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七十三章 阵法详解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看起来,这只鸟儿还很精明!江蓠在心里头暗暗嘀咕了一句,以心神传音道:“好吧,每个月至少五十块下品灵石,不管你究竟干了多少活,成不?若是你一个月的收入超过了这个数字,就按照实际收入付你灵石,若是你一个月的收入达不到这个数字,我便照着这个数目供给你的灵石,如何?”

    穿云以心神传音道:“好吧,这个条件听起来还不错,勉强可以接受!”

    江蓠笑了笑,心神传音道:“当然吗,我还有别的条件!”

    “什么条件?”穿云顿时警觉了起来。

    “你如今还是一阶妖兽的修为,是不是?”江蓠说道。

    “是啊,我想,自个儿快要到进阶的时候了!”穿云顿了顿,心念传音道:“我若是要进阶的话,每月的口粮是不是要翻倍?”

    “我记得店家说过,混血的灵兽进阶很是艰难!”江蓠心神传音道:“日后,你可不能一直只有这么点儿修为。唔,两年之内,先进阶到二阶,怎么样?”

    “我需要足够的灵物!”穿云心神传音道:“单纯的灵兽丹,我就是一天一粒吃上十年,也未必能进阶为二阶妖兽!你必须要帮我找到等级更高,更珍贵的天地灵物来,还要给我准备一个灵气充足的修炼之所!”

    “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什么门路进阶,总之,若是两年之内,你还是如今这个修为,我就要着手换一只进阶快的灵兽养活了!”江蓠虽然没打算苛待自己的灵兽,却也没有把这家伙当成祖宗一样供起来的打算,淡淡说道:“到时候,我会和你解除契约,你大可以去找别的主人过日子!”

    “两年?”穿云又炸毛的冲动,可它自己也不笨,知道这个主人虽然大方,却也不好哄,干脆利落地服了软,嘀咕道:“好吧,我尽力!”它心里其实并不觉得自己能在两年内进阶,过去十几年里,它修炼了这么久,各种东西不知吃了多少,都没有感受到一丝半点儿瓶颈松动的迹象。但心里却打好了主意,若是用这两年的时间和这个主人搞好关系的话,两年之后,江蓠还舍得解雇了它吗?

    江蓠虽然不知道自家灵兽的打算,却也明白,这只鸟儿没这么容易低头。但她不着急,切断了彼此之间的心神联系后,继续在坊市里四下打量。

    江琦离开谢家的时间不长,对这个坊市却很是熟悉,一路上,时不时指着路边的店铺,仔细解说给江蓠听。

    江蓠在一家卖灵植的店铺里,买下了一大堆灵植的种子,又从一家专门卖符纸小店里,买下了一万张二品符箓的符纸和几瓶调制好的符墨,方才来到江琦曾经和她提起过的店铺。

    “就是这里了!”江琦笑了笑,说道:“日后,你若是有事情寻我的话,可以来这里传个口讯!”

    小店店面不大,门前的牌匾上写着“灵山杂货铺”几个篆字。走进门后,店面左右靠墙摆着两个货架子,中间是柜台。掌柜的是个中年妇人,炼气期三层的修为,瞧见了江琦后,很是热情地迎了上来,笑道:“少东家,快请进!不知这位可是碧云宗的道友?店铺里新来了一批小玩意,很是适合女孩子把玩!”

    “陆大娘,这是我妹妹,江蓠!”江琦笑了笑,说道:“恰好今日有时间,我带着她来认认地方!”

    “陆大娘好!”江蓠略带局促地称呼了一声,与掌柜的说了几句闲话,便指了指肩头上麻雀大小的穿云说道:“陆大娘,这是我的灵兽,明叫穿云,它能听懂人言。日后,我若是想给阿姐传个书信,或者是送些东西的话,就让它过来和您交接,您看怎么样?”

    “哦,这只鸟儿能听懂人言?”陆大娘讶异道。

    穿云翻了个白眼,斜觑了陆大娘一眼,得了陆大娘一个尴尬的笑容。

    把这事儿说定之后,江蓠婉言谢绝了掌柜的带着=她看那些新鲜“小玩意”的打算,没有久留,便说要回谢家。琦见她坚持如此,只得先带着她回去。

    两人回到谢家的时候,家族小比已经结束了。江琦不过在谢家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得了师尊的吩咐,早早回了碧云宗。

    大年初一这一天,悟道堂中依旧没有课。江蓠在自己房间里修炼了一会儿,就开始绘制二品符箓。对于她来说,这个并不算难,只是每一张二品符箓所消耗的灵力数倍于一品符箓,她如今这炼气期三层的修为,不过能连续绘制三四十张而已。这还是因为她的神识远比同一境界的修士强大,若是其他炼气期三层的修士来画符的话,只怕十张之后,神识就先于灵力耗尽了。

