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二百九十二章 第一重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江蓠一点儿都不想将楚星璇充满恶意的戏弄复述一遍,淡淡说道:“她如何能算到你体质有异,根本就不怕天魔真气,而我也不惧此物呢?”

    至于那一柄灵剑,江蓠淡淡看了一眼,半点儿沾手的意思都没有。

    邪门门主留下的东西,谁知道里面有没有什么恶意的圈套?

    叶流云却对那一柄灵剑相当感兴趣,自取过来,道:“这似乎不是一柄普通的灵剑,咦,炼制材料中,似乎有……须弥石!我且看看里面都有些什么好东西……”

    他将神识探入其中,结果发现,里面再也没有如“天魔真气”一样的宝物了,倒是有许多五颜六色的册子,以及无数用彩色瓷瓶装着的丹药。

    他扫了一眼那些猜测册子的封面,发现绝大多数都是讲双修功法,至于那些丹药,他一点儿尝试的念头都没有。

    叶流云神色古怪地瞧着江蓠,说道:“这应该不是留给你的吧?”

    江蓠摇了摇头,说道:“当然不是。”她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站起身来,问道:“接下来,我们该去哪里?”

    叶流云自行收起了楚星璇留下来的剑,说道:“楚夫人对各种毒丹很有兴趣,我将这东西送给她,她一定会很高兴。”

    江蓠高冷地点了点头,冷静地打量起周围的环境来。

    原来的幻境已经不见了,现在,她正处在一片石林之中。前后左右,到处都是一根根一人合抱的石柱子。这些石柱子上雕着一圈圈的仿佛花纹,从地面上直管……穹顶!

    哦,不,也许,不能说是穹顶,应该说是墓顶。

    她仰头看去,只见那墓顶上飘着一盏又一盏的长明灯,仿佛摇曳在天幕上的天河。

    这时候,叶流云道:“我们现在,应该是坠落到了天机谷秘境的第一重,据我所知,在这里,最好的办法就是凭着感觉走。当然,你在阵法上天赋比我好,直觉自然也比我更准。”

    江蓠没有接话,目光从一根根石柱上飘过。

    石柱上的花纹有点儿凌乱,但还是能看出来,上面画的都是一些花草。那些花草的排布,却是很有意思。

    凭着在楚夫人身边学到的东西,她很容易便看出来了,按照画面上的花草栽种方式,绝大多数花草都是能成活,但也有一部分是肯定生活不了的。

    她将那些不能成活的花草都记了下来,很容易便发现,这些花草都是火属性的灵植。

    再抬头看墓顶,长明灯的排列的方式和星河隐隐有几分相似,北斗七星的标志赫然在上头。

    无形之中,火对应南方,从星图上,很容易确定南方的位置。

    她静心凝神,试探着向着南方走了几步。

    连着走了七步之后,眼前的景色忽然一变。原本的石柱林立,烛火昏暗,忽然变成了花海连天,晴光万里。

    有风从远方出来,将一缕幽香送到了鼻端。江蓠精神一震,循着那一缕幽香而去。

    而叶流云却根本不曾看见花海,也不曾嗅到花香,他只看到前面的江蓠走走停停,转过了一根根廊柱,向着他所不知道的地方而去。

    他一步步跟上,沿途并未触发任何陷阱和阵法,便明白此路不错。

    江蓠追着幽香走了小半刻钟的时间,就见火海中出现了一条曲曲折折的幽径。她走上了幽径,向着花海的另外一头走去。

    她身后的叶流云并未看见这些幻想,只是亦步亦趋地跟着江蓠。

    小径很长,中间不断曲折迂回,江蓠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她只知道,只要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就不会有错。

    至于叶流云,她现在看不到,但她就是清楚,他应该就在自己身后。

    这种感觉很玄妙,说不清,道不明,但又无比的真实。

    不知走了多久,面前的小径出现了岔道,一左一右分成了两条。

    两条小径看起来区别不大,小径两边都种满了花。花的种类虽然不同,但都没有什么规律,似乎只是随意种下的。

    该选择哪一条呢?

    江蓠抬头去看天,碧蓝色的天幕上,一缕流云正向着某一条小径指示的方向而去。

    她心下了然,走上了左边的小径。

    接下来,又连着遇到了十多次岔道,但一个岔道口,都能找到某种提示。就像是某种寻宝游戏,你得敏锐地捕捉到那一闪而逝的提示,迅速做出正确的选择。

    当然,对于进入其中的修士而言,看到这些“幻象”才是最困难的。

    连着走过了十几次岔道之后,花海已经到了尽头。

    前方是一片黑色的湖面,湖面长宽不知几许,一眼看去的时候,看不到湖面尽头,只能瞧见那水连着天,天连着水。

    有大风从水天尽头袭来,卷起墨色浪涛,汹涌地拍打着湖岸。那浪潮涛涌间,隐隐能见到一种三尺长的黑背鱼从水里蹿上来,向着岸上的人袭去。

    这时候,叶流云急促的声音传来:“快,告诉我,该打哪一个!”

