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再入一魂,黑金剑断!

作品:《我是鬼捕

    我现在觉得全身没有一丝疼痛,连窒息感也消失不见了。

  “也许,我马上就要死了。死了也好,那就可以去地府找灵儿了。”

  可是我这个念头刚刚出现,就被打破了。扑通一声,我被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空气进入鼻腔的一瞬间,我忍不住的剧烈咳嗽起来。

  这一咳嗽,整个胸口都跟着疼痛起来。我忍不住的呻吟起来,这一刻真的连死的心都有了。

  趴在地上的我,咳嗽了一阵后,嘴下面的地上满是鲜血。“这是作死的节奏啊。唉……”

  我暗暗的道,然后要紧牙关双手用力撑起身体。

  “啊……”我大喊一声,终于坐了起来。坐在地上,我抬头看着小钰。她只是冷冷的注视着我,这一刻的我在她看来也许比陌生人还要冷漠。

  “小钰,你快点醒过来。你被人控制了,能救你的只有你自己。”

  我努力的说道。可惜小钰只是看着我,没有给我半点回应。“小子,她现在已经没有了思想,你说这些也是白废。”

  我闻言,扭头看向大白蛇,然后呵呵一笑道:“你这成精的妖怪,不好好修炼成仙,倒有闲心捉弄人。有本事就杀了我吧。现在的我生死不如,倒不如给我一个痛快。”

  大白蛇看着我,接着发出嘲笑声,“这样就屈服了?你实在太弱了。我当是个青年才俊,没想到只是个软弱之辈。哈哈……”

  听着他的笑声,我体内的怒火上涌。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我竟然挣扎着站了起来。

  “不敢杀我,是吗?也好,那我就杀你!”话声刚落,我猛的运起全身真气扑了上去。

  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念头,不成功便成仁。可是我身形还未靠近大白蛇,就被它一口气吹的飞出了七八米远。

  再次摔倒在地,我的胸前肋骨尽数断裂。如此重的伤,我知道自己想活下来,已经很难了。

  横竖都是一死,我为什么不骄傲的死呢?我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狠狠的吐掉嘴里的鲜血,然后哈哈笑道:“就这么点本事吗?我当是真的成了精呢。可惜,你终究只是一个畜生,这辈子也休想得道。”

  言罢,我再次运起真气,瞬间发动了金刚腿法。也许大白蛇是因为大意,也许它根本就不把我放在眼里。

  我这一窜竟然顺利的冲到了它的身前。我伸出双手,狠狠的抓住白蛇的鳞片,然后猛的一拽。一大块鳞片被我生生的拔了下来。

  大白蛇一吃痛,立刻身体一甩,我立刻跟着它的身体摆动了起来。

  大白蛇见我不撒手,顿时一口咬了过来。看着那张血盆大口,我真的很想躲开,可是双腿已经不听使唤,整个人都如同风雨之中飘摇的小草。

  “看来我文雨龙命中该有此劫吧!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怨不得人!”想罢,我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咕噜一声,我被大白蛇直接吞入了腹中。随着它的喉咙,我直接滚进了它的肚子。

  迷迷糊糊中,我看到了一个红色的圆球。也不知道为何,这时的我真是好饿。

  “就算是死,也要做个饱死鬼。”说完,我一口咬在了圆球上,一股甘苦的液体随即流入了我的肠胃。

  就在我喝下苦水之后,周围开始了剧烈的震颤。慢慢的,我的意识消失了,也许我真的太累了。

  我这一睡,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总之,身体之上已经没有了疼痛。我摸了摸胸前的肋骨,发现肋骨竟然奇迹般的复原了。

  闻着周围的腥臭,我脑中随即回忆起之前的一幕。

  “我被大白蛇吞入了腹中,那也就是说,现在的我正在大白蛇的肚子里?”身体能够活动自如,这自然让我萌生了求生的念头。

  我大声的呼喊起来,只希望有人能够救我出去。

  “有人吗?有没有人在啊?小钰,小钰你在吗?”我足足喊了七八声,可是没有任何响应。

  无法,我只能自己想办法。我顺着黏黏的食道向前爬去,足足爬了七八米,终于前面吹进了一点小风。我知道距离出口越来越近了。

  我再次向前,可就在这时,我的肚子竟然剧烈的疼痛起来。这疼痛之感让我忍不住的打起滚来,难道是我之前吃的毒汁?我努力的想让自己清醒,可是慢慢的我还是昏迷了。

  很快的,我做了一个梦。梦中,我看到一黑一白两条蛇缠斗在一起。它们互相撕咬着,难分胜负。战到最后,它们竟然互相吞噬了彼此。

  就在这时,我终于醒了过来。出口就在前方,我必须继续努力。

  很快的,我来到了一拍巨大的牙齿前。我双手抓住牙齿,然后使出全身力气向上用力的一抬。

  我终于看到了外面的土地。只要从这里出去,我就没事了。想罢,我伸出腿慢慢的挪过去。然后猛的收手向外一窜,就在我冲出去的一瞬间,那锋利的牙齿随即落了下来。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这才发现左臂上一阵火辣辣的疼。我撸起袖子一看,好家伙,一个大蛇的刺青出现在我的左臂上。

