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一夫当关,御刀而来!

作品:《我是鬼捕

    师傅见我愣神,立刻大声喊道:“你愣着干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我被师傅一喝,立刻回过神来,然后提着鱼肠剑,就冲了上去。

  二对三,虽然我们人数出于劣势,但师傅以一敌三都能不落下风,再加上一个我,对付这三个小娘们,应该问题不大了。

  我上前之后,直接找上了果儿,我实在不明白,我才刚刚把她从梦境之中救出来,怎么现在摇身一变,就成了绝顶高手呢?

  果儿手中拿着的是一柄短剑,这短剑锋利异常,而且看样子还是个古物。

  她看了一眼我,直接一剑刺来。我见此,赶忙横剑去挡。就听到叮的一声响,我们各自后退一步。

  我看了看果儿,接着开口问道:“果儿,你怎么会变成这样?难道你不认识我了?”

  果儿现在的形象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原本光洁白皙的脸现在变成了灰褐色,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也变得冷厉凶狠,而且她的头发也从黑色变成了红色,如此异变,我真不知道她到底发生了什么。

  果儿对我的话充耳不闻,猛地再次攻来。见此,我只得招呼过去。

  斗了几个回合,我们仍是平分秋色。当然我是故意没有下狠手,不然早把她拿下了。

  反观师傅那边,他已经抢到了主动权,他手里只是拿着一个铁球,就硬生生的将两人打得连连后退。

  师傅那边看样子就要分出胜负了,我这边也不好再耽误时间。

  我收回目光,伸手放入背包之中,随即将金刚杵取了出来。

  手握金刚杵,我直接狠狠的道:“果儿,既然你已经失去意识,那就休怪我手下无情了。”

  言罢,我直接真气运入其中,金刚腿法瞬间施展开来。双腿猛然发力,瞬间冲了过去。

  果儿见我冲来,立刻向后躲闪。可她的速度又哪里有我快呢?一秒钟不到,我就已经上前,我反手握剑用力一削,果儿赶紧横剑去挡。

  抓住机会,我身形一转,另一只手中的金刚杵直接砸下。

  就听到当得一声响,金刚杵所化大锤狠狠的砸在了果儿手里短剑。

  这一锤我用力十成力道,果儿抵挡不住,咣当一声,短剑落在地上。我见她失去兵器,顿时踢出一脚。

  这一脚直接踢在她的胸口,后者噗的喷出一口鲜血,然后摔倒在地昏迷不醒。

  战胜了果儿,我立刻奔到师傅旁边协助。两个回合不到,小乖也昏迷倒地。

  剩下一个老巫女,她连连后退,心知不是我们师徒二人的敌手,扭头就逃。

  我刚要去追,师傅突然拦住我道:“穷寇莫追,小心是个陷阱。”

  我听此,立刻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师傅。这一看之下,我才发现他脸色不对,嘴角竟然溢出血来。

  见此,我大惊失色,上前扶住他,焦急的道:“师傅,你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

  师傅咳嗽一声,随即吐出一口血来,然后禁皱眉头道:“快点把我带上去,我得闭关疗伤。”

  闻此,我直接将他背起,然后快速的出了地宫。等我出了老巫女家中之时,天色已经大亮。

  我扭头看了看背上的师傅,发现他已经昏迷不醒。“师傅,你可不能有事啊!师傅,我这就带你去疗伤!”说着,我直接奔出了小院。没过多时就来到了大山的家里。

  旺旺和萍儿正一脸焦急的向外张望,一见我们返回,赶紧迎了上来。

  “大哥,令师这是……”

  “唉,一言难尽啊!我得快点给他疗伤,他伤的太重了!”旺旺听此,脸上露出担忧之色。

  进了屋中,我将师傅轻轻放下。看着他脸上的黑气,我立刻扭头对旺旺道:“我师傅他……是不是中毒了?”

  旺旺上前一步,伸手按在师傅的手腕上,然后又翻了翻师傅的眼皮,接着急声道:“令师的确身中剧毒,必须尽快驱毒,否则时间久了,恐怕回天乏术了。”

  听此,我大惊失色,我可真怕师傅有什么三长两短。依照旺旺的吩咐,我打来了一盆清水,又提来了一个火炉。

  旺旺脱下师傅的上衣,只见师傅的身上满是黑色的脓包。

  旺旺见此,眉头紧皱,然后从口袋里拿出银针。他把银针依次排开,最后取出了足足九九八十一枚。

  旺旺告诉我这叫银针疗毒,需先将师傅体内的几处穴道阻隔,这样可以阻止毒素的蔓延。再取银针引出毒液,如果顺利我师傅就不会有事。可如果稍有一点差池,只会加快毒素的流窜,我师傅可就性命危矣了。

  旺旺说这话显然是在征询我的意见,我犹豫了一下,接着郑重的道:“旺旺,你动手吧!如果有什么差错,我不会怪你!”

