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90章 你可真美(大结局)

作品:《余孽

    看着青莲道人灰败的脸色,我已经没有力气去嘲笑她了。

    但看着她,我却想起了老道士和赵候,刚才的匆匆一瞥,我看见两人正在赌气吃饭,看起来关系并没有太僵,老道士对赵候的心应该是纯的,我放心的很。

    只是小笛那个丫头,缠着奶奶和大伯,倒是把大伯弄得有些焦头烂额。

    不过有她存在,奶奶和大伯应该就不会寂寞了吧……

    阿兰还是那样的美,她似乎资质不佳,修为低的可怜,此时正凝望着天池上方的天空,似乎被那破水而出的黑棺惊到了。

    我还看见了许许多多的人,甚至还看见了当初的活尸林思雨,她竟然还在世间停留,似乎还遇到了个不错的人照顾她。

    我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也并非一片惨淡,其中的曲折经历或许别人几辈子都别想遇到。

    这么一想,我忽然觉得自己活得值了,就算是死也坦然了,只可惜还没来得及抱抱卫璃。

    我扭头朝着镜子看了过去,那里已经出现了一双雪白的长腿,那对男人具有致命诱惑的地方正在缓缓的展露。

    我忍不住咽了口本就没有的吐沫,忽然觉得身下的顽疾在这一刻彻底的痊愈了。

    我傻傻的笑了起来,无声的说道:“真是衰到家了,我还像还是处男,丢人啊……”

    “余涅,我看错了你,原来你才是这件事里最大的变故。”

    身侧忽然传来了青莲道人嘶哑的声音,不等我回头,我面前就出现了一道阴影,随后我的肩膀就被人狠狠的踩住了。

    我发出了无声的痛呼,修为尽失的情况下,这种痛楚当真要了我的老命。

    眼前一阵晕眩,我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油尽灯枯了。

    青莲道人居高临下的看着我,面目冰冷的凝视着我的眼睛,那里面蕴含了无穷的怨念。

    “为了这一天,你知道我准备了多少年吗?全都毁在了你的手里,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青莲道人发丝凌乱,不甘心三个字从她嘴里说出来,极尽的悲苍!

    我忽然有点同情青莲道人,她此时的样子还真有点可怜。

    堂堂一宗之主,拥有着常人难以想象的权利,可她却好不满足,偏偏要追求那长生之术。

    此刻的青莲道人,就像是贪念在世间的化身,直到此刻,仍旧无法放掉心中的执念!

    我看着青莲道人,忽然想起了当初在茅草屋与她相见的日子。

    那时候的青莲道人就像是邻家的大姐姐,安静而美丽,哪像此时这样狰狞可怖?

    我动了动干涸的嘴唇,用尽力气说道:“你窥察天意,却活的如此狼狈,真的是别人的错吗?”

    青莲道人闭上了眼睛,发丝不停的颤抖,显然心中的怒气并没有因为我的话语而变淡一丝。

    “天意本就无法窥探,一切都是人为的罢了,可人算不如天算,我们都不过是天地间的蜉蝣,任凭浪花拍打,无法左右自己的人生。”

    青莲道人的言辞极为的悲切,说话间脚底更是不停的踩踏我的身体,让我的嘴角流出了浓黑的血液。

    我眼神

    渐渐模糊,我似乎快要看不见青莲道人的影子了。

    但我嘴角却笑着,脑袋用力的朝着炼天鼎的方向看了过去。

    但我无法扭动脖子,也就无法看见那镜子中的人影是否已经出现。

    我沙哑的笑了起来,就像是破风箱内撒了一把沙子,听起来就像是噪音一样。

    青莲道人忽然用力的将我拎了起来,几乎贴着我的鼻尖说道:“你用自己的全部修为护着卫璃重生,到最后也不过是天人永隔,这世间最悲惨的是你才对!”

    我笑看着青莲道人,沙哑着说道:“这就是活着的意义,你根本什么都不懂。”

    砰!

    青莲道人的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身上,将我砸的飞出去了很远。

    但我的飞行速度远远比不上青莲道人的速度,我还没有落地,青莲道人就来到了我身前,再次一拳狠狠的砸在了我的身上。

    后背狠狠的撞在了硬物之上,我这才停了下来。

    身体缓缓的滑落,原来我被打飞到了炼天鼎的旁边。

    青莲道人一个纵身跳到了炼天鼎上方,狰狞的说道:“我倒要看看你的重生之躯到底有何厉害之处!”

    听到此言,我挣扎着从地上坐了起来,奋力的朝炼天鼎上方看了过去。

    可惜我的位置只能看见青莲道人的背影,根本看不到她前方的人影。

    在我生命枯竭之际,青莲道人的话还是让我产生了深深的忧虑,我多么想看看那个魂牵梦萦的人,现在是什么模样。

    我用自身的力量挡住了天雷的威势,更是借助天雷的力量,将自身星域尽数送进了镜子之中。

    在金殿之中吞噬雾气力量的刹那,我唤醒了前世的记忆,我知道只有死才能换来生,想要卫璃生,我就必须舍弃一切,就像当初卫璃失去了一切那样,我们就像是地球的两极,彼此吸引,却远在天边。

    我眼睛渐渐模糊,我再也看不见前方的事物,只能隐约听见炼天鼎上方的打斗声。

    眼前彻底的陷入了黑暗,我的世界再也没有一丝的光彩,但我却听到了小叶的声音,听见了方月和红灵的声音,他们似乎在呼唤我,可我却听不真切。

    望着那漫无边际的黑暗,我朝前踏出了一步,却根本看不见自己的脚印,甚至连自己的腿都看不见。

    这就是死亡吗?原来真的什么都没有……

    我在黑暗中笑着,想要流泪,却根本没有一丝的泪水。

    我呼唤着卫璃的名字,我停在黑暗的不知名处,呢喃着回忆过往,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短暂。

    “卫璃,你说话不算数,当初要死要活的想要杀我,现在跑哪去了?”

