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八章 救出芷蕊,另一个我?

作品:《我是鬼捕

    我听此,心知打老虎终于现身了。

  “呦,这是谁啊?敢在我富贵钱庄放肆,真是胆大妄为!”

  我循声看去,只见来者身高约有一米九多,身材魁梧,满面红光,在下巴上有一个很大的黑痣,一双小眼睛正向我上下打量着。

  我微微一笑道:“阁下应该就是此地的老板,南霸天吧?”

  南霸天闻此,呵呵笑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怎么还这么不给面子呢?打伤我的手下事小,可是以官欺民,这个罪责你应该知道吧?”

  不愧是南霸天,的确有点脑子。

  “南老板,我想你是搞错了。并非我在欺民,而是你这二掌柜竟然贿赂第一鬼捕。我这就要拿他问罪,这些花果应该是他自己拿来贿赂我的吧?跟你没关系吧?”

  南霸天闻此,小眼睛转了转,接着哈哈笑道:“原来是一场误会,我这下人真是胆大,我真的不知道他来贿赂你。是我管教不严,罪过罪过啊!”

  我不屑一笑道:“不仅如此,他还打伤了这里的姑娘。身为鬼捕,自然要维护正义。你瞧瞧把这姑娘打的,我今天不拿他回去治罪。别人会以为我们鬼捕司不作为。南老板,你说我说的对不对?”

  南霸天干笑两声,然后点了点头道:“既然这样,我当然要支持第一鬼捕办案。”

  我得意的笑了笑,心中暗爽。

  正巧此时独眼龙走上楼来,我立刻言道:“独眼龙,把这二掌柜还有这位姑娘都给我带回去。我要好好的审讯一番。对了,赃物不要忘记了。直接充公!”

  独眼龙听此,赶忙应道:“是,大人!”说着,他走进房间,将桌上的“花果”收起来,然后又一把提起趴在地上昏死过去的二掌柜,最后向芷蕊招了招手。

  芷蕊又不是笨蛋,随即跟了上去。我们一行四人,就这样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富贵钱庄。头一次对弈,我略胜一筹。

  临走时,南霸天突然言道:“雨大人,我相信咱们还会再见的。你说呢?”

  我转身笑道:“那是自然,我可对你十分的感兴趣!”

  回到了鬼捕司,我将这二掌柜直接关进了牢中。至于芷蕊,她现身伤痕累累,必须先治疗一番,同时我还打算送她去轮回转世,她待在这里够久的了。

  在鬼捕司的大厅内,芷蕊突然向我下跪。

  “文大哥,我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我还不知道要被折磨多久。”

  我闻此,赶忙将她扶了起来。

  “你不用谢我,这都是我应该做的。好好的做人吧,下一辈子一定要幸福,明白吗?”

  芷蕊笑着点了点头,就这样,她告别了我,被鬼捕带着赶往了轮回井。

  突然间,我想到了我的父母。他们现在应该已经转世投胎了,可是我十分想知道他们投胎到什么人家,什么地方。而送他们投胎的人,正是崔判官。

  如此看来,我还得再见一次崔判官。崔判官虽然在阎罗殿办公,但是平常也会进入酆都城。

  我在酆都城里等候了三天,终于等来了崔判官。他今日正巧来到了鬼捕司,看他急匆匆的样子,也许是找钟馗有事。

  我直接迎了上去,他一见是我,脸上随即露出了笑容。

  “雨龙老弟,看来你已经平安无事了。真是可喜可贺啊,对了,听说你官拜第一鬼捕,那以后咱们可就是同道中人了。还请多多关照啊!”

  我闻此,微微笑道:“崔判官,你是我的前辈,我一个后生晚辈,还是靠你关照。今天正好遇到了你,我想问问关于我父母的事情。”

  崔判官闻此,疑惑不解的道:“你的父母都已经轮回转世了,你还有什么要问的?”

  我怕他误会,直接说道:“是这样的,我想知道他们投胎的人家,还有地点,日后我回到阳间也好去探望一番。毕竟,这一世他们都是我的父母。”

  崔判官笑着点了点头道:“孝心可嘉,也好,可在此之前,能不能让我进去坐下说?”

  我听此,立刻哈哈笑道:“崔判官请恕罪,晚辈怠慢了。有请!”说着,我们两人走入了府衙之中,并在大厅里坐了下来。

  不一会儿功夫,祖师爷钟馗也从后堂里走了出来。

  “崔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恕罪啊!”

  崔判官见钟馗前来,立刻起身道:“神君说笑了,我今日前来,可谓无事不登三宝殿,是为了公事而来!”

  “噢?公事?即是公事,我们慢慢说吧!请坐!”

  坐下之后,崔判官说道:“是这样的,帝君得知现在枉死城的主宰就是鬼捕司的昔日鬼捕。说起来,那人还是你的徒孙。所以,帝君打算招安!”

