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三百零七章 疏远(第1/2页)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她明明是江蓠,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变成现在这个阿菀,出现在如今的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呢?

        江蓠想了好一会儿,也没寻出个所以然来。只隐约猜测,自己大概是到了林修元的幻境中,被他的幻境困住了。

        幻境也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江蓠记得,修为深厚的幻术师,就如同剑修一样,也是要修出幻阵之心的。当幻境之心修炼有成后,只要一个动念,就能将对手拉近自己的幻境。

        就像是剑修的剑域,能够通过手中的一柄长剑,将周围空间的一切都控制在手心里。

        但现在的自己,明明还是有自主意识的,她能感觉到,虽然莫名其妙进了这个叫赵菀的女修体内,但行动却不受对方控制。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对方的修为有限,根本控制不了幻境之心,甚至也落进了幻境之心里,被那幻境控制了。

        通常来说,幻境之心是不会反控制主人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林修元修炼出来的不是真正的幻境之心,而是心魔。

        只有心魔,才会不但不受主人控制,反而要反噬主人。

        也就是说,这个林修元应该也是个造诣不错的幻术师,但和自己动手的时候,不慎引发了心魔,反而把他本人,还有自己这个附近的人,也拉近了他的心魔幻境中。

        可对于心魔,江蓠所知不多。如果说这是个由修士控制的幻境,她倒是能好生想一想破解之道。可是心魔,她全无头绪。

        该怎么办呢?

        江蓠一时想不出好主意,试图去推算那心魔的目的,可因为心魔和人不同,息怒爱憎都有所区别,根本无从推断,也就无从破阵。

        这样的情况下,江蓠只能放弃这些复杂的推演,利用自己在魔灵界锻炼出来的敏锐直觉,凭着本能行事。

        她能感觉到,这段时间,自己最好还是安分扮演一段时间的赵菀。至于这个林修元,还是看一步走一步吧。

        这般想着,她定了定心,照着原主记忆中的功法,宁心精神,专心恢复灵力。

        大概一个时辰后,她自入定状态中醒过来,细细打量着身边的林修元。

        这个林修元才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修为是炼气期十一层。自己这具身体是炼气期十层的修为,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原主的心思一直不在修炼上,实力着实有限。

        但隐隐有种预感,这个心魔和赵菀的关系很深。想要破除这个心魔幻境,就必须得从赵菀身上下手。也许,得实现赵菀的某一个夙愿。

        那么,这个夙愿是什么呢?

        记忆中的赵菀,对林修元是身份依赖和信任的,她是四灵根,修炼离不开丹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分出了大部分丹药给林修元,帮着他提升修为。

        可林修元对她,江蓠很容易看明白,他对赵菀,多半都是利用而已。后来,赵菀成了林修元的心魔,多半是因为他辜负了赵菀。

        难道赵菀的夙愿,就是报复林修元?

        一个普通修真世界的女儿,再被心上人辜负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江蓠想,按照一般人的心思,多半是要报复渣男,保护亲人,提升实力,在修真界中踏踏实实走下去吧?

        嗯,就这么定了!冥冥之中的感觉告诉江蓠,如果做到这些,这个幻阵应该就能被破除了。

        就在这时候,林修元也自修炼中退了出来,有点儿奇怪地看着“赵菀”,道:“阿菀,你怎么了?难道是被方才的妖兽吓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点儿闪躲,底气也不怎么足。

        江蓠想,若是真正的赵菀,这会儿应该用依恋的目光看着他,又惊又怕地捂着心口掉眼泪。可她做不出这种恶心的动作,冷冷淡淡道:“还好。”

        林修元的目光有点儿困惑,可因为心虚,一时也没有多想,干笑了两声,便伸手去拉她的手,笑道:“既然没事了,我们出去看看可好?”

        江蓠身子一闪,躲开了他的手,淡淡道:“也好。你可知道,我娘不想看到你和我太亲近了。这事儿若是被有心人传出去,娘亲肯定会对你下暗手。”

        林修元身子一僵,讪讪收回了手,笑道:“阿菀说的是,还是你想得周全。不过,以前,你从来都不曾想过这些。难道是方才的事情,让你对我存了芥蒂?”

        江蓠道:“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有些改变不是很正常吗?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日后,还是得以修为为重。”

        林修元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瞠目结舌地瞧着江蓠,仿佛从来都不曾认识过这个人一样:“阿菀,你……没事吧?”

        江蓠遂缓和了一下脸色,笑了笑,说道:“怎么,你是怀疑我被夺舍了不成?”心里暗道,一下子改变太多也不是好事,还是得走一走怀柔路线。

        林修元忙摇头,摸了摸鼻子,道:“怎么会呢?我只是觉得奇怪,以前,你从未如此重视修炼。”

        江蓠浅浅一笑,说道:“方才,我可是差点儿跌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