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二百六十三章 楚夫人(第1/2页)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幸好这样的一场只持续了一个刹那,便彻底平息了下来。随后,远处开始传来人们的欢呼声,江蓠顺着风听去,发现那声音是从东方滨海处而来。

        “太好了,兽潮总算被打退了!”江蓠听到,身边一个筑基期的女修欢呼雀跃地对同伴道:“既然了结了那条恶龙,我们也能睡个安稳觉了!”

        “是啊,走吧,我们回城主府去,今天这样的大好日子,城主肯定有封赏!”另一个女修欢欢喜喜地说道。

        江蓠隐约猜到,自家师尊大概就是去对付那条“恶龙”了。

        就在众人欢呼雀跃的时候,城主府方向忽然有火光冲天而起。那鲜红色的火焰中,飘着一抹妖异的幽蓝色。在夜色中看去,妖异而诡秘。

        “那究竟是怎么回事?城主府怎么可能出事呢?”

        “是啊,我们不是已经把妖兽赶走了吗?”

        “对啊,难道还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妖兽,已经闯进了城主府作乱了?”

        “快,回去看看!”

        ……

        又是一片人心惶惶,江蓠也想不明白,怎么前边的干戈刚刚平息,后面就又起了别的风波。

        就在这时候,一股好大的威压忽然从城主府的方向传来。

        江蓠莫名其妙地心里头一凛,想也不想地催动瞬移禁制,尽可能向着东方处瞬移。

        自家师尊在那个方位,她下意识地就像往那个方向而去,隐约中感知到,城主府那场莫名其妙的大火,还有那个强悍的威压,都将会对她很不利。

        为什么不利,她说不清楚,只能将之归隐于冥冥之中的直觉。

        这些日子在战场上历练,最大的收获,就是练出了一手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几乎就在她催动瞬移禁制的刹那,一道浩瀚无匹的威压砸落了下来,贴着她的身体而过。

        江蓠只觉得后辈上一片火辣辣的灼痛,身形已经随着开启的空间瞬移听到,远远遁出了数百里。

        说来也巧,她逃得仓促,根本来不及看终点究竟是哪里,居然阴差阳错地落在了一座白色飞舟上,“嘭”的一声,种种砸在了飞舟的船舷上。

        后背的伤势着实厉害,她怀疑对方的手上渗了毒,不过一些点儿皮肉之伤,她居然开始觉得眼前发黑,识海混沌。

        凭着仅有的几分清醒,她扒着船舷爬上飞舟,勉强撑起身子,模糊的视线中,出现了一张毛茸茸的白狮子的脸。

        这只狮子,怎么看起来如此眼熟呢?

        在昏迷过去之前,她在心中嘀咕道。

        再醒来时,一张开眼睛,便对上了一双清澈如水的眼睛。

        “江蓠,你醒了?有没有觉得不舒服,要不要喝点儿水?”

        说话的是个容貌清秀的女修,她手中正捧着一杯水,眼中含这些关切之意。

        江蓠闭了闭眼睛,又复睁开,想要用神识查探一番自己的身体,却发现识海一片滞涩,竟是根本调用不了神识。

        身体上倒是没有别的痛楚了,想来那后背上的伤口早就好了,只是脑袋混混沌沌的,稍稍一动深思,就一阵一阵地钝痛。

        她定了定神,凝眸看向面前的女修,声音低哑道:“你是……云阳城的楚珮?”

        楚珮笑了,说道:“没想到,你还记得我。我们分别十几年了,再见面的时候,我险些没认出你来呢!哦,夫人说你中了毒,现在毒素还未被清楚干净,识海的伤势只能慢慢调养。”

        江蓠笑了笑,扶着枕头坐了起来,问道:“这里是哪里?你说的那位夫人,又是谁?是你们救了我吗?”

        楚珮把手中的水杯递给他,在床边坐下,详细说道:“我们夫人别号楚月,已经在这荒山之中独自幽居了十年,世人多半不知道她的名号。不过,夫人是个很好的人,她不会害你。”

        江蓠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是你们夫人救了我吗?”

        楚珮却又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是夫人的一位故人,千里迢迢将你送来了这里。你中的那种毒性子太烈,他没有办法解毒,只能来求我们夫人出手。”

        江蓠道:“既然是你们夫人替我解了毒,那你们楚夫人就是我的救命恩人。若是有机会,我想去当年致谢!”

        楚珮笑着摇了摇头,说道:“你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呢,夫人早就吩咐了,什么时候彻底好了,什么时候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江蓠只好点了点头,说道:“也好。不过,这座山谷,究竟叫什么山谷?”她感知了一下诸位的灵力,发现那灵力有点儿特别,不像仙家灵力,也不太像魔灵力。

        楚珮说道:“这里是千叶谷,不是什么有名气的地方,你想来也不曾听过。不过,这里绝对安全,有夫人在,没有人能伤害得了你。”

        江蓠还是觉得这事儿简直匪夷所思,那位名叫楚月的夫人,是不是对她太好了?

        对了,还有自己昏迷前,见到那一只白狮子。她越是想下去,越是觉得,那只白狮子,怎么那么像凤梓暄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