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四十五章 故意为之?车下大手!

作品:《我是鬼捕

    “我怎么回来了?我要是再不回来,人都要被救走了吧?说,刚才有谁来过?”

  “没谁啊?哦,对了!赤壁的使者来了,听说是奉了少主的命令前来确认人质的。”

  “使者?狗屁使者!少主现在人在苗疆,岂会在赤壁?真是一群饭桶,那使者人呢?”

  “在楼上!”

  “什么?快点随我去抓人,来者可能就是鬼捕门的雨龙!”

  我耳中听着楼下的对话,这边已经奋力的将门锁给扯了下来。我虽然是百毒不侵,可还没有强大到对毒药一点感觉都没有的程度。

  我摒住呼吸直接走入了这个小屋子,小道士一看是我,立刻言道:“大哥,你怎么来了?”

  “废话,你们被抓住我能不来救吗?什么都别说,随我一起杀出去。”说话间,我就要给小道士松绑。

  可是此刻的小道士竟然拒绝道:“大哥,我得留下。我已经下了决心,要跟他们一起去苗疆。说不定,我能找到关押天心的具体位置。”

  我听到这里,什么都明白了过来。原来小道士是故意而为之,他是想帮我出一份力。可是这样的话,他只身进入五毒教岂不是太危险了吗?

  “不行,你今天必须得跟我走!我不能让你冒险!”

  “大哥,你就相信我一次吧,我不会有事的。好吗?”

  看着小道士灼灼的目光,我犹豫了一下,不知如何决定。

  而就在这时,楼下的人已经冲到了二楼,好几个人将房门直接堵住。

  “哈哈……鬼捕门雨龙,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进来。我倒要看看你带着这些中毒的废人怎么逃出这里。来人啊,给我将他拿下。”

  小道士不走,我真的没有办法。郭鑫和巴鲁显然是中了毒,我带上他们两个也逃不出这里。

  就在艰难之刻,我选择相信小道士。我向他点了点头,然后将金刚杵从口袋里直接抽了出来。

  “挡我者死!”话声刚落,我已经一棒挥出。

  三个五毒教的门人此刻正向我快速冲来,可对付他们,简直是轻而易举。金刚杵在我真气的催动下,发动金色的光芒。“当当当”三声,这三个五毒教人手中的兵器立刻掉落在地。

  我硬生生的向前冲去,直逼着这些阻挡我的人往后退。

  我几步就跨到了门外,然后就向着楼下去闯。在这些五毒教的人当中,有一位身着黑色西装的男子,他虽然一直往后退,但是一双眼睛之中却没有半点慌张。

  不用猜,这位应该就是这五毒教的叶护法了。五分钟不到,我已经冲到了楼下。

  现在七八个五毒教的门徒将我团团围住,我双手紧握金刚杵,严阵以待。

  就在双方刚要再次厮杀之刻,这位叶护法竟然改变了初衷。

  “慢着,我们放他走!相信他也救不出这些人,与其抓了他,还不如让他为少主办事。”

  我冷冷的盯着他,然后愤怒的说道:“想让我替你们那个人妖少主办事,简直就是做梦。有本事就拿住我,没本事就放了我的朋友。”

  叶护法得意一笑道:“鬼捕小子,你大话还是少说的好。你以为我就没有防备你会来救人吗?实话告诉你,你的这几个朋友身上都已经中了我五毒教的秘制毒药。没有我们的解药,你就算把他们救走,他们也只有死路一条。我劝你还是放聪明一些,我知道你本事不俗。可是你一人厉害,又能怎样?乖乖的合作吧!只是你救他们唯一的办法!”

  我的脸上露出痛苦之色,接着用力抓了抓头发。

  “好,一定要青云真人,对吗?罢了,我就做一次恶人。希望你们能够守信。还有,我的那位鲛人族的朋友,她现在人在哪里?”

  “哦,你说的是那个鲛人族的公主吧!她现在好的很,只要你取了青云真人的项上人头。我们一定会放人的!”

  我想了想,然后又问道:“我们怎么交易?若是我取了青云真人的脑袋,你们不跟我交易我岂不是白杀了好人?”

  “这好办,你杀了青云真人,直接给我打电话就可以。你兄弟的电话在我这里,我会二十四小时开机等你来电的。”

  我听此,怒气冲冲的言道:“好!我希望你们不会食言!还有,不准伤害我的朋友,否则,我就算拼的一死,也绝不会让你好过。”说到这里,我径直的从他的身边走过。

  我速度很快就走出了水泥厂,在门口正好遇到了梁源。

  他见我独自一人返回,皱了皱眉头道:“怎么了?人呢?没救出来吗?”