  此言一出,我和钟馗都是一惊。没想到这阎王爷竟然这样想,他也真是老谋深算。

  钟馗犹豫了一下,然后轻叹一声道:“崔兄啊,不是我不愿意接这个差事,可是我那徒孙儿现在已经是一方霸主。他恐怕都不认我这鬼捕司了。就算我去了,怕也不能成事。你说呢?”

  崔判官微微笑道:“我当然知道神君的难处,可我此行前来也只是转达阎王爷的话,去不去还不在你这吗?再说了,连试都不试,又怎知你那徒孙不想重返鬼捕司呢?”

  崔判官这话让钟馗顿时哑口无言,毕竟时过境迁,当年是阎王爷自己下令重罚的三代鬼捕,若不是地藏王菩萨求情,恐怕这三代鬼捕已经魂飞魄散了。

  现在人家成了枉死城的主宰,他又想着招安,同时解决掉枉死城这个另类。这想法也太过异想天开,真是强人所难。

  我咳嗽一声,然后说道:“崔判官,你也知道那三代鬼捕因为遭到地府重罚,才去了枉死城。你觉得他能同意招安吗?帝君此举,可谓强人所难。依我之见,倒不如帝君亲往,那样才显得酆都城海量,不拘小节。你说是不是?”

  崔判官哈哈笑道:“我还是那句话,我来这里只是为了转达帝君的话,至于你们鬼捕司怎么做,那我可就管不着了。对了,这只是其中一件。还有一件,这件事关系的人就是你,雨龙!南霸天昨天去面见了帝君,他说你以官欺民。还强行带走了富贵钱庄的下人,这件事,帝君得知已经发怒。并下令,日后酆都城内的事务,你们鬼捕司不得过问。”

  我听此,冷冷笑道:“没想到帝君跟南霸天也很熟悉,那这样的话,我们鬼捕司还能管些什么呢?到人间四处抓鬼?对吗?”

  崔判官点了点头道:“如此甚好!”

  说实话,此刻的我已经怒火上涌。但是在崔判官面前,我又不能表露出来

  就在这时,祖师爷钟馗终于开口道:“罢了,我知道了。择日我就会赶往枉死城的,能不能成功,我尽力而为。至于这酆都城的事情,我们鬼捕司不管也罢,那以后就劳烦崔兄多费心思了。”

  崔判官听此,满意的笑了笑。“既然如此,那我就告退了。雨龙小友,随我来吧!我带你去看看你的父母投胎之地。”

  我闻此,立刻起身道:“多谢判官了!”说话间,我们两人已经告别了钟馗向着鬼捕司外走去。

  在酆都城的西南角,有一个古井。这古井唤作轮回井,进入酆都城的鬼魂都要在这里转世投胎。本来这轮回井还很公平,每个鬼魂都有进入轮回的权力。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如酆都城内的诸多实力崛起,就使得轮回井成为了一个吸纳钱财的地方。

  孝敬的钱多,自然就能投胎个好人家。孝敬的钱少,就有可能投入畜生道或者阿修罗道。总之,变相的赚钱。

  而在我看来,都看破生死的鬼魂了,还何必执着于钱财呢?难道他们就不明白,钱财乃身外之物吗?

  好了,言归正传。且说我与崔判官顺利的来到了轮回井,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轮回井的模样。

  这古井直径约一米左右,勉强够一个鬼魂跳入其中。但是在轮回井的旁边,则有控制进入每一道的设置。

  落入的深浅不同,进入的道也就不同。轮回井上只有两个大字,轮回。因为年代久远,井壁之上已经满是裂痕。

  此刻的轮回井前正拍着上千个鬼魂的队伍,也就是说,这些鬼魂都要在今天进入轮回。当然不仅他们这么多鬼,还有很多鬼安排在别的时间。

  在轮回井的两侧有重兵看守着,一位身着判官服的男子正检查着一个个进入轮回的鬼。他就是这里主管轮回的判官。我和崔判官走向前去,那轮回判官立刻站起身来。

  那一脸的麻子,还有满口的金牙,给我的印象十分不好。

  “今天是什么风,把崔判官还有第一鬼捕给吹来了。下官拜见两位大人!”

  下官?看来我这第一鬼捕的职位还不低。

  崔判官微微笑道:“我们来此,这是为了让第一鬼捕看下他这世父母的投胎之地。你帮帮忙吧!”

  “哦,原来是第一鬼捕的事情。小菜一碟!两位大人,请随我来!”说着,我们两人跟着他走到了轮回井边。

  趁着他帮我翻找记录之际,我无意间向井中一看。而就在这时,令我没有想到的是,我竟然在井水之中看到了一个人。

  此人身着金色战袍,一头红色长发飘在脑后,单手提着金刚杵,双目犹如璀璨星空般深邃。最让我不可思议的是,在他的金袍之上,我看到了“神将”二字!

  这个人,竟与我如此相像,简直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也不知道为何,我的脑中突然生出了一个念头,“他不会就是另一个我吧?”

  PS:如果觉得精彩,请将月票投给我吧!谢谢大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