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八十一章 太玄山们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凤梓暄将江蓠和谢子俊带回碧云城谢家之后,只是和谢家族长,也就是谢晋安知会了一声,便带着江蓠和谢子俊上了云舟,径直向着太玄门而去。

    江蓠本来还想见一见父母来着,可凤梓暄根本就没给她开口的机会,袖袍一拂,她和谢子俊就已经离开了谢家,身在宽敞的云舟之上了。

    云舟很大,上面还有一个个独立的房间。江蓠和谢子俊定了定神,发现他们正站在云舟的舷窗前,对面就是坐在玉桌前,手中拎着两块玉简的太玄门掌门。

    穿云这只鸟儿缩成了鹌鹑大小,小爪子揪着江蓠胸襟的衣裳,脑袋埋在翅膀里头,就像是拼命把脑袋埋进沙子里的鸵鸟,恨不能离对面的凤梓暄远远的。

    看罢,大反派的威慑力的确够强,连这鸟儿都巴不得找个地方藏起来了。

    “江蓠,你师尊回山的时间一向没个准头,你入了山门后,且随在本座身边修行。”凤梓暄深深瞧了她一眼,说道。

    “晚辈遵命!”江蓠心里头升起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可自己也说不明白,这奇怪的原因究竟是什么。也许是因为心里头怀疑,以太玄门的实力,竟然会找不到她这个元婴期真君的弟子?

    再说了,神秘人救下的时候,如果真的打算带她回山门,至少应该在她身上留下一个追踪暗记吧?这样的追踪暗记,就连她都能施展得出来,为何君羽一个元婴期真君,竟是没有想到这一点儿呢?

    可是,她不觉得,太玄门的掌门有必要诓骗于她。当时,赵东来也在一边看着呢,她修习的心法,定然是九霄峰嫡传无疑。而能传下这门心法的,应该只有君羽一人吧?

    却见凤梓暄淡淡瞧了谢子俊一眼,说道:“谢子俊,以你的资质,应该能拜入赤练真人门下。赤练真人性情疏阔,洒脱不羁,你不必担心他会谋夺你的混沌圣火!”

    “晚辈不敢!”谢子俊忙垂首应了一声。他的心中当真有这样的疑虑,不过形势比人强,如今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希望这名门正派的行事作风,当真是表里如一了!

    “这是门派弟子的身份令符,你们各自收好!”凤梓暄微微扬手,他手里的两块玉简飞了出去,恰好落到江蓠和谢子俊面前。

    两人接过了玉简,神识向着玉简中探查了一下,就见那里面自发呈现出了他们的个人信息。包括出身哪里,资质如何,入门时间,入门修为,甚至修炼过的心法,还有一个魂印。这魂印与宗门中的魂牌联系在一起,魂印完好无损,代表人还好好地活着。

    再后面,则是太玄门弟子的门规和入门常识之类的东西,最后是一张太玄门的地图,以及新弟子入门的流程。总之,有了这块身份玉简,可以保证初次进入太玄门的新弟子们,即便是没有人引路,也能知道自己需要做什么,如何去做。

    真是贴心的身份玉简!

    “若是无事的话,便退下去吧!云舟上的房间为数不少,你们随便挑两个就是了。”凤梓暄见江蓠和谢子俊面上露出惊讶之色,笑了笑,淡声说道。

    “是!”江蓠和谢子俊应了一声,有种如在梦中的感觉。他们居然是以这样的方式进入太玄门,这简直匪夷所思!

    两人没敢走远,就在附近寻了一个空置的房间,走进去,掩好门。

    “这是亲传弟子的身份玉简吧?”谢子俊有点儿局促地说:“这么说来,我们现在就是太玄门的入门弟子了?我怎么觉得,自己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呢!”

    “应该是真的,我想,咱们碰到这个掌门,应该不是假的!”江蓠咬了咬嘴唇,说道:“更不必说,人家已经正式知会过谢家人了!”

    谢子俊点了点头,苦笑道:“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先前,我还以为,咱们只怕是应付不了那劫雷呢!不过,那个名叫轩辕墨的男修,好似对我们有敌意。”

    江蓠点了点头,说道:“是啊!而且,很奇怪,他究竟是怎么知道,那异火就在咱们两个人身上呢?按理来说,我们都带着隐容面具,他不应该认得出我们啊!难道这世间真有这么一种人,拥有寻宝鼠一样敏锐的直觉?据说,这种人都是有大气运的人!我们若是与他为敌,却是要步步小心了!”

    谢子俊微微扬了扬眉,说道:“除了这个原因,我也想不出别的解释来!不过,他的师尊毕竟是元婴期的真君,我只怕就算是小心也无用呢!”

