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七章 手段残忍,竟有内鬼?

作品:《我是鬼捕

    带着冲虚道长的噩耗,我们打车来到了驿马山。下车之后,我们一口气就奔到了清心殿。

  在清心殿的偏厅里,我们看到了已经装入棺材的冲虚道长。小道士看着冲虚道长的遗容,顿时放声痛哭起来。

  “师傅……师傅……你怎么就这样走了?啊……到底是谁害了你,到底是谁?师傅啊……”

  小道士这一哭,站在棺材旁边的几个道士也随即抹起了眼泪,整个清心殿内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愤。

  我跟冲虚道长见过两面,他给我的感觉很好,而且数次危难之际都是他派小道士前来助我。这份恩情,我不敢忘。

  我随即走到了棺材的正面,然后双膝跪地,口中言道:“前辈,你于我有恩,晚辈无以为报,定要帮你手刃仇人,替你报仇!”说完,我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旺旺见此,也跟着跪在了地上,磕起头来。等我们起身之时,小道士已经平静了下来。

  他向旁边的道士问道:“陆师兄,师傅到底是怎么死的?怎么会被分尸呢?”说完这句话,我看到小道士强忍着泪水,我知道他越是这样,心中越难受。

  陆师兄听此,立刻擦干眼泪轻叹一声道:“昨日傍晚我们随师父做完功课后,就各自回房休息了。师傅也回了他的房间。子时刚过,我听到了师傅的怒吼声。可是等我们赶到之时,他就已经被人……”说到这里,陆师兄又哭了起来。

  “如此说来,就是你们也没有看到杀师傅的凶手,对吗?”

  陆师兄轻轻的点了点头,他不敢去看小道士,因为此刻小道士的眼中已经迸发出愤怒的火焰。

  我走到他的身边,轻轻的拍了怕他的肩膀,然后说道:“马成,现在还不是悲伤的时候,当务之急,还是查出杀你师傅的凶手吧!陆师兄,不知警察是不是来过现场了呢?”

  陆师兄听此,赶忙应道:“没错,师傅死后,我们就报了警。因为第一现场不能破坏,所以是警察来过之后。我们才把师傅装进的棺材。”

  我听此,轻哦了一声,然后对小道士说道:“你暂且在这里守灵吧!我和旺旺去趟派出所,那里应该有验尸报告以及现场的一些图片。说不定,能发现一些什么。对了,令师身死的房间千万不要动,等我们再说。”

  小道士听此,立刻点了点头。我像旺旺使了一眼色,接着快速的走出了清心殿。

  在下山的路上,旺旺突然向我问道:“大哥,你觉得会是妖物所为吗?”

  我听此,摇了摇头道:“我觉得应该不是,驿马山就是以降妖除魔见长。当日黑狐神通何其强大,不也没有轻而易举的打败冲虚道长吗?不过现在就下定论还为时尚早,等看了验尸报告和现场图片,然后回来比对一下,说不定就可以肯定了。”

  旺旺听此,随即点了点头。在驿马山下不远处,我们就看到了派出所,应该是这里的警察勘察的现场。进了派出所内,一位男警官随即迎了上来

  。“你们两位有事吗?是要报案吗?”

  我闻此,立刻言道:“不是,我们是为了驿马山上的案子来的。不知道是哪位警官负责的呢?”

  “你说的是驿马山上的那位道长吗?是我和一位同事去的现场!现在还在化验一些地上的纤维,等准备工作做好,我们会尽快破案的!”

  我微微一笑道:“兄弟,我是市局的灵异顾问,我叫文雨龙,我现在认为这次案件很不寻常,所以想介入其中。不知你能否行个方便?”

  “灵异顾问?大哥,你别逗了!这就是一场凶杀案,跟灵异事件扯不上半点关系。再说了,我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警局里还有灵异顾问这样的一个职位呢?你不是在逗我的吧?”

  我见他不信,立刻拿出手机拨通了苏宁的电话。

  “喂,苏宁!我是文雨龙!我现在在驿马山,这里的警官不相信我的身份,你看你能不能帮我跟他们解释一下?”

  苏宁一听,随即言道:“你把电话给他们的所长,我跟他们所长说!”

  听此,我不由得一笑,瞧瞧人家这大队长,就是不一样,张口就让所长接电话,霸气。

  在这位警官的指引下,我很快就找到了他们的所长,一个中年大汉。我把手机递过去,

  不一会儿功夫,那所长的脸上就露出了笑容。

  他把手机归还于我,然后伸出手,呵呵笑道:“原来是市局的灵异顾问,真是久仰大名!欢迎你们来帮助破案!”