    每次画完了符箓,她照例用半个时辰打坐回复灵力,再用半个时辰修炼《劫雷锻神术》恢复神识。如此一来,一天早晚十二个时辰,修炼不曾耽误的情况下,还能积攒下将近三百张二品符箓。

    大年初二的时候,悟道堂里又开始讲课了。讲课的夫子还是谢宽,这一次,他讲的是阵法。

    “修真六艺之中,阵法和符箓之间颇有共同之处。许多人以为,阵法艰深晦涩,深奥难懂,宛如天书,这其实是一种误解。阵法和符箓一道,都是易学难精。对于入门来说,阵法并不算是特别困难。”

    “学习画符的时候,要先学符文。同样的道理,学习阵法的时候,也要先学习阵纹。

    阵纹其实可以算是一种特殊的符文,有的是由单个阵纹组成,有的是由无数简单阵纹排列而成。

    我想大家都知道,最基础的单字符文,其实只有九个,其他的复杂符文,多半是由着九个符文排列组合而成。

    这其中,因为每一个符文的种类不一样,数量也不一样,甚至组合和连接的方式也不一样,就导致了符文的千变万化,博大精深。

    而阵纹呢,最基础的阵纹,只有八个,源自八卦阵的八个阵门:生,伤,杜,景,死,惊,开。修士身处阵法之中的时候,只要找准生门的所在,就能一步步走出来。

    最简单的阵法只有一个生门,只要找到了生门,就等于找到了生路。

    而稍微复杂一些的阵法,会在生门上加上各种伪装。比如说,用一个隐匿禁制藏起来,从而迷惑阵法之中的修士。或者是用一个反转禁制把生门伪装死门,再把死门伪装成生门,从而使敌人误入歧途。

    更高明一些的阵法,则是把一个生门拆分成无数个小门,身处阵法之中的修士,必须找准每一个生门,一个个打开生门,才能安然无恙的走出来。一旦走错了路,进入了别的阵门之中,就会面临不通话的障碍。

    比如说死门。死门,并不是走进去必死的门,而是可以在其中附加上各种强大攻击手段的阵门。这个阵门能使其中的攻击手段威力加倍,从而杀伤敌人。比如说,在死门之中加上一个恐魂禁制,就能让走入其中的人看到自己心中最害怕的场景。

    比如惊门。惊门,是一个能触发幻境的阵门。如果里面有一个迷魂禁制,走入其中的人,就能看到本来不存在的人和物,如果在里面加上一个混淆禁制,就能让走入其中的人看到不存在的敌人,甚至和走去其中的同伴打斗起来,误伤自己人。

    说到这里,你们大概能听明白了,禁制和阵法,往往是不分家的。一般来说,阵纹只要强行记忆,生生记在脑子里就行,可禁制就必须要依赖于你们自己的悟性了。而阵法的精深艰难,除了阵纹的千变万化之外,还在于禁制的艰涩。

    不过,阵法也并不是万能的。一力降十会,如果自身的攻击手段足够强大,任何的阵法之于你们,都不是什么障碍!”

    谢宽解释得很仔细,大致讲解了一遍阵法的历史和由来后,便开始讲解八个基础阵纹。基础阵纹并不复杂,有点儿像是周易八卦里的八个卦象,由几条时断时续的爻纹组成。再之后,谢宽以一个最简单的阵法为例,详细讲解了布阵的基础手法。

    阵法的布置方式有很多种,最基础的就是用含有灵气的东西布阵。灵石最方便的布阵材料,它的灵力均一稳定,不需要布阵之人考虑材料中的灵力吩咐,只要照着阵图摆阵就行。其他的灵物,像是妖丹、灵植等物,也能直接拿来布阵。但这种阵法对阵法师的要求就要高上血多。因为这样的天然材料之中,灵力的分布各不相同,阵法师必须考虑到每一种材料的基础性质,统筹兼顾。

    天地间还有一种明叫天然阵法的阵式,这种阵法都是天然之物布置而成,比如说活着的灵植。也有一些天然阵法是天然形成的,这样的阵法多半有聚集灵力,或者是形成幻境的作用。

    对于不会布阵的修士来说,阵盘是一种简便易行的办法。用特殊的笔蘸着灵粉,在炼制好的阵盘上绘出阵纹。当阵纹完成之后,只要再稍稍炼制一下,就能做出以灵石为动力,即插即用的阵盘来。

    但是,这样的阵盘虽然可以承载阵纹,却往往很难承载禁制。有些禁制必须用复杂的符文替代,在符文和阵纹交叠之后,构成可以使用的阵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