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九十章 神秘丹炉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江蓠和谢子俊装作什么都没有觉察到,慢吞吞向前走了小半盏茶的时间。

    在经过一片栎树林子时,这四五个男修猛地从身后跳了出来,两个满脸横肉的跳到了前面,三个瘦小的一些落在了后面,将江蓠二人团团包围了起来。

    领头的一个男修脸上带着块刀疤,恶狠狠说道:“若是识相的话,就乖乖把身上的储物袋交出来。看在你们听话的份上,爷爷们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谢子俊和江蓠背靠后而立,谢子俊面对着两个满脸横肉的男修,厉声喝问道:“这里是太玄门的山门之前,而我们二人是太玄门的弟子,你们这般公然打劫,就不怕被太玄门问责吗?”

    刀疤男冷笑了一声:“原想放你们一条生路,既然你们这么不识好歹,就别怪爷爷们辣手无情了!”话落,刀疤男反手祭出一把青色长剑,便向着谢子俊攻来。

    江蓠独立面对三个瘦小些的男修,半句废话也无,便从储物袋里取出了天雷剑,剑式一起,一条迷你雷龙随着剑光的落下而成形,狠狠撞向一个男修。

    “好剑法!”那男修也是识货的,感受到了剑式中的森然气势,反手祭出一面金色的盾牌,挡住雷龙。

    却不曾想,雷龙看着温驯,威力却是极大,直接撞碎了盾牌不说,还继续向后而去,在男修胸口上倏然炸裂开来。

    男修先是法器受损,神魂收了一点儿伤,紧接着又被雷龙透体而过,连一声惨呼都没有发出来,就变成了半截焦黑,半截血肉模糊的尸身。

    “小姑娘好狠的手段!”另外两个男修心神一凛,一个祭出了一把金刀,一个祭出了一个葫芦,半点儿都不敢留手,气势汹汹地向着江蓠攻来。

    那金刀一刀挥出,幻化出一连九道刀光,依次打响江蓠。葫芦里则喷出来一条火龙,火龙一声长吟,向着江蓠兜头罩来。

    江蓠身形倏然一边,长剑几个起落,织起了一片紫色的雷网,却是一个雷网术。

    刀光和火龙撞在了雷网上,爆发出一片紫色的光华。江蓠也好,对面两个修士也罢,都齐齐后退了一步,以避开爆炸产生的冲击波。

    却说江蓠后退了一步之后,长剑再度掠起,一剑落,一双紫色的雷龙凝出,分别扑向对面的两个修士。

    两个修士各自洒出一把符箓,试图挡住雷龙的攻势。可那些符箓不过是让雷龙的去势稍稍一缓,并未能彻底把雷龙击散。

    一个修士横刀在前,刀光凝成了山岳,撞上了雷龙,另一个修士将葫芦变化,做一面火焰盾牌,挡在了身前。

    雷龙和刀光火盾撞到了一起,刀光晃了晃,连同金刀一起,瞬间变成了碎片。葫芦上火焰瞬间湮灭,然后,那葫芦轻轻一晃,碎成了一地碎片。这法器的损毁,牵累得两个修士吐出了一口鲜血,却再也顾不上别的,转身就逃!

    江蓠向前一个跃步,长剑挽出了九朵漂亮紫色剑花,剑花织成了两道雷霆,分别追着两个修士而去。

    其中一人躲闪不及,被雷光击中,瞬间化成了一尊焦炭,另外一个人则在随身的灵兽袋上一拍,放出了一只赤睛白额虎,替自己挡住了雷光。

    雷光劈在了赤睛白额虎身上,那修士却趁机逃之夭夭,保住了一条性命。

    江蓠折转回身,就见谢子俊正和两个壮实男修苦斗。

    这两个男修一人用金矛做法器,另一人则是用了一柄青黑色的大锤。谢子俊没有用剑,只是用一个金钟法器凝出金色护体灵力光罩,护住全身上下各处要害,以一双肉掌应敌。

    他的这一套掌法大开大合,很是有几分恢弘气象。一招起一招落的时候,往往会凝出各种虚影。有时候是一只威武猛虎,有时候是一只矫健苍鹰,有时候是一条长蛇,有时候是别的妖兽。江蓠留意到,这拳法应该是从各种妖兽的攻击手段中推演出来的,使用的时候,能够再现猛兽攻击时的威势,形成与剑意类似的“势”,数倍提高杀伤力。

    谢子俊以掌法同时抵挡两个炼气期巅峰的修士,虽然落了下风,也受了几处伤,却是越战越勇,一点点扳回劣势。

    江蓠见此,便没有上前助阵,而是在旁边掠阵。

    按理来说,谢子俊本身修为不够,灵力也不足,本是不足以支撑如此长时间的比斗,可他身上五花八门的丹药很多,那补充灵力的更是不知道有多少,竟是勉强维持了各有胜场的局面。

    “走!”刀疤男见江蓠已经脱出身来了,心里一凛,大喝一声,转身就逃。

    他心里清楚,这个小姑娘一手剑法着实辣手,若是她也加进来的话,两个人说不得都要折损在这里。

    另一个修士闻言,洒出一把低阶符箓,也转身就逃!

