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一百四十五章 回山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江蓠取出一个玉盒,小心地把冰灵髓收进玉盒中,用几重禁止封好,召唤来飞行兽,坐在飞行兽上,重新回到冰面上来。

    冰雪之上,相思树树灵背靠着白雾弥漫的大阵,负手而立。见着江蓠的时候,他淡淡笑了笑,说道:“这么长时间过去了,她们体内的灵力应该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接下来,不知道友有什么打算?”

    江蓠笑了笑,轻声道:“阵法的中品灵石最多还能支撑一天一夜。到时候,就算是阵法消失了,在这几乎没有灵力的绝谷中,便是金丹期修士,也不能将你如何!”

    换言之,他若是想报仇雪恨,还有的是机会。只不过,她是断然不会掺和这样的事情,就连这些缥缈宗弟子的储物戒和储物袋,她都不曾有兴趣。

    树灵微微颔首,声音依旧如春风化雨般温润:“你要直接回太玄山?”

    江蓠点了点头,面上露出些许讶异之色来:“不错!不过,阁下真是见多识广,即便是常年困居绝谷,依旧知晓修真界里的风云。”

    “我本来不知道这些事情,可方才在阵法中,窥探到了几分缥缈宗门人的心思!”即便说起了这种窥人隐私的事情,树灵的声音依旧光风霁月,清雅从容:“太玄门是个大门派,还是个让缥缈宗忌惮的大门派!”

    江蓠轻轻一笑,点了点头:“我离山已久,不便久留此地,这便告辞了!”

    “请便!”树灵微微颔首。

    江蓠简单整理了一下衣裳,坐到了自家的飞行兽的身上,向着山谷上方而去。

    飞行兽把江蓠送出了海天涯,飞落到了附近的一个传送阵前。

    她走下飞行兽,取出两瓶灵兽丹,给了飞行兽,却并没有和它定下契约,而是直接放了这它离开。

    离恨岛上的传送阵其实有很多,但那这些传送阵的经营方式和岛外大不相同,没有专门人的值守和维护,也没有人来收取过路灵石。

    就说她眼前这个传送阵吧,这是一个独立的传送阵,周围没有大型的防护阵法,只有砌成了高台的阵石,还有一块青黑色的石碑。

    石碑上篆刻着几行金色的大字,简单介绍了传送阵的用法。

    总之,这是一个单向传送阵,只能从离恨岛向外走,不能从外面进入离恨岛。

    阵石上有无数个可以放置灵石的凹槽,启动传送阵的时候,并非要把所有的凹槽都塞满灵石,而是有选择的,根据目的地的不同,按照不同的方式塞进灵石,然后启动传送阵。

    这分明就是传送阵中的自助阵啊!

    只是这传送阵只能用中品灵石启动,每一次动用,就需要上百中品灵石,别说炼气期的弟子了,就是金丹期的真人,也用不起多少次。

    江蓠暗暗道,这样昂贵的传送阵,难怪根本无人问津,附近空荡荡的,连一个人影没有!

    太元城也在传送阵的目的地名单中,江蓠按照碑文上的解说,将灵石一块块安放好,打出一个灵诀,启动传送阵。

    眼前白色华光一闪,下一刻,她便已经出现在太元城中了。

    但出口处并不是一座传送阵,而是一片荒岭。也对,对于单向传送阵来说,再额外修筑一个对接阵法,未免太奢侈了一些。

    她并未在太元城里久留,四下里转了转,去坊市买了一些有淬炼身体之效的地阶灵药,径直回到山门中。

    一进了山门,她便感知到了自家灵兽穿云的气息。在一定的距离内,修士和灵兽之间可以互相感知,但超过了这个距离范围,便很难做到这一点了。

    没多会儿,一阵叽叽喳喳的声音从小径的拐角处传来。江蓠定睛瞧去,谭剑青手提着只不断挣扎的紫翼穿云雕,从天枢峰背面的山道上走出来。

    “谭师叔!”江蓠行了一个晚辈礼,笑道:“师叔从哪里找到了穿云?我还以为,这小家伙被嘴馋的人捉了去,端盘上桌了!”

    “我没去找,它自己飞回来的!”谭剑青一甩手,将紫翼穿云雕扔到了江蓠的怀里,说道:“至于是怎么飞回来的,你自己问它吧!”

    江蓠看向穿云,穿云不自在地晃了晃脑袋,摆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说道:“我当然没被什么修士捉住,只不过就是,就是迷路了而已!等我找到路,打算飞回来报信的时候,就被一个下山历练的太玄门弟子捉住了。她将我带回了山门,换了二百五十个贡献点!”

    江蓠顿时有种瞠目结舌的感觉,半晌后,问道:“哦?是谁碰上了你,完成了我发布的任务?”

