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七十二章 讨价还价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小道友放心好了,这只鸟儿别的本事不敢说如何,会飞却是一定的!”店铺里的那个伙计干笑了一声,说道:“小道友,契约法阵就在那边,请随在下来吧!”

    “多谢!”江蓠随着伙计走进一个隔间之中,就见一块玉雕的平台出现在眼前。那平台是圆形的,半径有气尺余长,上面刻着密密麻麻的法阵。

    “就是这里了,小道友,你只要站到阵法之中就行!”伙计说道。

    “哦!”江蓠点了点头,走上那个玉台,店铺里的伙计把两块下品灵石那一只装着混血雪鸟的笼子摆了上去,开启阵法。

    江蓠只觉得眼前一个符文倏然掠过,再之后,识海之中就多了一个陌生的气息。

    “咦,小丫头,你是谁?”一个含着三分鄙夷,三分惊讶的声音从识海之中传出来,江蓠在心中说道:“我是江蓠,你呢,有名字吗?”

    “穿云!”那个声音说到这两个字的时候,透着骨子骄傲和桀骜:“我可是一只有穿云紫翼雕血统的人雪鸟,当然会有一个气派的名字!”

    江蓠走下了玉台,伙计已经把那只雪鸟从笼子里取了出来。这鸟儿大概也知道自己的处境是什么样子了,扑扇了一下翅膀,把自己变成了麻雀大小,落到了江蓠的肩膀上,说道:“唔,果然还是外头的风光更好!江蓠,以后咱们可就是有福同享的伙伴了!”

    这么自来熟的灵兽,还真是出乎江蓠的预料,她不由笑了笑,说道:“看来,你的灵智不低,连有福同享都知道!可后一句有难同当呢?”

    穿云小声嘀咕道:“你方才不是说了,你不需要打手吗?既然如此,我只要能和你一起享福就是了!唔,既然事情都办好了,咱们快些离开吧!这个乌烟瘴气的鬼地方,老娘早就呆够了!”

    画风变化有点儿大,江蓠不由一怔,然后才与江琦走出店铺,来到人群川流不息的长街上。

    两人走了一会儿,就来到了一家专门出售各色法器的店铺门口。

    “两位小道友,不知你们想买什么样的法器?”店铺的主人是个中年男子,他从一块遇见前抬起头来,说道:“一个炼气期中期,一个炼气期初期,你们应该是碧云宗的弟子吧?碧云宗的弟子在本店中买东西的时候,可以打个折扣!”

    “我想看看法剑!”江蓠没有和她废话,说道:“木属性材料的法剑,下品或者中品品质。”

    “木属性的法剑?”店主皱了皱眉,说道:“炼气期弟子使用的法剑,基本上都是金属性的。小道友若是没有金灵根的话,不如选些别的法器!”若是这筑基期的弟子的话,就不用这么麻烦了。只因为筑基期弟子用的法剑都是能飞的,用来斗法的时候不多,也就无所谓金属性还是吗,木属性了。

    “没有?”江蓠微微扬眉,说道:“你们这里定做法剑吗?”

    “定做也成!”店主点了点头,说道:“我就是炼器师,你们两个想做什么样的法器?”

    江蓠直接从储物袋取了一截紫金竹出来:“我想,就用它了,可以吗?”

    店主一下子睁大了眼睛,仔细瞧了半晌,方才遗憾地摇了摇头,说道:“这是紫金竹,对炼器师所用真火的品阶要求极高,这一时半会儿的,我还真做不出来。不过,小道友若是信得过在下的话,在下可以用别的办法试一试。只是如此一来,这耗时就要比一般的法器多上很多了!”

    江蓠瞧了江琦一眼,问:“不知店主怎么称呼吧,可是碧云宗门下?”、

    店主说道:“不才柳白衣,是碧云宗器峰的外门弟子。你们放心,在下这名号附近的人都知道,断然不会赖了小道友的材料去!”

    江琦闻言,讶异地挑了挑眉,说道:“你就是器峰的柳白衣?我记得,你是器峰长老的记名弟子,只要一筑基,马上就能变成内门亲传弟子,是吗?”

    店主笑了笑,说道:“原来小道友也听说过在下的名号,在下瞧着你们二位小小年纪,实力却颇为不俗,不只是哪一位长辈门下?”

    江琦笑了笑,说道:“我是丹峰的江琦,这是我妹妹江蓠。”

    “原来谢长老新收的关门弟子,倒是在下眼拙,不认得师妹了!”店主心念一转,就想明白了江琦的身份,知道这小姑娘是门中新贵,言语间也多了几分恭维之意。

    江蓠等他们叙完了旧,方才把手中的紫金竹交给店主,谈妥了定金之后,继续向着下一家店走去。

    走到一家灵酒店门前时,穿云这一只混血雪鸟就扑腾开了,从她的肩膀上飞落下去,径直扑向灵酒店的大门,叽叽喳喳道:“江蓠,我闻到好东西了,快,咱们快进去瞧瞧!”

