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二百三十三章 诸天幻影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他本以为,凤梓暄会同意,可不想,对方却摇了摇头,说道:“宗主好意,在下心领!”

    “也罢!”玉衡见此,不好多言,又想着对方一向有主意,既然这么说了,自然有他的道理,当下点头道:“本君不懂阵法,但若是有用得着玉衡的地方,还请凤掌门不要客气!”

    凤梓暄笑笑,轻轻颔首:“多谢!”话落,一手提着江蓠,施展了一个“咫尺天涯”术法,瞬间出现在了青城中最高的地方,横剑山之巅。

    仿佛有一把利剑,将山头平削去了一块,留下来一个百丈方圆的平台,这就是横剑山这个名字的来源。

    后人在平台修了一座高三十三层的瞭望塔,塔尖上设观星台,其中多置星盘、留影玉璧等物,一来方便观测天象,二来方便探查大荒岭中的妖兽动向。

    塔顶上,有一面号称苍冥大陆最大的千里水镜,这是一件灵器,能将三千里外的景象悉数呈现出来,以供塔上人观测。

    这时候,这面千里水镜上,正有成千上万只妖兽,从大漠上滚滚而来。

    万兽横行,黄尘千里,便是站在水镜前,江蓠都能感觉到一股让人心悸的气息,从那影像中扑面而来。

    凤梓暄没有理会那水镜,却是觑准了面前的星盘,双手结印,一连串银色的符文如流水般倾泻而出,融入那星盘之中。

    他刻意放慢了动作,其中每一个印诀,都能让江蓠看清楚。

    江蓠目不转睛地瞧着,面上渐渐现出一抹肃穆和震撼之色来,她看得出来,这些符文的用处,只有一个:阵法自然,虚实相生,天阵合一。

    说得明白些吧,就是他在将整个青城中的阵法,和面前的星盘,和星盘上的星图相联系了起来。

    如此,星盘即是阵法幻身,阵法也是星盘幻影,凤梓暄控制了面前的星图,也就控制了阵法。

    这一手她其实也懂一点儿,昔日在剑阁之中,红狐狸器灵教她用穹顶星图推演空间禁制,原理和这个很相似。

    只不过,那星图和空间禁制的联系,却是剑阁已经完成了绝大部分,她只需用几个符文,就能催动这种联系,从而通过控制星图,推演禁制。

    阵法之道,变化万千,但终归离不了虚实二字:

    能由实化虚,幻化出本不存在此地之物,是初涉门径;

    能使虚实相掩映,将阵法的虚像和真实之物互相勾连,便是小有所成;

    能由虚入实,即将虚幻之物转化成真实存在之物,一如眼前,便是大成。

    却见那符文如流水一般汇入了阵盘之中,过了一会儿,阵盘上的星图忽然离了阵盘,千万点星子在塔顶上盘旋交错,最后化作了一张巨大的幕布,蓦然升上了天空,掩蔽了日色。

    天光骤暗,再不见太阳当空,只见一片墨蓝色的天幕,连同上面无数变换着位置,闪闪烁烁的群星。

    于此同时,江蓠从横剑山山巅向下看去,只见那青城之中,也有无数五彩的星子闪亮了起来,如万千萤火,荧荧灼灼,变化万千。

    天上星空,地下星火,交相辉映,似有千万种奥义,在其间流淌。

    江蓠没有办法细细辨明其中的每一种变化,只凝神定心,放空心思,潜心感受那种莫可名状,玄奥南明的气息。

    也不知什么时候,忽见北方天际,一身长三丈,头生双角,身披青光,手执长刀之人踏空而来。那人身后,又跟着十来只巨兽,气势汹汹,煞气横溢。

    来了!

    江蓠不需细想,也知道那青面巨人,定然是化成了人形的凶兽睚眦。

    她一颗心提了起来,面前的凤梓暄却不知何时不见了踪影,她没有去寻找,抬头看那星空,只见天上星图一变,四方天际,忽然又一十八个形容凶恶,手指刀剑的巨人踏星空而出。

    这十八个巨人,围住了青面巨人,还有那一干妖兽,迅速和青面巨人,还有妖兽动起手来。

    瞬间,星图震荡,各色法术灵光四散,江蓠只觉得眼前一片璀璨光华,却是根本看不清看战场中的变故。

    忽然间,听那青面巨人长笑一声,道:“原来十八诸天咒中的第一重天,修罗场!真没想到,此界之中,居然有人把十八诸天咒修到了大成!”

    再之后,凤梓暄的声音从天穹顶传来:“雕虫小技,阁下见笑了!”

