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禁灵阵法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对于一个生活在凡俗界的十一岁小姑娘,炼气期四层的修为称得上是很不错了。想当初,在谢家中,十岁的谢子俊也不过才炼气期三层的修为。

    也就是说,要么是杜灵韵这个女孩子的资质极好,要么是杜西平给了她什么宝贝和丹药,否则的话,她基本上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却见杜西平面色凝重,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丹药,掰开小姑娘的嘴巴,把丹药喂了下去。

    江蓠认得出来,那其实是一粒补血的丹药。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这种丹药便是没受伤的吃了,也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她的神识发现,杜灵韵的牙齿上有一层青紫色的淤血。那不像是口腔受伤后,流出来的鲜血淤积而成,倒像是饮用过某种鲜血后,遗留下来的痕迹。

    就在这时候,杜西平像是发现了什么,警觉地站起身来,掩好房门,又拿出一个小巧的阵盘来,插上灵石,摆好。

    江蓠忙收回了自己外放的神识,她看得出来,那个阵盘正是专门用来隔绝神识探查的。

    没多会儿,秦氏端着热水和巾帕来到门前,杜西平走了出来,让秦氏进去照顾杜灵韵,自己则引着江蓠三人去客房。

    “灵韵姐姐怎么样了?”路上,杜馨月担心地问杜西平。

    “她只是受了些惊吓,没有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杜西平眼里闪过一抹忧色,说道:“你们别担心她了,夜里务必小心谨慎着点儿!”

    江蓠三人各自点头应了下来。

    她们三个在客房里安顿下来的时候,穿云也飞了回来。

    “如何?”江蓠以心神传音问。

    “杜西平做的很干净,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灰了,什么都没剩下!”穿云以心神传音说道:“哦。也不能说什么都没有剩下,我在那附近发现了一枚耳环,你看看眼熟不眼熟吧!”它嘀咕了一声,从自个儿身上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枚红玉耳环,放到江蓠手心里。

    江蓠接过那耳环瞧了瞧,只觉得这东西看起来很眼熟,好像方才就见过似的。

    方才?

    她心里头灵光一闪,忽然想到,秦氏陪她们说话的时候,可不就戴着这么一副耳环吗?

    难道她们去碧影湖的时候,秦氏也去过那里?

    疑团越来越多,江蓠摇了摇头,压下了心里头的疑惑,向杜馨月打听秦氏的事情。

    原来,这秦氏就是山村里长大的女孩子。只是她命数不好,没有灵根,却嫁了个有灵根的夫君。于是,夫君被山门选中,去修真界做了个低阶修士,她自己在山村里过活儿,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可十年后,秦氏的这个儿子生了场大病,一夜之间没了,而第二天一早,杜西平却带着道侣和女儿回了家。

    杜西平对秦氏有愧在心,秦氏也没和他闹别扭,隐忍顺从地认了自己侧室的位置,每日打理家事之余,还要服侍苏画眉和杜灵韵。

    在这山村人家心里头,秦氏算是个难得的贤惠妇人,有人同情她,有人羡慕她,还有人钦佩她。总之,几乎没有人说过她的坏话,除了整日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的苏画眉。

    总之,秦氏有足够的理由恨苏画眉。

    可是,她若是真的隐匿了修为,还暗中去看过杜灵韵,并诛杀了苏画眉,为何还心慈手软地留下了杜灵韵的性命呢?

    江蓠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死胡同。

    她没有再放任自己想下去,而是一边交代杜馨月自己修炼,一边取了纸笔出来,将神识探出去,打探山村的地形和人烟,用笔蘸了青色符墨绘制在纸上,顺便偷听乡邻的聊天话。

    大凉山的确是一片苍莽的山林,附近方圆三千里内,大大小小的村镇足有几十个。

    江蓠把这些山村,还有庄户人家的所在,一门一户地标注在地图上,同时从乡邻人家的谈话声中,把丢了女儿或者媳妇的人家用红色符墨标出来。

    这个工作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麻烦。

    主要是因为她必须只言片语中捕捉对自己最有用的消息,比如说,丢了人都有谁,在什么地方丢了的,事发前后有什么异常等。

    直到入了夜的时候,她才把这份艰难的工作完成。

    杜馨月已经引气入体了,小姑娘很是兴奋,正缠着周小玉问这问那。江蓠仔细审视着手里的图纸,慢慢发现,这丢了女儿的人家,在地理位置上其实有一定的规律。

    比如说,大部分都住在离水源很近的地方。少数几个离水源比较远的人家,也是在水边走丢的。

    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从村民的闲谈中看,这些丢了的女子,风评都不大好,好些都是尖酸刻薄之人,有的还做了些不能见光的事情,比如和有妇之夫有私情,或者偷盗,再或者不修口德。

