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三百零七章 疏远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她明明是江蓠,怎么会莫名其妙地变成现在这个阿菀,出现在如今的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呢?

    江蓠想了好一会儿,也没寻出个所以然来。只隐约猜测,自己大概是到了林修元的幻境中,被他的幻境困住了。

    幻境也是一门博大精深的学问,江蓠记得,修为深厚的幻术师,就如同剑修一样,也是要修出幻阵之心的。当幻境之心修炼有成后,只要一个动念,就能将对手拉近自己的幻境。

    就像是剑修的剑域,能够通过手中的一柄长剑,将周围空间的一切都控制在手心里。

    但现在的自己,明明还是有自主意识的,她能感觉到,虽然莫名其妙进了这个叫赵菀的女修体内,但行动却不受对方控制。

    这说明什么呢?

    说明对方的修为有限,根本控制不了幻境之心,甚至也落进了幻境之心里,被那幻境控制了。

    通常来说,幻境之心是不会反控制主人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情况,只能说明,林修元修炼出来的不是真正的幻境之心,而是心魔。

    只有心魔,才会不但不受主人控制,反而要反噬主人。

    也就是说,这个林修元应该也是个造诣不错的幻术师,但和自己动手的时候,不慎引发了心魔,反而把他本人,还有自己这个附近的人,也拉近了他的心魔幻境中。

    可对于心魔,江蓠所知不多。如果说这是个由修士控制的幻境,她倒是能好生想一想破解之道。可是心魔,她全无头绪。

    该怎么办呢?

    江蓠一时想不出好主意,试图去推算那心魔的目的,可因为心魔和人不同,息怒爱憎都有所区别,根本无从推断,也就无从破阵。

    这样的情况下,江蓠只能放弃这些复杂的推演,利用自己在魔灵界锻炼出来的敏锐直觉,凭着本能行事。

    她能感觉到,这段时间,自己最好还是安分扮演一段时间的赵菀。至于这个林修元,还是看一步走一步吧。

    这般想着,她定了定心,照着原主记忆中的功法,宁心精神,专心恢复灵力。

    大概一个时辰后,她自入定状态中醒过来,细细打量着身边的林修元。

    这个林修元才不过十八九岁的年纪,修为是炼气期十一层。自己这具身体是炼气期十层的修为,从原主的记忆来看,原主的心思一直不在修炼上,实力着实有限。

    但隐隐有种预感,这个心魔和赵菀的关系很深。想要破除这个心魔幻境,就必须得从赵菀身上下手。也许,得实现赵菀的某一个夙愿。

    那么,这个夙愿是什么呢?

    记忆中的赵菀,对林修元是身份依赖和信任的,她是四灵根,修炼离不开丹药,就在这样的情况下,仍旧分出了大部分丹药给林修元,帮着他提升修为。

    可林修元对她,江蓠很容易看明白,他对赵菀,多半都是利用而已。后来,赵菀成了林修元的心魔,多半是因为他辜负了赵菀。

    难道赵菀的夙愿,就是报复林修元?

    一个普通修真世界的女儿,再被心上人辜负之后,会有什么样的期待呢?

    江蓠想,按照一般人的心思,多半是要报复渣男,保护亲人,提升实力,在修真界中踏踏实实走下去吧?

    嗯,就这么定了!冥冥之中的感觉告诉江蓠,如果做到这些,这个幻阵应该就能被破除了。

    就在这时候,林修元也自修炼中退了出来,有点儿奇怪地看着“赵菀”,道:“阿菀,你怎么了?难道是被方才的妖兽吓到了?”

    他说这话的时候,目光有点儿闪躲,底气也不怎么足。

    江蓠想,若是真正的赵菀,这会儿应该用依恋的目光看着他,又惊又怕地捂着心口掉眼泪。可她做不出这种恶心的动作,冷冷淡淡道:“还好。”

    林修元的目光有点儿困惑,可因为心虚,一时也没有多想,干笑了两声,便伸手去拉她的手,笑道:“既然没事了,我们出去看看可好?”

    江蓠身子一闪,躲开了他的手,淡淡道:“也好。你可知道,我娘不想看到你和我太亲近了。这事儿若是被有心人传出去,娘亲肯定会对你下暗手。”

    林修元身子一僵,讪讪收回了手,笑道:“阿菀说的是,还是你想得周全。不过,以前,你从来都不曾想过这些。难道是方才的事情,让你对我存了芥蒂?”

    江蓠道:“在生死关头走了一遭,有些改变不是很正常吗?我只是突然想明白了,日后,还是得以修为为重。”

    林修元像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话,瞠目结舌地瞧着江蓠,仿佛从来都不曾认识过这个人一样:“阿菀,你……没事吧?”

