坑爹的剧情,命定的敌人 第三百八十四章

作品:《女配修仙:炮灰当自强

    鲜血从水潭四角滴了下去,那血珠子入了水后,并未散开,反而化作了一缕缕极细的红色的丝线,在谭水里织成了一张红色的蛛网。

    水面上的浮萍水藻刹那间消散了,仿佛被一粒石子打碎的水中花,一条幽深曲折的通道,出现在江蓠面前。

    牧逸全身都被汗水湿透了,失去了些血之后,他就像是又去了半条命似的,精神格外萎靡不振,似乎连自个儿的身体都支撑不住了。

    江蓠也不废话,直接一挥手,再度将这个人扔进了碧落空间中。然后举步,走进那条幽暗曲折的通道。

    打开了开门阵法,接下来的路倒是平顺了许多。沿着曲折走廊向下走了一刻钟,石阶就到了尽头,面前是宽敞的地下宫殿。沿着宫殿的正门走进去,门内就是藏宝阁了。

    藏宝阁第一层的入口处,有一个小型杀阵。破阵的法子并不困难,江蓠不过略一打量,就找到了阵眼所在,顺手破掉了阵法,走进了大殿。

    大殿长宽约十三丈,入眼是一个又一个的石头橱窗。那石头橱窗应该是用某种极其坚固的精金所做成的,在月光石的辉光之下,泛着浅金色的柔光。

    橱窗里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玉盒和玉瓶,那玉盒和玉瓶上都贴着灵力封印。

    江蓠一个个橱窗的瞧过去,也不去看那玉瓶和玉盒里究竟是什么,直接扫进储物玉佩中,反正等离开了这里,自然就能看个清楚明白了。

    没多会儿,这偌大的宫殿就变成了一片空荡。

    藏宝阁肯定不止这么点儿大的地方。

    江蓠留心瞧了一眼大殿最里面的一堵石墙,很快就从那石墙上,发现了一道暗门。推开暗门后,入眼同样是一条悠长曲折的石阶,石阶的尽头,直通这处藏宝楼的第二层。

    她放出神识,仔细探查了良久,方才走下石阶,向着地下更深处走去。

    这条向下的地下楼梯并无岔道,只是在途中有数个幻阵,江蓠破解起来并不困难,很快就走到了石阶的尽头,来到一座琉璃大门前。

    这是一道用能自动发光的日光琉璃石做成的大门,此物在苍冥大陆很是难得,寻常难得一见,在这大荒大陆却只能算是珍贵而已,只要花上一笔灵石,不难从各处拍卖行中找到现货。

    江蓠推开了琉璃大门。

    大门之内,同样是一个大殿,但和第一层满是石头橱窗的大殿不同。

    这里布置得恍若水晶宫,地面上铺的是半透明的青色云烟玉石地砖,四周的墙壁和柱子是用雪白色的冰晶石雕琢而成,随处可见琉璃灯盏,荧光珊瑚,以及各色灵光粲然的摆设。

    入眼看去,但见处处流光溢彩,倒真有几分缥缈仙境的气氛。

    这里瞧不见什么丹药法器,玉盒玉瓶,似乎只有一些材料珍贵,样式漂亮的精致摆件儿,唯一能算得上珍贵的,大概就是正中央的一池水。

    那是一个长七尺,宽三尺,深一尺的池子。其中的池水呈牛乳一般的色泽,隐隐泛着冰雪气息,应该是某种珍贵的冰属性灵泉。

    江蓠一时想不起这灵泉究竟是什么来历,也无暇多想,直接从储物玉佩里取出玉瓶来,直接把泉水装进瓶子里,再收进储物玉佩之中。

    池水见底后,露出来的池底上,能清晰瞧见一道道银白色的阵纹。

    这说明,这池水底部,也暗藏着个阵法。江蓠破了这个阵法后,只见一面墙壁陡然从中间裂开了,墙壁后,是一条同样曲折向下的通道。

    尽管不晓得那通道的尽头是什么,江蓠仍旧能感觉到,一股如灼灼烈日一般的气息,正从那通道的另一头源源不断的涌出。不管那里究竟藏着什么,应该都是极阳极烈的东西。

    可惜那牧逸的记忆中,根本就没有藏宝阁第二层和第三层的内容。想来他也只到过第一层,从来都不曾涉足后面的几层。

    江蓠忽然想到,她正好要寻一个阳烈气息特别重的地方,布置能剥离寄魂术的阵法,若是能在这里找到一个合适的地方,其实也是一件好事。

    既然到了,那就下去看看吧!