    穿云不怎么情愿地说道:“这个人你也不陌生,就是逍遥峰的程芳菲!”

    “程芳菲?”江蓠忽然间想起,自己好像很久都没看见这个人了,摇了摇头,说道:“没事儿就好!看起来,以后出远门的时候,我最好还是随身带着地图。”

    穿云自知理亏,难得没有说话。

    江蓠又问道:“莫愁进入太玄门了吗?我去谢家的时候,和家里人打过招呼,让他们挑个好日子,将她送到太玄门中。如今虽然不是山门收正式弟子的时候,但杂役弟子是年年都收的。她以体修资质入门,想来不会太难!”

    穿云点了点头,说道:“她已经拜入山门了,现在就是天枢峰的杂役弟子。我在你的故居,嗯,就是你在天枢峰的院落门前,看见过在门口徘徊的她。她好像很想见你一面!”

    江蓠笑了笑,定了定神,问谭剑青:“谭师叔,您若无事,弟子便先告辞了!”

    谭剑青淡淡笑了笑,说道:“别忙着走,我这里还真有事要説。离开大凉山后,你是不是曾经去过离恨岛?”

    江蓠点了点头,说道:“我这一次的接下来得任务,有三个月的自由时间,恰好之前在欢乐谷中,受人之托,要把一个女修的骨灰送回去,便先走了一趟欢乐谷!”

    谭剑青点了点头,脸色有点儿奇怪,说道:“在离恨岛上,你应该没有惹出什么乱子来吧?”

    江蓠貌似诚恳地摇了摇头,说道:“应该没有吧!师叔为什么如此说?”

    难道是她和相思树树灵合谋,坑了缥缈宗燕含波一次的事情东窗事发了?应该不会,这事儿她自信做得周全,不会让人把火烧到自己身上。

    “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是今天早晨,掌门真人接到了缥缈宗宗主姬瑶的传书,说是将要带着门下精锐弟子,出访太玄门,向太玄门的少年英才请教!”谭剑青目光潋潋,笑容滟滟道:“所以,作为君羽真君唯一的亲传弟子,你也要露面!”

    这么说来,姬瑶应该不是为了她而来,反倒是为了圣女姬月和凤梓暄的婚约而来的可能性更大!

    “那么,逍遥峰的轩辕墨呢?”江蓠笑了笑,问道:“我在离恨岛上,曾经见过轩辕墨一面。不知为何,他化名为墨轩,和圣女姬月一起在外历练!”

    “哦!轩辕墨至今不曾回过山门,想来是被什么事情绊住了!”谭剑青面上并没有什么意外的神色,清清淡淡道:“你回去之后,好生修整一番,接下来的日子,怕是不会太平静!”

    江蓠点了点头,告辞后,带着穿云,回了九霄峰。

    “主人,在离恨岛上,你肯定是做了什么,是不是?”走进九霄峰的护山大阵后,穿云便以心神传音问道:“我怎么觉得,主人您如今的气质,比起过去又有所不同了呢?嗯,好像比往常更通透从容了。啊呀,主人,你的道心又有进益了,是不是?”

    “别以为现在说几句好话,我便能把你先前做得糊涂事都忘记了!”江蓠淡淡瞧了穿云一眼,说道:“送个信居然还能迷路,做灵兽做到这份上,也称得上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穿云讪讪垂了垂翅膀,小声道:“我哪里知道这天下的修真城池,原来都是一个模样啊!算了,主人,你还是和我说一说,这一路上,你都碰到了什么事情吧!在这世上,咱们可是关系最亲近的一对儿生灵,我们之间就不应该有秘密,是不是?”

    江蓠笑了笑,沉思了一会儿,以心神传音的方式,将一路上的事情说了一遍。包括重游邙山村,远赴离恨岛的事情。

    说话间,半山腰上的试剑台已经近在眼前。穿云从江蓠的肩膀上跳下来,惊讶道:“什么?您说,救过你的君羽真君,原来就是掌门真人?”

    “他们应该不是同一个人!”江蓠想了想,说道:“从剑道气息上看,一个是心剑,主修归真剑道,一个是术剑。所以,应该是掌门真人找到了我,将九霄峰的传承传了下来,却将救人传功的事情,都盖在了君羽真君身上。也就是说,我依旧是君羽真君的弟子,而不是掌门真人的弟子。充其量,只能算是掌门真人代替君羽真君,破格带进山门的弟子!”

    “你的意思是,掌门真人擅自做主,强行代表君羽道君,将你送到九霄峰下做亲传弟子?”穿云想明白了其中的渊源,说道:“万一君羽真君回来了,反而不认你这个弟子,那可该怎么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