  我见此,赶忙握住了他的手,“所长,你说的哪里的话。我们都是为了惩治凶手,早日破案还社会一个安宁是我们共同的心愿。”

  有了所长亲自下令,整个派出所都被我们调动了起来。负责验尸的警官的告诉我,尸体是被利刃直接切断,没有半点拖泥带水,就连骨头都一并斩断,足见这凶手的力气之大。

  可仅仅斩断四肢根本不足以致命,可是在尸体之上又没有了其他的伤痕。他抽取了一点血样,在血液之中也没有检测到任何让人死亡的毒素。

  如此一来,此人的死格外的蹊跷。在现场的证据采集中,他们也没有任何发现,只知道凶手应该是从窗户逃脱,但是在窗户上却没有留下半点指纹,而且奇怪的是,冲虚道长的房间窗户之外就是万丈深渊,若是凶手从窗户逃离,肯定会跳下悬崖。但在悬崖下的搜索之中,也没有任何人的尸体和脚印。

  从以上分析,这冲虚道长的死就变成了不可能发生的杀人案件。了解了这些情况后,我给他们留下了电话,再有什么新的发现就第一时间通知我。出了派出所后,我和旺旺又一路狂奔到了山上。

  小道士一见我们回来,立刻上前问道:“大哥,有什么发现吗?”

  我听此,无奈的摇了摇头,接着说道:“带我去你师傅的房间,我要看看里面有没有什么蛛丝马迹!”

  冲虚道长所住的房间是山顶的小屋。屋里很是简陋,只有一张床一个小桌子还有一把椅子。在地上是一大滩已经干涸的血迹,以及警察沿着尸体画着的白线。

  我站在屋里,四处查看了一遍。接着走到了窗边,从窗边向下看去,云里雾里很是漂亮,可是这里坡度极大,就是趴着都很难稳住身形,更别提站着了。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就是突发奇想想从窗户钻出去。

  旺旺一看我要从窗户跳出去,立刻阻拦道:“大哥,你干什么?下面是万丈深渊,你疯了不成?”

  我听此,淡淡一笑道:“我没疯!我只是想试试站在外面的感觉。这样吧,你帮我找条绳子,把我拦腰绑上,那就没有什么危险了。”

  旺旺见我说得坚决,只得照做。没过多时,我的身上就被粗粗的绳子绑的结结实实,绳子的一段系在房内的床上。我试探着拉了拉,发现没有问题,这才从窗户直接跳了下去。

  我这种失重的感觉我已经体验了很多次,可是每次都那么的刺激。在身体向下落的瞬间,我猛地瞪大其双眼来。眼睛干涩之时,我立刻紧紧闭上。

  而等我再次睁开之时,我看到了一丝丝的黑气挂在窗外。看着这些黑气,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身体继续向下落去,可就在这时,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在垂直的山壁上看到了一个石洞。

  这石洞很深,一眼都看不到头,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就在这时,我意外的发现石洞的内面也有丝丝的黑气盘旋,这让我不免有些紧张起来。“难道里面有什么东西吗?”

  身体继续向下,突然停了下来。我知道绳子到头了,所以向上面的旺旺大喊道:“我让你们往上拉,你们就拉,我让停,你们就停。听到了没有?”

  旺旺的耳朵很好,所以即使声音很是空旷,但他还是听清楚了。他向我伸出了大拇指,看样子是告诉我他明白了。

  见此,我随即挥手让他往上拉。我的身体也随着绳子慢慢的上升,就在身体临近山洞的洞口之时,我猛的大喊道:“停!”

  旺旺听此,立刻停了下来。我微微晃动身体,然后双脚顺利的踩在了石洞里。双脚站稳之后,我很快就解开了绳子。脱离了绳子,我感觉把七星龙渊剑从背上抽了出来。

  神兵握在手中,我的胆子也增加了不少。岂料我越向前走,这山洞就越黑,而且地势也越来越高。走到最后,我的头顶出现了一块木板。从这木板的质地和纹路,我能猜出它是做什么用的。

  正在我打算伸手推开木板之际,我竟然听到嘎吱的开门声,接着我听到一个人走了进来。

  他驻足了一会儿后,接着响起了手机的按键声。约莫五六秒的功夫,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了。

  “喂?是鬼王吗?告诉你一件事,我的那个小师弟还有鬼捕门的那小子都来到了驿马山。他们正在着实调查我师傅的死因。他们都认定是鬼怪所为,所以不会查到我的头上的。打这个电话,我就是想告诉你,我很快就会接任掌教之位。到时你答应我的事情,可一定要办到哦?否则,镇观之宝,你休想得到。”

  说完这句话,屋里就安静了下来。我真想冲上去把那内鬼抓住,然后狠狠的揍一顿。但若是这样,我担心会打草惊蛇。

  最后,我心中做出了决定,暂且静观其变,只要能引出他背后的大鱼来,我定要将他碎尸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