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三章 孰是孰非,必败无疑?

作品:《我是鬼捕

    我抬头向上看了看,并没有看见秦始皇的身影,随即大声呵斥道:“始皇小儿,有胆子来,怎么还没脸见人了呢?”

  我话声刚落,一股巨大的压力瞬间从乌云之中袭来。压力是无形的,等我察觉之时,身体已经明显的不对劲了。

  我运起体内真气,奋力的抵挡着。就在这时,刚才那粗狂而又洪亮的声音立刻再次响起。

  “雨龙小友,多年未见,你还是这样的有骨气。不过在朕面前,你难道不用下跪行礼吗?”

  他刚说完,我身上的压力立刻骤增,我的两条腿也开始不受控制的弯曲起来。擦了个擦的,这孙子想让我下跪,门儿都没有。既然站不住,那我就坐下来,这样总行了吧。想到这里,我直接一屁股坐了下来。

  “我说始皇,你来都来了,就现身一见吧!没看见小爷我都坐下来了吗?我这是要跟你促膝长谈呢。”

  我此言一出,马善等人立刻哈哈大笑起来。笑声未止,上方的乌云之中突然射下了几道闪电。

  冰凌和冰寒见此,赶忙同时出手。只看到两扇巨大的冰盾直接罩在了我们的头顶,闪电袭来,立刻发出“当当”的撞击声。

  我见秦始皇的闪电没有奏效,随即再次嘲笑道:“始皇小儿,你就这么点儿本事吗?实话告诉你,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能轻易的灭杀你。我劝你还是乖乖跪地求饶的好,否则被打的形魂俱灭,你连阿修罗道都呆不了了。”

  越是身份高贵,地位颇高的人,他们就越受不了别人的讽刺。秦始皇这样的人,一生都自视甚高,在他的眼中根本就容不下半点沙子。我连续的出言讽刺,他自然承受不了。

  终于,他选择了现身。透过厚厚的冰盾,我看见一个黑影从天而降。接着就听到“轰”的一声巨响,两层冰盾都被这黑影一招击破。

  我一看秦始皇终于出现,继续坐着不等于自找挨打吗?于是赶紧站起身来,同时向一旁跳开。

  这家伙出现的一瞬间,我身上的压力感就已经消失不见。我们众人纷纷躲开之后,秦始皇也立刻站在了我们的面前。

  定睛看去,秦始皇还是老样子。只见他身着冕服,头戴冕冠,身材高大、相貌堂堂、大目隆鼻,一对粗眉,眉角向上,满脸胡须。

  从外貌上来看,他跟当年是没有多少区别,但是从气质上,却是较之之前提升了一大截。其实修为的高低对于气质是有一定的影响的,修为越高,气质越好。

  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看见仙人,都会说,仙风道骨,不落凡尘的原因。

  秦始皇双手背后,脸上虽然没有任何表情,但却给人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我们几人都看向他,一时间谁都没有开口说话。秦始皇盯着我们看了一会儿,接着将目光落在了我的身上。

  “雨龙,你一个凡人为什么偏要掺和这阿修罗道的事情?你这个鬼捕,管的事情未免太多了吧?”

  我听此一愣,鬼捕?他怎么知道我是鬼捕?我记得当年我似乎并没有告诉过他吧?难道是我记错了吗?

  “始皇小儿,你也知道我是凡人。那你又把自己当成了什么人?这里是阿修罗道,不是人间。你已经不再是生前的那个秦始皇了,在这里,你也不过就是个普通人而已。我劝你还是悬崖勒马,不要自掘坟墓的好。”

  秦始皇闻此,哈哈一笑道:“雨龙,朕生是帝王,死亦是帝王。这阿修罗道本就是无主之地,朕在这里开疆扩土,打通四方大陆之间的隔阂有何不对?”

  我冷笑一声道:“对或错自在人心,你杀了那么多人就为一统四方大陆,难道你的心里就没有丝毫的不忍吗?身为王者应以百姓为首,你现在所做的一切无非就是在满足自己的野心。正因如此,我们才要阻止你,阻止这场本就不该发生的战争!”

  以上的话都是我心里所想,没想到说出来竟然这么的掷地有声。秦始皇听此也不发怒,反而露出了笑意。

  “你认为你阻止这场战争就是对的?朕告诉你,天下大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命数,根本不是你们所能阻止的。一统阿修罗道,这是上天的旨意,朕不过是替天办事,难不成你们觉得上天也错了吗?”

  秦始皇这话跟那个章鱼元帅说的一模一样,难道说,秦始皇真的是顺应天命,进而发动这场战争的吗?我现在真的有些凌乱了,这个错与对真的很难判断。

  战争从根本上来说,就没有错与对,只是每个人的立场不同。中华几千年的历史,发动过无数次的战争。谁又能说哪一场是对的,哪一场是错的呢?