    “你喜欢灵酒?”江蓠有点儿哭笑不得地说:“我一直以为,妖兽之中,只有猴子才爱喝酒!”

    穿云没有反驳她,已经熟门熟户地费劲了酒店里,张开翅膀落到柜台上,一爪子勾住了一个浅金色的葫芦吗,引来了店中人的纷纷议论!

    “哎吆,这是谁家的灵兽啊,连打酒都会?”柜台上的小伙计一句话落下,江蓠已经走了进来,瞧了穿云用翅膀抱住的酒葫芦,说道:“这一葫芦酒多少灵石?”

    柜台前的伙计是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闻言定了定神,说道:“那是上好金盏花灵酒,一葫芦二十块下品灵石!”他其实也就是说说而已,并不觉得眼前这两个小姑娘会付账。

    可就在这时候,穿云已经用长喙拔掉了塞子,把嘴巴伸进了酒葫芦里,滋滋有声的喝了起来。

    “二十块下品灵石。这么贵?”江琦一句话落,瞧见了穿云这一幕,不得不住了口,对江蓠说道:“妹妹,你买的这只灵兽可真是会替你花费灵石,要不然,你还是扔了它,再换一只好了!”

    这话惹来了穿云一个白眼,江蓠笑了笑,付了灵石,在心里说道:“你能听懂别人说的话?我记得,像你这样的一阶灵兽,应该只能和主人用心神联系对话才是啊!”

    “这有什么难的!我又不是那一般的一阶妖兽!”穿云话中透出一股子优越感来,说道:“身份不同寻常的灵兽,自然就要配上不同寻常的待遇,你说是不是?”

    “可是,你这么高的消费水平,我心里头着实担心,将来会不会养不起你!”江蓠走出了灵酒店的店铺,以心念对穿云说道:“说不得将来哪一天,我身上的灵石不够花了,就只能把你送出去抵账了!”

    穿云浑身的羽毛一下子扎煞了起来,嘀咕道:“你是主人,怎么会缺灵石呢?再说了,你们人族的门派也好,家族也罢,不都是凭着资质分配资源的吗?就你这样的顶尖资质,还能短了几十上百块灵石花用不成?”

    “你知道我是什么资质?”江蓠微微惊讶。

    “哼,若是不知道你的资质是什么,我才不会和你定下平等契约呢!”穿云抱着酒葫芦落在江蓠的肩膀上,说道:“好吧,告诉你也无妨,和你签订契约后,我能感觉到,身体中属于穿云紫翼雕的血脉好像比以前更活跃了,除了雷系天灵根,我可不知道这世上还有什么样的资质,能让感受到血脉激荡的力量。”

    “看来,你知道的还挺多呢!”江蓠一心念传音说道:“你究竟有多大了?我怎么觉得,你一点儿都不像是幼鸟,反而像是混了多年江湖的老鸟呢!”

    “拟于你也不像是六岁大的小姑娘,这大概就是什么人配什么鸟吧!”穿云说道:“好吧,看在老娘的食宿都是你一手包办的面子上,我就直说好了,如今算来,我大概比你年长十岁!想当初,我想去灵兽店里偷一只雪鸟蛋当晚餐,可这事儿做得不大机密,竟是惊醒了店里的伙计。实在没办法了,我才把自己变小,装成是刚出壳的幼鸟,趁机蒙混过关,还骗吃骗喝了好几个月!”

    “这种事情该不是你第一次干了吧?”看来,这只鸟儿也是个人才!江蓠笑了笑,问道。

    “果然,咱们两个才是最般配的一对!”穿云叽叽喳喳道:“这种事儿我干了不下三次了,每次都没人能发现端倪!”

    “好吧,言归正传,我觉得,咱们有必要先约法三章!”江蓠等穿云叽叽喳喳完了,方才以神念传音道:“你既然能听懂人言,相必也能买东西或者卖东西,是不是?”

    “不错啊!”穿云警惕道:“你该不是要拿我当苦力吧?”

    “我只是觉得。你还是自食其力的好!”江蓠说道:“我会定期往店铺里送一批符箓,也需要时长买一些东西回来,出门的话太麻烦了,就由你代劳如何?当然,我不会让你白干,咱们按照路途长远算灵石,每十里地一块灵石,成不成?”

    “不成!”穿云拒绝道:“谁知道你一个月要出多少次门啊,若是你一个月不买或者卖东西的话,难道我一个月之内都没得吃没得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