  旺旺闻此,轻轻的点了点头。接着开始了复杂的银针疗毒,我随即走到屋外,一是担心自己在,旺旺紧张,二是我必须在门口守卫,若有谁来捣乱,也好保住师傅周全。

  萍儿此刻站在院中不知所措的看着我,看她满脸的担心之色。

  我随即微微笑道:“没事的,我师傅不会有事的。对了,大山在哪?你们没有把他带回来吗?”

  萍儿听我询问,立刻答道:“大山他醒来后,就发疯似的跑了,我和旺旺哥哥不敢去追,怕你回来时找不见我们。可是都一夜了,大山也没有回家。大哥哥,你说他会不会……?”

  我听此一怔,随即问道:“会不会什么?”

  萍儿睁着泪光闪动的眼睛,然后轻声说道:“他会不会变成魔尸?”

  “魔尸?”这个词让我惊骇不已,若是从字面上理解,应该是变成了妖魔的尸体,可是大山他明明还活着啊?只是失去了意识而已,又岂会跟实体挂钩呢?

  想到这里,我立刻不解的道:“萍儿,你说的魔尸指的是什么?你是从哪里听来的?”

  萍儿眼中的泪水终于滑落,她伸手擦了擦眼泪,然后对我说道:“是巫女姐姐告诉我的。他说我们村的人只要胸口刺上祭字,等老祖宗复活那天,他们就会变成魔尸,永远追随着老祖宗。”

  听到这里,我已经有些乱了,这神秘的祭灵村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始皇帝真的能够复活吗?师傅来时曾说,希望可以阻止一切,他所指的是不是就是始皇帝的重生呢?

  就在我有些摸不着头脑时,我无意间看见上百个身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人向我们所在的小院走来。

  这些人现在的样子,就跟电影里的丧尸如出一辙。这让我紧张不已,万一我一人阻止不了,那师傅可就遭了。

  想到这里,我直接将金刚杵拿了出来。双手握紧金刚杵,我立刻运起真气。

  金刚杵很快就变成了龙头大锤,我提着大锤走到院门前。我现在的气势,俨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意。

  已经癫狂的村民,很快就向我快速扑来。我双手握锤,立刻狠狠的道:“擅入者死!”死字刚落,已经有人上前。

  我抡起金刚杵就是狠狠一锤,啪的一声响,那村民的脑袋被我砸得粉碎。

  此刻祭灵村的人早已变成了怪物,只要不是人,我就没理由再心慈手软。

  对敌人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杀了一个,立刻就有第二个。金刚杵在我手中犹如凶器,所过之处魔尸必死。

  我就这样一锤一锤的挥出,刚十几分钟,倒下的村民就有二三十人。

  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脑袋都没了的村民竟然还没死。他们再次爬起来,继续向我扑来。不怕敌人的多少,就怕敌人打不死。

  激烈的奋战仍在继续,我从早上足足打到了中午。可打了这么久,旺旺还是没有施针结束。现在我真到了崩溃的边缘,真气即将耗尽不说,体力也跟不上了。

  手中的金刚杵越发沉重,我真到了强弩之末。刺啦一声,我的袖子被偷袭而来的村民撕开,那长长的指甲在我手臂上划出一条深深的伤口。

  剧烈的疼痛让我再次燃起了斗志,“我去年买了个表的,来,再来!小爷我今天跟你们拼了!”说话间,我提起大锤又是一家伙。

  那村民都被我砸成好几块,还他X的向我爬来。这把我给气的啊,可是连续砸了几下,我竟然感到一阵眩晕。

  我知道这是体力透支的征兆,“旺旺啊,你快点啊。不然我可就报废了!”

  就在我祈祷之际,几个村民猛的把我扑倒在地,接着狠狠的咬在我的身上。这把我疼的眼泪都掉了下来,可我实在无力挣脱。

  就在这危急关头,我突然看到一道金光从天边飞来。我抬眼看去,在金光之上竟然站着一个英俊少年。

  这少年郎,皮肤白皙,相貌俊朗,一双冷厉的眼神之中射出让人胆寒的光芒。他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好兄弟,小道士!

  他此刻踏刀而来,简直帅呆了。小道士飞到人群的上空,直接跳了下来。那身形,那动作,帅的无可挑剔。

  他一落入人群,立刻单手一招,新亭侯刀随之落入他手。他手持金刀,四下一看,身形一转,立刻掩杀开来。

  “伤我兄长者,杀无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