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三百一十三章 信任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这般想着,她稍稍休息了一会儿,然后便走出房间,去了小凤梓暄的房间里看了看。

    他还在睡梦之中,不知究竟梦到了什么,额头上满是冷汗,露在被子外的小手死命的抓着床沿,五指紧紧扣进了那石床中,指头鲜血淋漓也不自知。

    江蓠心里一紧,走上前,大手覆上他的小手,试图将他的手指从石床上移开。

    他的身体忽然一颤,而后,那扣着石床的手,便扣住了她的手腕,胳膊一用力,竟是将她也拉到了床榻上。而后,两手两脚如章鱼版,死死扒在了她的衣服上,说什么也不放开。

    江蓠有点儿哭笑不得,却也舍不得叫醒他,也脱了鞋袜,半躺在床榻上,顺便用回春术小心地处理他手指头上的伤势。

    仿佛一下子有了依靠一般,小凤梓暄终于安分了下来,呼吸也变得缓慢而悠长,似乎终于逃脱了那可怕的噩梦。

    这孩子大概已经有很长时间都不曾如此熟睡过了,再醒来的时候,已经日落黄昏时分了。他睁开眼睛,有点儿恍惚,而后,第一反应却是手上用了点儿力气,将身边的人扒得更紧了。

    江蓠忽然觉得有点儿心酸,柔声问:“可是有什么不舒服的?”

    小凤梓暄终于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有点儿赧然地从她身上爬下来,腆然笑道:“就是有点儿饿了,菀姐姐,多谢你陪我,自来到谭叔叔身边,我还是头一次睡得这么好!”

    这话越发让江蓠心疼了,她理解地笑了笑,道:“没事儿就好,上午的事情是怎么回事,你心里可有答案?”

    小凤梓暄点了点头,道:“大概是某种血脉传承,我这也算是引气入体了,还自血脉觉醒的过程中得了修炼功法。”

    江蓠点了点头,道:“你明白就好。不过,这种事情在修真界很是罕见,若是传出去,也许会引来麻烦。现在,只有你我二人知道这么秘密,你打算把这事儿藏在心里,还是……”

    不等江蓠说完,小凤梓暄就道:“还请菀姐姐替我保密!”

    江蓠点了点头,道:“这个没问题,一会儿我传你一个隐匿修为的口诀,你将身上的气息掩饰一下,只要不碰上金丹期修士,便没人能看出端倪来。”

    小凤梓暄笑着应下了,道:“多谢菀姐姐,谭叔叔心地虽好,但却是个藏不住心事的,所以,这事儿就别告诉谭叔叔了,好吗?”

    “当然可以!”江蓠低头一笑,瞧着他认真地说道:“以你之口,入我之耳,从此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小凤梓暄重重点头,他能清楚地感觉到,菀姐姐这话是认真的。就像他有危险的时候,她不顾安危地过来帮忙,不惜一切地将他送出鬼门关一般。

    谭叔叔对他好,是因为母亲的恩惠。可这个菀姐姐,又是为了什么对自己如此好呢?难道这世上真的就有这样一种人,愿意不问究竟,不计结果,毫无保留地,保护一个陌生人吗?

    不知为什么,一想起菀姐姐可能对另外一个人也这么好,他的心里就酸涩难受得要命,说什么也不想放她离了自己眼前这方寸之地。

    江蓠并不知这小家伙心里如何纠结,她站起身,整理一下衣裳,方在书桌前提笔,将匿灵口诀一一写了出来,又看着小凤梓暄试着用了一次,方才放下心来。

    恰杂这时候,谭子奇回来了。他一回到洞府,便先来了凤梓暄这边。

    “谭师兄!”

    “谭叔叔!”

    江蓠和小凤梓暄上前见礼,凤梓暄已经用匿灵术遮住了身上的灵息,这会儿看起来就像是个普通孩子,只是身上的皮肤似乎变得更粉嫩了一些,远远看去,隐约透着股霞光。

    “小暄,你没出什么事情吧?”谭子奇打量了男孩子一眼,觉得他似乎有点儿不同了,但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同,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多谢谭叔叔关心,我没事。只是今日的午睡睡过了头,一直睡到了现在,让谭叔叔见笑了!”小凤梓暄赧然笑道。

    “原来如此,难怪气色看起来好了许多!”谭子奇笑笑,不疑有他,说道:“你这般年纪,援救该多一点儿睡眠,才能长好身体。看,我帮你们带了晚饭过来!”

    江蓠和小凤梓暄用饭的时候,谭子奇道:“阿菀,外门小比已经开始报名了。五日后就要开始正式的比试,你打算参加这次比试吗?”

    江蓠点了点头,笑道:“当然。我和二哥立下了一个赌约,若是能冲到小比前十,便留在宗门中修炼,不回赵家嫁人了。所以,我是一定得去,还得那个好成绩的!”

    听到“嫁人”二字,小凤梓暄突然就受了刺激,扬起脸道:“菀姐姐,你不能嫁个别人。世间男儿多薄幸,男修更甚!”

