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安图一夜,血色眼眸!

作品:《我是鬼捕

    张大秃子的家,是J省边界处长白山脚下的一个落后村落,这个村子有一个响亮的名字,能够让人一下子就记住,唤作:寡妇村!

  既然是寡妇村,自然而然的也就明白了张大秃子一个出家人为何会有那么一个荒唐的夜晚,现在想来的确让人有点忍俊不禁。

  在出发前,我决定去探望一下高倩,毕竟从上次事件之后我一直没有看到她,她现在好不好,一直让我很是牵挂。

  来到高倩家楼下,我犹豫很久,最终我鼓起勇气上了三楼,然后轻轻的按响了她家的门铃。

  “叮咚……叮咚……叮咚……”连续三声的门铃响,房门终于被人打开了。

  这个开门的人正是那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女子,高倩。

  高倩看了看我先是一愣,接着欣喜的道:“是你!你怎么会知道我家的地址啊?快快请进!”

  我闻此,心中知道高倩对之前发生的一切都没有半点记忆,这样看倒也不错。

  我虽然很想进屋跟她好好聊聊,可是最终我还是拒绝了。

  “她是个普通人,还是让她以普通人的身份好好生活吧。如果跟我有了千丝万缕的关系,势必会影响她的生活,改变她的一生。”

  “那个……不了!我来其实就是顺路想看看你,现在人也见到了,我就不逗留了。对了,那个……好好享受生活!有时间去旅旅游,放松放松。做记者肯定会有很多压力,好好照顾自己!再见!”

  我语无伦次的说完话,然后立刻转身快步走下了楼梯。

  高倩看着我的背影,不免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就在这时,屋里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小倩,是谁啊?快点来吃饭,今天的这些菜可都是你喜欢吃的。猪血、鸭血、鸡血……”

  离开了高倩家,我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开车驶向了警局。

  在警局里,我拿到了张大秃子的骨灰,落叶归根我想肯定是他的心愿。

  在跟吴队长请了一个月假后,我终于收拾好了行囊和黑狐一同踏上了赶往寡妇村的路程。

  这寡妇村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何师傅也会千里迢迢的赶来,这一切都只有等到了目的地才会知晓。

  在火车上,人满为患,因为没有买到卧铺,所以我们只得坐硬座。

  其实坐硬座也没什么,可是今天黑狐穿的实在太过性感。

  这丫的以为是去旅行啊,穿着牛仔短裤,上身一件白色的T恤衫,大片的肌肤裸露在外,我能淡定,保不齐一帮S男不怀好意。

  我们刚刚在座位上坐下来,立马有两个纹身的大小伙子装腔作势的挤了过来。

  我一瞧,你丫的想吃豆腐也太明显了。

  车还没发动,就装作被惯性涌动顺势的扑向了黑狐。

  “我去年买了个表的,老子生平最恨这样的贱人。”

  我一生气,直接站了起来,两个瘪犊子收势不住,立刻扑在了我的身上,我将身体一挺,直接把他们弹开。

  两个家伙一瞧我这样,立刻把衣袖高高的撸起来,露出里面的阿猫阿狗纹身。那牛B的眼神无非在警告我,让我识相点,别自讨没趣。

  擦了个擦的,我这个暴脾气。老子会怕两个流氓地痞?显然不会!

  于是我高声喊道:“警察叔叔,这里有两个同志要找你!”

  我话刚说完,两个小流氓立刻狠狠的瞪了瞪我,然后快速的走向了另一个车厢。

  “别跑啊?丫的,老子打得你满地找牙!嘿嘿……”

  我又一次被自己的智慧惊到了,我实在太聪明了,怎么会那么聪明呢?

  就在我正陶醉于自我满足时,黑狐突然一把抱住了我的胳膊,然后小声小气的道:“欧巴,这里好多坏人,你可得保护我!”

  虽然黑狐的身前两个馒头着实柔软,但我是正经人,我立刻抽出手臂,然后严肃的道:“姐,咱能别动不动的就发神经不?什么欧巴大叔的,我告诉你,这里是中国。请叫我帅锅!”

  路上的小闹剧暂且就说这么多,坐了八九个小时的火车后,我们终于在一个叫安图的小站下了车。

  因为现在已经是晚上十点多,所以没有办法,我们只得暂且找个旅馆住下,等明天天亮在去寻找寡妇村。

  安图这个县城其实还算比较繁华的,因为地处与朝鲜的交界处,所以经常能够听到几声撒拉嘿、欧巴之类的比较常见的朝鲜语。

  因为这里夜景很漂亮,所以黑狐吵着嚷着让我陪她去吃夜宵,再去逛逛夜市。

  虽然我强烈反对,但最终还是得秉承那句老话,枪杆子里出政权,拳头大的就是天。

  被黑狐挽着胳膊,其实感觉也挺美的。可我就是觉得怪怪的,毕竟她跟师傅有那层关系,我这么做不是对不起师傅吗?

