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一百六十六章 嫁祸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百花洲虽然看上去比较安全,但里面的危险却一点儿都不少!”左小青深吸了一口气,说道:“第一,这里好多花都是有毒的,第二,这里的毒虫毒蛇特别多。”

    “这些灵花都有毒?”楚修像是被吓了一跳,不满道:“你怎么不早说?本公子根本没来得及带避毒的丹药!”

    “并不是所有的灵花都有毒!再说了,毒物也有毒物的用处!”左小青说着话,走进沙洲中,仔细挑拣了一会儿,折了一把红色的铃兰花,出来后,将这些花枝一一分给众人。

    “这是能驱赶毒虫和毒蛇的血灵兰,比大部分避毒丹药效果都好!”左小青说道:“只要把花瓣摘下来,揉碎,放在香囊或者荷包中就行。”

    众人依言行事,江蓠也收了下来,将这血铃兰采摘下来,花瓣放到衣袖中。

    接下来,便是要寻找凤尾兰了。这是一种开白花的灵植,花朵很小,只有米粒大小,花开成簇,总是生长在没有阳光的地方。

    凤尾兰并不常见,便是在这百花洲里,也很难见到。但左小青显然对此早有研究,径直带着江蓠来到一个僻静处,在几块大石头后的洼地里,找到了几簇凤尾兰。

    她们把凤尾兰采摘下来,收好,正想去和楚宁等人会合时,忽听远处传来一阵嗡嗡之声。

    江蓠心里一跳,一抬头,就见前方几十丈处,一男一女两个修士正在拼命奔跑,而他们的身后,就跟着一片耀眼的橙色浓云。

    “是帝王蜂!”左小青着急道:“糟了,被人捷足先登了!”

    “快把凤尾兰扔掉,免得被这群帝王蜂盯上!”江蓠喊了一句,马上扔下了手里的凤尾兰,又该自己施加了一个除尘术,试图把凤尾兰的花香从身上抹去。

    左小青也回过神来了,忙不迭扔了手里的凤尾兰,却是恨恨盯着前方奔逃的两个修士,仿佛要用杀气腾腾的目光,将蜂巢从那两个修士手里夺回来。

    江蓠却是微微蹙了蹙眉,前方的那两个修士中,女子她倒是很熟悉,可不就是程芳菲吗!而那男子,却是个生面孔。

    不过,从修为上看,那男子时筑基期修为,速度比寻常炼气期修士快好大一截,在跑路的时候,他几乎是提着程芳菲的。

    “咱们快走!”江蓠拉了左小青一把,转头就向着碧落湖的方向跑去。

    她想,如果这群帝王蜂还是盯上了她们,至少那湖水能帮她们抵挡一会儿。

    然而,单纯比拼速度,炼气期的修士的确比筑基期差上好大一截,江蓠才往前跑了几十丈,就觉一股劲风忽然从身后传来。

    她索性站住了,祭出天雷剑,反手一剑,劈在劲风来处。

    却见一个箩筐大小的黑色蜂巢被劈成了两半,跌落到花丛里,与此同时,一个男修恰好祭出飞剑,一把将程芳菲提上去,如一片云般飞离了蜂群。

    而蜂群见巢穴被毁,又嗅到了眼前二女身上的花香,顾不得御剑飞走的两人,齐齐涌到了江蓠和左小青面前。

    “见鬼,竟然被栽赃嫁祸了!”左小青气急败坏地骂了一句,一扬手,洒出几十张火焰符箓。

    符箓落到蜂群里,燃出一片火海,好大一片蜂云被火焰焚成飞灰,但剩下的帝王蜂依旧不要命地扑上来,一副铁了心同归于尽的架势。

    江蓠心一沉,手中的天雷剑迅速刺去数十下,每一剑刺出时,都有一个剑符话落,引来九天雷霆汇聚,砸向剩下的蜂群。

    当然,这样的招式,对灵力的消耗也格外大,眼见着那蜂群才被消灭了一半,自己的灵力就先损耗得七七八八了。

    左小青不知她具体情形,见此,反而精神一震,迅速掐诀,凝出一个个火球,砸向剩下的蜂群。

    江蓠不再用剑,也从储物袋中取出符箓来,一把把撒出去。

    她的储物项链里,类似的低阶符纸积攒了差不多上万张,剑意符倒是差不多都消耗在大凉山里了。

    将近上千张符箓撒出去后,蜂群终于被消灭殆尽。然而,还不等她们舒一口气,又有一片帝王蜂蜂群从天边飞来!

    “糟糕!我们惹出大麻烦了!”左小青发出一声惊呼,忙捡了蜂巢,收进自己的储物袋里,转头就跑。

    江蓠也想起来了,这种情形只能证明,这里的帝王蜂中,存在蜂王。

    根据玉简中的记载,一定的区域中,只有一只蜂王。而在这只蜂王之下,通常有大大小小几十个蜂群。平日里,这些蜂群各自生活,看上去互无关系。

    可是,一旦有一个蜂群遭受敌袭,蜂王就会指挥着其他蜂群一拥而上,不死不休。

    江蓠也自转身,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远处的碧落湖而去。

    同时,左小青还是放声疾呼,招呼远处的楚宁等人前来相救。

    然而,还不等她们感到碧落湖边,身后的蜂群就堪堪赶了过来。

    “怎么办?”左小青脸色青白,一边吞下养灵丹,一边用火球术对付眼前的蜂云。

    “你先走!”江蓠一边洒出火焰符,一边说道:“你在这里,也帮上不上多大的忙!去通知楚家人,让他们过来帮忙!”