    这声音方才落下,江蓠便觉得身子一轻,回过神来后,便觉眼前一片清明,反倒是能看清楚战况了。

    青面巨人显然占据了上风,手中一柄双环刀,已经砍倒了三个巨人修罗,正在向着第四个巨人修罗斩去。

    青面巨人一刀落,溅起一片血光,道:“你倒是有自知之明,知道这些不过金丹期巅峰的东西奈何不得本尊,既然如此,何必白费功夫?”

    江蓠恍惚间想起,十八诸天咒的第一诸天,便是修罗诸天,大成者能召唤出十八修罗幻影,每一个幻影的修为,都只比施术者低一个大境界。

    果然,凤梓暄根本就不是金丹期修士。

    这时候,星空深玄处,又传来了凤梓暄的声音:“本也没指望能一击奏效,但求个玉石俱焚罢了!”

    话落,那十八诸天的幻影忽然间炸裂开来,却是使用了自爆的招数,血光如同烟花,大片大片绽放开来,几乎将星图都染成了血色。

    磅礴杀意从四面八方涌来,江蓠但觉寒气入骨,杀意如剑锋,纷纷透体而入,这凌迟般感觉,逼的她身体一晃,几乎软倒在地,惨叫出声。

    她周身的灵力都涌动了起来,独属于《寂灭心经》的剑意纵横全身,很快就织成了一重紫色光罩,将她笼在了中央。

    如此,感觉好些了,她方才抬眸,向着天边的战场看去。

    自爆的灵光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青面巨人已经变成了红面巨人,血管从他的肌肤下鼓了出来,看着分外可怖。

    原本跟在他身后的十只巨兽,只剩下了三只,一只是蓝尾孔雀,一只是赤睛白虎,还有一只是黑甲大龟。

    青面巨人手中长刀举过头顶,铜铃般的眼睛变成了血红色,恨恨盯着一处,道:“好,真是好得很!你莫非不知道,这十八修罗一自爆,你自己的境界就要下跌三层?”

    凤梓暄淡笑的声音响起,道:“多谢阁下关心,幸好这第二重不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招数了。”

    话落,就见星图又是一变,十八条黑色的人影,倏然从那星图中踏空而出,围住了天边的四只妖兽。

    化成了人形的睚眦怒笑了一声:“原来是本尊看错了,修罗肉身自爆,神魂却化身为鬼,正是第二诸天百鬼夜行的幻影!”

    江蓠又恍惚想起,十八诸天咒中的第二诸天,就是幻化鬼域鬼王幻影,以对付敌人,其中每一只鬼影的修为,都比施术者低一个大境界。

    也就是说,这些鬼影,每一个都是金丹期修为。

    十八鬼影和睚眦四兽缠斗,打斗方式又和方才不同,睚眦四兽依然是各种法术轮番上,刀光剑影不绝,那些鬼影却是身形飘忽,忽聚忽散,用的似乎还是某种战阵。

    还未等分出胜负,天上星图又是一变,那些鬼影忽然间消失,化作了十八绝艳舞女,与星空中翩跹起舞。

    “哼,逃的倒是快!”睚眦长刀一动,刀身拖着金光,便向着那十八绝艳舞女斩去,“这就是第三诸天,魑魅舞?不过如此!”

    那一刀斩落,绝艳舞女的幻影便消失了,仿佛只是一记用来迷惑敌人的虚招,不说睚眦了,就是另外的三只巨兽,也毫发无伤。

    这时候,星图第四次变化。

    星空中一瞬间诞生了无数的空洞,一个个生灵的虚影从空洞中钻了出来,向着睚眦四兽涌去。

    其中的兽影多过了人影,有的向着睚眦攻去,有的向着另外三兽攻去。

    睚眦巨兽的声音中多了一抹惊惧:“竟是连第四诸天,怨魂咒也练成了,此界的修士,果然不凡!”

    江蓠隐约想起,这怨魂咒的威力很是奇特,它是将敌人身上的亡魂,也就是死在敌人手里的怨恨,一一召唤出来,使之和敌人搏斗。

    敌人身上的杀孽越重,这一招的威力就越是巨大。如果敌人身上没有杀孽,那么,这一招就全然无用。

    召唤出来的这些亡魂,实力只相当于其生前的千分之一。本来,这点儿实力不足为惧,可坏就坏在,睚眦是上界之人,他手底下的怨魂,千分之一的实力也不容小觑。

    而现在,睚眦手底下的亡魂,不止对付睚眦,也去对付另外三个巨兽,很快,睚眦还好,另外三个巨兽却是身受重伤,快要招架不住了。

    这时候,睚眦身形一变,由人形巨人,变作了龙首豹身的巨兽,那空口一张,如长鲸吸水一般,将周遭的亡魂都吞了下去。

    而后,巨兽一个摆尾,长笑道:“哼,莫不是忘了,本尊可是龙之子,龙子中饕餮的吞噬万物神通,本尊也略懂一二,这下子,本尊倒是要看看,你还是什么手段可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