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三百八十一章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次日一早,凤梓暄果然早早就过来喊了江蓠,上了前往大荒城的飞行法器,也就是从大荒城来到千机城时,用到的那一座巨大的飞行行宫。

    这一次前往大荒城,随行的人为数不少,大约有上百个修士。

    这些人大部分都是筑基期修为,约莫有十来个炼气期修为的秦家族人,还有两个看不出修为深浅,明面上似乎只是筑基期,但气势和灵息却又有点儿像金丹期的修士。

    这两个陌生面容的修士都是男子,模样都是正当中年的年纪,始终随侍在凤梓暄身边,时不时替他传话。凤梓暄没说他们是谁,江蓠也不曾问。

    自打上了飞行法器后,她就寻了个安静的房间,心念一动,取出黄泉灯来,瞬间消失在原地,出现在和一片全新的空间中。

    前些日子,她终于将黄泉灯和凤梓暄替她炼制的空间法器融为一体了。那独立空间藏在黄泉灯之中,人进去之后,黄泉灯还能隐了模样,隔绝修士的神识探查,很难被人发现。

    因为这独立空间藏身在黄泉灯中,而江蓠在给这个空间取名字的时候,“黄泉”二字也太不吉利了些,便取了和“黄泉”二字相对的两个字,“碧落”空间。

    原来的黄泉灯器灵,如今也接管了这碧落空间。只是它之前在冥府来人手底下受了伤,如今一直在沉睡,暂时没办法接管碧落空间。是以,这空间里的一切,都还得江蓠自己打理。

    碧落空间面积颇大,除了用来住人和闭关的静室,还有大片的灵田。现如今,这些灵田都空着。江蓠前些日子收集了许多种子,如今忽然有了心思,打算在灵田里种满灵植。

    对她来说,这算不得什么难事。在冰风谷的时候,她没少打理花草,对于种植灵植也颇有几分心得。

    在修真界中,培植灵植其实也是一门大学问。不同灵植需要不同的栽培环境,在开辟出来的小小一方空间中,仅凭着天然形成的条件,不可能同时培植不同种类的灵植。

    因此,便需要针对每一种灵植的特性,对其栽培环境进行调整。

    有的灵植需要大量的光,有的则必须避开阳光,有的需要经常浇水,有的则绝对不能轻易浇水……诸如此类,数不胜数。

    这调整的办法也有很多。

    其中最粗苯的,就是整改栽培环境,该遮光就遮光,该浇水就浇水,施肥上也要讲究一些。这种办法适合大规模培植同一种灵植,却不适合在一方小天地里精耕细作。

    高明一点儿的办法,就是借助阵法来辅助灵植的生长。

    一般来说,灵植生长对灵力的要求很高,越是品阶高的灵植,在这方面就越是挑剔。

    比如一种名叫沁阳花的灵植,必须生活在火灵力浓度非常高,而几乎没有水灵力的地方。在天然环境之中,这样的地方就只能去火脉非常旺盛之处寻找。

    可若是辅以专门的聚灵阵法,用火灵石布置聚灵阵,专门提供高浓度的火灵力,其实也能人为制造出适合沁阳花的生长环境。

    用五行属性的灵石来布阵,这种办法虽然精妙,却也有个显而易见的缺点。

    灵石阵法是需要消耗大量灵石的,除非是用可以自动补充和转换灵力极品灵石布阵,否则的话,必须得时时维护阵法。

    而且,所栽培出来的灵植,却是也带有灵物属性。

    对于阵法来说,这就等于多了一个不稳定因素。天知道这灵植生长出来之后,新冒出来的灵息和原来的阵法纠结在一起,究竟会产生什么样的变化。

    若是不小心把聚灵阵变成了杀阵,那贸然进来采药的人,说不得就得大吃苦头。若是把聚灵阵变成了聚煞阵,那养出来的灵植受了煞气侵染,就有可能变成阴秽之物。

    当然,高明的阵法师,会在一开始就考虑好种种变化,及时出手调整阵法,避免发生不愉快的意外。

    但是,这也大幅拉高了用阵法栽培灵植的门槛。而真正在阵法上有如此造诣的修士,只要出手画几个阵盘,替人摆几个阵法,就能赚进大笔灵石,谁会劳心劳力的去侍弄花草呢?

