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9章 月朗风清2(第1/2页)

作品:《霸道鬼夫轻点宠

        第559章

    月朗风清2

    巫王山城鬼斧神工、大气壮阔,然而有个很不好的地方。

    ——好多窗户没有窗。

    这里凿山壁而居,主体建筑主要是岩石,大部分都挂个竹帘就算是窗户了。

    所以这地方没法……亲热。

    江起云可不在乎这些,他一个结界罩住,就凑了上来。

    亲吻?

    不不不,帝君大人现在有些不高兴,嘴唇贴着嘴唇的质问我:“你不是去南疆捞沈

    家的弟子吗?怎么又跑来了巫王山城?”

    “……一言难尽。”我嘴角抽了抽。

    江起云冷哼一声:“那就慢慢说,说不清楚别想睡觉。”

    哎哟哟!他对沐挽辰就这么不爽啊,知道我在他的宫殿,他都一脸不悦。

    “吃飞醋不好……啊……”我认真的说,话音刚落就被他用力掐住腰,勒得我紧贴着他。

    额头,鼻尖,嘴唇,胸,腹,还有纠缠的腿……这么紧密的贴合,明明应该是旖旎的

    气氛,他却清冷着双眸,等着我的解释。

    啧啧,以往他会发脾气,现在不发脾气了,改成冷暴力了?

    “……那里有法阵,我们推测是传送到鬼公主所在的地方……再加上带着受伤的沈青蕊

    和三个沈家弟子,很累赘,但又不能弃之不顾,所以就冒险通过穿界法门……那个法

    阵应该是鬼公主的手下与她联络用的,所以相对安全。”

    我低声诉说了一遍,详细说了说鬼公主的布局。

    “她其实知道还有皇朝遗族在活动,所以才这么胆大,离开了你画的地盘。”

    江起云睫毛微微颤了颤,示意他在听。

    “而且她觉得,与其要道行散尽、重入轮回,不如孤注一掷,要么就呆在密江流域

    侵占地盘,要么就灰飞烟灭算了,总之就赌你碍于一句四百年的承诺、不会出手。”

    江起云坐到石床上,将我抱在腿上坐着,淡淡的说道:“本座自然一言九鼎,但

    是……惹到了你,就是你的机缘的。”

    “她离开那里已经打破了约定,冥府众人碍于我的言语不便出手,但你和沐挽辰不

    一样,只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他笑得有一丝意味深长。

    我觉得我哥猜透了他的想法,他这是故意留着给我积攒福德的。

    仙家的位分往往是看修为以及福德,好比太一尊神为什么在仙家之中地位如此高,

    除了他身为三清、六御这九位大尊神之一,还有个重要原因是他普渡十方苦难业障。

    江起云给我那朵小小的千重雪莲,如果真要我一个个救度亡魂,那要何年何月才能

    让它变成白玉?

    可是鬼公主这里的厉鬼冤魂一抓一大把啊,这考验虽然难度高了些,但成功的话,

    攒下的福德可不少。

    虽然过程折腾了些,但也只是有惊无险、体肤劳顿而已。

    这么想起来,江起云不是不管,而是一直在后面看着我怎么去做。

    “……你去看过孩子了没?”我问道。

    他眉头微微一动:“怎么突然跳到这问题?”

    “幽南还感冒呢,下雪天穿着小袄被人折腾,那孩子又倔,委屈得瘪嘴了,也不

    哭,看得人心疼……”我嘟囔了一句。

    江起云轻笑道:“这么喜欢孩子,为什么不愿意多生几个?如果你某天受了仙箓,

    想生可就来不及了。”

    “……我觉得是你比较想生。”

    他轻笑一声摇摇头:“慕小乔,如果不是你,我也不会想多生几个孩子……孩子对我

    来说只是爱屋及乌而已,我只是怕你寂寞。”

    他垂眸看着我,淡淡的说:“你和我不同,你生活在小小的一方天地,有父兄、有

    亲友,如果有一天你看着他们轮回、再不认识你,你会不会难过?”

    “而且你也不习惯百年孤寂、千年淡漠,你这么爱哭,到时候整日以泪洗面,我该

    怎么哄?不如多点孩子在你身前,为你解闷,省得你到时候郁郁寡欢。”

    我盯着他,不悦的说道:“帝君大人这番话,想了很久了吧,总之就是觉得我是个

    麻烦,对不?所以让我多生点孩子,到时候自得其乐,别烦着你,是这个意思吗?”

    江起云微微一愣,皱眉道:“你胡说什么,我是这个意思吗?”

    “我听到耳里就是这个意思!什么叫爱屋及乌?也就是说,如果有一天你不爱我

    了,那孩子对你来说也不重要是么?”

    “……又跟我闹是吧?”江起云冷着脸看着我。

    哼……

    我扭头不看他,做出一副生气的表情,其实心里暗道:我不在家、你就不知道回去

    看看幽南感冒好点没有,你这爹怎么当的!

    “不用担心那小东西,受点风寒而已……而且我已经派人日夜守护,不会再有上次的

    事情发生……还生气?”他凑到我耳边问了一句。

    这种语气让我怎么生气啊,装都装不出来。

    “那你给点提示好不好?嗯……老公?”我祭出大招。

    他对夫君这个正规称呼最满意,但是老公这个称呼在他看来是调情撒娇的方式,他

    很吃这一套。

    “平时叫你背的经文、做的功课,做到哪里去了?”他低声在我耳边问:“太上救苦

    天尊的灭罪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