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九章 化身夏恒,魂入元朝!

作品:《我是鬼捕

    我就这样不由自主的靠近了高台,把我身后的杨虎惊得目瞪口呆。

  “文兄弟?你疯了啊,别离石龙太近。”我对杨虎的话充耳不闻,准确的是,我听到了也没法停步不前。

  我继续向前走,很快就来到高台旁的台阶。石龙并没有因为我的到来而猛然复活,这一点让我松了一口气。

  我沿着台阶向上走,几分钟后,我就来到了高台之上。这高台上面有一个巨大的棺椁,棺椁的周围是八个石佛。

  这些石佛都是闭目盘坐,手捏莲花。我盯着它们看了看,最后将目光落在了棺椁正对面的一个金佛身上。

  这一看之下,我不由得心头一震。这金佛竟然跟我长得一模一样,难道他就是我前世的金身?

  就在这时,令我更加惊讶的是,这金佛竟对我微微一笑。

  与此同时,我的脑袋一沉,身体一软,直接倒在了地上。

  等我醒来之时,我发现身在一个房间之中。我的耳边充斥着念佛声和木鱼声,两者的融合构成了优美的旋律。

  我慢慢的站起身来,这才发现身上不知何时换上的僧服,更让我不解的是,我的一头秀发竟然莫名的消失了。

  虽然我以前头发也不长,可是这光头形象还真是第一次尝试。我现在的造型,整个就一大和尚。

  我摸了摸光秃秃的脑袋,接着不解的四处观望起来。在我的前面是一个佛龛,佛龛当中供奉的是一位手持禅杖的菩萨。

  这菩萨我认得,正是地藏王菩萨。我双手合十,向着地藏王菩萨拜上三拜。

  就在这时,房门被人打开。我扭头一看,只见一位相貌秀气的小和尚正端着斋饭走了进来。

  这个小和尚竟如此眼熟,他竟然是旺旺。

  旺旺一进屋,立刻微微笑道:“师傅,您醒了,斋饭给您端来了。”

  我一听,心头一颤。“师傅?旺旺,我是你大哥啊。”

  “大哥?您是我师傅。师傅,您是不是在考验弟子啊?”

  我听到这里,忽然想到了什么,接着急声道:“旺旺,我叫什么?”

  旺旺愣了一下,接着答道:“您告诉过我,您出价前叫夏恒!”

  “夏恒?好家伙,我竟然变成了夏恒。一定是那个金身作祟。”想到这里,我直接冲出了房间。

  这斋房之外是一条走廊,我不顾旺旺在后面呼喊,快步向前奔去。走廊的尽头是一个大院子,在大院子里有不少和尚正在练武。

  我没有理会他们,扭头一看,一座大殿出现在我的视线之中。大殿的上方有一幅牌匾,牌匾上写着四个大字,大雄宝殿。

  这里竟然是一座寺庙,我怎么会来到这里呢?

  就在我愣神之际,大殿之中突然传出了一声呼唤。

  “不妄徒儿,既然站在殿外,为何不入啊?”

  听此,我不免皱了起眉头。“不妄是谁?”我自言自语着。

  “师傅,你的佛号就是不妄啊!”我扭头一看,是旺旺开口提醒。

  我闻此,然后抬腿向大殿之中走去。一入大殿,我立刻看到了一位身着袈裟的白眉僧人。

  白眉僧人看了看我,随即微微笑道:“徒儿,何事不解啊?”

  我听言,想了想,接着言道:“大师,你知道我为何会在这里吗?”

  白眉僧人一听,立刻呵呵笑道:“你本在这里,何有会与不会呢?”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

  我话还没说完,这白眉僧人突然伸手摆了摆,接着微笑道:“你想说你本不属于这一世,可奈何竟来到此处,对吗?”

  “没错!大师佛法高深,一定知道缘由,还请赐教!”

  白眉僧人点了点头,然后转身道:“跟我来吧!”我听此,赶忙跟上。

  这白眉僧人带我走到了后殿,然后进入一个斋房之中。他在案几前坐下,接着示意我也坐下。

  我也不客气,在他的对面一屁股坐了下来。

  “佛家云,因果报应。有因必有果,有过必有因。一切皆是轮回!你虽从后世来,只因今世因。现在你既已来到这世,自当完成这世的宿命,方可回归。”

  我听此,立刻疑惑不解起来。“大师,你的意思是,我来到这世都是因果循环?我这世有何宿命?还请明示!”

  白眉僧人淡淡一笑道:“你来到这世,自然是了却上一世的因。你若能知晓你上一世是谁,自然就能知道你为何而来。”

  这老和尚的话把我弄的晕头转向的,我想了好一会儿,这才稍稍理顺。

  “大师,夏恒的上一世应该是屠王将军,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找到夏恒的前世?”