    左小青迟疑了一下,也知道这是最好的办法,咬牙点了点头,转头离开。

    江蓠一瞬间洒出数百张符箓,湮灭了一大块蜂云,替左小青掩护。

    蜂云非但没有变小,反而越来越大。江蓠能看到,在数个方向上,还有不同的蜂群正在赶来,加入到眼前的蜂云中。

    这般下去,她的符箓便是足够多,只怕也应付不过来。

    江蓠忽然想起了自己先前感悟到的空间禁止,心神一沉,眼中掠过一片银光。

    一片白茫茫的星海,忽然出现在了视野之中。

    她心神微动,双手飞快地结印,指挥着视野里的星子变换位置,并和那一根根银色丝线一起,迅速砌成了一片由一个个小小的空间结界组成的墙壁。

    蜂群只觉得眼前像是多了一重无形的壁障,任它们怎么冲撞,都冲撞不开。

    江蓠定定瞧着虚空里的某一个点,看向那个呈管状的空间通道。

    眼前的白色星图浮现在了脑海里,她飞速地计算着每一个星子的位置,手上迅速结出了一个个古怪的印诀。

    而后,就见万千缕银丝忽地从十指间辐射出去,这些银丝一根根连接到组成管状通道的星子上,蓦地用力,将管状通道拉到眼前来。

    一刹那间,身子一轻,万千银芒从眼前飞逝而过。

    身子再度停稳时,眼前赫然已是另外一个世界。

    没了花海,也没了嗡嗡作响的蜂云,到处都是嶙峋的,五彩斑斓的怪石。

    放出神识,迅速探查方圆百里内的情形。得到的结论是,到处都是嶙峋怪石、杂草,还有一些没有威胁的小动物。

    凭着往日所学,江蓠迅速认出了眼前十几种怪石的名字。

    “白英石、辉光石、紫云母、水滴岩……咦?还有黄釉石?”

    江蓠瞧着面前大片大片姜黄色,一层层纹理分明的岩石,喃喃低语:“太元城里,能出产黄釉石的地方,只有翡翠林一个地方。这么说,这里就是翡翠林了?”

    翡翠林,在太玄门西南方向千里处,这里已经是太元城的最外围,灵力稀薄,罕有人烟。

    而且,除了一些价值不高的石头,这里再也没有别的出产了,就连几个前来冒险的散修都见不到。

    江蓠定了定神,寻了个隐蔽地方,坐下来,摆好阵法,自顾自调息,恢复灵力。

    等灵力补足后,才开始细细寻思起方才的神来一笔来。

    那一刻,她使用的空间禁作用类似于瞬移术,又因为这瞬移术的作用距离是千里之外,她便给这一手起了个俗气名字,叫千里遁形禁。

    这一个禁制的确霸道,而且,消耗灵力很小,倒是对神识的消耗要大一些。就是她那筑基期的神识,也一下子损耗了近一半。

    可想而知,如果是炼气期的神识,哪怕是炼气期大圆满的神识,也施展不出这样一招。

    江蓠知道,修真界中有一种瞬移符箓,作用效果和这种禁制类似。

    不过,瞬移符有定向和不定向两种。定向的目的地固定,但容易被追踪,不定向的目的地未知,可以把你送到妖兽面前,也有可能把你送到安全的洞府中,好处是敌人也无法追踪。

    现在,她的空间禁制就是不定向的那一种,就连她自己也无法确定,目的地究竟是何方。

    那么,能不能让这种空间禁制定向传送呢?

    江蓠尝试了一番,却是无果而终。

    不定向的传送,只要找到最近的空间通道,迅速将之拖到面前就行了,而定向的,却必须去计算周围所有空间通道的方位,从中挑选到合适的空间通道。

    如此一来,这两者的计算量,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如果说前者要计算数万次,后者就要计算数百,甚至数千万次。

    就凭这她现在的神识,根本做不到这些。仔细想来,至少要金丹期的神识,才可以做到定向传送。

    不过,能不能不用现成的空间通道,而是自己调动空间节点,自己搭建一个传送通道呢?

    江蓠做过几次尝试,双手结印,神识转化成银色空间界线,去寻找周围的空间节点,并径直拖到不远处,组成空间管状结构。

    然而,这个过程才开始不久,就见周围的虚空中,忽然间出现了一个黑色的空洞,而后,一股让人心悸的能量,从黑洞中扩散开来。

    江蓠一惊,忙不迭躲到最近一块巨石后。

    只见那黑色空洞一闪即逝,以那位置为中心,方圆一丈处的所有岩石,都灰飞烟灭。

    而那平地上,也多了一个圆形的空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