    他所见的,完全是另外一种情景。

    没有什么黑色的大湖,也没有什么风浪,只有一种水桶粗细,七尺长短的白色大虫子,正纷纷从地面下钻上来,从四面八方向着自己和江蓠而来。

    那白色巨虫像是蠕虫的放大版,身上时一节又一节的环节,移动的方式和蛇有点儿类似,没有眼睛,一头生着两根三寸长,闪着银色寒光的长牙。

    叶流云试着发出一道冰锥,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只蠕虫打去。

    冰锥贯穿了白虫子的身体,但白虫子并未死去,反而如同蜡油那般,化成了软趴趴的一滩液体,然后,那液体动了动,从里面生出了两只一模一样的白色大虫子来。

    他明白了,这些大虫子不是能随便打的。面前应该也是一个阵势,只有对特定位置的大虫子下手,才能破除这个阵势。

    江蓠虽然不知道叶流云究竟看到了什么,但隐约明白,那黑背鱼就是关键。

    “震位,七步!”她报出了第一条黑背鱼的位置,意思是从以她所占的位置中心,震位方向,向前七步。

    叶流云应声出手。

    还是一个冰锥,贯穿了白虫子的身体,这下子,白虫子化作了一团黑灰,没有从中再复生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东西。

    江蓠继续报出第二、第三条黑背鱼的位置,叶流云随之出手,两人也算配合默契,没有发生什么意外。

    但是,连着报出了七条黑背鱼的位置后,一个大浪从湖面上打了过来。脚下的岩层,居然是空心的,被风浪这么一拍,看似坚实的地面突然四分五裂,化作了无数块浮动的孤岛。

    那一刹那,叶流云也瞧见脚下的地面瞬间开裂了,有焦黑色的液体,正从裂隙中漫涌上来。

    他第一时间站到了江蓠的身边,两人一同站在一块只容两人站立的地砖上。

    江蓠虽然瞧不见叶流云的身影,但却能感知到他的身体贴近时的温度,心中稍微安心了一些,继续凝神凝心,细细观察着面前的风云变幻。

    却说那风浪打散了湖岸,她脚下踏着一块浮动的岩石(她也不知道,这岩石为什么会浮在湖水上),位置随时都在变换。

    与此同时,湖面上还有无数岩石变作了小舟,在黑色湖面上飘荡。

    不能跌落到黑色的湖水中,那黑色的湖水很危险。她能清晰感知到这一点,还知道自己脚下那块岩石并不结实,它正在不断地融化,变成黑色湖面的一部分。

    必须得感激离开这块浮动的岩石!

    可是,得向着哪个方向离开呢?江蓠没能在周围发现提示。她试着施展出一个御风术,想看看能不能在这样的环境下施展法术。

    结果是不能。在这时候,法术完全没有效果,似乎只能凭着身体的本能,逃离这片危机四伏的湖面。

    而人体能跳跃的距离是有限的,所以,就只能……那块石头距离自己近,就跳到那一块石头上去。

    事实证明,她的这个猜测不错。她一边报出方位,一边和叶流云同时移动位置,居然也顺利沿着浮石一路越过了湖面,最终停在了一块倾斜的小山包上。

    落地时,眼前的幻境消失了,江蓠发现,自己正置身于一座地宫中。

    叶流云心有余悸地瞧着地宫外面,湍流而过的岩浆河,说道:“这里应该是天机谷秘境第一重的重点了,走吧,我们去看看这里究竟有什么,总不能白来这一趟。”

    江蓠点了点头,举目向周围看去。

    他们所在的这个地宫,其实就是一个圆顶大厅。大厅的四个方向,各有一条长长的,看不到尽头的甬道。

    甬道两侧,是一个又一个的房间。房间上有编号,但不是常见的天干地支编号,而是一个个的阵图。

    “这个该怎么选?”江蓠问叶流云:“我感觉不到上面有任何机关或者阵法,你呢?”

    叶流云道:“这里应该是安全的,但每个人只能进一个房间。听过来人说,那房间里的东西也不尽相同,有的是空的,有的是珍惜丹药,也有的是功法或者阵图,但应该没有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