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一百八十六章 尸傀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凤梓暄淡淡道:“《九霄剑典》是我太玄门的秘传心法,自有独到之处,却不知钟长老什么时候如此熟悉了?”

    钟步天一愣,而后笑了笑,说道:“也对,也对!没想到,这剑典还有抵御魔灵力的作用,真是难得!不过,咱们要去的地方可是危险的很,咱们带着江蓠小友也就罢了,再带上另外一个人的话,岂不是给自己找了个累赘?”

    林兰一惊,忙匆匆爬起来,带好面纱,踉踉跄跄地向着凤梓暄跑去,道:“先生,我……我不会拖后腿,都是江蓠害我……”

    同样是炼气期弟子,江蓠就能凭着九霄峰嫡传弟子的身份两头讨好,她却是各种被嫌弃,还丢了大脸,对于看了她笑话的江蓠,这会儿简直是恨之入骨,当下就楚楚低泣了起来。

    钟步天见此,眼睛里现出一抹微光来,抚掌笑道:“哎呀,真是有意思!本真人倒是奇怪,江蓠是炼气期十二层的实力,你不过是炼气期一层,她要想害你,如何会给你留下告状的机会?”

    林兰心里恨得牙根痒痒,面上却楚楚可怜地低泣道:“钟真人不知,若非您出手相救,小女子这条小命,早就保不住了!先生,求您主持公道!这江蓠她恼恨我打扰了她顿悟,早就对我心怀不满了,这次更是想在炼狱山谷置我于死地,可不成想,临时生变,我们两个人反倒是流落到这里来了!”

    凤梓暄的耐性大概也到头了,冷冷斥道:“胡闹!”

    林兰一喜,以为这“胡闹”是在责备江蓠。

    可谁知,凤梓暄接下来一句话竟然是:“你现在这个模样,她有必要害你吗?”

    这话让林兰木立当地,身子一软,就要想着地面上跌去。江蓠什么都没有说,更不会去搀扶。

    她知道,在所有人眼里,她会去害林兰这件事,本身就是个笑话。

    于是乎,林兰就真的跌倒了。萧炎看上去有点儿惋惜,但得了自家师尊钟步天一个眼神后,老老实实站到了一边,一句话都没说。

    见此,凤梓暄直接向着前走了几步,声音淡淡道:“既然走不了了,那就先留在这里吧!若是你命足够大,本座办完正事后,自会带你回去!”

    “那这位林姑娘可得小心了,百鬼山是靠炼制尸体傀儡起家的,这里也许还有被遗弃的傀儡人偶,它们若是已经生出了灵智,可就是会吃人的尸傀了!”

    钟步天瞧了林兰一眼,撂下一句话后,带着徒弟萧炎跟了上去。

    江蓠也跟了上去,这下子,她倒是看不清凤梓暄对林兰的态度了。

    要说在乎吧,他现在这冷心冷肺的模样,可是半点儿喜欢和在乎都说不上;可要说不在乎呢,先前,他还为了林兰罚了韩雪莹,并还许诺会带她回去。

    一行四人很快离开了红枫林,来到一片草滩上。钟步天取出一个罗盘样的东西,打出几道灵诀,就见那罗盘飞了起来,在一行人上方盘旋了几圈后,向着一个固定的方向而去。

    江蓠走在萧炎身边,轻轻问道:“萧师叔,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萧炎对她的态度倒是不错,温和道:“我们要去鬼王洞,那里是百鬼门门主生前居住的地方。据说,百鬼门的门主生前藏有一副地图,那地图和皓月秘境有关。”

    江蓠微微蹙眉,道:“这么说来,这一次对皓月秘境的探查,其实是缥缈宗、天剑门,还有太玄门三方联合行动了?”

    可以想象,天剑门是在用这张地图的消息做投名状,换取进入皓月秘境的机会!

    萧炎点了点头,说道:“若是能找到地图,想来就是如此!这一次的皓月秘境之行,你是不是也会跟过去?”

    江蓠点了点头,说道:“嗯,我也是刚刚决定!听说,皓月秘境的内层,从来都没有人进去过,也不知这里面藏着什么机密!”

    萧炎笑了笑,说道:“我们门派里其实一直有个传言,说是皓月秘境的内层藏着一个剑仙传承,只有真正的剑修,才能被秘境认可。而这个世上,就算是我天剑门中,能被称之为真正的剑修的,也少之又少。而在过去,能进入皓月秘境的,要不然是缥缈宗的女弟子,要不然就是散修,哪里有真正的剑修呢?”

    江蓠笑了笑,道:“可是,我也听人家说,皓月秘境的核心,藏着好些秘宝,对修士大有用处!嗯,其中有一种叫做皓月之心的宝物,据说可以使人修为大幅提升!”

