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 途中巧遇,七绝之门!

作品:《我是鬼捕

    七星龙渊剑本来是通体银白,现在倒好,直接变成了大红色。不过这样的七星龙渊剑比以前气势多了,就是不知道威力是不是也有所提升。

  无论如何,小钰进入了七星龙渊剑,这样的话,她的性命也算是保住了。

  ****晋一通过后视镜自然看到了七星龙渊剑的变化,他先是一惊,接着笑呵呵的道:“恭喜你了,雨先生!你的七星龙渊剑已经今非昔比,估计与神器也是一步之隔了。”

  我听此,微微笑道:“这个你也懂?看来你真的很博学。不过你是如何认出我手中的就是七星龙渊剑呢?”

  ****晋一哈哈笑道:“雨先生,你真是小瞧我了。十大名剑我难道还不认识吗?好了,你就不要取笑我了,咱们现在就去昆仑山吗?”

  我点了点头道:“没错,如果去的晚了,我那两位朋友恐怕真的有危险了。”

  ****晋一听此,直接开启了导航功能,我们两人就这样开始向昆仑山进发。

  昆仑山,又称昆仑虚、昆仑丘或玉山。亚洲中部大山系,也是中国西部山系的主干。

  西起帕米尔高原东部,横贯新疆、西藏间,伸延至青海境内,全长约两千五百多公里,昆仑山西起帕米尔高原,平均海拔五千米以上,宽一百多公里,西窄东宽总面积达五十多万平方公里。

  昆仑山在中华民族的文化史上具有“万山之祖”的显赫地位,古人称昆仑山为中华“龙祖之脉”。

  传说昆仑山高一万一千一百一十四步二尺六寸。其下有不能浮起羽毛的弱水,外围还有生长持续燃烧不灭的神树的炎火山。昆仑山顶是黄帝的帝之下都,有开明兽守门。

  传说中昆仑山中居住着一位神仙“西王母”,人头豹身,由两只青鸟侍奉。是道教正神,与东王公分掌男女修仙登引之事。对于西王母,我们常称呼其为王母娘娘,正是天界主宰天帝之妻。

  在我看来,这样的主神虽处于昆仑山,但却不会居住在此,不过昆仑山的神秘仍旧印刻在人们的心中。

  昆仑山既然是龙祖之脉,这里的灵气自然浓郁异常。常听闻昆仑山上多修行之人,估计看中的就是这里的灵气。

  不过灵气浓郁的地方,自然也是妖物的盘踞之地。我想古树妖神之所以把地点定在这里,或许多少就是为了找此地的妖物帮忙。亦或者,他本来就出自昆仑山也说不定。

  从海南开车来到昆仑山,真的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不仅路途遥远,而且崎岖难行。

  我也不明白这****晋一为什么一路上总走小路,不过根据导航来看,这的确是最近的一条路。经过三天的颠簸,我们两人终于顺利的抵达了青海省的格尔木。从格尔木再到昆仑山就近在咫尺了。

  格尔木是蒙古语,意为河流密集的地方。这里属于旅游胜地,因为在这里有数不尽的美景。市区位于柴达木盆地中南部格尔木河冲积平原上,市区平均海拔两千七百多米,属高原大陆性气候,夏无酷暑,冬无严寒。

  在这里居住,着实是个不错的选择。经过****夜夜的奔波,我和****晋一都累的筋疲力尽。

  现在终于抵达了一个美丽的城市,怎能不在这里停留一晚。一来吃饭犒劳一下自己的肠胃,二来我还得问问古树妖神,他到底在昆仑山的什么位置。

  这么一座庞大的山脉,让我找一个妖精,着实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晋一的汽车是辆豪车,可是现在来看,这车实在有些不堪入目。

  ****晋一下车后,看了看自己的汽车,脸上露出一丝不忍。可现在他即使有一肚子的埋怨,也不能向我发作。

  毕竟是他自己答应要帮我找寻神骨,找不到神骨我又岂会放他离开。不过如果换种心态,只当是来这里旅游度假的,这样就不会有任何不适了。

  我们将车停在了一家不错的酒店前,像我们这样不差钱的主,自然是要吃好些,住的舒服些。

  这酒店大概有五星级标准,我们开好房间后,就去餐厅就餐了。点了一些本地的特色菜后,我们两人立刻大口的吃了起来。可是吃着吃着,我依稀觉得有什么不对劲。

  这才扭头看向旁边一桌,没想到我这一看竟然有了意外发现。旁边桌子上坐着的是刚刚进来的客人,因为我们之间有一个模糊的玻璃隔断,所以如果不细看,根本就看不清对方的样貌。

  但是现在我却看清了,这两人一男一女。男的高大威猛,是个典型的肌肉男。女的浓妆艳抹,很是妖娆。

  我虽然不认识那个男的,可是这女子我却是十分熟悉。此女不是旁人,正是那天道盟的孔小姐。

  而跟她同来的男子,明显不像个正常人,在他的身上,我竟然看到了丝丝的妖气。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男子的体内定然有妖气在,所以他的身份很有可能就是日月门的门徒。

  虽然有了这样的发现,我却没有贸然靠近。毕竟我与孔小姐之间的纠葛,实在让我心烦,与其见了面尴尬,索性就装作没见到的好。不过我现在心里却有一个疑问,孔小姐怎么跟日月门的人在一起呢?

