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九章 合力破敌,真正身份!

作品:《我是鬼捕

    我环顾一周,哪里有灵儿的身影?这黄皮子是不是脑袋被驴踢了?还是喝鸡血喝多了?

  “孽障,少说废话。看棒!”话声刚落,我已经冲上前去,抡起金刚杵向着黄衣老太直接一棒砸下。

  黄衣老太一看,身形一闪,直接化为一道黄光,我一棒竟然砸了个空。

  不过砸不到它,我却可以砸夏达。

  夏达一见我向他攻来,吓得连连后退,口中惊呼道:“你不能杀我,杀了我,你会后悔的。”

  “后悔?不做了,我怎么知道我会不会后悔?”我棒身一转,直接抡起。

  就听到“咔嚓”一声,夏达的腿被我一棒打断。疼得他惨叫连连,额头上冷汗直冒。我当然真的杀了他,为了这样的人,我犯不着去蹲大牢。

  黄衣老太蹿到一边,歹毒的看着我,一双手却不停的结着法印。随着它法印的结成,它的脸上露出了狰狞的笑容。

  就在这时,旺旺突然跑到了我的身边。

  他盯着黄衣老太看了一眼,然后惊声道:“大哥,这孽障好像在召唤使命东西?你看它结成的法印根本就不正常。”

  旺旺的话提醒了我,真的如他所言,这黄衣老太的手势很不一样。它的双手掌心向下,轻轻的拍打着,一缕缕黑色的光芒从它的双脚向全身蔓延着。就在这时,我想到了那个“神像”,笑面修罗的“神像”。

  难道它在招引阿修罗道的修罗?可是阿修罗道的通道已经关闭了啊,它怎么可能与另一个界面的修罗取得联系呢?不管它到底在干什么,我现在都必须阻止它。

  我赶紧飞身上前,口中大喝道:“天地万物,皆是生灵。以心感知,心灵互通。灵随心动,万灵自成!金刚灵技,横扫千军!敕!”

  敕字刚落,金刚杵上金光绽放,我双手抡起它向着黄衣老太就是一棒。黄衣老太见此,竟然连身体都不动一下。

  “砰”的一声巨响,这黄衣老太被我砸得粉碎。粉碎?没错,就是粉碎!看着地上的碎片,我眉头紧紧的皱起。

  这竟然只是它的空壳,难道它金蝉脱壳了?就在我愣神之刻,一个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响起了。

  “嘎嘎……我终于再次来到人间了。还是人间舒坦,小妖精,你让我杀谁?”

  我循声看去,一个身着黑色铠甲,青面獠牙的人正站在旁边的树下。

  这家伙跟“神像”上的修罗长得一模一样,想必就是来自阿修罗道的修罗了。

  “修罗邪尊,就是那个小子,你一定要帮奴家取了他的狗命。”

  这个声音是黄衣老太,还自称奴家,听得我差点吐出来。不过令我不解的是,为何这声音很像是从修罗的体内发出的呢?

  就在这时,我想到了什么,他们是公用一个身体,怪不得可以引修罗现世,原来就是用自己的身体作为载体。现在修罗已经来了,看来只能将它一起除掉了。

  “小子,一个凡人竟然能让修炼千年的妖精引我前来,你的本事不小啊。”

  我闻此,冷冷一笑道:“你就是从阿修罗道来的修罗?这里不是你的世界,乖乖的给我滚回去。否则,休怪我手下无情!”

  “让我滚回去?嘎嘎……就凭你也敢在本座面前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今天本座就从你开刀,你小子也该感到荣幸了。”

  说话间,他一掌直接拍出。我看到一道黑光从他掌心射出,向我****而来。

  我冷哼一声,抡起金刚杵直接砸了过去。岂料金刚杵刚刚遇到这黑光,一股钻心的寒意从金刚杵的龙头瞬间向上蔓延开来。

  我见此,赶紧运起了火焰诀。可是纵然如此,还是让我忍不住的浑身一颤,接着体内的真气也不安分的乱窜起来。旺旺和小道士一见我脸色不对,赶忙奔上前来。

  旺旺直接伸手抓住我冰冷的手,一道道暖流从他的手心向我体内流进。我这才让紊乱的真气平复下来。不愧是阿修罗道来的修罗,的确比那些魔物要厉害一些。

  “嘎嘎……竟然还有帮手,不过就凭你们三只小鸟也不够我杀的。嘎嘎……”