  黑狐却丝毫不以为意,我真的搞不清楚她是心里怎么想的,难道她是老少通吃?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黑狐突然发现了什么稀奇的事情,于是硬拉着我快步走了过去。

  我当是什么好玩的,走近一瞧,擦了个擦的,原来是卖杂货的。

  不过我不得不说,这卖杂货的老板真牛,摊子上不仅有洋娃娃,还有毛茸茸的小熊,最搞笑的还有古董,最无语的还有泡菜。

  我只想问一句,“老板,你确定你交了城管费吗?”

  黑狐抱着小熊使劲的揉了揉,然后又拿起一个小狗装腔作势的汪汪两声。

  我看着她这白痴样,立刻无语起来。

  不过就在这时,小摊上的一个椭圆状的小红球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小红球是血红色,就像是凝固的鲜血一样,拿在手里滑溜溜的特别舒服。

  老板是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穿着破衣喽嗖的,头发白了一半,一双眼睛很小,眉头很短,看样子就是个短命的,估计坏事干多了。

  他看了看我,然后神秘一笑道:“小兄弟,这可是个宝贝!是我一朋友在地下顺来的,你瞧这颜色,啧啧……极品啊!”

  我闻言一愣,然后不解的问道:“大哥,这是个啥玩意啊?塑料的吧?”

  老板一听,立刻气愤的道:“你不懂,也不要乱说。这怎么会是塑料的?塑料的我还卖它干啥?我告诉你,这可是个好东西。琥珀知道吗?”

  “琥珀?知道啊!可是哪有琥珀是血红色的啊,你真逗!”

  老板这回来了脾气,他一下子站起身来,然后指着我的鼻子大喊道:“你给我走,我不做你的生意!”

  我一瞧,立刻不免好笑的道:“你激动啥啊?我不知道你不能告诉我啊,你生下来就啥都知道啊?还不是慢慢学会的。”

  这老板听我一说,觉得有道理,所以又蹲了下来,然后耐心的给我讲解道:“血红色的琥珀可是琥珀中的极品,这玩意叫孩儿面,值钱的很嘞!”

  “是吗?这我倒是第一次听说,可能我孤陋寡闻了吧!”我狐疑的道。

  老板眼皮一跳,然后嘿嘿笑道:“小兄弟,你瞧这么晚了,咱们还能遇到,这也算是缘分。不如我把它便宜卖给你吧,你们这些旅游的人总得买个纪念品啥的,你看我说的对不?”

  我一听,也是这么个道理,静姐应该喜欢这个小玩意。我随即问道:“老板,这个多少钱?”

  这老板一见我果真要买,立刻伸出了五个手指,然后装腔作势的道:“小兄弟,我卖别人都是一万,可是我看咱们有缘,所以我就五千卖给你了!咋样?”

  “五千,擦了个擦的,你说是极品琥珀就是极品琥珀啊,万一是假的咋办?”

  想到这里,我立刻拿出了砍价本领,终于在一番唇舌之战后,我以五百块的价格买下了这个琥珀,同时问老板要了两个小熊当做赠品。

  离开小摊后,我和黑狐又在一个大排档里吃了夜宵,最后才开始找宾馆。

  虽然已经十一点多了,可是找一家旅馆还是不难的。在黑狐的强烈要求下,最终我和她开了一个大床房。

  可是有一件事我很奇怪,这黑狐的身份证是怎么搞到的?难道她民政局里有关系?

  因为夜宵时喝了点酒,所以我简单的冲了凉后,就趴在床上睡了起来。

  当然我又不是第一次跟黑狐睡在一个床上,所以倒也不担心其他的。

  夜晚吹着空调睡觉还是有些凉的,所以我只得盖上被子。迷迷糊糊中,我听到身旁的黑狐发出吱吱的磨牙声。

  说实话,我就听不了这声,一听就浑身不自在。无奈之下我只得轻轻的推了推她,就在我手接触到她身体的一瞬间。

  一股寒冷之气瞬间从手掌涌入到我的体内,让我禁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

  “怎么回事?灵儿的身上怎么这么冷?”想到这里,我就要去开灯。

  可就在这时,我突然看到黑狐的身旁竟然躺着一个人,而且是一个浑身****的人。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竟然发现这人只有一只眼睛,那眼睛发出淡淡的红光,很是吓人。

  可说也奇怪,我总觉得那只眼睛很是眼熟,仿佛在哪里见过。

  突然,我想到了什么。

  “好家伙,这他X的不是琥珀,而是一颗血红色的眼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