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35章 恢复了平静(大结局)(第1/2页)

作品:《星河战神

        烟消云散,整个众神法则在剧烈颤抖后,终于恢复了平静。

        歌哈尔等人艰难从地面站起,腿脚依然在打着哆嗦。

        “这帮可恶的混蛋,这下,终于能消停会了吧。”D鲁看看面前不再悬空的扁形陨石,以及愤怒冲自己伸着中指的小绿人,淡淡笑容出现在嘴角。

        “这样就完了,哎,我还以为最后一下得让我呢。”从未有过的轻松,让歌哈尔觉得此时空气是那般美好。

        “虽然这些鼻涕虫很让人讨厌,可是这样一来,维持夕阳系的众神法则,岂不是无人控制了?!”克希亚有些害怕,“会不会引起星体暴乱啊?”

        D鲁与歌哈尔对视一眼,相视一笑,没有解释,反而道:“谁知道呢。”说完,他们一个抱着芙米兹,一个抱着月殇,领头向外走去。

        “经这么一闹,我相信莫凯那混蛋会气疯的。不要这么看我哟,西雅萱。难不成你现在,还认为自己老爹是好人?”走出去的途中,歌哈尔依然没口德的哔哔。

        “哼!”对方将脸一转,不再鸟他。

        “喂,歌哈尔。”D鲁走在最前面,语气很平静,“不要认为都结束了,在前面,可还是有个大问题等着你。”

        “我知道。”歌哈尔大咧咧应道,“不就是找莫凯造反的证据吗?这还不简单?!”

        D鲁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

        倒塌的政府楼大厅处,乱石突然飞起!扬上空中后,远远落下。

        无数武器笔直对着那里,一声又一声的喝问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又一航舰飞临,舱门打开,火急火燎的迪亚波迪尼带着奥瑞格,顺着滑梯来到政府前广场。

        “怎么……有这么多人?”众人由下方洞口飞出,落地后惊讶看着前面。“竟然不是联邦军?他们是做什么的?”歌哈尔一脸疑惑。

        天海公司负责人、雷顿公司负责人、杰克公司……等等,那些拥有自己组织,带着满腔创建新时代报复的家伙们,出现在他们前方。

        “圣梵在你们那吧?不然的话,出来的就应该是姆摩星人了!”

        D鲁将月殇慢慢放在地上,来到歌哈尔身边,拍拍其肩膀道:“现在,就是你要面临的问题。”说着,他将芙米兹抱在怀中,后退几步。

        歌哈尔微微发愣,有些不明白的回头看他。

        “联邦是苟延残喘的维持下去,还是希望来一次以人类为核心的再创,完全在于你的决定。”D鲁冲他笑笑,“不要被任何情绪遮挡自己的心哟。”

        圣梵是可以令殖民星人类死亡的钥匙,掌握在谁手中,也就决定了大部分人的生死!也就是,拥有令别人不得不服的权利!

        歌哈尔颤抖掏出圣梵,在面前人放大的瞳孔中摊在掌心。“你们……都是为了它?”

        “我们是为了人类!”

        整齐划一的回答,令他微微颤抖。父亲的教导,与长大后的经历在脑中乱成一团……

        所有人均屏住呼吸看着他,连气喘吁吁跑来的迪亚波迪尼也不例外。

        许久许久,歌哈尔眼中闪出光彩,他先是看看众人,而后又抬头望望天空,慢慢举起了手中圆球。

        “就让这该死的东西见鬼去吧!”眼神一拧,聚集全身力气,冲地面狠狠一摔!

        啪沓!圆球破碎,里面的蓝光消失不见。

        广场所有人均楞住了,继而爆发出惊天欢呼!强烈音贝直冲天空!

        望着面前人兴奋跳动的样子,歌哈尔慢慢回头看去。

        所有人脸上均出现微笑,而D鲁,更是冲其立起了大拇指。

        看来,自己这个决定是正确的。歌哈尔心中一松,但不免又想到联邦。经此一番,联邦苍白的统治肯定会彻底完蛋,虽然我很想帮您,但……大势所趋,人心所向!请不要怪我。

        吉路法星,恺尔德国家政府。

        礼堂的钟声响起,身着婚纱的库罗迪斯莉看上去更加妩媚动人,她脸色微红,神色紧张,与国家领导人的身份极为不符。

        另一边的奈良则要好多了,虽然对他来说这也是第一次,但其磨练出的沉稳性格,是坚韧不拔的。不过……也有例外。

        “你怎么能这样呢!”歌哈尔拿着手帕擦着眼泪,满脸痛苦之色。“表姐!怎么可以说嫁就嫁?而且还是嫁给这一脸倒霉样的小子!”

        你说谁倒霉样……见到他死皮赖脸的紧贴着自己未来老婆,奈良再也忍不住,狠狠一拳挥出!

        歌哈尔身体飞舞,在周围宾客惊讶目光中划出十多米远。

        奈良微楞,诧异看着自己拳头,有些不知所措。明明没打到啊,怎么回事?

        一只手臂挽了过来,身体随即贴近。库罗迪斯莉轻柔声音响起,“别生气,他只是在演戏。”

        “哎哟。”由地面站起,歌哈尔被摔得咧起嘴巴。“真是的,疼死我了。”

        “干吗还要做这种胡闹的事?”D鲁出现在身边,“你不是就要与芙米兹结婚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