  修罗笑声未落,他再次拍出两掌。旺旺和小道士一看,纷纷施展神通应对。

  我趁着这会儿功夫,喘了口气,然后瞧准机会将金刚印取了出来。

  旺旺和小道士双双跟修罗斗了起来,这修罗只是赤手空拳竟然就能够挡下旺旺和小道士手中的法器。我盯着看了看一会儿,然后悄无声息的来到了他的身后。

  跟我想的一模一样,这修罗的后脑勺上真的还有一张脸。这张脸的主人就是那个黄衣老太,她本来一脸的得意,可是看到我后,竟显得有一些紧张。

  我自然不会放过这样的细节,难道灭掉这修罗的关键就是除掉这只黄皮子?失去了载体,这修罗自然而然的要回归阿修罗道。

  我心中有了主意,立刻将真气注入金刚印内,然后向着黄衣老太的脸直接砸了过去。金刚印刚要靠近,修罗突然一掌拍出。这一掌直接反手拍在了金刚印上,后者随即被扇飞了四五米远。

  我现在更加肯定心中的想法,提着金刚杵就加入了围攻之中。

  我就不信,我们三兄弟一同出手,就对付不了这修罗了吗?

  不得不说这修罗的本领确实不俗,在我们三人的围攻之下还能从容应对。不过我们几人也不是弱者,跟他斗得不分高下,难解难分。

  要是现在再有一个人在旁边射只冷箭就好了,我心中想着。

  也不知道是我的祈祷应验了,还是真的有贵人躲在一旁。

  总之,我看到跟幻境之中的那道黑光一模一样的光芒从我的身后射了出来。

  修罗对付我们三人已经难以抽身,又怎么有时间去顾及那么许多呢?黑光的速度极快,眨眼之间就已经上前。

  为了让这黑光射的更准一些,我故意向后退开一些。就听到噗的一声,黑光正中黄衣老太的眉心。后者脸上立刻露出了痛苦的神色,咬牙切齿的哇哇乱叫。

  她一受到攻击,这修罗的动作竟然跟着慢了下来。我抓住机会,抡起金刚杵向着黄衣老太的脸直接砸了过去。

  只听到“啪”一声响,我的金刚杵将它的脑袋直接砸的粉碎,红白之物溅落一地。

  修罗跟黄皮子是一身两用,所以说很大的程度上,他们就是一体的。现在整个脑袋都被我打爆,这身体也终于不堪的摔倒在地。

  看着地上正在抽搐的无头身体,我们三人相视一眼,接着二话不说就开始了疯狂的砍砸。足足十分钟过去,这身体终于被我们砸成了一团肉泥。就在这时,我看到一缕黑光和一缕黄光从这肉泥之中飞了出去。

  我见此,冷哼一声道:“孽障,还想逃吗?看法宝!”

  说到这里,我将金刚锁妖葫掏了出来,盖子刚刚拔掉,绿色的光芒立刻从葫芦中射了出来,向着这一黄一黑两道光芒极速追去。

  几秒钟不到,黑、黄两色光芒都在绿光的强大冲击下,化为虚无。同时,我也知道,那黄皮子彻底的被除掉了。

  至于那修罗嘛,除没除掉,我也不知道,反正应该不在人界了。

  这一战,我们大获全胜。同时也是我打的最容易的一战,本以为今天要被这骇人的修罗打得鼻青脸肿呢,现在来看,这家伙也就是一个纸老虎,中看不中用。我们三人相视一笑,然后看向了门口吓呆的夏达。

  不对,我还想到了另一件事。刚才那道帮我们的黑光到底是施展的呢?

  这个院子里,除了我们三兄弟之外,就只有夏达了,可是夏达巴不得我早点死,又岂会出手帮忙?这样一来,就只有一人了。

  这个人就是左小寒,我早就知道她不是普通人,等下我一定要好好问问她。

  我们三人一步一步的走到了夏达的身前,他的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不少。

  “外甥啊,我好歹也是你舅舅啊,你可不能杀了我啊!不然你对的起你的母亲吗?”

  未等我开口,这夏达就抢先求饶道。

  我听此,不屑一笑道:“外甥?我记得你之前可不是这样说的。很抱歉,我跟你非亲非故。杀你,我怕脏了我的手。但是你想活命,还有几件事要做。如果你做的让我满意了,也许我真的会放你一马。”

  夏达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你说,什么事,只要你不伤害我,我什么事都答应你。”

  我听此,得意一笑道:“别着急,还有三个多小时天亮。你还是先到屋里坐坐吧。哦,对了,你别想告我非法拘禁,我现在可是S市的灵异顾问。而跟你鬼魂在一起的黄皮子妖精,就是这几起连环杀人案的凶手。至于你,也逃不了干系。旺旺,马成,辛苦一下,请他进去喝茶。”

  十分钟后,我已经坐在了客厅里。夏达的一身修为已经被我尽数废掉,其实废修为很简单,只要将他体内的几条经脉震断就可以了。

  旺旺和小道士都去休息了,顺便照顾一下夏达。客厅里就剩下我和左小寒,我们两两对视。

  我觉得,她应该告诉我她的真正身份了。“左小寒,你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