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八章 剑劈慕容,巧计灭妖!

作品:《我是鬼捕

    我闻听此言随即看向小道士,只见他手中长剑,剑长四尺左右,宽两寸有余,仞长三尺六,柄长六寸。吹毛立断,削铁如泥。通体紫光闪烁,散发阵阵剑气。

  此剑便是道家十大藏剑之一的紫虹剑!小道士手握紫虹剑,面无表情,一只红色的瞳孔散发出逼人的杀气。

  他慢慢的扭头看向慕容公子,然后一跃而起,快速冲去。慕容公子见此,随即哈哈大笑。这笑声犹如鬼泣狼嚎,不堪入耳。

  可随着他的狂笑,他被断去的一腿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

  我一看,这孙子要逆天啊。随即跟着小道士一同冲去,可就在我余光一闪之际,我突然看到了一道红光射向了小道士。

  那红光正是凶剑,擦了个擦的,如果小道士被凶剑刺中,怕是有性命之危。

  眼下的情形容不得我细想,我抡起金刚杵就是一下子。

  就听到当得一声,我手中的金刚杵竟然再也把持不住,咣当落地。而我整个人也犹如失控的汽车重重的撞在了黑色巨石之上。

  这一撞,我这觉得一阵天晕地转,接着喉咙一甜,噗的吐出一口鲜血来。

  凶剑被我一棒击中,立刻改变了航线,不过还是向着小道士射去。

  但这一声撞击,已经让小道士反应过来。他看我身受重伤,立刻大吼一声,然后挥起紫虹剑奋力一斩。

  就听到当得一声响,凶剑直接被砍落在地。

  不过这么一会儿功夫,慕容公子已经彻底的痊愈了。

  他站起身来,手中的指甲飞长,眨眼间竟然变成一只利爪,全身上下也长出了黑色的长毛,完全不再是人的样子。

  他四肢着地,犹如野兽一般发出吼叫,然后嗖的一声就冲向了小道士。

  小道士提剑在手,随即伸出手指从剑身划过,紫虹剑一沾上他的鲜血,立刻发出声声剑鸣。

  小道士见此,口中大喝道:“以血为引,以灵为本,人剑合一,以意行剑,天地灵气,听我号令,一剑击出,所向披靡!血灵斩,疾!”疾字刚落,就看到小道士猛然挥出一剑,一道半月形的红光立刻从紫虹剑上发出,直奔慕容公子斩去。

  就听到扑的一声响,红光随即劈在了慕容公子的身上。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小道士大口的喘着粗气,然后扭头看向了我,他的脸上露出一丝淡淡的笑容。

  扑通一声,慕容公子被劈成两半,倒在地上,看样子是不能再活了。

  我挣扎着站起身来,脸上露出一丝久违的笑容。慕容公子终于被消灭了,而我们也救出了师傅和黑狐,不过他们身上的东西,则需要慢慢的消除。

  小道士收回紫虹剑,右眼的红色瞳孔也随即变成了黑色。

  旺旺这么一会儿功夫,竟然为自己治好了伤,不过从他苍白的脸上,我能看出他的虚弱。

  我捡起已经变回原样的金刚杵,然后放入了口袋中。

  我继续向前走,终于来到了凶剑的面前。我看了看它,接着弯腰抓住了剑柄,直接提在了手中。

  旺旺见此,立刻急声道:“大哥小心,此剑暴虐异常,万不可离得太近啊!”

  我笑着摇了摇头道:“不碍事,我只是看看它哪里特别。”

  我将凶剑放在眼前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终于我在剑柄的尾端,看到了两个突出的圆点。我伸手在上面轻轻一按。这两个圆点竟然突然一亮。

  我一瞧,好家伙,梼杌的两只眼睛竟然在这里。

  “旺旺,把你的藏刀借我一用。”旺旺闻此,立刻快步走到了慕容公子的尸体旁,弯腰将插在上面的藏刀拔了出来。

  这藏刀当真是个宝贝,插在尸体上拔下来后竟然没有沾上一滴血。

  旺旺把刀递给我,我拿起刀立刻一刀砍下。砍了好几刀,终于把两个梼杌之眼挖了下来。

  它们脱离剑身之后,凶剑随即变回了黑金剑原来的模样。

  我扭头看向不远处的师傅,他眉心处的剑痕就在这时也消失不见了。

  我一见此,心中大喜,也许师傅现在没事了。我赶忙将黑金剑收起,接着把梼杌之眼装进了工具包中,递给旺旺。

  旺旺接过工具包,立刻口中念起佛经,接着一道金色的佛光从他的手中流入工具包内,这也算是简单的封印了。

  我奔到师傅身旁,揭下定身符,然后轻轻的晃了晃他。

  师傅终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看到我的一瞬间,立刻激动的老泪纵横。

  “徒儿,没想到我有生之年还能见你一面。咳咳……你果真没让为师失望,你现在算得上真正的鬼捕了。咳咳……”

  师傅每说一句话,就咳嗽的厉害。我突然想到他之前中了黑娘子的蛇毒,看样子蛇毒仍在他的体内。

  “师傅,你老人家能够平安无事,弟子就心满意足了。不过我们并没有真正的安全,这里是封印梼杌的地宫,而且八卦锁妖阵已经发动,我们怕是难以逃出这里了。”