    江蓠见此,纵身到刀疤男之前,手中长剑挥出,拦在了刀疤男面前。

    刀疤男没有正面应敌,而是天女散花般,洒出了几十张符箓。

    符箓次第炸裂开了,江蓠长剑织出雷网,护住全身要害,连人带剑,合身向着刀疤男追去。

    刀疤男再次洒出一把符箓,继续向前奔逃。江蓠周身的雷网还在,牢牢将符箓的攻击阻拦在我,脚尖一点地,手中天雷剑脱手而出。

    这下子,刀疤男神色一慌,竟是一伸手扯住了身边的同伴,将之做肉盾扔了回来,撞在了江蓠的天雷剑上。

    刀疤男借着这一闪即逝的时间,身形一个飞窜,很快就消失在了江蓠和谢子俊的视野之中。

    江蓠在原地站定,问谢子俊:“表兄如何?”

    谢子俊看上去有点儿狼狈,法衣已经破损的不成样子,双手上满是血口子,这会儿正在涂药,闻言苦笑道:“还好!只是,让他们逃走了,只怕是会惹出后患来!”

    江蓠摇了摇头,说道:“既是如此,我们就只能好生提高自保能力,以免下次措手不及了!”

    谢子俊点了点头,问:“小篱,你可曾受伤?”

    江蓠摇了摇头,略有些感慨地说道:“这倒是不曾!只是没想到,杀人原来是这么轻易的事情!”

    说起来,这还是她第一次动手取人性命呢!她本以为,自己会犹豫,会恶心,或者会内疚。但事实上呢,她只觉得格外平静,看吧,这世间众生,人也好,兽也罢,在手中剑面前,都是一样的平等,一样的脆弱。

    谢子俊摇了摇头,笑笑道:“剑修到底是与寻常道修大不相同,今日,我方才知道,原来剑修的攻击力如此骇人!”

    江蓠笑了笑,说道:“表兄的掌法也很是威力惊人啊!本来,能以一对一就算是越阶挑战了,表兄却是以一对二还保证了自己不败。不像我,全是借了功法之利和雷灵力的爆发力!”

    谢子俊站起身来,放出真火,将地上的几具尸身处理掉,又把那些尸身的储物袋摊在身前,说道:“已经很不错了,越是威力无穷的功法,就越是难以修炼。你能做到这一点,大半都是你自己的悟性!”

    两人将战场打扫干净,储物袋江蓠没收,交给了谢子俊去处理。

    “等到事后,子俊表兄炼制一些丹药补偿给我就是了!”江蓠摇了摇头,又问:“这些东西上会不会有追踪暗记?若是带在身边,会不会引来别的麻烦?”

    谢子俊摇了摇头,说道:“一般不会!放心好了,我知道该怎么处理!”

    江蓠点了点头,两人稍稍休息了一会儿,换了身法衣,继续向着太玄门山门的地方走去。

    接下来的路上,却是没有遇到什么前来劫道的宵小之辈,两人平安无事地进了山门,各自分开。

    江蓠回了自己的住处,将此次采购来的生活用品一一布置好,在庭院里练了一会儿剑,吞了一粒辟谷丹做晚饭,便回了房间,把从坊市上购来的两个丹炉取出来,摆在灯下细细查看。

    她先观察了那个锈迹斑斑,看上去满是岁月沧桑痕迹的丹炉。

    想要去除丹炉上的锈迹,最好的办法莫过于用高阶异火灼烧。

    江蓠身边有混沌圣火,她将这混沌圣火从丹田里祭出来,放在丹炉下的火盆中,以神识控制着真火灼烧丹炉。

    也许是因为混沌圣火本是温度不高,品性温和的原因,直到半个时辰之后,那些绿迹斑斑的锈迹依旧没有半点儿变化。

    江蓠微微蹙眉,把混沌圣火收了回去,将自己的紫色真火祭出来。

    真火包围了整个丹炉,没多会儿,那丹炉上的锈迹就开始软化,如同粘稠的胶质物一般,从丹炉身上流淌下来,交织成一条条奇异的纹路。

    大概半是时辰后,丹炉上的绿色锈迹尽数消退。江蓠收起真火,呈现在面前的丹炉非常漂亮,天蓝色的炉身,四个炉耳上缠绕着金色龙纹,炉身上有一条条白色的云纹,在灯光下散发出莹莹白光,看上去分外神秘华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