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一百四十一章 灵珠(第1/2页)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江蓠扔出去一把符箓,炸碎了冰墙。

        但紧接着,另一堵更厚,也更通透的冰墙又出现了。

        冰墙的另一边,传来了树灵的哭泣声:“呜呜,不许你们碰我的花,否则,我就自爆意识体,咱们同归于尽……”

        这话一出口,洛雪愣住了,她不知道还没有凝出实体的灵体究竟怎么自爆,却也意识到,若是再逼下去的话,说不得会落一个鸡飞蛋打的场面。

        江蓠也不知道这相思树树灵到底是在虚张声势,还是当真打了同归于尽的主意。

        她拉住了洛雪,说道:“据我所知,灵植的年份若是超过了千年,就不会把灵力都浪费在扩张领土上面,而是会将多余的灵力都储藏起来,以灵体或者灵珠的方式,保留在自己的根系之中,是吗?”

        “不错!”树灵说道。

        江蓠又道:“如果是一般的灵植,只要没有碰到什么天灾人祸,活上数千年的其实为数不少,而相思花虽然用处有限,却也是四品灵植,活上七八千年都是常事,是吗?”

        树灵惊讶道:“你怎么知道这些的?相思树不算是低等灵植,但最多也只能活一万年,我已经活了九千九百零一年了!”

        江蓠点了点头,道:“过去的那么些年,你的灵体始终不曾凝聚出来,那么,这多余的灵力,应该都变成灵珠了吧?”

        “什么多余的灵力?这裂谷的下面,根本就没有灵力!我自然也不可能利用灵力凝结灵珠!”

        “别骗人了,虎皮苔藓根本就是个活的聚灵阵,它们收集到的灵力总量,远远超过它们消耗的,这其间多出来的部分,当然不会凭空消失,而是被某些有心者中道截胡了!”

        “一派胡言,那些大半灵力都进了隔壁冰灵髓的口袋,何曾……”树灵说到这里,忽然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停住了,懊恼道:“你们想要灵珠?”

        “不错!反正灵珠和相思花都是相思树的相思花也称得上是一脉相承,既然相思花能用来解相思毒,灵珠应该也不例外!”江蓠说道。

        对于妖植来说,灵珠就像妖兽的妖丹一样珍贵。

        而这用处又大不相同,有的就是灵力充沛一点而已,有的却有逆天功效。比如那塑骨果,其实就是枯骨花的灵珠。而相思树的灵珠,大概也和相思花的功效脱不了关系!

        “你们要摘相思花,就是为了解毒?”树灵沉默了一会儿,说道:“若只是如此的话,我便送你们一颗灵珠也无妨!”

        “你还不知道我们要解什么毒呢,就能确定灵珠一定管用?”江蓠以怀疑地语气说道:“这话该不是专门用来敷衍我们的吧?”

        “哼,这天底下的毒,相思树的灵珠基本上都能解。而不能解的那些,等你们把珠子拿回去,中毒的人也早就没命了,有没有灵珠都一样!”树灵没好气地说道。

        “好吧,不过,一枚不够!”江蓠点了点头,说道:“我要三枚。反正相思树千年生一颗灵珠,现如今,你的根系里应该有至少九颗灵珠!”

        “不行,我化形之后,还要用灵珠巩固灵体,拿不出这么多灵珠!”树灵断然拒绝。

        “三枚灵珠,我一枚,洛雪一枚,外面等着的两个筑基期修士一枚!”江蓠说道:“我们保证,不把你的秘密说出去,让你有机会凝化出完整实体!否则的话,缥缈宗那些老怪物一旦知道了你的存在,准定会把你掳回去,炼化成天然器灵。”

        见相思树不说话,江蓠又加了一句:“另外,你那个不安分的邻居,也就是冰玉髓,我会想办法把它弄走!”

        “你说到做到?”相思树树灵终于回应了。

        “当然!”江蓠点了点头,说道:“很公平,是不是?”

        “好吧!我需要你们立心魔誓!”老树树灵爽快道。

        这时候,一直沉默的洛雪忽然道:“为何要这么麻烦?我们直接干掉这株老树,强取了所有的灵珠来不是更简单吗?”

        江蓠摇了摇头,说道:“不妥,天知道这老树的根系究竟有多深,灵珠又藏在什么鬼地方。更不用说,灵珠的气息一旦泄露出去,附近方圆千里的灵兽都会被吸引来。这就相当于引发了一场小型兽潮,这番动静,你觉得能瞒过缥缈宗吗?”

        洛雪不说话了,她和江蓠爽快地立下了心魔誓,相思树终于撤掉了冰墙,长长的枝条一甩,将三粒荔枝大小的灵珠甩了出来。

        “小心收好了!”树灵道:“顺便再告诉你们一件事,这灵珠若是单独服用,就只是解毒的灵丹,可若是配合着凤阳花的花瓣服用,就能做成最好的情毒来。知道什么是情毒吗?就是可以让你们的道侣,对你们一生一世一双人的灵药!”

        江蓠接住了相思树的灵珠,小心封存到三个玉盒里。然后,两人对视了一眼,各自把一个玉盒收到储物袋中,带着第三个玉盒,走向相思谷的出口。

        就在他们离开山谷的时候,那一朵美丽的相思花倏然间凋零,只剩下一个光秃秃的花托。可那花托里,却有一个穿着肚兜的小娃娃露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