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第八十八幕 死亡降临(第1/2页)

作品:《瑞恩之剑

        没有什么事情是一发aoe解决不了的。

        如果有,那就再来一发。

        伊恩前世玩家中盛传的格言放之原住民中同样有效,施法者这个群体最擅长的就是在轻描淡写中赋予敌人毁灭。作为少数以凡人之姿触碰规则权柄的职业者,他们的确拥有嚣张的权力。

        毕竟亲儿子。

        此时,胡里奥的建议很快得到了广泛的支持,死亡殃云虽然只是入门级的上位死亡魔法,但当他对付大规模敌人时所能发挥的杀伤力却是许多更加高阶的法术也难以比拟的。

        原因在于:扩散性。

        该法术会在目标地点制造出一团浓烈的瘟疫毒云,其中的剧毒就算被狂风吹散稀释也依旧能够发挥作用。凡是被毒云笼罩的生命将会损失大量的生命力,继续出现类似急性疫病的症状,足以在极短的时间里把一个强壮的战士折磨得奄奄一息。

        值得一提的是,蔚蓝中的法术一旦施放,那是没有所谓的敌我之分的,凡是法术笼罩的范围内,所有单位都将受到影响,哪怕是在游戏中,都曾经出现过极为经典的乌龙团灭战例。

        “胡里奥,过来之前,你与吞噬之环的主教似乎不是这么说的吧?”耶鲁面无表情地瞥了他一眼,道:“你可知道死亡殃云一旦释放,那下面的蛇人基本上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性,届时,你该怎么去和对方交代?”

        面对耶鲁的质疑,胡里奥微微摇头说道:“你别忘了,这些蛇人都拥有蜕皮重生的能力,只要我们在肃清敌人后主动中和法术效果,他们应该可以撑到第二条生命。”

        “也对,反正不是我们的损失。”闻言,耶鲁一脸平静地点了点头,当即不再反对。

        “两位阁下,目前这个距离达不到我们的最远施法距离。”

        这时,另一名死灵法师提出异议。为了躲避下方可能的远程攻击,他们一行从升上天空起就抬升到寻常箭矢绝对够不到的地方,这样一来,安全的确是有了保障,但他们自己也无法锁定下方的目标进行施法。

        胡里奥微微皱眉,道:“那我们就下去。”

        “可是下面有弓箭手,会威胁到我们,身为施法者,我们不应该主动把自己置身于危险之中。”

        “废话,战斗哪有不危险的?真不知道你的死界实践课程是怎么通过的!”

        “行了,等回去我可以为你们举行一次死亡角斗,现在都给我闭嘴!”耶鲁出声喝止队伍中出现的争吵声音,他抬眼左右一扫,随即吩咐道:“弗纳尔,你带两个人负责为我们所有人加持魔法护盾,其他人随我一起施放死亡殃云,记住,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要保证同步率,要是因为谁出现失误引起魔法反噬,到时候可别怪我不客气!”

        “那这就样,降低高度,准备施法。”

        死灵法师中身份最高的两人相视一眼,随即压低黑风缓缓飘落下去。其余的死灵法师就算再怎么不愿意涉足险地,在胡里奥与耶鲁的带头之下也只好硬着头皮飞了下去。

        随着耶鲁高声颂读出第一个魔力音节,所有负责施放死亡殃云的死灵法师一齐鼓荡魔力,全力配合着他颂读着同样的魔法咒语。这种集体施法的过程就像是以魔法师为基石构建出一座可以移动的魔法阵,可以大幅提升法术的威力,或者让低阶的魔法师可以突破自身极限施展高阶法术。

        尤其在学院派的魔法师里,这样的技巧完全就是必修的基础课程之一。

        在以耶鲁为首的死灵法师准备大型攻击魔法的同时,之前被点到名的几人也迅速行动起来,他们分配好各自负责的范围,当即平移到队伍外围,紧接着各自施法,以最快的速度为所有人加持上或实质或无形的魔法护盾。

        这群面面苍老的黑袍法师就这样酝酿着死亡悄然降临,但他们并不知道,自己从现身起就被下方战场中的有心人看在了眼里。

        “伊恩,你们可总算来了!”

        伊恩三人与率先抵达青眼蜂一行汇合时,塔姆已经追杀杀死了五名蜕皮逃窜的蛇人,吃饱喝足又得到充分休息的他早就进入到战斗状态,要不是青眼蜂一直有意无意地选择截杀混入城内的蛇人战士,恐怕他早就一头杀进了战场中心。

        眼看着伊恩到来,青眼蜂心底紧绷的那根弦顿时松懈下来。要知道塔姆并非他的下属,这个冷酷的巨汉虽然不反对他的指挥,但一尊无法掌控的大杀器出现在队伍当中,对于身为队长的那个人来说,本身就是极大的压力。

        伊恩光看青眼蜂表情便猜到了大概,顿时拿自己刚拿过熏肉面包的油腻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辛苦了,老哥。”

        “不辛苦不辛苦,”青眼蜂并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伊恩当成抹布在用,摆摆手说道:“老弟,你来了就好,你说现在咱们怎么办,要不要去战场中心帮忙?”

        “本来我也是这么想的,”伊恩摇了摇头,面色顿时严肃下来,“路上我已经观察过城门处的战况,赶到那里的冒险者已经控制住局面,我们现在过去也做不了太多的事情。”说着,他抬手点指天空,“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