  比如汉人一直都是主导者,可是蒙古人却建立了元朝,满人却建立了清朝。从历史上来看,他们都没错。可在当时的人们心中,他们就是侵略者,就是敌人。

  此刻的秦始皇想一统阿修罗道,这跟他生前一统六国是一个道理。其他几个国家的人肯定也对他恨之入骨,但是历史却接受了他,反而将这一统六国的事情当成了他的丰功伟绩。

  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单单从一个方向看,那就是片面的,不完全的。

  可从我个人而言,我实在不能接受这种理论。任何与人民为敌的人,就是坏人。任何伤害人民的事情,就是错事。

  不管未来别人怎么看,但在这一刻,我还是坚持自己的观点。

  “我不管你是否顺应天命,也不管你到底有多强大,总之,只要有我在,你就休想继续发动这场战争。”

  秦始皇闻此,脸上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

  “雨龙,你真的以为你能挡住朕吗?朕代表的是天命,只要是在阿修罗道,就没有人可以战胜朕。燃灯道人不行,你也不行,你身后的这些帮手都不行。朕的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你们执意要与朕为敌,那么朕只能将你们一个一个的消灭。”

  说到这里,秦始皇身上的气息突然暴涨,他身体周围也出现了一道道穿梭的气流。

  我深呼了一口气,然后瞬间将不灭金身和神骨铠甲同时施展出来。此战已经不可避免,既然如此,多说无益,只能手上见高低了。

  “始皇小儿,我到底能不能挡住你,可不是你的三言两语就能决定的。你若想一统阿修罗道,那就从我的身上踏过。否则,那你就将命留在这里。”

  秦始皇听此,轻笑一声,接着猛地拍出一掌。这一掌看似轻描淡写,可是一股无形之力却向我身体袭来。

  我不敢怠慢,赶忙握紧左拳,接着奋力的一拳击出。

  只听到“轰”的一声响,我的拳面似乎击中了什么坚硬的东西,紧接着巨大的反震之力沿着拳面袭遍全身。

  我只感觉身体一轻,然后不受控制的向后方退去。霸天等人见此,赶忙出手扶我。可是他们几人联手都没能将我一把拽住,反而一同拖拽出二三十米。

  仅仅一个回合,我就已经落于下风。我虽然有过心理准备,但也没想到这秦始皇竟然强大这种程度。

  身体刚刚停下,我就狠狠的瞪向了他。秦始皇轻蔑一笑道:“怎么样?连朕一招都接不下,你还有什么本事阻拦朕?”

  我冷冷一笑道:“有点蛮力就以为天下无敌了吗?修为达到咱们这种程度,要比的恐怕还有很多吧?”

  说到这里,我剑指一点,直接将七星龙渊剑祭了出来。

  秦始皇盯着我手中的七星龙渊剑看了一眼,然后大声的嘲笑道:“朕以为是什么厉害的法器,不过一件下品神器而已。就凭它,你以为你能胜过朕吗?”

  我也不搭理他,直接将体内的真气源源不绝的注入到剑身之中,接着剑指一点,七星龙渊剑立刻飞于我的前方,剑尖直指秦始皇。

  若要战胜秦始皇,我不能有丝毫隐藏。现在只能用天地剑诀了,如果连天地剑诀都伤不了他,我恐怕也真的有些束手无策了。

  想到这里,我立刻开口念道:“人有魂魄,剑有精灵,两者相容,其形顿生。以心感知,以诚动之。人剑合一,其威骤增!天地之气,混元自成。融于天地,无所不破。聚气守一,所向披靡!”

  口诀念罢,七星龙渊剑之上立刻响起震耳的龙吟之声,接着道道天地之气被吸入其中。眼见七星龙渊剑上凝聚的力量越来越强,可这秦始皇仍旧一脸的坦然,似乎根本就没将七星龙渊剑放在眼里。

  他这样做,倒也成全了我。感觉剑身上的力量足够强大时,我立刻大声喝道:“天地剑诀,敕!”

  敕字刚落,我猛地一指点出。只见七星龙渊剑“嗡”的一声就斩向了秦始皇,后者不躲不闪,必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眼见七星龙渊剑临近秦始皇,所有人都紧紧的盯着。就在这时,一直未动的秦始皇突然抬起了手。看那样子,难道是想徒手接下我的七星龙渊剑吗?

  只听到“轰”的一声巨响,接着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在秦始皇刚才站立的地方,现在是浓云密布,根本就看不清里面的情形。强大的反弹之力,让我们几人都向后退了几步。

  我刚才的天地剑诀究竟有没有伤到秦始皇,我自己也心中没底。我刚要伸手召回七星龙渊剑,可谁成想,秦始皇的大笑之声却在浓云之中响了起来。

  “哈哈……哈哈……这一招的确有点意思,可是就凭这也能伤的了朕吗?你的破剑,还给你!”

  话声刚落,只听到“砰”的一声响,接着两道红光立刻从浓云之中射了出来。

  与此同时,我感觉心头一痛,一种不好的预感涌遍全身。眼见那两道红光越来越近,我竟然有些站立不稳了。

  我真的没有想到,我根本就想不到,我的七星龙渊剑竟然……竟然再一次的断了……