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一百二十八章 禁灵阵法(第1/2页)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对于一个生活在凡俗界的十一岁小姑娘,炼气期四层的修为称得上是很不错了。想当初,在谢家中,十岁的谢子俊也不过才炼气期三层的修为。

        也就是说,要么是杜灵韵这个女孩子的资质极好,要么是杜西平给了她什么宝贝和丹药,否则的话,她基本上不可能有这样的实力。

        却见杜西平面色凝重,从储物袋里取出一粒丹药,掰开小姑娘的嘴巴,把丹药喂了下去。

        江蓠认得出来,那其实是一粒补血的丹药。这倒是没有什么奇怪的,这种丹药便是没受伤的吃了,也没有什么大碍。

        但是,她的神识发现,杜灵韵的牙齿上有一层青紫色的淤血。那不像是口腔受伤后,流出来的鲜血淤积而成,倒像是饮用过某种鲜血后,遗留下来的痕迹。

        就在这时候,杜西平像是发现了什么,警觉地站起身来,掩好房门,又拿出一个小巧的阵盘来,插上灵石,摆好。

        江蓠忙收回了自己外放的神识,她看得出来,那个阵盘正是专门用来隔绝神识探查的。

        没多会儿,秦氏端着热水和巾帕来到门前,杜西平走了出来,让秦氏进去照顾杜灵韵,自己则引着江蓠三人去客房。

        “灵韵姐姐怎么样了?”路上,杜馨月担心地问杜西平。

        “她只是受了些惊吓,没有大碍,休息几天就好了!”杜西平眼里闪过一抹忧色,说道:“你们别担心她了,夜里务必小心谨慎着点儿!”

        江蓠三人各自点头应了下来。

        她们三个在客房里安顿下来的时候,穿云也飞了回来。

        “如何?”江蓠以心神传音问。

        “杜西平做的很干净,所有的东西都变成灰了,什么都没剩下!”穿云以心神传音说道:“哦。也不能说什么都没有剩下,我在那附近发现了一枚耳环,你看看眼熟不眼熟吧!”它嘀咕了一声,从自个儿身上的储物戒指里取出一枚红玉耳环,放到江蓠手心里。

        江蓠接过那耳环瞧了瞧,只觉得这东西看起来很眼熟,好像方才就见过似的。

        方才?

        她心里头灵光一闪,忽然想到,秦氏陪她们说话的时候,可不就戴着这么一副耳环吗?

        难道她们去碧影湖的时候,秦氏也去过那里?

        疑团越来越多,江蓠摇了摇头,压下了心里头的疑惑,向杜馨月打听秦氏的事情。

        原来,这秦氏就是山村里长大的女孩子。只是她命数不好,没有灵根,却嫁了个有灵根的夫君。于是,夫君被山门选中,去修真界做了个低阶修士,她自己在山村里过活儿,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可十年后,秦氏的这个儿子生了场大病,一夜之间没了,而第二天一早,杜西平却带着道侣和女儿回了家。

        杜西平对秦氏有愧在心,秦氏也没和他闹别扭,隐忍顺从地认了自己侧室的位置,每日打理家事之余,还要服侍苏画眉和杜灵韵。

        在这山村人家心里头,秦氏算是个难得的贤惠妇人,有人同情她,有人羡慕她,还有人钦佩她。总之,几乎没有人说过她的坏话,除了整日颐指气使,趾高气扬的苏画眉。

        总之,秦氏有足够的理由恨苏画眉。

        可是,她若是真的隐匿了修为,还暗中去看过杜灵韵,并诛杀了苏画眉,为何还心慈手软地留下了杜灵韵的性命呢?

        江蓠觉得,自己好像走进了死胡同。

        她没有再放任自己想下去,而是一边交代杜馨月自己修炼,一边取了纸笔出来,将神识探出去,打探山村的地形和人烟,用笔蘸了青色符墨绘制在纸上,顺便偷听乡邻的聊天话。

        大凉山的确是一片苍莽的山林,附近方圆三千里内,大大小小的村镇足有几十个。

        江蓠把这些山村,还有庄户人家的所在,一门一户地标注在地图上,同时从乡邻人家的谈话声中,把丢了女儿或者媳妇的人家用红色符墨标出来。

        这个工作说起来简单,做起来却很麻烦。

        主要是因为她必须只言片语中捕捉对自己最有用的消息,比如说,丢了人都有谁,在什么地方丢了的,事发前后有什么异常等。

        直到入了夜的时候,她才把这份艰难的工作完成。

        杜馨月已经引气入体了,小姑娘很是兴奋,正缠着周小玉问这问那。江蓠仔细审视着手里的图纸,慢慢发现,这丢了女儿的人家,在地理位置上其实有一定的规律。

        比如说,大部分都住在离水源很近的地方。少数几个离水源比较远的人家,也是在水边走丢的。

        而且,比较有意思的是,从村民的闲谈中看,这些丢了的女子,风评都不大好,好些都是尖酸刻薄之人,有的还做了些不能见光的事情,比如和有妇之夫有私情,或者偷盗,再或者不修口德。

        如此看来,这些人家的女儿,可不是随机走丢的,反倒像是被特意挑中了的。

        什么样的人,会做这样的事情呢?

        江蓠对照着地图,最后发现,严格来说,杜西平的家并不靠近水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