    萧炎诧异道:“皓月之心,那是什么东西?”

    钟步天和凤梓暄却同时停住了,目光各异地看向江蓠。

    钟步天道:“江蓠小友,你的这个传言是从什么地方听到的?那皓月之心,又是什么宝物?”

    江蓠摇了摇头,说道:“我也是门派里的弟子闲谈时说起的,我也不知道这个谣言究竟是从什么地方传出来的,至于皓月之心到底是什么东西,我也不知道。”

    她这是说一半藏一半了,故意把只有炼气期弟子才能进去的消息隐瞒下来了。

    钟步天目光动了动,道:“如果在剑修传承的基础上,再加上一个皓月之心,那倒是也不错,凤掌门,你以为呢?”

    凤梓暄转身瞧了江蓠一眼,目光微凉,淡淡道:“不过传言而已,当不得真!再说了,只要找到鬼王洞,说不定就知道皓月秘境里到底藏着什么了。”

    钟步天大笑,道:“凤掌门说的也是!等进了鬼王洞,就知道其中分晓了。”

    江蓠知道,凤梓暄那眼神,分明就是让她不要多说话,这时候也不反驳,默默住口,向着周围看去。

    魔灵力占主导的世界,风光和仙灵力占主导的世界区别不大,只是灵植生长的更茂盛,好些都生着倒刺,散发出让人恶心的味道,让人见而生畏。

    众人走了大概一刻钟的时间,草滩渐渐被低矮的灌木所取代,有些地方还能见到不知名的高树,以及偶尔从树梢上掠过的乌鸦。

    这时候,那灌木丛里开始有骷髅钻出来,向着一行几人发动袭击。

    这种被炼制的骨头架子,就是尸傀中最低等的一种,没有智慧,只有吞噬的本能,对于一切有血有肉的活物,有种本能的贪婪。

    钟步天自发站到了最后面,凤梓暄在前,将江蓠和萧炎夹在了中央。

    “小心!”最后面的钟步天一剑劈倒一个尸傀,扬声道:“这些鬼东西的死穴在心脏位置!”

    江蓠看向从前方冒出来的一个尸傀,很容易就发现,这骨头架子在心脏处长着一粒黑色珠子,这珠子应该就是玉简中所说的尸珠。

    这样的战斗,还用不到她和萧炎出手,凤梓暄和钟步天两人足以应付。

    但越是向着草野深处走去,这样的尸傀越来越多,有时候甚至是几十上百的涌出来,用包围的方式,向着众人扑来。

    “徒儿,这样鬼东西只会越来越多,实力也会越来越强,你先练练手!”钟步天突然道。

    “是!”萧炎应了一声,站到了最后面,祭出剑,向着围上来的尸傀攻去。

    凤梓暄依旧在前面出手,他用的法器时一枚荷叶,那荷叶可以卷起来当棍子用,也能对折几下当长刀用,有时候还能当成蒲扇,一扇子扇出去,卷起的罡风足以将拦路的傀儡变成齑粉。

    他用的最多的,就是用荷叶当扇子,一扇子团灭一群尸傀。那扇风过后,别说尸珠了,就连一块完整的骨头都剩不下。

    江蓠淡定地在一边旁观,这些尸傀对于金丹期的修士来说,固然不堪一击,但也有筑基期的修士的水平,对于寻常炼气期修士来说,的确很是棘手。

    当然,江蓠心里头清楚,她的雷灵力剑法使出去后,要对付这些尸傀也不再话下。

    而现在呢,她可没忘记凤梓暄一开始说的话。这地方充斥着暴虐的魔灵力,寻常道修在挥霍干净灵力后,是不能从周围汲取灵力以为补充的。

    凤梓暄的做法可以被称之为强横,萧炎的剑法就以气势和速度取胜,江蓠转头看了一会儿,心里承认,萧炎到底是浸淫剑道多年的修士,剑法的确有过人之处。

    这般向前走了小半个时辰,一行人已经越过了灌木林,来到一片光秃秃的石子路上。

    地势开始在这里欺负,一道道丘陵如同海浪,一重重涌向地平线的方向。

    这时候,尸傀的数目更多,且不再是单纯的骷髅架子,而是开始有了血肉,有了死灰色的眼睛。

    这时候,以萧炎的实力,应付尸傀已经变得困难重重,钟步天只得再次出手。

    钟步天的剑法路数和萧炎很相似,都是以刚猛气势和速度取胜,但这时候,就连他也不敢大意。

    “自己小心!”凤梓暄直接将江蓠护了身边,手中荷叶一分为二,二分为三,最终变成万叶飞刀模样,向着前方的尸傀削去。

    也不知那叶刀上究竟蕴含着怎样的神通,叶刀落在尸傀身上时,其血肉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融化,最后变成了一具具白森森的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