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 再融一力,林中偶遇!

作品:《我是鬼捕

    “黑点?真的吗?”我听此,站起身来,走到饭店卫生间的镜子前看了看。

  果然,在我的眉心处有一个长条形的黑点。我仔细的看了看,这黑点的形状竟然有点像把小刀。小刀?难道是那魔器给我造成的?

  我清晰的记得,装着魔器的盒子化为黑光就是射入了我的眉心处,所以可以断定这个黑点就是那黑光造成的。

  这黑点除了有点不美观之外,倒也没有别的不适之处,只希望不会给我造成什么伤害才好。我洗了洗手,回到了饭桌前。

  可是却不见了姜姓天神的踪影,而黑莲也趴在了桌子上。按理说黑莲这样的精灵喝酒,应该不会醉的。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我轻轻的摇晃黑莲,一边摇一边叫道:“黑莲,你还好吗?该醒醒了。黑莲?”

  我连续晃了她好几下,她这才睁开了双眼。“咦?刚才那个奇怪的人呢?”奇怪的人?我听此,不免有些疑惑。

  “黑莲,我离开之后,谁来了?”

  黑莲托着下巴想了想,接着说道:“来个一个很奇怪的人,这家伙拄着拐杖,我跟他说话,他也不理我。还伸出手在我面前摇了摇。接着……接着我就睡着了?”

  看样子,的确是这样的了。可是姜姓天神呢?他去了哪里呢?

  “黑莲,姜兄呢?他怎么不见踪影了?”

  黑莲皱了皱秀眉,摇了摇头表示不知。我又在饭店等了一个多小时,姜姓天神扔就没有返回。也许他已经回到天界了,既然如此,我也没有必要在此等候了。

  结过账我与黑莲便启程了,我首先要做的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尝试融合一下土之力,然后再去首都的屠王将军墓。

  在这个小镇的北面有一个小树林,树林虽然不是很茂密,但面积很是广阔。在林子深处找个安静的地方其实并不难,只不过需要花点功夫罢了。走到林子深处时,天色已经晚了。

  我四处看了看,并没有人和鸟兽的踪迹,想必这里算是安全了。

  “黑莲,把你的土之力输入一些给我。我想试试能不能将其融合,然后顺利的操纵它。”

  黑莲听此,点了点头道:“好,可是你也要做好随时受伤的准备。土之力虽然不如火之力和金之力那样暴虐,但是最接近地面,极其难以控制。而且稍有不测,或许就会自动被大地吸进,到头来你只是白忙活一场。”

  我微微一笑道:“无妨,我已经可以顺利的运用水之力了,有了经验,操纵土之力应该也没有多少问题。”

  黑莲见我坚持,也不好在说什么。我席地而坐,然后盘起双腿。黑莲在我的身后坐下,接着伸出双手轻轻的按在我的背上。

  我直接运起了五行混元决,接着开口道:“黑莲,来吧!我准备好了!”

  黑莲闻此,随即将黑色的气流注入到我的体内。源源不绝的黑色气流进入我的经脉之中,我立刻严肃起来。这些黑色气流,应该就是土之力了。

  土之力进入经脉后顿时占据了一部分经脉,这使得五行混元决完全无法正常运行。我尝试着用真气迎合它们,可是真气刚一接触到它们就被禁锢其中。

  我想抽回真气,可是为时已晚。土之力的强大在于防御,所以我的真气被禁锢之后,再想退出来,根本就难以办到。但是经脉受阻,我必须快点打通,否则不仅对我身体有一定的影响而且对经脉也有一定程度的损害。

  我现在必须想办法将经脉打通,这样才有机会用真气与其融合,进而操纵它们。可是我到底要怎么做呢?就在这时,我脑中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这个想法其实很简单,土之力不是一接触真气就将其禁锢吗?既然这样,我就最大程度的把真气全部冲向它们。

  我就不信这土之力能将所有的真气都禁锢住,只要它选择退缩,那就是我进攻之时。这就好比一个城池,本来只能容纳一百人,可是如果一下子涌入一千人,甚至一万人。

  到时这城池肯定就要被撑破,到时千疮百孔了,恐怕连十人都难以容纳。

  我的想法就是如此,不过这可能需要极其强大的真气,而且如果失败,我就会遭受透支真气而带来的痛苦。

  事实上,我并没有别的法子了。我深呼了一口气,然后气沉丹田,接着猛的提起真气,向土之力冲去。

  越来越多的金色真气靠近那股黑色的气体,两者僵持片刻后,黑色气体顿时张开了大嘴。金色真气一拥而入,黑色气体瞬间变得淡化不少。

  如此看来,我的想法不错,剩下的就要看最后的结果了。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黑色气体与金色真气相融,两者各不想让,都是卯足了劲。

