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何为神祗(第1/2页)

作品:《霸道鬼夫轻点宠

        第133章何为神祗

    我们往电梯旁边的安全通道跑去,在戒指红光的范围内暂时安全,灵胎强大的先天法力让猛鬼都束手无策。

    难怪江起云需要一个继承他强大法力的“阳间孩子”来冲破阴间的巨大邪气。

    除了我之外,其他四人身上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主要是被那猛鬼锋利的鬼爪划伤,他们都是普通人,此刻除了流血疼痛外,还有阴毒入体、冷得发抖。

    徐雅琪身体弱,而且重伤初愈,她哭得快要瘫在地上,多亏林言欢和保镖架住她。

    我和我哥刚推开安全通道的门,电梯突然“叮——”的一声,在我们身旁打开了门。

    在这种黑暗恐怖的地方,电梯里面的灯光简直就像人鱼的歌声,专门迷惑慌不择路的傻瓜。

    “言欢!有电梯!我们坐电梯下去吧!”徐雅琪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她受了伤还腿脚不便,如果要逃命,她根本逃不了!

    “不行!!”我立刻抓住她,吼道:“不能坐电梯!快走!从楼梯下去!”

    徐雅琪脸上妆容哭花了,她因为恐惧表情有些扭曲、眼神也变得疯狂起来,她对我怒吼道:“你们的腿脚方便!当然可以从楼梯逃命!我受伤了!我要坐电梯下去!”

    她猛地推了我一把,我冷不防一个趔趄,门板弹回来把我撞到林言欢身上,林言欢立刻扶住我,怒瞪着徐雅琪低吼道:“你有完没完!你再伤害慕小乔,我——”

    “你要怎样?!你爱她对不对!她都怀上你的孩子了!”徐雅琪疯狂的吼道:“你们自己逃命去吧!我要坐电梯!我才不跟你们跑楼梯!到时候有危险,我就第一个送死,你们就想用我当牺牲品!让我被杀死、你们好逃命对不对!”

    她嘶吼着往电梯那边退,扭头就要进电梯——

    “不能进去!!”我愤怒的冲上去,被这个女人的愚蠢激怒了!

    “草尼麻痹的!”

    我听到我哥的怒骂,他几乎与我同时冲过去,伸手去扯徐雅琪的腰带!

    徐雅琪一条腿都迈进了电梯,被我们硬生生的扯得摔倒在地!

    我动作太大,扯得腰侧一阵隐痛,我下意识的捂着肚子,没等我缓过劲来,我听到我哥的咆哮:“快把腿缩回来!!”

    电梯里空空如也,然而我却看到了电梯镜子里、满满的鬼笑……

    几乎是眨眼之间,电梯门关上、夹住了徐雅琪一只小腿,然后电梯包厢飞快的下坠!

    鲜血喷溅!

    徐雅琪的身体重重的一抖,从地毯上蹦起好高,她睚眦俱裂、撕心裂肺的狂叫起来:“啊啊啊啊——”

    我哥忍无可忍,一把符纸揉成团塞到她嘴里,卡住她的脖子,咬牙道:“煞笔,老子最后说一句,你再发出一点声音,我就把你扔进电梯。”

    徐雅琪眼睛翻白,痛苦得晕了过去。

    林言欢忍不住道:“实在不行,就放她在这里,听天由命吧。”

    我压着腰侧的疼痛,站起身来:“不行,她死了会很麻烦,现在晕了更好,抬走。”

    “小乔。”林言欢突然开口道:“你不必因为她是徐书记的千金——”

    我摇了摇头:“不,林言欢,我只是怕她现在死了会变成厉鬼,那样我们更麻烦,跟她是谁的千金没关系。”

    我们冲到一楼大厅的时候,猛鬼附在了无头死尸的身上朝我们开枪,林言欢扑倒了我,我闻到他身上有一丝淡淡的硝烟味。

    “林言欢!”

    我们唯一的屏障就是一个装饰壁炉,这点覆盖面根本遮不住我们这么多人。

    “我没事。”林言欢从我身上撑起来:“只是擦伤。”

    他的表情冷静得让我意外。

    对面的尸体没有头、还中了好几枪,已经破损不堪,就算被猛鬼附在身上,行动也僵直扭曲,射过来的子弹到处乱飞。

    “给我枪。”林言欢朝自己的保镖伸出手。

    保镖将手枪递给他,沉声说道:“少爷,还有十四发子弹。”

    “够了。”林言欢看着走廊那头扭曲着缓缓走来的尸体。

    “我让他的枪声停下,你们立刻往外跑。”他短短的吩咐了一声,那严肃冷硬的语调,根本不容我们置喙。

    “小乔,快走。”他皱眉看了我一眼。

    “等——”我刚开口,他突然站起来,在飞来的流弹中砰砰砰连开三枪,对面黑暗中的尸体握枪的右手被打得稀烂!手枪重重的落地。

    机会?!我脑海中刚冒出这个词,就被我哥大力一扯,猛地冲了出去——

    尸体左手又抽出了手枪,林言欢又开枪打烂了尸体的左手。

    这家伙,只要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他似乎无所畏惧!

    “小乔,快走啊!”我哥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可是我不能走啊!林言欢离开了红光的范围、那具尸体又被毁了、那么猛鬼的目标就是他了啊!要是猛鬼杀了他、附在他身上怎么办?!

    一声凄厉的嘶鸣,猛鬼从尸体中窜出来!

    我猛地甩开我哥的手,朝林言欢扑了过去。

    猛鬼重重的撞在灵胎的盾上,红光烧灼得它凄厉嘶鸣,飞快的逃窜!

    林言欢懵了一下,扶起我道:“刚才是什么声音?”

    “……别问了,快走。”我哪里还有力气解释?

    跑出大楼来,身后那凄厉的嘶鸣还在隐隐传来,受伤的那几个保镖都听到了这声音,一个个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