    如此看来,这些人家的女儿,可不是随机走丢的,反倒像是被特意挑中了的。

    什么样的人,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江蓠对照着地图,最后发现,严格来说,杜西平的家并不靠近水源。

    最终,江蓠能总结出来,水源、德行有缺的女子、秦氏、杜灵韵,这四者之间,一定存在某种关系。她想,自己只要找到了这条线索,就能知道制造了这一切的人究竟是谁。

    还有杜西平,江蓠总觉得,他在隐瞒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究竟是什么样秘密,使得他对她们三缄其口呢?

    这时候,秦氏过来敲门,请江蓠三人去用晚饭。江蓠以自己带了辟谷丹为由,谢绝了邀约,杜馨月和周小玉也马上表态,说她们两个也有辟谷丹。

    秦氏倒是没有勉强,客套了几句,便起身请辞。

    “灵韵姐姐怎么样了,我能见一见她吗?”杜馨月还担心着杜灵韵,在秦氏起身时问。

    “大小姐已经没事了,只是还要再休息一段时间,受不得打扰,多谢月儿你关心了!”秦氏笑了笑,笑容有点儿虚浮,像是画在脸上的一样。

    杜馨月只得按下了去见杜灵韵的意思,秦氏遂告辞离开,临别前,又交代三人夜里务必小心谨慎。

    夜色渐渐从大凉山四野升上来,隔着窗纸,只能看到一片朦朦胧胧的黑色。江蓠三人都没睡,杜馨月在修炼,周小玉和江蓠则在看玉简。

    事实上,江蓠那看玉简的模样也就是装作出了个样子而已,她特意分出去一缕神识,遥遥注视着夜幕下的山村。

    上半夜的时候,忽然起了一阵风。夜风吹得草木飒飒作响,也将不知从什么地方飘来的狼嚎声送了过来。

    江蓠只觉得,有种阴寒的气息忽然间从地下升了起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寒噤,便忽然间发现,自己的神识全然无了用处,就连周身的灵力,都有凝固的倾向。

    “我的灵力没法子动用了!”周小玉脸色一白,低低说道。

    “我也是如此!好冷啊!”杜馨月缩了缩脖子。

    “我的灵力也被禁锢住了!”江蓠沉了沉心,勉强调动了一点儿灵力,取出了自己的天雷剑,抱剑说道。

    她只觉得,自己的灵力被一种无形的力量锁住了,她竭力调动灵力,可那灵力就像是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狮子,反而重撞得她经脉疼痛。

    尽管如此,她还是没有放弃调动灵力。

    对于修真之人来说,乍然间没了灵力,就像是鸟儿突然间没了翅膀,三个女孩子站在一起,大气也不敢喘,仔细倾听着外面传来的动静。

    夜风似乎越发猛烈了,渐渐从飒飒之声变成了低低的呜咽,就像不知从什么地方响起来的歌哭声,让闻者毛骨悚然!

    忽然间,一阵敲门声响了起来。

    而后,杜西平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江师妹,你们还好吗?”

    江蓠三人对视了一眼,然后,江蓠去开了门,把杜西平迎了进来。

    “江师妹,有件事忘了和你说,这大凉山地理位置独特,每到夜深之时,这大凉山的地形和星象相呼应,便会形成一种能禁锢修真者灵力的天然阵法,使得修士无法使用灵力和神识。哦,据我所知,就算是筑基期的前辈,在这时候也无计可施。”杜西平说道:“所以,你们若是觉得无法调动灵力了,不必惊慌,等到明天天明时,一切都会好起来!”

    “杜师兄受伤的那一夜,是不是也被这天然阵势禁锢了灵力?”江蓠问。

    “当然不是,那时候,我还在行功打坐呢,怎么可能被禁锢了灵力!”杜西平干笑了一下,半边脸落在灯火的辉光里,半边脸落在浓重的夜色里,这一明一暗的对比,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有点儿诡异。

    “原来如此!”江蓠点了点头,说道:“秦夫人和灵韵姑娘呢?她们两个可还好?”

    “贱内和灵韵那丫头在一起,我也一直在旁边守着她们,不会出事的!”杜西平笑了笑,说道:“倒是你们这里,师兄着实分身无术,只好委屈你们了!”

    “无碍,我们自会小心!”江蓠点了点头,笑了笑,忽然间穿云浑身都不自在地抖了抖羽毛,发出了一声有点儿仓皇的叫声。

    “主人,不好了,出事了!”它心神传音给江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