  我努力的运起真气,丹田之内已经空空如也。这是我最后的真气了,如果这些真气还搞不定这些黑色气体,那我就得再想别的法子了。

  随着最后一道真气与黑色气体融合,我顿时感到体内痛苦难忍。一个类似瘤子的东西在我的经脉之中生出,而且越来越大。

  如果这“瘤子”继续扩张,我恐怕要经断体破了。到底如何是好呢?突然我想到了水之力,我现在体内真气全部用在对付黑色气体。

  唯有水之力空闲未用,现在用水之力,说不定可以全面压制这土之力。

  想到这里,我单手按在胸口,接着用意念道:“雪狼,助我一臂之力,把你的水之力给我一些。”

  我刚刚说完,一股天蓝色的气体就从我的胸口散入我的奇经八脉之中。我现在已经能够操纵水之力了,所以它们进入之后,我立刻将它们运往土之力与真气的凝结之处。

  我将所有水之力凝聚一处,距离前面的“瘤子”已经近在咫尺。

  就在这时,我下定了决心。双手猛的向前一拍,然后大喝道:“水之力,给我打通经脉!”

  话声刚落,凝聚一处的水之力顿时压缩起来,最后化为一道蓝箭直接射向了前面的“瘤子”。“呼”的一声,我整个人都舒坦了,然后直接向后躺去。

  这一躺之下,我才发现自己后背软绵绵的。我扭头一看,接着不免尴尬起来。

  “黑莲姑娘,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忘记你在我身后了。”

  “啪”的一声,我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这一巴掌疼我直咧嘴,这小娘们下手也太狠了。我揉了揉已经肿起来的脸,接着委屈的走到一旁。我不敢去看黑莲那涨红的脸,万一再冲过来,我现在真气消耗不少,可没有什么自保之力。

  黑莲狠狠的瞪了我几眼,然后别过头去。刚才在水之力的帮助下,我已经打通了受阻的经脉。可这只是第一步,还有第二步。

  第二步就是凝聚被打乱的土之力,然后操纵它们发动攻击。我将金刚锁妖葫拿出来,接着拔下塞子仰头灌了一口。

  随着葫芦里甘甜的汁液进入体内,我空荡荡的丹田处正迅速的滋生着真气。片刻之后,我再次盘膝坐地。接着运起真气迎向身体各处的土之力,双方这一次没有起任何冲突,而是水乳交融般愉快的在一起了。

  在真气的操纵下,土之力渐渐的被我凝聚起来。

  就在这时,我猛然大喝一声道:“土之力,去!”

  话声刚落,我一拳直接击出。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一个巨大的坑洞被我一拳轰了出来。至此,也就意味着,我已经可以顺利的操纵土之力了。

  现在五行之力,我可以操纵水土二力,接下来就是火、金、木三力了。

  黑莲站起身来,走到我轰出的大坑前看了看,接着撇了撇嘴道:“还真被你用出来了,果然有点本事。”

  我听此,尴尬一笑道:“你这是在夸奖我,还是在?”

  “啪”的一声响,我再次被扇了一耳光。

  “我告诉你,刚才的事咱俩没完。你就是一个轻薄之人,少在我面前装清高。”

  我……我真是百口莫辩了,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在林子中待了一夜,第二天天刚放亮。我就跟黑莲再次启程了。我昨日吃饭的小镇是山西省的一个镇子,所以知道了方位,这样一来去首都倒也没有多少问题了。

  我们两人都将自己的最快速度施展出来,经过两天的跋涉,我们终于抵达了首都外的郊区。这郊区就是屠王将军墓所在的小山,只要上山就可以进入屠王将军墓了。

  现在夜色降临,山上已经下起了大雾。如果现在上山,搞不好会迷失方向。可是想在山下的镇子里过夜,我又没有身份证。

  没有办法,我决定在山上生个火堆,勉强的过一夜。等天亮,阳光普照之后再进入其中。我拿出七星龙渊剑,砍了一大堆树枝,然后生起了篝火。

  因为前两天我的疏忽,搞得我们一路上都没说过几句话。

  “黑莲,那天我真的不是有意的。希望你别放在心上。”黑莲听此,轻哼一声便转过头去。我一看,得,越描越黑,还不如直接睡觉了。

  可就在我刚刚躺下之后,我突然听到了沙沙的声音。我能够辨认的出,这声音绝不是风吹树叶产生的,而是有人在林里行走而发出的。

  我循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接着几个黑影进入了我的视线之中。而令我没想到的是,来者竟然是天道盟的人,不仅如此,我还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此人正是那茅山派掌门,出尘子。

  他什么时候跟天道盟的人勾结起来了呢?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