悄悄回了谢府,向着自己所居住的客院而去。进了客院后,她就把红袖叫了过来。这丫头是姑母程嫣送给她的,她不过是送了几块灵石,又说了几句嘘寒问暖的话,就让这丫头死心塌地了。

    “你悄悄帮我留意一下,看看前头都发生了什么事情!”程芳菲吩咐道:“特别是那个名叫轩辕墨的公子,若是做得好了,我这里重重有赏!”

    “芳菲小姐放心,婢子一定尽心竭力!”红袖没多想,满口应下。

    很快,红袖给她带了消息:“轩辕墨是东来道君新收的关门弟子,雷灵根资质,已经筑基有成。但是,就在昨天,天元城轩辕家的人去萧家提亲了,为轩辕墨和萧家的萧雪婷定下了婚约。只等萧雪婷筑基及笄,双方就成婚。而且,赵东来道君离开碧云城的时候,会带着萧雪婷姑娘一起走,并为萧姑娘引荐门中长辈。”

    “他有婚约了?”程芳菲的柳眉蹙了起来,她也记得这个萧雪婷,那还是个不满十岁的孩子,听说性子很是高傲跋扈。不过,越是如此的人,就越是好对付。资质高有什么用呢?这天下,毁掉一个人资质的办法太多了。当萧雪婷的修炼资质毁于一旦的时候,她不信轩辕墨还会看得上她。

    沉吟了一会儿,又问:“萧家既然和东来道君搭上了关系,谢家也不会什么都不做吧?我听小姑母提起过,子玉公子也打算通过赵东来道君的门路,提前拜入太玄门。”

    红袖有点儿欲言又止,经不住程芳菲一再逼问,还是把谢旖的事情说了出去。

    太玄门是名门大派,就算是如萧雪婷这样的资质,若是无人引荐,也只能等到人家开山门的时候,再通过入门考核拜入山门。如果想插队入门的话,就必须要有门路了。

    程芳菲当然也想借着这个机会拜入宗门,可是,谢家不会用自己的资源,全力帮扶她一个资质不佳的外姓女。那么,她就只能想些别的办法了。

    不过,谢旖,这倒是一块不错的踏板。这般一寻思,心里便有了主意,对红袖道:“你想办法把这个消息传到谢旖的耳朵里,就说这个东来道君性情古怪,偏爱还未及笄的少女。他身边的女孩子,只要一及笄,就会突然横死。”

    红袖心里暗惊,迟疑道:“这般传闲话,若是被大夫人知道了,只怕不会轻饶吧?”

    “没事儿,我有把握,大夫人就算是知道了,也不会责怪于我们!红袖,你想不想随我去太玄门?你在谢家的话,若是运道好一些,也不过就是嫁个凡人管事。运气差一些,只怕就要随着族中的姑娘嫁出去,给将来的姑爷做采补鼎炉了。可若是去了太玄门的话,一切就都不一样了。毕竟,那里的体修传承也颇为完善!只要为我办好了这件事情,我就有办法带着你离开谢家,进入太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