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二章 郭鑫被骗,阴森废厂!

作品:《我是鬼捕

    小老头闻言,有些得意的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就是无事不知,无事不晓的百晓生!鬼捕小友,你应该就是来找我的吧?怎么?难道也不请我喝杯酒吗?”

  “喝酒?当然,乐意之至!前辈,请!”

  我真的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到百晓生梁源,这人品,这机遇,简直就是大爆发。

  我们两人一边向面馆旁边的一家普通饭店走去,我一边掏出了手机。小道士他们还在去寻找梁源的路上,现在既然已经找到了本人,他们也就不用折腾了。

  我拨通了小道士的电话,手机里响起了几声风音,可是却迟迟没有人接听。

  “难道是手机设为震动,所以才听不到的吗?”我挂断电话,又拨打出去。

  这一次,手机终于被人接听了。可是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接电话的人竟然是一个陌生人。

  “你是这几个人的大哥吧?他们在我的手上,想救人的话,就乖乖的去青城山杀掉青云真人,否则,我保证他们见不到后天的太阳。”

  我听此一愣,转念想了想,接着冷冷的道:“阁下是谁?五毒教的人?”

  “算你有点脑子,没错,我正是五毒教的四大护法之一。你的兄弟现在都被我关押,而且都服了剧毒。如果说那鲛人公主跟你没什么交情,我相信这位叫马成的小道士与你的关系可不一般吧?我们少主现在十分生气,所以别再挑战我们的耐心。杀了人,将人头带给我。我还会再跟你联系的。”

  说到这里,他将电话直接挂断。“喂?喂?我去年买了个表的!”我有些愤怒的挂断电话,气的我浑身发抖。

  一旁的百晓生梁源看了看我,接着微微笑道:“是不是你的朋友又着了五毒教的道了?五毒教在各大城市都有他们的门徒。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

  我听此,随即问道:“前辈,你可知晓这长沙的五毒教门徒在什么位置吗?”

  百晓生梁源呵呵一笑道:“你先给我一百块!”

  我闻此,赶忙从口袋里取出一百块递给了他。我以为他要施法还是干点别的,没想到他将钱直接揣进了口袋里。

  “我百晓生从来不白白提供消息,我现在收了你一百块,那就带你去找关押你朋友的地方吧。”

  我一听,立刻谢道:“前辈,那就太感谢你了!”

  梁源哈哈大笑道:“先别着急谢我,这只是定金。哦,对了,你有车吗?”

  “车?当然有,你看,那辆就是!”说话间,我们抬腿向着我的汽车走去。

  我打开车门让梁源坐进去,然后这才发动了汽车。在梁源的指引下,我们一直向着西边开去。

  在路上,他打出几个奇怪的指法,接着闭上了双眼。

  过了大概十分钟的样子,他微微一笑道:“你的朋友们现在都十分安全,我们不用太着急。”

  我闻此,轻“哦”了一声。我实在搞不懂,他为什么会知晓这一切的,难道他就是传说中的千里眼,顺风耳?可是这样的话,那未免也太夸张了。

  我开车拐了几下,最后开到了郊区。长沙毕竟是大都市,所以即使郊区也有座座高楼。

  渐渐的,高楼跑到了我们的身后,而越往向前,竟然驶进了工业园区。

  这里厂子虽多,但是大晚上的倒也看不到工作的人群。

  “再往前一些,前面有一个水泥厂,已经废弃了,把车停在那里就可以了。”

  我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踩了一脚油门。很快的,我果然看到了一个废弃的水泥厂。

  这厂子的大门紧锁,现在又是晚上,黑灯瞎火的,也不知道这厂子里面到底有些什么东西。

  我依言在厂门口的一边树下停好了车,拿起背包就跟着梁源走了下来。

  “你的朋友就在这厂子里,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自己吧。我老人家岁数大了,不适合打打杀杀的。我还是找一个安全的地方去抽烟好了。”

  我笑着向他言道:“前辈,真是多亏你了。等救出他们,我请你喝酒。”

  “要的要的,小子,我喜欢你这样的人。哈哈……我老人家就一好喝酒,二好抽烟。去吧,别耽搁太久。”