    话落,他也觉得自己这话说得有点儿不合时宜,忙又道:“这是我娘亲告诉过我的,她说,不管是谁,都没有自己的实力靠得住!”

    江蓠微微笑了笑,道:“当然不会,你娘这话说的一点儿都不错。不过,不只是女孩子如此,便是男孩子也是这般。”

    小凤梓暄的脸上莫名一红,低低道:“如果一定要嫁人的话,等我长大了,菀姐姐嫁给我好不好?”

    这话引得谭子奇笑了起来,道:“小小年纪,倒是开始操心你菀姐姐的终身大事了。好好吃饭,先养好身体是最根本!”

    用罢晚饭,小凤梓暄又借口有些阵法上的问题要请教她,将她留在了自己的房间里。不过,关上房门后,他问的却不是阵法知识,而是修炼灵术时的注意事项。

    江蓠把常识性的东西一一说了一遍,又从赵菀的储物袋里寻出了一些入门玉简,留给他自学用。

    天色快要黑下来的时候,赵毅忽然寻到谭子奇的洞府前,说是要见赵菀。

    “五日后就是外门小比的日子了,二哥和几个同门约好了,在小比开始前出门历练一番,接几个宗门任务,你随着我们一起来可好?”赵毅道:“有我在,你不用自己的安危。”

    “可是,二哥是筑基期修士,同伴肯定也是筑基期的弟子,我一个炼气期的小辈插进去,是不是太不方便了?”江蓠问。

    “没关系,他们几个也会炼气期的晚辈出去。说是历练,其实就是想带着自家后辈见见世面。”赵毅笑道,“我们不去什么危险的地方,就去试炼林里转一转。”

    “好吧,如此,多谢二哥!”江蓠见他如此说,也未拒绝,点了点头,问道:“二哥打算和谁一起出去?”

    赵毅道:“一个是问道峰的秦妍,另一个是问心峰的吴钊,这两个人你都见过的,他们都是厚道人,做不出坑蒙拐骗的事情。”

    赵菀的记忆中,的确有关于秦妍和吴钊这两个人的记忆。这二人也是小世家出身,还是和赵家同一个地方的小世家。到了这天灵门里,少不得要互相扶持。

    她应了下来,赵毅又嘱咐了些逐一实现,方才告辞离开。

    既然是要出门,自然就得准备一点儿防身之物。江蓠随后去了一趟天灵门的执事堂,把赵菀身份玉牌中的贡献点全部兑换成了画符的材料。

    赵菀新来天灵门不久,身上没有几个贡献点。幸好谭子奇已经转给了她五十贡献点,算是付给她的报酬。

    一阶符箓的材料很是便宜,除了一套符笔符墨,还能换到数千张低阶符箓。她把东西收进储物袋中,回到谭子奇的洞府,打算去自己房中绘制符箓。

    尽管这具身体才不过是炼气期十层的修为,但江蓠本身的境界却不止如此,再加上身体经过了红莲火的淬炼,绘制符箓对于她来说很是轻松。

    时间无声无息流逝,她将自身灵力悉数耗尽,绘制出了五十余张符箓,搁下符笔时,却听敲门声忽然响起。

    江蓠去打开房门,本以为上门的是谭子奇,可出现在她面前的,却是抱着被子的小凤梓暄。

    “菀姐姐,我能不能在你这里修炼?”小凤梓暄有点儿难为情地说道:“我刚刚开始修炼,怕中途出了什么差错,只好来麻烦你了,菀姐姐可不要把我拒之门外!”

    江蓠一笑,道:“你若是能定下心来,自是可以在我这里修炼。进来吧,若是有什么不明白的,只管开口。”

    “多谢菀姐姐!”小凤梓暄笑了起来,和太玄门的那个掌门人比起来,他此时的笑容,真是纯良得让人……瞠目结舌。

    江蓠本以为,这小家伙和自己共处一室的时候,一时半会儿之间只怕难以入定。可不成想,他居然很快就进入了修炼状态,对自己全然没有顾忌。

    原来凤梓暄小时候,这么容易信任人马?

    江蓠自顾自一笑,也自开始打坐修炼,恢复灵力。等灵力补充好了,再提笔画符。

    如是一夜之后,第二天早晨,她已经完成了三百多张一阶符箓。这些符箓多数都是攻击符箓,金木水火土等类别都有。

    这杂灵根其实也有一样好处,就是天然对多种灵力亲和性高。比如说,她作为雷灵根修士的时候,绘制火系的符箓就要多费些周折。

    天明时分,她突发奇想,试图绘制一张瞬移符箓,想看一看自己的空间禁止神通术还能不能用。

    结果却是不能,画到最后一笔的时候,那符文忽然中断了去,没能成功。

    她有点儿失望,却也不曾奢求太多,将东西规整了一番,自静坐调息,直到谭子奇过来敲门。

    一听到敲门声响起,原本在打坐修炼的小凤梓暄立即退出了修炼状态,在自己身上施展一个匿灵符,然后飞快地滚进了江蓠的床上,用被子盖住了自己的小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