    江蓠用神识瞧了一眼玉简,说道:“门规中不是说了吗,同门不得相残。不管怎么说,成了同门之后,彼此间都要有所顾忌才是。”说完了这话,她又笑了笑,说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如今说这些,都还太早了。”

    谢子俊也不说话了,两个人默默翻阅身份玉简,一条条查看这玉简里的信息。

    太玄门的门规不算是严苛,看着也很公道,不外乎是些“同门不得向残,晚辈要尊敬长辈”之类的规矩。

    与其他修真门派一样,太玄门里的弟子也有三等。

    一是杂役弟子,这类弟子都是四灵根或者五灵根的修士,负责了门派大多数的杂务,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不能筑基,说是弟子,其实更像是下仆。

    二是外门弟子,这些弟子大多是三灵根资质,若是运气好的话,筑基不算是困难,其中年纪小的一部分,还有机会成为内门弟子或者亲传弟子。那些年纪大的,或者是修为进阶无望的,则负责主持门派在山门之外的大小产业,以及相对要紧一些的庶务。比如说,每年收新弟子的时候,出去做事的大都是外门弟子。

    三是内门弟子,这些弟子大多是单灵根或者双灵根的,也有一部分是从外门选进来的,三灵根的弟子。他们中大部分人都能顺利筑基,还有一部分会成为金丹期或者元婴期修士的亲传弟子,是门派的中间力量,也是门派重点培养的弟子。

    江蓠和谢子俊如今都算是内门弟子,还是内门弟子中的亲传弟子。也无怪谢晋安听到这个消息后,那大喜失态的模样了。

    太玄门占地面积颇广,门内有七大主峰,三十六外峰,以及无数叫不上名字来的小峰头。这其中,七大主峰里,最重要的掌门和执法堂所在的山峰,天枢峰。除此之外,另外六个山峰中,有五个峰头是按照五行属性分配的。比如说,赤练真人所在火脉丹器峰,水脉的玉水峰,金脉的锐金峰,土脉的后土峰,木脉的青木峰。最后一个就是九霄峰,这个山峰可以算是内峰中亲传弟子最少的一个。

    云舟飞行的速度极快,江蓠透过窗子向外看去,只能看到那流云迅速向后退去,云端之下的大山和河流蜿蜒横亘。

    越是向前而去,空气中的灵力浓度就越发浓郁。江蓠知道,云舟正在迅速的接近修真界的核心区域。

    大概半天之后,云舟来到了一片苍翠的山林上方。

    这时候,云舟的速度开始缓慢下来了。江蓠和谢子俊看向窗外的时候,甚至能看清楚云层之下,如同蚂蚁一般密密麻麻的人群,以及火柴盒一样的庭院房屋,以及掩映在缭绕的层层云雾之中,周身覆着一层山岚的太玄门。

    从这云舟之上,看不到太玄门的全貌。这大概是因为,为了保证门派不会被外人窥视,特意在门派上加持了护山大阵的原因。

    这时候,空气里的灵力浓度已经是三倍于碧云城了。江蓠心中暗暗道,难怪有些散修说什么也要到这大修真城池里讨生活呢,就冲着这灵力浓度,便是辛苦些也甘心。

    云舟的高度在飞速下降,也不知这其中究竟用了什么手段,江蓠根本没有感觉到重力加速度作用于自己身体的不适感。

    仿佛只是一刹那,云舟就从漫漫云海之中,落到了一座恢弘的山门之前。

    而后,身体忽然一轻,她和谢子俊就离了云舟,恰好站在一条长长的,仿佛一自通向天边的山道上。

    “走吧!”凤梓暄的身形落在他们之前,说道。

    江蓠和谢子俊忙跟了上去,这山道看起来漫长,但真正走起来的时候,也不过百十来步而已。之所以看起来那样悠长,大概还是因为山道上有阵法的作用。

    不过,这阵法显然没有考验两人心境的意思,也不是什么登天梯或者炼心路,跟平常的山道并无二致。

    没多会儿,他们来到了两根巨大的立柱前。

    立柱上雕着松鹤浮雕,雕着祥云图样,但并没有用彩色点染,就是纯粹的素白色。

    而立柱后面,就是太玄门的山门所在。

    山门之前,站着两个一身青黑色的,袖角绣着银色祥云纹衣服的男修。

    “见过掌门!”那两人一左一右站着,各自躬身一礼,面无表情地说道。

    江蓠已经从玉简中得知,这样的衣服代表着,他们都是执法堂的人。而他们衣裳的袖口和领口上,还绣着两颗金色的星星。这代表着,他们都是筑基期的修士。

    “他们是新入门的弟子,按章程安排吧!”凤梓暄只说了这一句话,就消失不见了,只留下面上犹带着错愕之色的江蓠和谢子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