  我点了点头,便快步走到了厂门前。看着大门上生锈的锁头,应该很久没有开启过。

  那小道士他们是怎么进去的呢?我停止乱想,双手握住大门上的铁栏,双臂发力,直接爬了上去,接着轻轻的跳下。

  我沿着满是尘土的厂区道路蹑手蹑脚的向前走,没过多时就来到了这厂子的办公楼前。

  这楼房是一个二层高的小楼,看样子已经建造了几十年。

  房体上满是裂缝,年久失修使得它已经变成了危楼。在办公楼的一侧是宿舍楼,同样的二层小楼,上面的门窗都被卸掉了,一个个黑洞就像是一张张猛兽的大嘴。

  在两栋楼的旁边才是一个几百平方的厂房,这就是厂子大概的布局。

  我决定先从这办公楼找起,如果小道士他们被关在这里,我一定可以找到。

  我从办公楼的大门走进去,然后逐个办公室找了起来。我现在已经开启了天眼,相信不会错过这里的人。

  这楼房虽小,可是里面的办公室却是不少。我花了大概十五分钟的样子,才将一楼的办公室全部检查过。

  可惜让我有些失望的是,这里根本就没有人。更加准确的说法是,连个鬼影子都看不到。没法子,我只能沿着楼梯向二楼走去。说实话,大晚上一个人在废弃的旧楼楼道里走路,还真他X的有点吓人。

  我虽然本领不俗,但是畏惧之心这是人的本能。我一个台阶一个台阶的向上走,生怕弄出声响惊动了旁人。

  可就在我走到二楼时,一扇贴着封条的铁门拦住了我的去路。我拿出手机照了照,令我没有想到的是,这扇铁门上竟然有几张镇鬼符。这种镇鬼符一般都是江湖术士或者一些野道士才会使用的,因为无需真气的催动就能施展。

  我伸手摸了摸这几张镇鬼符,发现上面还有丝丝法力。好好的办公楼怎么会贴上镇鬼符呢?难道这二楼之中有鬼怪?

  如果说没这几张镇鬼符,我真的有可能舍弃二楼。但是现在既然看到了,就让我更加的想进去瞧瞧。

  常言道:此地无银三百两。我看这二楼一定有古怪,说不定小道士他们就被关押在这里。

  我虽然不会开锁,可是曾经也见过旺旺和小道士做过,所以打开这扇铁门应该不是难事。

  我伸手进入背包之中摸了一会儿,还别说,真让我摸到了一根银针。我将这银针直接插进了钥匙孔,然后轻轻的晃动着。我侧耳倾听,过了大概一分钟的样子,“咔嚓”一声,我知道这门锁被我打开了。

  我伸手抓着门把手,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轻轻的将铁门打开,悄无声息的走了进去。

  这二楼本来也是有窗户的,可是却贴上了黑色的纸,所以显得这里更加的黑暗。

  我刚在二楼走了几步,就闻到了有点刺鼻的味道。对于一个喜欢画符,擅长用符的专业鬼捕而言,我当然能够分清这是什么气味。

  朱砂,正是朱砂的气味。我顺着气味的来源看去,擦了个擦的,这窗户上贴着的黑纸竟然是一张张巨大的镇鬼符。

  看着这些镇鬼符,我敢断定,此地定然有一只恶鬼,当然也有可能是几只。

  二楼上一共只有三大间办公室,当中的是会议室。两侧的一个是厂长办公室,另一个则是会客厅。

  厂长办公室在最里端,距离我最近的就是这个会客厅了。我直接推门而入,用天眼扫视一圈,没有任何发现。我只得出门向着中间的会议室走去。这会议室的门同样上了锁,而且还是那种防盗门。

  这回可难住了我,我哪里会开这种锁啊。不过好在会议室房门的一侧有一个小窗户,窗户上也贴着一张大大的镇鬼符。

  为了进入其中,我只能用佛像匕首将镇鬼符和玻璃一同切了下来。可就在玻璃刚刚切开的一瞬间,一股强大的阴气从窗户向我扑面而来。

  这阴气来的突然,让我猛的吸入了一大口,让我险些窒息。

  我赶忙运起真气,将阴气驱除体外这才好受了一点。我用手机向里面照了照,而就在这时,一只冰冷的手抓住了我。

  这只手绝对不是人的,因为冰寒的阴气正从这只手上传出。我立刻调动真气,二话不说,真气瞬间外散而出。这只冰冷的手在我真气的冲击下,立刻松开了我的手腕。

  我缩回手,定睛一看,手腕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色的指印。擦了个擦的,这只鬼不简单啊。能有如此强大的阴气,绝对不弱于鬼将。

  我活动了一下手腕,接着冷冷的道:“大胆恶鬼,竟敢在我的面前放肆。还不给我速速现身?”

  我说完这句话,过了足足十秒钟。刚才抓住我手腕的鬼竟然还不出来,这着实让我脸上无光。我堂堂鬼捕传人,就是鬼王见了我也要避让三分,今天一只恶鬼竟然这么的不给面子。

  我有些气愤,决定从窗户直接钻进去。它不出来,我就去找。我双手按住窗台,就要跳进去。

  可谁成想,我脑袋刚刚伸进去,一张苍白的脸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