    这般想着,她小心地走进那条通道。铺面而来的灼热气息,如同熊熊燃烧的烈焰,迅速将她包裹起来。那阳烈至极的气息,仿佛光凝成的刀刃,试图透过皮肤,割伤筋骨。

    江蓠取出霄寂剑,雷灵力混含着凛凛剑意,在她身周撑起了一层层灵罩,将热浪挡在外面。

    向前走了几步之后,已经能清晰瞧见,通道的尽头是一片耀目的金红色。

    那是一堵由一块块红色的碧血玉砌成的大门,大门上用金色的纹路绘着凤凰于飞的图案。从远处看去,那金色凤凰仿佛有生命一般,随时都能从碧血玉上振翅而起,翱翔天际。

    江蓠闭了闭眼睛,从记忆力翻出了有关碧血玉的简介。

    碧血玉,是所有灵玉之中,阳刚之气最盛的一种。据说是由修炼有成的高等妖兽精血,在美玉之中藏上三千年后所成。因为这精血取自心头血,故此阳刚之气格外浓郁。

    而碧血玉之中,又以天然带着金色凤凰纹的凤血玉最为珍贵。据说这是因为,凤凰图纹表示形成血玉的这精血,来自于最高傲的凤凰族裔。

    倒是个非常适合布置阵法的地方。

    江蓠定了定神,继续向着通道尽头走去。而越是往里走,所要面临的压力就越发,隐约给人一种向着火海里走去的感觉。

    好在江蓠本身修炼的剑法,便是大开大合的辟邪诛邪之剑,并不和这里的气息相冲,倒是能抵御得住凤血玉带来的压力。但识海之内,神魂上却是出了点儿问题。

    寄居住她魂魄之内的心魔,在沉稳了许多时日之后,开始有所动作。

    江蓠开始觉得,识海渐渐不听使唤,眼前隐隐有一片片模糊的幻影出现。这是心魔开始发作,试图反噬本体魂魄的征兆。

    江蓠强自定了定神,攥紧了拳头,知道这会儿是完全没退路了,她必须得以最快的速度走过去,布阵,现在就开始驱逐寄居在神魂之中的心魔。

    否则,等着她的,就是她和那心魔一起魂飞魄散的结局。

    趁着甚至尚且清明,江蓠不敢耽搁,迅速走到大门前,推开了大门。见大门的后面,是一个不大的石室,石室中同样铺满了凤血玉,微微松了一口气。

    然后迅速将早就准备好的灵石取出来,在石室中布置繁复的阵法。

    这几个阵法可不简单,一点儿都错不得,江蓠觉得庆幸,幸好她在这之前已经无数次练习过了,不至于因为那心魔蠢蠢欲动而出了岔子。

    只是在无人护法的情况下,贸然开始祛除寄魂术,实在有点儿大胆了些。

    只盼着凤梓暄能尽快发现她不见了,再找到这个地方来吧。江蓠想,凤梓暄应该是有办法以最快的速度找到她的。天知道这个过程中究竟会发生什么之外,只希望他能来得足够及时。

    布置好了阵法之后,江蓠便走到阵法中央,盘膝坐下,从储物玉佩里取出早就备好的镇魔丹,服下一粒。然后催动阵法,静心凝神。

    阵法启动后,凤血石上的阳刚气息,在阵法的加持下,凝成了一束束蚕丝粗细的金色光线。这些光线在房间里密密织在一起,有的包绕在江蓠周围,有的径直径直穿入了江蓠的身体。

    江蓠只觉得身体一下子被禁锢在原地,灵力忽然间凝固了,就像是结了冰的水,再也不能动弹分毫。而识海之中,却瞬间掀起了惊涛骇浪。

    就像是在使用搜魂术搜查别人的记忆一般,她仿佛在以另外一个意志,一幕幕翻查自己的记忆。

    前辈子的,这辈子的的记忆交织在一起,喜怒悲欢辨不清彼此,时光一下子倒流了起来,所有的记忆化作了无数的碎片,乱七八糟地斑驳坠落,在眼前杂乱无章地呈现出来。

    仿佛再度身临当初的每一个场景,她努力保持着清醒,尽可能以局外人的身份,翻看自己的记忆。

    但还是不受控制地陷入了其中,仿佛再度成了记忆里的模样,在那些碎片般的记忆力沉浮悲欢,分不清今夕何夕,今日何日。

    江蓠心念微动,晓得这般竭力抵抗怕是没什么作用,干脆放松了大半心神,任由自己沉没在记忆里,唯独留了一线警醒,警惕着心魔记忆的出现。

    心魔是什么呢?

    说穿了,不过就是妄念和恐惧而已。对于寻常修士来说,一切外物手段都是虚的,只有不断提升心境,勘破心魔才是正道。

    可江蓠要对付的这个心魔,却根本不是属于她的,而是被别人强行嫁接到她身上的。提升心境果然有用,这可需要消耗的时间太长了,她等不起,那心魔也未必会给她等得起的时间。

    说到底,那妄念也好,那恐惧也罢,都不是属于她的,也不曾经发生在她身上过。这时候,就算是借用外物手段也无妨。

    那么,究竟该祛除这根本不属于她的心魔呢?

    江蓠要做的,就是把这些根本不属于她的妄念和恐惧抓住,从识海中扔出来,彻底熔炼进阵法形成的阳烈气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