  见此,我中一颤,接着一种不详的预感涌上心头。

  “难道……难道那白蛇之灵也进入了我的体内?如果真是如此,那这次可玩大了。”

  尸王之血、鬼蛟,现在又加上一条白蛇。我靠,我的身体又不是收容所,不用交房租的吗?我暗骂了几声,然后四处查看起来。

  此刻的大白蛇已经死了,应该是被我咬破蛇胆而亡。可是在它面前的小钰却不知所踪了,难不成她自己离开的吗?还是被人带走的呢?我四处都找遍了,可是仍旧没有小钰的影踪。无法,我只得收回心思。

  大白蛇已死,那这里应该没有什么能再伤害她的了。只要她是安全的,那我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毕竟她不能真的跟着我一辈子。身上的伤势痊愈,我必须尽快的爬上去。

  好在这高度不是一望无际,所以只要我努力,应该能够上去。就这样,我开始了徒手攀岩。

  在部队时,我就已经练过,所以今日来爬,也不是特别难。我大概爬了三个多小时,终于顺利的爬到了上面。

  我在上面坐了一会儿,然后扭头看了看那个大蛇的雕像,接着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出去。

  我这刚刚走到三叉洞口前,就听到了叮叮叮的撞击声。“怎么回事?难道师傅还在跟出云巫师斗法吗?”

  想到这里,我赶紧向着声音的方位小心的走去。

  走到外面的大洞口时,我看到了一白一黑两个人影你来我往的斗在了一起。那个白色人影正是我的师傅,清梦道人。

  而那个黑色身影则是出云巫师。师傅手中拿着黑金剑,教他北斗七星位,攻守兼备,游刃自如。

  反观出云巫师,他手中拿着的竟然是我的鱼肠剑。鱼肠剑在他的手上发出深蓝色的光芒,每一剑斩去都会有一条蓝色的尾巴,华丽至极。

  可是我此刻却没有看到杨虎的身影,他去了哪里呢?就在我愣神之际,我的身后突然响起了脚步声。我赶忙回头去看,只见杨虎正急匆匆的从里面跑了出来。

  “文兄弟,你竟然在这里,我还以为你……你被……”

  “被白蛇吃掉?是吗?”我随即言道。杨虎嘿嘿一笑道:“看你没事,我就放心了,给,这是你的背包。除了鱼肠剑外,其他东西都在里面。我没有打开看,也不知道里面都有啥。”

  我赶忙接过背包,打开一看,里面真的什么都在。装着梼杌之眼的小盒子和小钰给我盒子都在里面,还有我的宝贝金刚杵。

  “谢了,杨大哥!”说罢,我直接将金刚杵抽了出来。师傅现在跟出云巫师斗法,我这个当徒弟的不能袖手旁观。

  跨上背包,我提着金刚杵就要上前。杨虎见此,立刻阻止道:“文老弟,你要干什么?他们两个老一辈的交手,我们当小辈的上去也是给他们添乱。让他们打吧,总会分出胜负的。再者,你若是上去帮忙,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师傅被打吧。到时就变成咱俩的对决了!”

  我听此,果真是这个道理。“既然如此,那我就在旁边看着吧!我相信,邪不胜正,最后肯定是我师傅获胜!”

  杨虎一听,随即哈哈笑道:“谁胜谁负还不得而知,我师傅在得到了你的鱼肠剑后,本领可是增大不少。你师傅可要小心了啊!”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一般高手过招,如果实力悬殊不大,最后要拼的就是法器的强弱。本来我师傅有黑金剑在手,胜券在握,现在却因为鱼肠剑的易手而变得势均力敌,谁胜谁负还真的不好说。

  就在这时,我想到了小钰,立刻向杨虎问道:“杨大哥,你可看到小钰了?”

  杨虎一听,皱了皱眉头道:“我看到了一道金光射出洞外,不知道她是不是小钰呢?”

  闻此,我心中一紧。“小钰果真独自离开了,可是她要去哪儿呢?现在时过境迁,再也不是她所认知的世界了。只希望我们还能有缘一见吧!”

  就在我胡思乱想之际,师傅和出云巫师已经战到了白热化关头。

  双方你来我往,都是险象环生。这个时候,如果有谁慢了一秒,估计都要血溅当场。

  可就在这时,我听到了砰的一声响。紧接着,让我不敢相信的是,黑金剑它……它竟然被鱼肠剑斩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