    “我喜欢你穿大红衣衫的样子,就像是女王,我的女王……”

    “卫璃,我好想你……”

    ……

    黑暗中没有终点,我的思想漫无目的漂流,似乎这里就是永恒。

    不知道过了多久,恍惚间,我似乎听见了奶奶的声音,还有大伯焦急的呼唤。

    一定是幻觉,我知道的!

    我让自己笑了,虽然看不见,但我知道自己一定在笑。

    “余涅,不要放弃,我们在等你。”

    又来了,这句话我不知道听到了多少次,耳朵都要起茧子了。

    但大伯和奶奶的声音可真是好听,怎么听都听不够呢。

    “余涅,我知道你不会娶我,但这样做是不是太过分了……”

    明明是抱怨,但最后却传来了哽咽声。

    那是阿兰的声音,这种哭诉果然符合她的性子。

    阿兰的声音不停响起,我不知道自己的脑子里为什么总会出现她的絮叨,似乎所有声音里,就属她的声音最多。

    难道我活着的时候一直觉得亏欠阿兰,所以才会在死后总是想起她吗?

    可对于阿兰和方月,我心中的亏欠是一样的,并且我最亏欠的人,应该是奶奶和大伯才对。

    阿兰过后,方月的声音接着响了起来。

    “竹海那次,你毁了我的姻缘,这笔账还没算呢,别以为就这么算了……”

    这声音够脾气,我还是喜欢方月小豹子头一样的性子。

    但竹海的事情,我肯定不能承认,怎么说我也是英雄救美,虽然没把方家老爷子一块救出来,但做到那样也算够朋友了。

    我自得的笑着,估摸着小笛那丫头也该出场了。

    但让我意外的是,下个声音竟然是赵候的。

    自从去往破天宗之后,我一直没有见过赵候,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长胖一些,老道士念及师徒的情分,应该不会将他送到青莲道人身边。

    “哥,你放心的走吧,嫂子我替你照顾了。”

    听到这话,我瞬间就不淡定了!

    这是什么话?

    什么叫你走吧,嫂子我替你照顾?

    以前没看出来,赵候居然这么骚,幸好老子死了,否则定要八十大板伺候一顿!

    这群家伙,连死了都不让我省心,真是上辈子欠他们的。

    说来也怪,这些声音不时的出现,我却没有听到青莲道人和红老的等人的声音,就算我不想听见,也不该如此单一才对。

    想到这,我在黑暗中无声的笑了。

    那些人有什么好想的,听不见还能图个安静呢。

    我笑了好久好久,感觉这件事特别的好笑。

    但笑着笑着,我却安静了下来,看着没有尽头的黑暗,忽然觉得这个地方好冷好冷。

    我好想他们,不管是亲人还是敌人,我多么想见他们一面,哪怕只是一个背影,一个脚印……

    可我什么都看不见,我甚至连自己都看不见。

    “你准备一直睡下去了?还是你压根就不想见我?”

    忽然,一道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声音在这个世界传荡开来。

    我猛地站了起来,这才想起来自己根本就没有腿。

    但我真的太想见到那个人影了,虚无的手掌四处的抓握着,试图找到那个隐匿在黑暗中的身影!

    “给你最后一刻钟,不然我就要嫁给别人了。“

    嫁给别人?

    岂有此理!

    我对着虚无的空间大喊道:“不行!”

    老子魂魄还没找到阴曹地府呢,你怎么就能嫁人了呢?

    我对着天空大喊,可喊完之后,我就愣住了……

    我都他娘死了,这一切都是幻觉,就算是卫璃真的嫁人,我能够阻止吗?

    我有些颓丧,但想了很久我都无法接受卫璃嫁给别人的事情。

    我活这么大还是处男,只在幻境中和卫璃做过夫妻,可那根本当不得真,难道我死后也要这么憋屈吗?

    心中的不甘实在太过浓郁,我对着黑暗大声的喊道:“只要老子还没死干净,你就绝对不能嫁人!”

    “老子?你好大的胆子。”

    听到这话我有些心虚,但一想到自己已经翘辫子了,难道还要怕媳妇不成?

    “就是这么大胆子,你有意见?”

    我态度极其的嚣张,肚子里还有无数的话想要说。

    可就在这时,我忽然愣住了,随后就陷入了沉寂之中。

    刚才卫璃的话,听起来那么的自然,可我们为什么能够配合的这般默契呢?

    阿兰、方月、赵候……卫璃……

    难道说这一切都不是幻觉吗?

    轰!

    我脑中仿似炸起了一道惊雷,隐约中我似乎看见了一丝光亮。

    我难道没有死……

    “卫璃,卫璃!”

    我大声的呼唤着,拼命的想要撕裂这道黑暗的幕布。

    忽然,我感觉到了一丝温度,它似乎出现在我的手掌上。

    “余涅,我在这。”

    耳边的呢喃带来了温柔的热风,终于将我面前的黑暗一冲而散。

    我眨动着眼皮,适应着那久违的日光,当视线最终恢复焦距之后,我嘴角扯出了生涩的笑意。

    奶奶、大伯、赵候、小笛、阿兰、方月、方阳……

    原来所有人都在。

    我扭头朝着身侧看去,闻着那沁鼻的香气,我嘶哑的说道:“媳妇,你可真美。”

    佳人笑,倾人城!

    这一刻,我的世界满是光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