    江蓠遂缓和了一下脸色,笑了笑,说道:“怎么,你是怀疑我被夺舍了不成?”心里暗道,一下子改变太多也不是好事,还是得走一走怀柔路线。

    林修元忙摇头,摸了摸鼻子,道:“怎么会呢?我只是觉得奇怪,以前,你从未如此重视修炼。”

    江蓠浅浅一笑,说道:“方才,我可是差点儿跌进兽群之中,这时候才明白,就算是女孩子,在这修真界里,若是修为不够,也是随时都有可能丧命的。如此,当然得重视修炼了!”

    林修元想了想,觉得这个念头也算正常。赵菀本来就是风一阵雨一阵的人,朝令夕改太正常了,遂不再多言。

    两人走到山洞外,从悬崖上向外看去,兽潮正从北方向着南方而去。他们所在的这个地方是悬崖,妖兽暂时上不来,但也不能排除有带翅膀的家伙飞上来的可能。

    许是他们运气不好,江蓠这样想的时候,恰见一大两小一共三只火焰鸟飞了上来,大的向着林修元攻去,两只小的向着江蓠攻去。

    “阿菀,快逃!”林修元倒抽了一口冷气,扬手取出一根金色长鞭,一鞭子汇出去,一重金色刀光从鞭子上飞射出去,向着火焰鸟打去。

    与此同时,他身形急退,选了个不在兽潮行进路线的方向,使出了一个轻身术,没命地奔逃。

    这只大的火焰鸟是四阶妖兽,相当于筑基期修士,他自忖不敌,哪里还敢留下来应战?能喊那么一嗓子,就已经算得上仗义了。

    围攻江蓠的那两只小的火焰鸟是三阶妖兽,相当于炼气期后期修士,和赵菀的修为倒是在伯仲之间。若是原来的赵菀,大概就只能扔符箓对敌了。

    这会儿,她倒是没急着逃走,而是随手挽了个剑花,使了一招“春水如碧”,剑光凝出一片水幕,挡住了火焰鸟喷出的火焰。

    而后,掐了个轻身术的法诀,方才向着和林修元逃离的方向相反的地方而去。

    林修元向着东方而去,那里是秘密的山林,她选了西方,那里是一片光秃秃的,怪石嶙峋的山坡。

    四阶火焰鸟追着林修元而去,两只三阶的火焰鸟也追着江蓠而去。

    作为剑修,江蓠虽然没有修炼过专门的轻身功法,但长年累月的练剑,身法的敏捷性和平衡杆都极好。可现在换了个身体,好多动作就明显力不从心了。

    才跑开了百十丈,就觉得浑身酸痛,还被两只火焰鸟追了个正着。

    见林修元早就不知道逃到什么地方去了,她定了定神,原地站定,霍然转身,手中长剑一动,再度以一招“春水如碧”出手。

    两道水柱蓦地浮现出来,一左一右向着两只火焰鸟打去。那火焰鸟发出了一声长鸣,同时一张口,喷出两个大火球。

    火球和水柱相撞,谁也没能奈何得了谁。江蓠却是暗自头痛,这具身体也太不中用了些,灵脉和丹田又细又弱,比她同等修为的时候差了一大半,这才一剑出手,灵力就耗了一半。

    接下来,她不敢再动用这种“奢侈”的,融合了剑意的剑法了,全凭着昔日的苦练,仅仅用最基础的剑法,和两只火焰鸟拼斗。

    在拼斗的过程中,她再度感受到了一具孱弱的身体,给剑修带来的掣肘。

    这身体的臂力实在太差,根本就不能用力量攻击,只能取巧,仗着出其不意攻击两只火焰鸟。本以为十拿九稳的一场拼斗,居然耗了小半个时辰,几乎用尽了力气和灵力,才宣告终结。

    长剑穿透了两只火焰鸟的心脏,江蓠几乎要要站不住了,全凭了一股过人的毅力,才勉强维持住身形。

    她把火焰鸟的尸身收进了储物袋中,不想再继续逃了,径直回了方才休息的山洞,打算先去山洞中休息。

    进了山洞的时候,才发现这里居然还有一个人。那人是炼气期大圆满的修为,剑眉星目,生得极好,大概十八九岁的年纪,大约是受了伤,见到他进来,只淡淡看了一眼,什么都没说。

    江蓠也不多话,将神识探进储物袋,把赵菀储物袋中的上百下品灵石都取了出来,在山洞门口摆了一个简单的幻阵。

    这阵法仅能挡住四阶和四阶以上的妖兽,勉强够用。

    她在山洞里寻了个地方坐下,又取出赵菀的一个防御阵盘来,在身边摆好,然后便开始调息运功,恢复灵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