  按理说,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密切的联系。即使有,也绝不会是朋友关系。要知道当年在屠王将军墓中,日月门的人可是对天道盟人大打出手。

  如果是同盟,又岂会这样呢?思来想去也想不通,我也懒得去想。

  ****晋一见我注视旁边的桌子许久,于是开口问道:“雨先生,又碰到熟人了?”

  我听此,没好气的道:“你以为你是我肚子的蛔虫吗?你有那么了解我吗?我只是觉得旁边桌的女子甚是漂亮,所以多看了几眼罢了。”

  ****晋一微微一笑道:“雨先生,你或许忘记了我们组织的厉害。旁边桌的女子,我其实也认识。她应该就是天道盟的千金吧?据我所知,你们之间似乎还有点那个关系吧?不要否认,我们调查的很清楚哦。”

  看他这熊样,我真想上去给他一拳,可是跟一个娘娘腔较劲,显得我自己都没有修养了。

  我索性不理他,直接看向了窗外。看了一会儿功夫,窗外竟然下起了蒙蒙的小雨。春天了,下一场春雨是喜人的,可是这场雨却让我回想起很多事情。

  一年又一年,一天又一天,我与自己的初衷渐行渐远,我真的不知道明天的我会在何处,更不知道这条不归路到底什么时候才是尽头。

  人如果想的事情多了,未免就想让自己大脑空白一会儿。而酒精,往往是我们最好的选择。

  我让服务员上了一瓶白酒,于是跟****晋一喝了起来。我们两人喝了将近两瓶白酒,都有些醉意了。

  好在邻桌的孔小姐先一步离开了,不然我真的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她。回到酒店的房间里,我舒舒服服的躺在了床上。****晋一则是径直的走入了卫生间,这家伙很爱干净,可能是去洗澡了。

  我也不管那么多,把外套和鞋子一脱,打开电视机,就自顾自的打发起时间来。可是过了没一会儿功夫,竟然传来了敲门声。

  这个时间究竟会是谁来呢?我有些不高兴的从床上下地,然后有些摇晃的走到了门前。但当我开门之后,我顿时愣住了。

  令我没想到的是,这个敲门的人竟然……竟然就是孔小姐。她是怎么知道我住在这个房间的?她又怎么知道我来到了格尔木呢?

  “咳咳……你,你怎么会在这里?”我有些不自然的问道。

  孔小姐听此,微微一笑道:“在餐厅的时候,我看见你了。不过你似乎却不想搭理我,我想可能你是因为有外人在场所以才故意不跟我打招呼的。刚才我在服务台看到了你的信息,所以就直接来找你了。怎么?我这样不请自来,是不是很让你为难?”

  她人都来了,我还能说什么,总不能把她轰走吧。我尴尬一笑道:“在餐厅时我没看到你啊,怎么你也在餐厅吃饭吗?”

  孔小姐笑了笑,接着说道:“你到底看没看到我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看见你了。现在可以请我进去吗?”

  我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道:“好吧,请进!”说着,我让开了门,让她进来。

  她走入房间看了看,接着问道:“跟你在一起的倭国人呢?他不在吗?”

  孔小姐话声刚落,卫生间里就传来****晋一的笑声。

  “孔大小姐登门,我岂能不在此恭候啊。你且稍等一下,我穿好衣服就出来。”

  我伸手指了指一边的椅子,然后说道:“坐吧!这里是酒店,我也没有什么好招待你的。要不我给你倒一杯水吧。”说着,我就要给她倒水。

  孔小姐摆了摆手道:“不用,我不渴。我来这里,是有件事情想问你们。问完,我就走!”

  这么一会儿功夫,****晋一已经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

  “孔小姐有什么要问的,就直接问吧。谁叫咱们都是朋友呢。”

  孔小姐轻笑一声,然后点头道:“好,那我就直说了。我想知道,你们两人来到这里,可是为了上昆仑山?”

  我听此一愣,接着疑惑的道:“你怎么知道?难道你也要上山?”

  孔小姐点了点头道:“没错,我父亲被古树妖神掳到了昆仑山。这次我是来救父亲的!”

  “救父亲?古树妖神为何要掳你父亲呢?”

  孔小姐冷哼一声道:“那还不简单吗?他这样做完全是为了七绝门!”

  七绝门?我现在是越来越糊涂了,这古树妖神不是为了让我交出神骨才约我来到这里的吗?这怎么又扯上了七绝门?另外,七绝门到底是什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