  白眉僧人满意的点了点头,“孺子可教也!去吧,去做完这一世该做的事,你自然就能回归。”

  我听此,随即站起身来,向着白眉僧人行了一礼,然后转身出了斋房。

  如果说我来到这一世,是因为夏恒想让我做一次他。那我只有赶到首都旁的屠王将军墓才能真正的回归。

  我虽然不知道夏恒为什么让我这样做,但是为了能够回去,我别无选择。

  我并没有收拾行囊,因为我知道作为和尚估计也没钱。所以出了大殿后,我就要下山。

  这时我看到了旺旺,他见我出来,立刻迎了上来。“师傅,您没事吧?”

  我闻此,微微笑道:“没事!我挺好的。对了,我有几件事想问问你。”

  “师傅,您问!”

  我想了想,接着言道:“我们这寺院所在的山是什么山?”

  旺旺听此一愣,然后不解的道:“师傅,这里是九华山啊!”

  九华山,地处安徽省池州市青阳县境内。距离首都有千里之遥,这一趟我也不知道要走多长时间,想到这里我就觉得头疼不已。

  旺旺见我不言语,立刻关心的道:“师傅,您怎么了?”

  我微微一笑道:“没事!我挺好的!对了,今年是什么年?”

  “元朝仁宗延佑七年!”

  “什么?元朝?我擦了擦的,这夏恒也够狠的,让我做一回古人。”

  我轻叹一声,接着言道:“没事了!我要下山一趟,就此别过!”说完我直接向着山下走去。

  此刻是晚秋时节,气温不高不低,舒适宜人。我下了山后,独自一人向着北方走去。

  好在我此刻体内还有真气可以用,不然路上要是遇到了什么妖魔鬼怪,我还真不知道如何应付了。

  这一路,当真难走的很。我自己估计,一天可以走一百公里,但纵然如此,还是得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抵达屠王将军墓。

  五天后,我来到了一座古城。抬眼向着城门一看,好家伙,竟然到了洛阳城。

  走到这里,也就意味着我走完了一半的路程。一路上,我都是采摘野果子充饥,连一顿正经的饭都没吃过。

  没法子,我现在是又饿又累,既然有了城池,无论如何我也要进去化缘点饭吃。

  走入城内,看着过往的人群,我真有一种穿越之感。大街的两边都是小摊,有卖包子的有卖烤红薯的,还有卖炊饼的。

  他奶奶的,都是吃的。搞的我的肚子嗷嗷直叫,这不是折磨人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厚着脸皮靠近了包子铺。

  那卖包子的老板一看我,立刻笑道:“大师,要买包子吗?新鲜出炉,味道那是相当的美味。来几个吧?”

  我一听,咽了口口水,接着双手合十的道:“施主,贫僧途经此地,不知施主可否给点斋饭吃?”

  这店老板一听我是来化缘的,一张鞋拔子脸再次拉长。

  “我说大师,这年头兵荒马乱的,我这是小本生意,真的没法施舍给你。抱歉啊!你看见没,前面有个大户人家,正在施粥,你不如去那里化缘。请吧!”

  我听此,实在不好发怒,只能灰头土脸的向着前面走去。

  走了十多分钟,我终于看到了排队等待施粥的人群,随即挤了上去。可叹这难民实在太多,等轮到我的时候,就剩下一点米汤了。

  我看了看,还要喝了一碗,总比饿肚子强吧。肚子里有了点东西,我向旁边的乞丐打听了一下去大都(北京元朝时称为大都)的路,这就准备继续启程。

  可就在这时,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看见了一个熟人。这人背负大刀,腰挂葫芦,体型壮硕,还有那一脸的大胡子,不是正一真人又会是谁?

  早就知道这家伙道行不浅,能够活个几百年应该不是难事。

  他的目光在我身上没有半刻的停留,便急冲冲的向着城外奔去。我一看,赶忙跟上。

  既然我来到了这一世,定然还会遇到灵儿。能在这里看看她,我也算不虚此行了。

  而这正一真人一直都在追赶灵儿,说不定他现在就是冲着灵儿去的。我跟着他很快就进入了城外的山林之中,我担心被他发现,所以故意离得远远的。

  岂料,跟着跟着,我竟然跟丢了。就在我郁闷之际,突然听到右边的灌木丛后有打斗之声。

  我随即奔了上去,躲在灌木丛之中偷偷的看去。这一看之下,我不免惊讶不已。

  灌木丛后正有两人刀光剑影的搏斗着,其中一人正是正一真人,而另一个人竟然……竟然是小道士!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我跟小道士的前世也认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