  师傅闻此,随即四处看了看,接着轻声言道:“无妨,区区阵法,困不住我鬼捕门人。你且让为师稍稍运气疗伤片刻,等下我们就冲出这里。”

  我闻此,立刻起身,然后弯腰将黑狐抱在了怀中,静静的走到一边放下。

  看着安静的它,我轻叹一声,然后转身走向了旺旺和小道士。

  两人现在都是虚弱异常,现在冰窟内出奇的安静下来。我们纷纷盘膝坐地,各自调息起来。

  不一会儿功夫,我的耳边突然响起了黑狐的声音。

  “雨龙,那梼杌不会轻易的放过我们的,万不可大意,我现在来看着它,如果有什么异常,就来叫你!”

  我闻言,立刻小声应道:“灵儿,你多辛苦了!”说完,我立刻气沉丹田,然后慢慢的进入空明之境。

  不知过了多久,我突然感到一阵胸闷,这种窒息之感让我一下子清醒了过来。

  我四处一看,好家伙,这冰窟之内竟然被无尽的黑暗笼罩了,而此刻我的狼眼电筒也没了电。无奈之下,我只得拿出一张火符,然后念起了口诀,“火烧四方物,灭却八方神,急急如律令,敕!”

  火符的燃烧,瞬间成为了黑暗中最耀眼的存在。可是令我十分不解的是,旺旺和小道士他们竟然失去了影踪。他们到底去了哪里?

  就在我疑惑不解之际,黑狐的声音响起了。

  “不用猜,这肯定是梼杌搞的鬼。它岂会甘心放过我们?不过我能夜视,但凡有什么危险,我会第一时间的通知你。从现在开始,我就是你的眼睛。夫妻同心,其利断金!嘿嘿……”

  黑狐的话让我心中心中一暖,我随即打趣道:“你的双眼不是毁了吗?难道你有三只眼?你不会是二郎神变得吧?”

  “你给我去死!人家已经修炼千年,早已拥有了灵目。比你的慧眼可是厉害百倍哦。羡慕吧?跟姐混,包你不愁吃,不愁穿,还有人给你捂被窝。嘿嘿……”

  黑狐又变回了以前的样子,活泼开朗的才是她。

  闻此,我心中一阵感动。

  我在心里暗暗的道:“灵儿,如果我们能逃出这里。我一定要好好待你。”

  就在我分神之际,黑狐突然喊道:“你的右手边有一黑影窜来!”

  我闻此,立刻拿出金刚杵,念起六字大明咒就是一棒砸出。我明显感应到金刚杵砸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借着金刚杵上散发的光芒,我看清了眼前的东西。

  这竟然是一个长着长长舌头的怪物,不过从他的衣着上我能看出,这家伙就是鲁老头。

  他……他竟然神奇的复活了。他的脑袋明明被我砸得粉碎,难不成这家伙长了两个脑袋?

  我刚才的一棒就是砸在了他的大舌头上,看着舌头上恶心的粘液。

  我猛的一脚踹出,可是这一脚非但没把他踹开,反而把我弹开了数步。这家伙的身体怎么跟个气球似的?

  就在我不解之际,他的身影竟然莫名的消失不见了。

  “他已经变成了妖物,也许是他体内的妖怪让他重生,同时让他的身体发生异变。看他舌头的样子,把不成他体内的是一只蛤蟆精。”

  “蛤蟆精?擦了个擦的,真是世界之大,无奇不有。蛤蟆都能成精了!”

  其实蛤蟆精,古代就曾有之。

  传的最为有名的就是袁世凯,据说他出生的时候,他的父亲袁保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只大蛤蟆爬到了还是婴儿的袁世凯身上。因此,有人认为袁世凯是蛤蟆精转世。至于真假,毕竟我没生长在那个年代,所以就无从考究了。

  且说现在的鲁老头,他若真是蛤蟆精转世,倒也合情合理。蛤蟆都有一条长长的舌头,和一个大肚子。

  我刚才的一脚就是踹在了仿若气球的肚子上,和蛤蟆的大肚子还真是有几分相似。

  都说这蛤蟆心眼小,受不得别人气。它一生气肚子就变大,生气越多,肚子也就越大,最后肚子被气炸,也就丢了小命。

  当然我自己是没有试过的,但我却看到肚子鼓得溜圆的蛤蟆,而且这样的蛤蟆基本都活不长。

  现在鲁老头莫名消失,为了引他出来,我决定试试。

  “卤蛋啊卤蛋,你生前叫鸡蛋,死后被卤水一泡就成了卤蛋。本来好好的卤蛋也挺好吃,可偏偏有人喜欢烤卤蛋,炸卤蛋,剁卤蛋,还有的把卤蛋喂给狗。嘴刁的狗闻了闻也不见得吃,连狗都不吃的卤蛋就是你。卤蛋放久了会发臭,发臭的卤蛋会生蛆,生蛆的卤蛋……”

  我话还没说完,一个大肚子的影子随即现身在我的面前。

  我抬眼一瞧,接着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

  “孽障,这次我看你怎么活?”

  话声未落,我已经抽出黑金剑,快速上前猛的一剑刺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