    江蓠步入修炼之道以来,便很少见到有人用阵法培植灵植。

    在太玄门里,负责栽培灵植的,要不是修为浅薄的外门弟子,他们要靠灵田的产出赚取修炼物资,要么就是丹峰的修士,他们是炼丹师,有时候必须得自己栽培灵植。

    但不管是哪一种,走的都是改造周边环境的办法,就算是动用阵法,用的也是一些简单的,安全性高,但效果同样也只是一般的阵法。

    直到进了冰风谷,瞧见了楚夫人培植灵植的方法,江蓠才发现,这原来也是一个全新的世界。

    冰风谷中到处都是阵法,但这些阵法中,真正用灵石作为阵基,布置出来的阵法却也不多见。万物有灵,皆可成阵。灵植本身,就是一种极好的布阵材料。

    冰风谷里的那些阵法,多半都是用这个办法布置出来的。

    不同的灵植高低错落,交错种植,其灵力属性的相生相克。还有自身独特的灵息,恰好形成了一环扣一环的复杂阵法。

    它们既依赖着阵法本身生存,又是构成了这个阵法的基本材料,如此互相影响,互相反哺,倒是合了木灵力相生相克,生生不息的真意。

    江蓠做不到楚夫人那般轻松自如,随手可成阵法,这会儿也细细思量着,尝试着用手里的灵植种子配合着灵石,在灵田里一处处布置。

    灵石组成的阵法,可以支持种子萌发长叶,等到灵石耗尽了,那新生的灵植就会取代原来的灵石阵法,形成新的阵法,进而为其他灵植的生长和萌发提高必要的灵力。

    如此一来,不但要考虑灵石的消耗,还要考虑灵植的生长过程,以及灵植布阵的复杂阵势,这培植灵植的事情,说起来很简单,但真正做起来的时候,却相当耗费心力。

    江蓠把心沉到了这项“大业”当中,识海一刻不停的演算,很快就没心思关注其他事情了。

    她忙了整整一个白天,方才布置好一片只有一丈方圆的灵田。那小小的灵田里,种植了近百种灵植的种子,布置了大大小小上百个阵法,耗费的灵石也为数不少。

    一天忙下来,只觉得精疲力尽,浑身的力气都好似被抽干了一般。

    做完这些后,她马上沉下心来运功调息,大约半个时辰后,睁开眼睛,就发现对面多了一个人。

    凤梓暄不知何时进了她的碧落空间。

    江蓠笑了笑,停止打坐,嗔怪道:“就知道你一定在这里留了后门,如此方能不经我这个做主人的许可,擅自登堂入室。”

    凤梓暄扫了这偌大的空间一眼,见这里尚且空荡荡的,也不做评论,直接道:“到地方了,我们该出去了。”

    江蓠起身,随着他离开了这片空间,重新出现在凤梓暄那一座华丽的飞行行宫之中,江蓠原先进去的那一个房间中。

    这才发现,其他人都在等着他们两个出来,而且看样子,他们已经等了很长时间。

    瞧见江蓠和凤梓暄走出来,众人面上虽然安安静静的,但心里多少都在猜测,也不知这二人方才在房间里干了什么。

    江蓠觉得有点儿尴尬,她这会儿还有点儿疲惫,脸上带着些困倦之色,精神也不高,整个人就如被霜打的花草一般,蔫嗒嗒的提不起精神来,很像是做了某些不太和谐的事情之后,有点儿精疲力尽的模样。她不难猜到那些瞧见自己的人,心里都在嘀咕什么,但一瞧见凤梓暄仍旧是一副光风霁月的模样,心里的那点儿不舒服很快就消散了去。随便那些外人怎么想吧!

    这时候,飞行法器已经降落在了大荒城的城中心。

    先前,为了等着江蓠和凤梓暄出来,这飞行法器并没有马上降落,而是在天上来来回回盘旋了小半个时辰,方才在城中心的一处平台上降落下来。

    而袁家的一行人早就得了消息,这会儿已经赶过来了,就在不远处等候了多时。

    袁家人中,为首的是一个须发皆白的金丹期修士。

    那老者一身素净的青衫,身子清瘦,精神清朗,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模样。他老远便迎上来,大声笑道:“原来是千机城的贵客到了,我大荒城袁家如今可是蓬荜生辉啊!本真人袁复,已经在这里等候多时了。我们老祖宗正在招待其他客人,暂时无法分身前来,便让在下代劳了,还请秦城主不要怪罪!”

    大荒城的袁家,一共有两个金丹期修士。一个是金丹期后期的老祖宗,另外一个就是金丹期初期的城主。现在这人身份,自然就不难猜到了。

    凤梓暄的神色仍旧是淡淡的,上前道:“袁城主客气,劳主人久候,我等惭愧!”

    袁复又笑了笑,连连摇头,客气了几句,便开始介绍身后的袁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