  我有些郁闷的点了点头。“走吧!我们先回市里,剩下的事情,我在车里跟你说。”说着,我拿出车钥匙就要打开车门。

  可是梁源却突然叫住了我,“等等,你这衣服上面有粉末。好像是别人故意给你留下的。”

  我听此一愣,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我的衣服上有一点灰色的粉末,如果不细看还真的察觉不到。可能是那叶护法故意给我留个记号,想跟踪我。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发现,我索性来个将计就计。

  这衣服还挺暖和,我就凑合着穿吧。我让梁源坐到后座上,以免粘上了我身上的粉末。

  我发动汽车后,立刻直奔长沙市里驶去。在路上,梁源一直不言不语,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前辈,你知道那五毒教的具体位置吗?听说是在苗疆,在苗疆的哪里呢?”

  梁源闻此,摇了摇头道:“我本来是知晓的,可是这五毒教自从教主被青云真人除掉后,就一直更换位置。具体在哪里,我也不知道啊。”

  我一听,心中不免暗笑。他越这样说,就说明他知道。我伸手进入背包,从里面将青云真人的那块玉佩拿了出来,然后直接递给了他。

  “前辈,这块玉佩,你应该认识吧?”

  梁源一看这块玉佩,立刻一把抓在了手里。我透过后视镜看到他正抚摸着上面的纹路,接着竟然小声哭泣了起来。

  我见此,心中疑惑不已,这好端端的怎么还哭起来了呢?“前辈,你怎么了?”

  梁源听我问他,这才意识到自己失了态。赶忙用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接着勉强笑道:“没什么,我只是想起了一些往事。真没想到,青云那家伙竟然会把自己随身携带的玉佩交给你。看来他对你,真的十分重视。”

  我听此,呵呵一笑道:“青云真人乃得道高人,他赐我玉佩,就是希望你能帮帮我。这份恩情,晚辈铭记在心。”

  梁源点了点头道:“嗯,你能有这份心思,就足够了!小友,你可知道这是什么玉佩吗?你知道它对于我意味着什么吗?”

  我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梁源见此,继续说道:“这玉佩其实就是一条命!这青云真人正是我的救命恩人,如果没有他的出手相救,江湖上早就没有我百晓生这一号人物了。”

  我没想到这百晓生梁源竟然跟青云真人还有这一层关系,随即开口问道:“前辈,能跟我详细的说说吗?”

  梁源微微一笑道:“你既然愿意听,那我就跟你讲讲吧!三十年前,我刚刚闯出名号。一时间,找我询问消息的人,那是络绎不绝。为此,我也是大发横财,虽不算是富甲一方,但也拥有大笔财产。

  我这种靠出卖消息的人,有人喜欢,却也遭人痛恨。又一次,我一个老主顾向我闻讯一位归隐山林得道高人的下落,并且出价一百万!你知道一百万在当年意味着什么吗?意味着我要成为百万富翁了。我虽然心知告诉了这得到高人的下落,最后免不了一番厮杀。可碍于金钱的诱惑,我选择了接受。的确,我那时一下子就成为了百万富翁。可是那位得道高人却因为我提供了行踪,而遭到别人的迫害,连肉身都没能保住。为此,我懊悔不已。”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然后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药瓶,倒出了几颗药丸放入了嘴中。

  他吞下药丸才继续说道:“转眼间,过了五年。我以为这件事已经平息过去,并且决定退出江湖金盆洗手,不再做这出卖消息的勾当。可是就在我向天下广发消息,宣布退出江湖的第二天。一个年轻人找上门来!此人虽没有什么高深的修为,但是他却不惜以灵魂出卖给阿修罗道的妖魔。被妖魔附身的他,告诉我他就是那位得道高人的唯一子嗣。

  他来找我,就是要为父报仇。我虽然也有一些本领,可终究未能敌过他。就在我险些丧命之际,是青云真人的及时赶到才帮我灭了妖魔。可是为此,他也身负重伤。就这样,他成了我的救命恩人。我同时将手中这块冰晶宝玉交给了他。这是我们之间的信物,见宝玉如见人!小友,你既然拿出了他的宝玉,那你这个忙我肯定会帮的。可是,你确信你一个人能对付得了五毒教吗?”

  我微微笑道:“就算不能对付,我也要试试!连试都不试,又岂会知道行不行呢?”

  “好!我就喜欢你这性格!我……你快看,那是什么?”

  我闻此一愣,赶忙注视前方。这一看之下,我第一反应就是踩下了刹车。

  车子突然停下,把我们两人都给耸了一下,好在我车速不是特别快,不然这么急刹车还不得翻车啊。

  我赶忙打开车门,走下车去,我可以确定刚才撞到了一个黑色的东西。可是我在车前看了看,根本什么都没有啊?难道是我眼花了?

  就在无奈的打算返回车上时,我一只还没来得及收回的腿,竟然被什么东西紧紧的抓住了。

  我低头一看,这竟然是一只毛茸茸的大爪子……

  PS:距离月末还有两天,诸位鬼捕门兄弟,再加把劲!把你们手中的月票投给我吧!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